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话 杭塘之祸 ̄之二

    叶敛心中想了各国间的关系,那是十分复杂的念头,脸上的表情忽愁忽忧、

  又疑又惧,寒星在旁如何知晓?但知这笨师父又失神了,等了许久,未见叶敛回

  答自己的问题,按捺不住性子,又叫道:「喂!你不理我喔?」

  叶敛身子一震,猛然回神,盯著寒星道:「理你?喔……接下来……」叶敛

  回想,八天之前,与流风、雪二人告别时,他曾说『这火腿不错,月色也不错

  』,言下之意,他们分作二路,一边打探杭塘帮消息、另一边则留在杭州寻访君

  聆诗下落。下次约见,地点是在盛产火腿的金华,时间则是无月色的月底夜晚。

  如今算来,自己醉了七日,杭塘帮所在只是杭州城南山区,其实相距不远,

  想来流风、雪应已有所斩获,而自己原就不认为能够在杭州得到有关君聆诗的

  丝毫消息,如今又多一个寒星随身,不能急行赶路那也罢了,只怕还得陪她一路

  游玩,要到金华,不如及早出发。

  念头已定,叶敛当下便道:「接下来,到金华去。」

  「金华?」寒星撇头一想,便击掌笑道:「你还没吃饱,想去吃火腿啊?」

  叶敛闻言不禁一怔,疑道:「你怎知金华产火腿?」

  寒星哼了一声,扬起鼻子,道:「天下间南北交通,无过三条路:东是苏扬

  运河水道、西是汉中过阳平关、中是南阳襄樊经桐柏山道。原定帮据地桐柏山,

  南北生意作的还少么?原本你说动了雷伯伯和爹爹助你,不仅是人脉、连资金只

  怕也有……」寒星说到爹爹,声音忽然细了,再说两句,直接便住了口。

  寒星如此说来,叶敛自也听懂,原定帮帮主雷斯林膝下无子、副帮主寒元也

  只寒星这么一个女儿,只怕这十二岁的小小女娃,於各地山水地理、风土民情谙

  熟程度并不下於我。

  至於说到寒元,却让寒星语塞,又代表 ̄寒星虽然精灵,毕竟仍是小小女孩

  ,思及亡父,自是恻然。

  这却也是叶敛最无可奈何之事……她的父亲是间接死在我手上,我要怎办?

  我能怎办?

  就连一旁的药师小狼,也垂首不动。

  「走吧!」唯一的办法,就要令她不要再想 ̄叶敛也已酒足饭饱,起身背上

  剑篓,与小二结了帐,带著寒星与药师小狼,一路出城。

  接下来,该到金华。

  果不出叶敛所料,这一路行来,不过百馀里距离,两天便该能到的金华镇,

  由於多了一个寒星,每日行不到二十里便喊累,竟花了六天才到。

  路上叶敛也极为无奈,明知寒星能骑乘药师小狼,但再怎么劝,寒星极其任

  性,硬是不肯上狼背,叶敛还能怎办?

  待得到了金华,已是与流风、雪相约的三月三十日。

  当天晚上,叶敛哄睡了寒星,又孤身一人行至金华镇南门外。

  从亥初等到了子末,才见远方二人行近。

  流风、雪果未失约,叶敛见了他们,忙问道:「杭塘帮如何了?」

  闻言,流风撇过头去,不置一语,表情是极为难堪。

  叶敛见状,满心惑然,转向雪道:「杭塘帮到底如何了?」

  雪叹了口气,摇摇头。

  叶敛心中一震,疑道:「摇头是什么意思?不妙?」

  「不……不是。」雪轻叹一声,道:「是『不知道』。」

  不知道?这可真教叶敛懵了,他在杭州一醉七日、又漫行了六日才至金华,

  流风、雪二人合当有十馀日时间探查,怎会不知道?

  但见流风神情,却似乎有极大事,叶敛心急,又向流风道:「神宫寺,到底

  出了什么事?」流风大摇其头,硬是不置一语。

  雪却心晓非说不可,又叹了口气,道:「我们迷路了。」

  迷路!听闻此言,直教叶敛脑中轰然一响,比受了什么刺激都还要刺激!当

  场呆住,作声不得。

  流风的表情仍是难堪、雪的神色是惭愧、叶敛则是成了木人。

  探访杭塘帮消息,那是何等大事,此二人居然迷路?

