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话 和尚.鸭子 ̄之二

    叶敛走在山道,愈来愈觉得头重脚轻。

  他从没小瞧紫冠鳞虺的毒性,但真的没想到,它只是喷了一口气,叶敛也及

  时闭气了,却还是有中毒的徵兆。

  它的饲主……蓝娇桃,是怎样养出这条毒蛇的……

  而且,蓝娇桃身上那一条与紫冠鳞虺一般大小的赤色蛇,看来与紫冠鳞虺是

  一对。毒性如此猛烈的两条蛇,若运用得当,只怕不下百人之力……

  不行,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不然还没到山下,便要晕在路上了。

  叶敛取出蓝娇桃所给的小药瓶,倒出一颗蛇毒药,不假思索,便即咽下。

  果然极有奇效,一丸下肚,脑子登时轻松许多。

  叶敛呼了口气,同时又觉得有点不对。

  他闭眼吐纳几次,发现……消失了。

  群蛇仍在,身旁五丈之内至少便有近百条蛇在。

  但服药之後,却感应不到群蛇之气,只剩下一股腥臊味。

  一样是『气』,但『气味』与『辨气』,自是大大不同。

  叶敛又睁眼,摇摇头。

  算了,至少目的已达成。赶紧下山解寒星之毒才是正经。

  叶敛回到小屋,已是黄昏。

  白重看到叶敛步伐极为稳健,浑不似出门时风吹得倒的模样,再见他手上

  布包,不禁咋舌道:「你真的抓到蛇王了?」

  「不只,还遇到蛇主人。」叶敛一把将布包放到桌上,摸出另一颗药丸,急

  急喂了寒星吃下。一边说道:「他见我抓到蛇王,便出来同我谈交易。他给我解

  药,说好一旦见效,我便放蛇王归去。」话已说完,却见寒星仍然高烧不退、汗

  水仍自直冒,不禁皱起眉头,道:「我吸入了蛇王所喷毒气,路上服过一颗,极

  有效用。怎么寒星服下却不见好转?」

  「别急,她中毒深,没那么快解尽毒质。但教药真有效,应该过一晚就没事

  了。」白重说著,抖抖装著蛇王的布包,却没丝毫反应,也问道:「这里头是

  蛇王没错吧?怎么一动不动?你宰了它了?」

  叶敛道:「说好要还的东西,怎能随意杀了?我只是让它喝了点酒,它醉了

  。不过还是小心别打开,它很毒、极毒。」一边药师小狼也将上身搭上桌沿,嗅

  闻著布包的气味。鼻子只抖了一下,似也惊觉蛇王毒性之猛,连连退步。

  「醉了?」白重不禁讶然失笑道:「你抓蛇的方法,是喂蛇喝酒?什么酒

  这么猛,连蛇王也能醉倒?」

  叶敛一笑,在寒星的床沿坐下,身子也靠著墙。

  『劲御仙气』虽然高妙,但『辨气』的本事却需十分集中精神,此刻叶敛一

  放松心情,便觉得十分疲乏。更何况,其实他也只是大病初愈,以他目前的身体

  状况,能捕获蛇王已是奇迹。

  白重找了一只木箱,把蛇王连同布包一齐放了进去,再取了一张板凳倒压

  著。

  既然它只是醉了,便有醒来的可能,又是要还人的东西,杀不得,连药师小

  狼也怕它的毒性,还是把它装好安全些。

  白重安置好紫冠鳞虺,回头一看,叶敛倚在墙上,已闭上了眼,呼吸也极

  匀,似乎将要入睡,忙道:「先别睡,还有事?」

  叶敛猛然睁眼 ̄难道寒星情况有变?转头看看寒星,她的脸色已渐渐退白,

  显然解药开始生效。除此之外,也无什么异状,便又闭上了眼,懒懒应道:「还

  有什么事?」

  白重道:「瑞思用信鸽送信来过,要我带你赶到涿鹿。」

  「赶?很急?什么原因?」叶敛仍然闭著眼,回答的声音也很细。

  但白重的耳力非比一般,仍然听得清楚,便道:「原因不清楚,信很短,

  没说。不过看语气,的确是狻急。」

  叶敛道:「嗯……反正我也打算要朝北走了。明天看看情况,寒星痊可了,

  我们就出发。」

  「你对这丫头还真好。」白重玩心忽起,笑道:「想等她长大吗?」

  「胡说八道……」叶敛此时已半梦半醒,喃喃回道:「我……有个乾妹……

  如果她还在世上,应该只比寒星大上一两岁……一样活泼好动、一样聪明……」

  说完,便已轻轻响起了鼾声。

  「如果还在世上……」

  叶敛已经睡著了,这句话,白重自问,无人答。

  从灵武认识叶敛,再经城陵矶一会,至今已是一年来第三次见面,这三次,

  原来叶敛还是在找那女娃,且仍是无什进展……

  白重移身到另一席榻上,也躺下了。

  算了,帮不了什么忙,多思无益,早睡早好。

  叶敛翻了个身,手触之处,只觉湿答答的,令人极不舒服。

  我该是在床上,怎么床上会这么湿?

