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话 杭州善酿 ̄之三

    夜里,叶敛一个人,在杭州城里逛了一圈又一圈。

  杭州与苏州,在隋唐以後,是淮河以南极为富庶的地区,到了宋代,苏大学

  士东坡先生更说了一句家喻户晓的名言……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由此可见苏杭地方的繁荣与美丽。即使是在安史乱後、中原一片民不聊生,

  苏杭地区由於地处偏南,又有张巡死守睢阳一役之故,所受影响并不太大。

  在苏州时,叶敛、流风二人陪雪逛了许久、欣赏苏州城的美丽;今天,叶

  敛一个人走在路上,已经入夜了,且时过二更,各家店铺早已打烊。除了打更人

  的喊声、除了风吹叶动、慈乌夜啼,就只有一片万籁俱寂。

  叶敛自然无心逛街、也不想逛街。

  他急急将流风、雪二人请到杭南山区去探视杭塘帮的情况,在这杭州城中

  故意使自己落单,当然只有一个目的……

  将那位留酒于林家堡、暗地里算计自己的人『勾』出来!

  说起来容易得很,其实,却很需要勇气。

  在城里逛了一圈又一圈……一共两圈,三更了。

  叶敛回到落脚的客栈,倒头又睡。

  今日十二个时辰,他至少睡掉了九个时辰。

  躺在榻上,意识逐渐的时候,叶敛心里生出个念头……

  「这样诱也不现身,真的要玩阴的?或是……对方没有敌意,我搞错了?」

  然後,他就睡著了。

  次日辰时,叶敛起身後,便一路朝城东走去。

  今天,他有个目标。

  昨儿夜里逛出来的目标。

  若水酒肆。

  在盛产善酿的杭州城中,这间酒肆不算大,但叶敛看上了它的名头。

  『上善若水』。

  就射这一个『善』字,叶敛断定若水酒肆的『善酿』必然不错。

  城里携携攘攘,叶敛也没何任何一个路人搭腔。连打探君聆诗的下落也没。

  「二爹不可能在这。」

  刚愎的臆断。

  进入酒肆後,叶敛便向小二吩咐:「打三斤上好的善酿。」

  「不消客倌吩咐,咱店里的善酿,绝对都是上好的。」小二回答,跟著,却

  诡谲一笑。

  这笑,笑得叶敛心里发毛,但还来不及再问,小二回转身走了,叶敛也不想

  去叫住他。

  仔细观查酒肆里 ̄很小,的确很小,客人也很少,加上自己,只有五人。其

  中两名身穿长袍,作文人打扮;一名穿著蓑衣,像是渔夫;另一名裹著皮毛,应

  是猎户。

  四人互不相识,连抛个瞄头也没。但他们只人都有一个共通点。

  两名文人也罢了,含那渔夫、猎户在内,四人桌上都只有装半斤酒的小壶、

  杯是仅供浅酌的竹林杯。

  魏晋年间,出了七个名士,其中二人,在山阳竹林隐居,打铁铸剑营生,那

  些剑品质拙劣,根本不能用以上阵杀敌,但却为当时太学生引为风潮,人人均以

  佩其剑为荣。其剑上均撰『山阳竹林』四字,时人名为『竹林剑』。

  此七人,只要读过书,无人不晓。

  『酒鬼』刘伶、『酒仙』阮籍、『笛王』向秀、『琴圣』嵇康,再加王戎、

  山涛、阮咸,此七人合称『竹林七贤』。

  『竹林七贤』中,向秀、嵇康隐居山阳,阮籍、刘伶等人在朝,却是身在朝

  廷心在野,七人不时於山阳聚首,传下了一句成语。

   ̄曲水流觞 ̄

  七人散坐於小溪边,最上流一人以小杯装酒,或说故事、或吟诗赋、或出对

  联,而後放杯於溪,使其顺流而下。接杯者则应和之。

  魏晋之交,不论是三国之间、三国之中,无不一片混乱。嵇康谓之豺狼遍地

  ,故以遁世。乱世之中,山阳却是一片安详。後代文人,无不企望身历其境。

  欲以杯乘流,其杯需小。後人以当时七贤所用之杯为准,形式相近者,均称

  为『竹林杯』。

  若水酒肆中,桌上是一色竹林杯。

  小二送上三斤善酿,和一只竹林杯。然後,又是一笑,道:「客倌,本店需

  先结帐。」

  叶敛摸了一块碎怠递给小二,却见小二摇摇头,道:「客倌,不够。本店的

  善酿,一斤要三百五十文钱,三斤折合一两。」

  一两?叶敛愣了。

  跟了君聆诗十馀年,喝过的酒不可谓不多,再怎样的极品美酒,一斤一百文

  钱已属极多,一千文钱才合一两怠啊!

  不对,难道他看准我是外地人,唬我?