  但回头一想,找到君聆诗下落,更是攸关中原武林、甚至大汉民族命运的枢

  纽,叶敛自己不也一醉七日吗?念及此处,叶敛晃晃脑子,稳定了情绪後,轻声

  问道:「怎会迷路……?」

  雪道:「我们身上并没地图、又不识路。你说火腿,我们不知在杭南杭北

  、杭西杭东,不择路便向北走,岂知火腿平素是在盘中,成了地名,它却是在杭

  州西南?走了五日,愈走愈不对头,问了路人,才知并无一处名为『火腿』,你

  是暗指盛产火腿的金华镇,原来我们根本走错方向,这才回头……其实我们才刚

  到金华。」

  这一串说下来,叶敛也无言以对了。想来,定是流风爱面子,不肯出声问路

  ,以致如此。

  便连在杭州城中,他提及『火腿』之时,想来这二人已然不知,当时却也不

  愿一声相询。

  事已至此,如之奈何?叶敛将二人带入镇中,回到客栈,决定先歇一日,明

  日天明再找杭塘帮所在。

  次日一早,流风、雪二人由於连行十馀日长途,并未起床用早膳。叶敛已

  是起了个大早,下到客栈大厅,却见到寒星已和药师小狼分食一条火腿,吃得津

  津有味。

  那条火腿已给他们啃了大半,但仍长尺半、其径约有八寸,实是一条大型火

  腿。

  金华盛产火腿,自盛唐以降,由於天下升平日久,百姓无事,便会对『吃』

  下起功夫,是故金华火腿型式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不唯足口腹之欲,在视觉上

  也屡有创新。

  眼前这条大火腿,想来在金华镇里,仍是不值一哂的小玩意儿。

  叶敛坐在寒星身旁,看这一人一狼大快朵颐、吃得浑然忘我,连自己坐到旁

  边也恍若不觉,心里忽然觉得安慰。

  这小丫头……如果时时刻刻都能如此时这般快乐,那么,我也不会感到负担

  了。

  一念及此,叶敛眉头才舒又紧。

  他想到另一个人……一个生死未卜、对自己而言比寒星更要重要的人。

  乾爹诸葛静的独女,诸葛涵。

  我又能去哪里找她呢?天地之大、人海茫茫,毫无头绪……

  此时,叶敛想起南宫府邸中的三封锦囊、三张纸笺,写著同一个字的纸笺。

  『涵』。

  南宫寒乃一代奇人,举世公认最有资格挑战『天下第一人』位置的段钰,

  手上拿的是南宫寒所铸的『箫湘烟雨剑』;被称为『天赋异才』、天下人遍寻不

  著的君聆诗,曾让南宫寒教授摆阵……

  还有什么吗?一定有的,可惜叶敛知道的只有这样。

  但,就只是这样,已不难想见南宫寒之高绝。

  南宫寒遗下的锦囊,却只给了叶敛三个无用之字,却是何解?

  叶敛呆愣了 ̄难道寻找诸葛涵,终究只是白忙?天才军师诸葛静的後嗣,将

  就此断绝?

  任著叶敛胡思乱想,寒星与药师小狼已啃完了那条大香肠。此时,流风、

  雪二人也已睡醒,下得楼来,见到那一人一狼,双双一怔。

  驯狼,并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但药师小狼却令人一瞥即知,绝非凡兽。

  他们怔,是因为奇怪,寒星这小小稚童,怎能驯此异物?

  叶敛回神,见了二人呆站,便招呼他们一起坐下。

  就座後,雪定了定神,亲切的问寒星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他是原定帮副帮主寒元的独生女,寒星。」叶敛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抢在寒星面前回答。

  寒星一呆 ̄这笨师父怎地今儿这么热心?

  她自然不晓得,流风、雪与杀其父伯的栗原苗、栗原辅文姐弟乃是同门,

  叶敛想著那找不到的诸葛涵,心中烦闷,一时竟想让流风、雪找不到台阶下。

  但话一出口,便有点後悔 ̄诸葛涵下落不明,该当找仆固怀恩、找当年联合

  侵唐的回纥、吐番算帐,与倭族有何干系?自己这样作,实在是移罪了!