  难道……

  叶敛心中一惊,人也吓醒,一挺腰便起了身。

  只见自己所躺的被褥是一片潮湿 ̄

  「吼!笨师父,你尿床!」一阵童声传来,明明白白是寒星的声音。

  叶敛看看四周,自己却躺在原本寒星卧病的床上。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的汗!」叶敛翻身下床,便见到寒星、白重、药师

  小狼正围著一样东西,二人笑孜孜的望著自己,小狼则只顾探头。

  我知道了……寒星看到我一起身,便不肯放过口头上占我便宜的机会,於是

  将自己的汗说成我的尿,硬是赖我一笔了!

  还有精神开玩笑,看来这丫头痊愈的还真快。

  叶敛走近,硬将寒星挤开,也瞧瞧他们围著什么。

  是个竹篓,叶敛探头一看,里头是一条淡紫色的蛇。

  紫冠鳞虺!

  叶敛心中一惊,屈低的身子马上挺直了。但再仔细一看,紫冠鳞虺却一动不

  动。

  「师父,你让这条蛇喝了什么酒?怎么一晚过去了,它还是不动?你不是说

  要还人的么?要是它醉到死了,你拿什么还?」寒星一连问了四个问题,叶敛则

  退了几步,坐到凳上,回道:「有得醉咧 ̄我让它喝了之前让我在杭州一醉七天

  的善酿。当时我喝一斤,昨天我喂它喝了半斤上下。」

  「喔 ̄那它要醉三天半了。说好要还人的,你要看著它三天半吗?」寒星又

  问道。

  「神经病才看著它三天半!」叶敛道:「丢著就行了,等它醒了自然会爬出

  去。反正……对了……白兄,我昨晚明明看到你把它连著布包压在木箱里,怎么

  这会子变成了竹篓?布包也不见了?」

  白重摇了摇头,然後瞥了寒星一眼。

  叶敛见状,知道又是寒星搞的,便转向寒星道:「你作了什么?」

  寒星吐吐舌头,道:「哪有人把板凳倒过来压在箱子上的?一看就知道不对

  头。天还没亮我就醒了,你们俩又都睡死了,叫又叫不应……」

  说到『睡死』二字,白重的头又更低了些。

  他是瑞思的保镳,身为保镳,警觉性自是十分重要,但他这几日又是赶路、

  又是照顾病人,再加上之前也因宇文离梦琴不得安宁,实在心力交瘁,才睡到不

  醒人事。

  但无论有再好的理由,保镳就是保镳,他昨晚的确是失职了。

  寒星已对白重的职业自尊造成伤害,却无所觉,仍自说道:「所以我就把

  板凳拿了下来,看到是个布包,里头的东西形状又怪怪的,有点像蛇,就找了个

  竹篓把它倒进去……哪知真的是蛇!」

  听寒星说完,叶敛眉头一皱,道:「你没碰到它吧?」

  这一问只是确认,叶敛亲眼见过,紫冠鳞虺全身尽是剧毒,连它爬过的尸体

  都会瞬间腐烂、腐肉又能立时毒毙碰到它的蚊蝇,若是寒星曾碰到它,还不大嚷

  大叫?哪容得自己一觉到天明。是故,寒星回答的『没有』,叶敛也未曾听进耳

  里,倒是开始思考著另一个问题……

  那个令宇文离夜夜梦琴的奏琴人,的确极有可能是君聆诗。但宇文离等三人

  遇见他,已经是将近二十天之前的事了,即使现在出发赶到徐州,想来以君聆诗

  漂流四海、从不长留一地的习惯看来,早也该遇不到了。

  那么,还要往北走吗?