  但斤斤计较原非叶敛本性,他只眉头一皱,再摸一块碎怠给小二凑了一两。

  那小二也精明,见叶敛表情不对,便指著墙上,道:「小的绝不敢唬闹客倌

  。」说完,便走了。

  叶敛顺指看去,果见墙上贴著一张纸条,写『本店唯供善酿,一斤三百五十

  文钱,三斤一两』。

  叶敛再看看桌上。

  偌大一壶善酿,三斤,却只有一个姆、食二指即可合绕的竹林杯……这要喝

  到几时?

  善酿属醇酒,不可剧饮,叶敛自知其理,但只用竹林杯,却又显得太小。

  算了,先喝再说。

  叶敛酌了一杯,一口饮尽。

  竹林杯之小,其容量需得三杯才够一口,对善饮的叶敛而言,这一口著实小

  家子气了一点。

  但很快,他这种念头便打消了。

  味道很醇,除了醇找不出其它形容词的醇,这一口善酿让叶敛含在口中,不

  知该咽不该!

  比在林家堡中那半壶更胜几分!

  这一口……其实是半口。这半口善酿很温和,不若杜康会麻痹人的舌头,叶

  敛很切实的感觉到口中渐渐温润了,很舒坦,让人感到恐惧的舒坦。

  善酿强在後劲,它,这么醇、这么厚,说不准,我会让这半口善酿给醉倒!

  难怪!难怪小二会谲笑、难怪若水酒肆门可罗雀!

  这酒劲,实无几人受得!还没下咽的半口便已如斯,何况三斤?

  叶敛终於将这半口善酿咽下,呼了口气,满是酒气的一口气。

  才刚咽下,已微微出现昏眩感。

  也难怪要先结帐……醉汉是显少懂得要付钱的。

  叶敛慢斟慢酌,几乎花了一个时辰,才饮尽三斤善酿中的一斤。

  其时,若水酒肆中的另外四名客人,早都已离去,没人再进来。只剩饮了一

  斤善酿便已摇摇欲坠的叶敛,盯著桌上剩下的二斤,觉得好恐怖!

  有生以来,叶敛第一次觉得,酒很可怕!

  这酒是好酒、极品的好酒,但看著这二斤酒,却觉得它比鸠酒可怕、比面对

  著屈兵专可怕!

  因为这酒太温柔 ̄

  善酿是很王道的酒,在刚刚入口、後劲未发时,几乎感觉不到它是会醉人的

  酒。饮酒经验较浅者,说不准便会将它当成一般桂花酒之属的薄酒,咕噜咕噜大

  碗喝光。

  但叶敛不会。

  是故,严格来说,叶敛仍是善饮者,至少他能在第一口时就感受到这善酿的

  醇厚与浓郁,知道这善酿会将自己醉倒。

  但无论如何,这酒劲一来,只怕是谁也受不起的!

  不要说叶敛,可能嗜酒如命的君聆诗也挡不住。

  叶敛的意识逐渐模糊了 ̄在恍惚中,他想到……九华剑法的创始人,酒中之

  仙……李白,不知能不能受住这善酿的劲……?

  「哇啊 ̄ ̄」一声惊叫,宇文离又跳起身。

  枕边的瑞思疲惫的挣开眼,无奈,很无奈。

  「妈的,又来了!又来了!」宇文离吼著,他双眼圆睁,白眼球里却是血丝

  满布,眼袋深陷,声音仍然宏亮,但神情却极为憔悴。

  瑞思也坐起身,双腿曲起,左手肘靠在膝上、手掌托著下巴,依然无奈。

  十天了,足足十天了,宇文离总是这样半夜惊醒,不只他自己睡不好,连瑞

  思和白重也不得安宁。

  过不多时,白重推门入房,他只披著一件外衫,他点亮油灯後,可以明显

  看到他白净的脸皮也微微透著幽青,藉著火亮映照,形如鬼魅。

  可,即便他是真鬼,现在的宇文离也没力气去抵抗。

  「还是那琴音?」白重淡淡的问道,答案绝对是肯定句的问题。

  宇文离的额上流落汗水,冷汗,颤声道:「有问题 ̄大大有问题!为什么…

  …为什么自从听过他弹的琴,我每晚都会梦到……」

  宇文离所说,自是在徐州城快饮酒坊里,那位中年书生所奏的一曲『锦绣河

  山』。

  他们自听琴後,至今已过十日,也离开徐州,来到河北地方。但这十天之中

  ,每晚每晚,宇文离在梦中,却是一首无止无歇的『锦绣河山』!

  梦见一次,也罢了;两次,可以说是很怀念;三次,可以说是巧合。但五次

  、六次,到了今天,已经连续十天,这根本是诡异!

  一首锦绣河山,何来如斯魔力,能教宇文离这等汉子『魂牵梦萦』?

  瑞思形容似睡非睡,她仍在沈思 ̄想的是自从宇文离第四度梦闻『锦绣河山

  』时便已想到的事,一件时至如今,白重与宇文离本身也都很清楚的事。

  不是曲,是人!那个书生有问题!

  他们心里明白,那书生必是绝顶高手无疑,但他又何能将一首曲子,奏得如

  此令人刻骨心?

