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话 杭塘之祸 ̄之三

    没错,倒在面前的人,正是杭塘帮的首领,库流嘉。

  库流嘉看到叶敛等三人,也还认得,扬了扬嘴角,似是想给予他们一个微笑

  ,但笑,只笑了一半,嘴角便扬不上去。

  「库流兄,发生了什么事?」雪柔声问道。她看得出来,库流嘉虽然撑到

  现在,但这一口气也是仅馀的,决计是活不成了。现在库流嘉最後能作的事,便

  是告知杭塘帮因何而灭。

  库流嘉心里明白,嘴唇动了动,但只是微微吐出了一点气息,毫无声音。

  流风皱紧了眉头,扶坐著库流嘉的叶敛则将耳朵靠到库流嘉嘴边,道:「库

  流兄,你再说一次。」

  库流嘉张口,又『说』了一次。

  叶敛听完,怔了。

  流风和雪疑惑的看著叶敛,等他转述。

  叶敛还没回神,臂弯里库流嘉头一歪,已然气绝。

  药师小狼见状,不再****库流嘉身上的创伤,只静静的退回寒星身边。

  叶敛也查觉库流嘉断气了,将他身子放下,站起身,道:「库流兄说……他

  回到寨子当天晚上,安心帮中无事,原是连路赶路劳累,睡得不错。忽然深夜烧

  起大火……」说到这儿,便住口了。

  「然後呢?纯粹大火,不可能死这么多人。」流风提出最基本的判断,眼前

  的尸体中,青壮汉子占了大多数,妇孺也罢了,大火便能将这些倒在广场的汉子

  烧到走投无路?

  叶敛摇头道:「我不知道……库流兄只说到这边。」

  流风一怔 ̄没有线索?!

  叶敛默然、最早查觉杭塘帮出事,并且找到山寨所在的寒星也不置一语。

  现场沈默了,只有药师小狼舔著前腿、还有以後腿搔弄後颈的细微声音。

  叶敛心里知道,南武林的九派四十三帮,到今天为止,杭塘帮正式除名了。

  四人一狼,在烧成白地、满是尸体的杭塘帮周围巡绕著。

  走了一阵,雪道:「看来这杭塘帮主寨占地不小,总有三百亩地,能将它

  一次烧得如此乾净,其火势猛烈,不难想像……但为何……」她站在荒土中央,

  向四周张望了一阵,续道:「为何山林没有被烧去?为何离此不远的金华镇竟没

  人提及?」

  雪所言,确是令人不解。

  他们又探查了一阵,才发现寨外树林已被伐去一圈。

  山林无树,即无火引,自不会造成山林大火。

  火势既猛,来得快、只怕去得也快,烧掉杭塘帮寨子的这一把大火,或者只

  烧了一夜便停,如此一来,离此不远的金华镇无人查觉,似也不奇。

  人为纵火,那是决然无疑了。

  但,会是谁?问题回到原点,回到林家堡时就已不解的疑惑。

  到底是何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此心狠手辣,必得灭杭塘帮?

  日正当中,却万籁俱寂。

  叶敛道:「有问题,太静了。」

  太静?「这里除了我们,再无一个活人,怎能不静?」流风回答。

  「不……我不是指人声。」叶敛闭目侧耳倾听一阵,半晌後道:「鸟声。这

  里是山林,何无一点鸟声?」

  流风闻言,心中一惊,随意走到最接近的一具尸体旁。那尸体原是仰躺,流

  风将他翻过身子,使背朝天。

  那人背上有著三条疮疤,极深的伤口。出血已止了,流出的血液色已转黑,

  早凝固了。

  血,不吓人,但那三条疤,却极可怖!

  「不是利器!」流风霍然起身,道:「这是猛兽爪痕!」

  猛兽?何等猛兽?杭塘帮无一人生还,莫非是猛兽所为?但猛兽多惧火,又

  何有猛兽能在寨子大火之际伤人?

  细细检视地上尸体,多死於深深爪痕,必是失血过多;又或颈骨断折,显然

  是给猛兽一掌拍死。

  此时,药师小狼忽然屈下身子,发出了沈沈的低吼声。

  一片枝叶摇摆声同时响起……起风了。

  风生之後,便是……

  虎.啸!

  一尾大虫缓缓自林中行出,离叶敛等人四馀丈,便停下了。

  这尾大虫,身长丈许,看去总有四百斤重,身上黄毛黑斑极其鲜明,额上黑

  毛,即为一『王』。

  此大虫之大,惊得寒星呆了、雪怔了、流风颤了、叶敛全身也渗出冷汗。

  大虫一时也无动作,只是看著四人。

  「王……王虎……」叶敛努力吐出断断续续、发颤的话语,:「王虎是云南

  山林生物,能与大熊搏斗……怎……怎会出现在此……」

  「巴格!」流风忽地低喝一声,身子一震,止了颤抖,叫道:「不过是一支

  虎罢了!怕了什来!」言毕,一把抽出倭刀。

  那大虫乍见亮晃晃的兵刃,似是一怔,但很快也经由生物的直觉,感受到流

  风的敌意,也伏低了身子。

  这尾王虎一低身,体型刹时减小许多,但即无食过虎肉,也要晓得虎性,一

  旦它後腿一蹬、飞扑上来,其势态又有几人能够想像?