  时序,已过芒种(农历四月十八)。

  叶敛带著寒星,还是与白重到了涿鹿。白重正在向瑞思与宇文离回报前

  往杭州的经过,叶敛与寒星则上街乱逛。

  涿鹿只是一个小镇,并没什么可看的。但寒星出身桐柏山,对北方景物极有

  兴趣,自个儿与药师小狼乱走乱跑,一会子便失了踪影。

  叶敛也不担心,至少相信小狼会识得回客栈的路。况且有小狼跟著,也不怕

  她出什么事。

  不期然,迎面走来一个乞丐。那乞丐一言不发,拖著叶敛便向镇外走。

  叶敛由他拖著走,没有抵抗、也不需抵抗 ̄这个乞丐是老相识、是长辈。

  论身份,是丐帮帮主;讲名号,为人称『玉笛丐』;说姓字,叫徐乞。

  二人一迳出镇门之後,徐乞劈头便问:「你有消息?」

  「没有……」叶敛摇头回答。

  他们对於对方的出现都不感到奇怪,对於徐乞没头没脑的问题,叶敛也自信

  绝无会错意之虞。

  想丐帮情报网何等广大?徐州出了一个曲震人心、投怠入壶的奇才,连流风

  都可以联想到君聆诗身上,徐乞又怎能不晓?不唯丐帮,只怕连北武林盟都要总

  动员来找这个人了。

  在他们认为,找到君聆诗,实是普天下第一要务。

  「无忧到底跑哪去……」徐乞喟然,叶敛还是摇头。

  太多人想问这个问题,也无人可以提出解答。

  无忧,是君聆诗的字。

  叶敛忽道:「徐叔叔,我有些事要和你说。」

  「讲吧。」徐乞一屁股便坐到地上,他直觉会谈得狻长。

  叶敛跟著也坐下了,接著便将他化名投入云梦剑派、结识流风与雪、参与

  江南二十二水帮大会、在林家堡一饮而醉、杭塘帮灭门、与王虎、火牛、蛇阵等

  事尽皆说了。

  当然,也问了有关『箫湘烟雨剑』的来历。

  徐乞也是极有耐心,看得出来他好几次想插口出声,仍是静静让叶敛讲完。

  叶敛是他的晚辈,即使插口也不算无礼,但徐乞素来定力过人,由此即可看

  出。

  叶敛说完以後,徐乞却只是摇头。

  看了徐乞的反应,叶敛眉头一皱 ̄有什么不对吗?

  但他没有发问,反正接下来徐乞一定会解释为何摇头。

  徐乞思索半晌之後,终於出声道:「你以为屈兵专是何等样人?」

  何等样人?「云梦三蛟,屈兵专最擅智计、城府最深!」叶敛随即应道。

  徐乞听完,还是摇头。跟著便道:「你虽然见过他,但对他的认识却还只是

  停留在江湖传言的程度。依我看,别说昭戎佥,便是叶敛等同君弃剑,他也已晓

  得了,从你告诉他名字的时候,他就晓得了。」

  这话直教叶敛心惊 ̄这怎么可能?

  徐乞道:「你阅历太浅,才会觉得奇怪……首先,你曾作过两件事,让很多

  人都听过你的名字。第一,你在灵州不损一兵一卒,吓退吐番五千骑兵,便这桩

  即已传遍天下。这还不足以曝露你的身份,重点是第二项……你与原定帮所作的

  协议……」

  听到这儿,叶敛便已懂了。

  当今的南武林,以云梦剑派一枝独秀,南武林九派四十三帮之中,会摆明与

  云梦剑派打对头的,也唯有素与云梦不合的鄱阳剑派。

  但此中还有例外 ̄便是支持君聆诗的剩馀势力。

  丐帮隶属北武林,丐帮中人都有共识,即使已经遭到云梦剑派挑衅,仍因地

  域关系,不会直接插手南武林各门各派的归心所向。

  说服原定帮保持中立的『叶敛』,不会是鄱阳剑派所属,而此人又与北武林

  关系极好……

  人尽皆知,君聆诗与徐乞、北武林盟主皇甫望乃是旧识。

  故此,『叶敛』必与君聆诗极有关系、莫大关系!

  以屈兵专之智计深沈,怎会不晓?昭佥即是叶敛、叶敛即是君弃剑!

  思及此节,叶敛不觉心惊 ̄

  这么说来,从他踏入回梦堂开始,便已落入屈兵专的算计?

  徐乞知道叶敛已想通了,跟著说道:「他派你与那两个倭族人一同行动,其

  实也是在利用你引出无忧……接下来,江南二十二水帮大会约定明年春分竞技以

  定南武林盟主,这我也听说过了,倒没什么问题。只怕云梦剑派大胜,届时真的

  无人可敌。至於那壶酒……我也不晓得了。」

  叶敛连连点头,等著徐乞再说下去。

  如今遍寻君聆诗不著、诸葛静早已殒命,叶敛心有所惑时,实是无人可问。

  若要说有,便是眼前的徐乞了。

  一同为了找寻君聆诗而在涿鹿这小地方巧遇,实是叶敛解惑最好机会。

  「接下来……问题就大了!」徐乞想起叶敛所说,已与两位倭族同伴吵翻,

  眉头紧皱,叹道:「屈兵专与倭族有所勾结已是明明白白,之前在锦官,便已有

  倭族刺客对你撂话,摆明并不友善。如果你趁机与那两名倭族交好,至少可以保

  持中立,最低限度,倭族不会再攻击你……如今……」说到这里,徐乞连连摇头

  ,又叹了口气。

  言下之意,与倭族关系破坏,我将性命不保?

  徐乞静静的,他还有些话没说。

  云南苗族也有所行动……难道……

  若果然,那会是比云梦剑派、倭族都更要可怕的一股势力!

  至於叶敛的最後一个问题……

  箫湘烟雨剑,徐乞却刻意遗忘了。

第十三话 和尚.鸭子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