  从第五天後,他们从徐州移到濮阳,再从濮阳移到河北,一路问、一路打探

  ,没得到那书生的一点消息。

  向南去找吗?人海茫茫,怎么找法?

  「不能再这样下去……我们会累垮的。」白重缓缓说道。

  心里明白,三人心里都明白,宇文离惊吼之後,身子随即倾颓,他也已经疲

  软到极限了。

  但明白归明白,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今却找不到那名书生,又

  要怎么解决?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宇文离无力的说著,声似哀嚎、也似求饶。

  宇文离说完这句话後,现场沈默了。

  谁知道?想知道,偏偏不知道!

  他来得突然、走得极快,除了『锦绣河山』,浑没留下一点线索。

  原该是绝顶好曲,如今却成了宇文离的催命魔音。

  半晌之後,瑞思忽然转身面对著白重,正色道:「阿重,有件事要你去作

  。」

  「说吧。」白重随即应道。他原是瑞思的保镳,虽则交谊深厚,名份上仍

  是主仆,瑞思的要求对白重而言,即是命令。

  「鸽……叶敛喂过的那支信鸽,去带来。」瑞思说完,便起身在行囊中翻找

  出文房四宝,就著油灯磨起墨来。在这当中,白重也带来了在城陵矶遇到叶敛

  时,曾让他喂养以资连络的信鸽。

  但见瑞思振笔疾书、文不加点,不过一炷香时间,便写好了封信。

  白重与宇文离趁著等墨乾的时间,也都凑头去看。

  信用的是汉文,他们自是能识。信中明明白白写著在徐州城中遇到那中年书

  生的点点迹迹,一毫无差。

  三月夜里天凉,墨很快乾了,瑞思将信卷成筒状,塞进白重一并带上的小

  竹筒内,细心的将它缚在鸽脚上。

  瑞思又将信鸽交到白重手上,道:「你跟著信鸽去,一定要找到叶敛。」

  叶敛?阿离苦受魔音传脑,叶敛能解吗?

  白重没有多问。瑞思吩咐,他只照办。反正是不能睡了,他回房更衣,带

  上长剑与一些怠两,出了客栈便放掉信鸽任它飞去,自己在後跟随,夤夜出发。

  一般信鸽,多只能往来固定两地之间,他们的信鸽则受过特别训练,只需要

  喂食过,便能追踪到对方的位置,以此为凭,白重只要跟好这支信鸽,即可找

  到他原本不知其所在的叶敛。

  扬州城西三里外的一片竹林中,两名乞丐对面而坐。

  其中一人以碧绿竹棒在地上画著图形,是几个招式的动作,另一人凝神细瞧

  ,也在苦苦思索。

  画图人乃是丐帮帮主徐乞、观图人则是丐帮八袋长老黄楼。

  黄楼在前年大会上被元仁右打折右臂,至今已有年馀。其实他的伤势在数月

  後便已痊愈。但他仍然销声昵迹,不透一点声息,只是关在老家扬州,整日回想

  著元仁右的步伐、招式。

  云梦剑派素以归云晓梦剑法、凌云步二门绝学著称於世,其门人剑艺、轻功

  俱可称卓绝,交手一次,黄楼自诩绝无半分礼让,全力施为之下,却为元仁右轻

  败。

  黄楼虽然被公认拥有自行开宗立派的实力,却不得不承认,元仁右便是只展

  现七分实力,自己便已望尘莫及。

  甚至,丐帮帮主徐乞在心里也觉得自己并非元仁右对手。

  云梦剑派,何其高绝?

  归云晓梦,是门阴柔剑法。徐乞为木色流黑桐传人、黄楼以中原三大绝技之

  一的『捻丝棍』扬名,二人皆擅外门硬功。正是以柔克刚,徐乞、黄楼此丐帮二

  大高手,早在心里便已对云梦剑派服输了。

  此次二人聚首,第二度研究当日君山一战,元仁右所使的归云晓梦剑派,望

  能寻出点破绽。

  徐乞仍在不断试划招式,但愈划愈是心寒。

  黄楼的表情也是极为难看。

  因为他们 ̄找不到破绽!

  徐乞停手了、黄楼也看不下去,两人对望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只怕…

  …」

  两人同时开口、也同时住口。

  十几年的兄弟、同为丐帮中人、又是同乡,两人是极有默契了。

  只怕……

  「只怕皇甫师兄也难能取胜。」徐乞喟然道,他是帮主,黄楼自然不能抢他

  的腔。

  但听了这句话,黄楼也不动声色。

  皇甫望在名上,是当今『天下第一人』,该当无人可敌。徐乞竟说他只怕无

  能取胜元仁右,而黄楼并未反,可见心里已有同感,适才欲言又止,也是同样

  一句。

  二人对望,眼神中有失望,却未见绝望。

  连皇甫望也不敌的对手,他们应当绝望,为何仍不绝望?

  有影相随伴,但求杯不空。

第十话 杭州善酿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