  虎是极善搏斗的生物,它这一屈身,竟使流风无从下手。

  叶敛见状,也放下了剑篓、再解下无鞘剑交到寒星手上。寒星呆呆接过以後

  ,叶敛翻开剑篓盖,随手便取了一把剑。

  无鞘剑并未开锋,剑刃更只是一般生铁;但篓中之剑,却是经南宫府中的铸

  匠丁叔至千锤百链而来。即使丁叔至只视这些剑为滥物,叶敛却很清楚,这些剑

  已是难得利器。

  南宫府邸,又岂有俗品?

  叶敛将剑出鞘,精钢铸成的剑身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果然好剑!叶敛心中暗赞。他也只是第一次取出篓中剑。

  剑身映光,映到了大虫眼上。

  大虫低吼一声,它被激怒了!

  飞身扑上,其势之猛裂,竟使流风、叶敛双双一怔!

  他们都知道不可小觑发狠的野兽,但没想到竟快至如斯!

  四丈距离,眨眼便至?这等速度,绝不逊於轻功绝顶的武林高手,在前的流

  风饶是早有防备,却也不及反应,眼见大虫一爪子击向自己头颅,急急挺刀去挡

  ,但一震之下,只感到千斤重力直由刀刃向双臂袭来!

  这等硕然大虫一掌之力,怎能是持柄能够挡下?

  但刀刃却砍进了大虫前脚掌心的软肉中,大虫吃痛,这一爪势子一偏,竟打

  在流风的胳膊上。

  即是千斤力去了五分,也还有五百斤,流风捱上这一掌,身子即被打飞两丈

  、在地上又滚了两圈,才勉强蹲起。

  流风以倭刀撑地,只觉天旋地转,捱掌的左臂比被拿住脉门还要麻。

  流风性子素硬,不肯认输,硬想站起。但一直身,又感到一阵昏眩,身子向

  後一倾,又坐倒下去。

  雪见状,忙赶上前去将流风扶起身。

  叶敛在旁,看流风只捱这大虫一掌便站不起身,虽然早在意料,却不得不暗

  暗心惊。

  野兽猛力,确然不可小觑!

  原定帮镇帮宝兽药师小狼,在这王虎面前,虽则屈著身子作势,却也不敢攻

  击。

  寒星神情仍然呆愣,从没回复过。

  又起风了……

  大虫舔了舔自己受创的右前掌,它伤得不深,一会子便已止了血,便又看著

  叶敛。

  叶敛忽然一笑,垂下了手。剑尖也轻轻的点在地面上。

  感受不到对方的敌意,大虫的眼中似乎也出现疑惑。

  叶敛带著微笑,伸出空著的左手,朝著大虫,屈著四指,只伸出食指,朝自

  己勾了勾。

  然後,说了一个字:「来。」

  流风、雪见状一怔、寒星给叶敛这动作惊得呆上加呆了!

  他竟对大虫挑衅?

  大虫懂吗?不管懂不懂,它,有的只是天性!

  身为虎中之王,王虎,任何生物见了它也要避而走之,叶敛竟如此凛然不惧

  ,它的尊贵受到挑战,便值得它怒了!

  大虫又一次扑上,快得惊人的扑上,又是一眨眼,又到了叶敛面前、又是临

  脑一爪!

  叶敛的笑容敛去了,他低身,也是极快的低身,同时右手向上一扬,划过、

  跟著身子顺势向後一纵,又离开了大虫。

  右手一扬,原是没啥干系,但他右手上却有丁叔至铸来的利剑!

  这一扬,随手一扬,竟砍去了大虫半个右脚掌!

  这等大虫之皮坚骨粗,原是不难想像,竟给叶敛信手一剑去了半块脚掌,其

  剑锋锐,实已臻削铁如泥之境。

  这等利剑,却给丁叔至评为滥器!

  南宫寒穷毕生之力铸成的绝世灵剑『箫湘烟雨』,却又如何?

  大虫也有神经,如何不痛?但它愈痛、愈要发狠!落地之後,更不稍停,再

  向业已退後的叶敛纵去!

  叶敛带著微笑,一侧身,竟轻描淡写的避开了大虫抓来的左脚掌。

  大虫一扑、再扑,叶敛只是侧身、再侧身,竟似十分了解虎性,闪得不费吹

  灰之力。

  流风看著雪,眼神中有疑问 ̄叶敛纵是君聆诗义子,但也还小上自己两岁

  ,怎能有如此身法、如此实力?

  雪眼中,也是一般惑然。

  寒星却是惊喜交加 ̄这笨师父,果然是有点本事!爹爹和雷伯伯还算没看走

  眼了!