  孰料雪只是点点头,流风则反问道:「原定帮与我们要找的杭塘帮有关系

  吗?不然,怎会有个小女孩、和一匹狼来了?」

  叶敛一听,便即了然:流风、雪初到中土,便直赴云梦剑派听屈兵专的吩

  咐,并不像栗原姐弟这般清楚中原武林情势,甚至连原定帮他们也未曾听闻,寒

  元是何许人,自然不会知道。

  思念及此,叶敛很快换了一个介绍方式:「她和杭塘帮没什么关系。她也是

  我的徒弟,特地找偷溜的师父来的。」

  「笨师父!终於招认自己偷溜了啊!」寒星斜睨著叶敛,语意中狻为不满。

  叶敛涩然一笑,招来小二,点了早膳。用膳间,也问清楚了找到杭塘帮主寨

  的路径。

  用过早膳,四人一狼向南行,不过午时便已进入山区,依著问来的路,寻道

  上山。

  走了约三里山路,路旁便见到一间茶店。

  四人不加思索,便行进茶店。走了半天路,总要歇歇腿,这不需要多说,是

  旅人的默契。

  但进入茶店後,却不见夥计上来招呼。流风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雪在

  店里外巡了又巡,回来後摇头道:「店里没人。」

  「是间废店吗?」叶敛疑道,还没起身,寒星动作更快,蹦地跳下椅,走出

  店门,只绕了一圈,便又走回来,道:「这是山寨的店子。」说完,又伸指在桌

  上一抹,自己看了一眼,再摊到三人面前道:「这灰尘,近半月没人打扫了。」

  半月?听了这日子,叶敛等三人面面相觑。

  他们没空去疑心寒星怎会知道,只想到 ̄半月之前,正是在林家堡与库流嘉

  等苏杭四帮帮主面会、叶敛随後为半瓶善酿醉倒的那天。

  难道真给叶敛料中?苏杭四帮出事了?

  叶敛霍地起身,将刚刚卸下的剑篓又背起,道:「我们快上山!」

  寒星同时也已跳到药师小狼背上,道:「跟我来!」随言随动,叶敛不假思

  索,随即跟著药师小狼出门。

  流风、雪见状,也在後急急跟上。

  他们心中自然怀疑,叶敛怎会听这么一个小鬼的话?何况这小鬼还是他的徒

  弟!

  但叶敛却很清楚,寒星也是出身山寨,对於山寨所设置的茶店、以及山寨应

  该在山的哪个位置,寒元必然教导过她。这些事情,寒星比自己、与流风、雪

  更要懂得,跟著她走,不会有错。

  四人一狼急行上山,路上再无人烟。走了十里山路,且不知药师小狼如何,

  叶敛等三人已疲惫不堪了。

  总算十里路过,眼前出现一间寨子。

  「杭塘帮本寨到了!」寒星说完,跳下狼背,停了下来。

  叶敛等三人闻言,精神为之一振,赶上前去。

  待到近前,四人却都呆了。

  一间大寨,只剩支柱,其馀只是一片败瓦残垣,还有几丝乌烟馀烬,那股焦

  臭味,也异常醒鼻。

  再向前走,地上横七竖八,满是死尸!

  叶敛开始颤抖了,那是气愤的股栗。

  流风、雪面面相觑,寒星则不置一语。

  笨师父到底惹到了什么人?对头居然要他所拉拢的对象非死不可?爹爹和雷

  伯伯如此、眼前的杭塘帮如此,那么,下一个呢?

  叶敛一人走进杭塘帮大寨广场,看著一地的尸体。

  没有一个是他认识、认识他的人,但叶敛却很清楚,这些人是因己而死。

  或者说得更正确一点,因君聆诗而死……

  究竟是何等样人,如此心狠手辣?

  叶敛走在尸堆中,无语问苍天……

  忽然,叶敛有了点感应。

  对『气』的感应,自从在南宫府中感应到流风、雪接近後,这是第一次!

  那感应很清晰,很明白,是活.人!

  杭塘帮还有活口!

  叶敛急急朝著『气』所传来的方向赶去,後头三人一狼见他忽然加快脚步,

  似有所觉,也在後跟上。

  叶敛赶到气之所在,见著一人,披头散发、衣衫破落,身上明显有著多处烧

  伤、创伤。

  他还活著,但也气若游丝。

  假如杭塘帮已灭半月,此人料来也负伤半月,在此地行走不得,还能活著,

  已是奇迹。

  叶敛回头,药师小狼首先赶到,叶敛很快从小狼颈上取过水袋,扶起那人,

  喂著他喝了几口水。

  小狼也行上前去,在他身上的各处伤口舔拭著。

  猫、狗的唾液都有消毒作用,狼与狗俱属犬科动物。

  叶敛喂那人喝过水後,他明显气息稍粗,但仍处於随时会断气的状态。

  能存活至此时,已是十分韧性,求求你多活一会儿!叶敛在心中请托著。

  这时,流风赶上前来,拨开那人头发。

  看清那人脸貌後,流风怔了、叶敛呆了、雪则在後叫出声:「库流嘉!」

第十一话 杭塘之祸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