  但他们却不晓得,这只是凑巧。

  其实在南宫府中,叶敛一拿起段钰当初遗留下的剑柄,便已得那一股『气

  』传入体中。

  段钰所习技艺,名为『劲御仙气』,可辨他人之气、暂灭己身之气、更能

  御使天地万物之气!

  既是能御天地万物之气,段钰举手投足,已有开天破地之力。他一掌一拳

  ,便能击退数十上百吐番士兵;一声大喝,便能使得夏季的冈底斯山顶雪层崩落

  ,其势确然惊人。

  段钰与叶敛由灵州同行至逻些,两个月之间,叶敛也不知不觉的接受了段

  钰悄悄导内体内的气,以致一持起剑柄,由於其气相合,便尽数将段钰往日

  所遗之气吸纳。

  如今,只是不懂使用,虽然程度尚差段钰许多,但若福至心灵,叶敛亦可

  辨气!

  一见流风被大虫一掌击飞,叶敛在惊骇中,却忽然感到一片心境澄明,竟让

  他在此刻掌握到大虫的体气。

  一旦掌握到对方的体气,任何动作便也都了若指掌。

  由此,大虫动作虽快,想要触碰到能预知它行动的叶敛,却是万万不能了。

  叶敛戏虫的来由乃『劲御仙气』这门绝学,流风、雪自是不知;寒星便是

  晓得段钰的名头,也不能知道『劲御仙气』有何过人之处,当然也不晓得叶敛

  曾受过段钰导气。

  更何况,叶敛自己也不晓得。导气予叶敛,只不过是段钰小小遗泽罢了。

  大虫虽猛,如今在叶敛面前,它却只是如肉在砧。

  叶敛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在体会、在享受,所以,一时也不急著将大虫宰

  掉。

  虎扑人闪,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已不再令人惊异。雪也不愧在祖国素有

  『慧眼』之称,观查了这一阵,竟给她看出了些端倪,低声朝流风道:「叶敛似

  乎能预知大虫的行动。」

  「不管怎样,都不能再玩了!」流风休息了一刻钟,已不再感到昏眩,提起

  倭刀,便又走上前去。

  叶敛如今正是背对著流风,却未发觉。流风则早已看出大虫屡扑叶敛不著,

  发狠一阵乱打,体力所剩不多,动作也已趋缓。眼见大虫又扑,叶敛仍然侧身闪

  过,他却猱身上前!

  叶敛全心注意著大虫的行动、感受著大虫的体气,没注意到流风走近,待得

  身後人影一闪,惊觉之後,已见流风蹲著身子,竟已躲在大虫腹下。

  「再强的生物,肚子也是极脆弱的!」流风喝道,一挺刀向上直刺,一柄倭

  刀直没至柄!

  这一刀刺得大虫狂吼一声,却未足要命,大虫一旋身,便将流风让到自己面

  前,张口咬去!

  这一口还未咬下,大虫却静了。

  流风身後、叶敛手上的剑,不知何时已刺在虎额的『王』字上,深入数寸,

  直接贯脑。

  脑部受创捱剑,绝无不死之理。

  大虫轰然趴倒,再无一点声息。

  大虫倒毙之後,流风、叶敛各自收剑。

  雪走上前去,道:「答案出来了……这里会这么静,便是因为有这条大虫

  在,其馀鸟兽都走避了。至於杭塘帮众……就是死在它手下的多。」

  流风连连点头,叶敛心中却还有疑惑。

  正是在打虎之前所说的那段话……王虎乃云南山林生物,何故会来到江南?

  寒星终於回复神智,走近地上的大虫尸体,打量了一阵,道:「这尾大虫嘛

  ……」

  听寒星只讲一句便停,叶敛等三人都被勾起好奇心,三人同时想起,寒星能

  驯药师小狼为宠物,只怕对动物习惯是极为了解,或者是看出什么端倪。雪忙

  又问:「这尾大虫怎样?」

  寒星却不即言,绕著虎尸走了几圈,最後停在它的虎头前,道:「它……这

  张虎皮原本值得一百两黄金的,让你们俩个这样又砍又刺、缺脚破洞的,现在只

  怕连一百两怠子也不值了!」声言喝喝,竟是指责起叶敛与流风下手不知轻重。

  三人闻言一怔,无言以对。

  寒星走回药师小狼身旁,却见药师小狼仍然屈声嘶,其形态似乎比初见这

  尾大虫时更加恐惧。

  寒星心中起疑,抚了抚小狼的颈项,道:「怕什么啊?大虫给两个不懂赚钱

  的家伙宰了,不用怕啦?」话才说完,药师小狼不但没有『不怕』,其势更盛,

  竟昂首高嚎一声。

  寒星正待教训药师小狼一顿,却闻到了一股骚腥味。

  这股味道,大是非比寻常!

  她一回头,只见到流风、叶敛、雪三人张大了口,已然全呆。

  更前方的树林之中,则行出了六支『王虎』。

第十一话 杭塘之祸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