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话 人 当归猪脚 ̄之一

    已进到襄州城中,接近晨府时,叶敛忽然停住脚步。

  寒星见状,也让小狼停下,依依不舍的将糖葫芦从口中拔出,道:「师父,

  怎么著?你近乡情怯吗?如果是,早在城外你就该停了,怎么现在才停?」

  叶敛一笑,拍了拍寒星的头,自己也摇了摇头。

  「不是啊?」寒星又道:「那你是怕,因为一声不响的就跑出去半年多,回

  去之後,王道、石绯、魏姐姐会生你的气?」

  叶敛担心的原不是这桩,但仔细一想,却又似乎不错,便笑道:「的确,是

  有一点。」

  寒星搔搔脑袋,道:「一点?那就不是全部啦!其馀的部份是什么?」

  啧!这丫头片子为什么这么精?

  叶敛不禁苦笑,道:「接下来会再发生什么事,我实是拿不了准。虽说魏灵

  、王道、石绯三个人没抱怨过,但是日後我难保自己身旁的人会出什么危险。」

  「喔!你是怕连累他们!」寒星随即举一反三,又道:「怕什么?我都不怕

  了,他们三个那么大个人,哪里会怕?而且这半年他们也没闲著,在我出门以前

  ,王道跟了个屠夫学用刀、石绯跟了晨老夫子学用枪、魏姐姐和武馆大夫学用药

  。他们勤练自己的本事,自然是打定主意了。而且,会有什么危险?」说完,又

  拿起糖葫芦吸舔著。

  叶敛不语,但一想到在杭塘山上为七虎所驱、群牛所赶、万蛇围攻的情景,

  至今仍是心有馀悸。

  还有,虽然寒星事後打死不认,但她中毒高烧不退时,卧在榻上那一声声叫

  唤,也教叶敛肝裂肠断……

  幸亏寒星无事,否则又是一桩内咎。

  再者,便是虎、牛、蛇此三物的驱赶人……

  蓝娇桃。

  他又是什么人?云南苗族能驯兽、擅饲毒物,那是不奇,但是,他灭杭塘帮

  的原因又何在?

  难道不只是倭族,连云南苗族也与云梦剑派有所挂勾?

  不,不对,暗杀、使毒,向来被视为下三滥的手段,素来为自许正派的武林

  同道所不耻,云梦剑派声名偌响,名列昔日天下五大剑派之一,又岂能处处勾结

  这些使卑手段的家伙?

  有问题,极有问题!但是问题徵结所在,却叫叶敛百思不透!

  在抓到紫冠鳞虺、达成交易之後,蓝娇桃很确实的说了,「日後还有交手的

  机会」。

  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却再也没见他的踪影,甚至连消息都没有。

  交手?他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再交手?敌在暗、我在明,那自是万分不利!

  如果再来一次虎、牛、蛇连阵,叶敛自觉,绝难抵抗。

  那何必又要拖著一票人一起送死?

  不对,等等,我在想什么……

  二爹一直在看著我,我还怕什么?现在我应该要作的,就是创建一个势力,

  在二爹能够现身的时候,声势便已不输、甚至盖过云梦剑派的势力!

  有这几个人,就是一个势力的雏型。

  接下来,名声,我需要名声,有了名声,才能吸引更多人前来投靠、才能成

  功创建出一股大势力!

  没错!便是如此!

  在叶敛傻呼呼地站在大街上胡思乱想的时候,寒星早已迳自入晨府走了一遭

  。确定王道、石绯、魏灵等人皆不在府中,便又绕了出来。

  回到街上,见了叶敛仍在发呆,寒星暗暗一笑,拍了拍药师小狼的背,一手

  指叶敛的左腿。

  小狼会意,伏身渐渐靠近叶敛。

  待到触手可及的距离,小狼猛地张口,一嘴便朝叶敛的左小腿咬下去!

  叶敛吃痛,吓了一跳,随即便向後跃开,同时叫道:「哇!你要弑师啊?」

  寒星呵呵笑道:「哪有,小狼又没用力,连滴血都没流不是?」

  叶敛屈身抚抚小腿,痛虽是痛了点,但裤脚的确也没渗血。

  同时,路旁行人又停了不少看戏。

  这一来寒星又窘了,她忙拉著叶敛便走,一边说道:「他们都不在府里,九

  成九到武馆去了。咱们也过去。」

  一进武馆大门,站在校场上,叶敛不禁怔了一怔。

  并非为武馆之大、门生之多而怔,这只是小事,不值叶敛一哂。

  是王道!他在校场之中练刀,手中的武器已由轻薄的单刀换成了厚实的宽刃

  刀。

  这也不顶紧要,让叶敛发怔的,是他的刀势起落……

  劲道极足、速度也极快,还有那架势,似曾相识……

  似乎……似乎……

  「镇锦屏!?」叶敛终於叫出声来。

  在惊愕之中,这一句话的声量著实不小,武馆中人人都停下动作,扭过头看

  著叶敛。王道也不例外。

  因为他们都听过,『镇锦屏』,与木色流的木风剑法、林家堡的林家剑法、

  蜀山仙剑派的太清剑法、云梦剑派的归云晓梦剑派,并列天下五大剑学。

  但,那只是听说,从也未曾得见。此时有人一叫,自是好奇,欲一窥究竟。

  只站在叶敛身旁的寒星,给他这一声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气得双手耳的

  同时,也朝叶敛右小腿踢了一脚,边骂道:「笨师父,你见鬼喔!」

  这头王道见了是叶敛,很快迎上前来,笑道:「嘿!你终於回来了。」

  叶敛很快一把抓住王道的肩头,急道:「你怎会镇锦屏?你遇到黑桐了?」

  王道吃痛,便将叶敛的手拨开,他臂力较强,叶敛虽在心急之下使力不小,

  仍给他一拨而落。

  叶敛松手之後,王道才道:「什么黑桐?你说的是丐帮帮主徐乞的师父?我

  哪有这个命!」

  叶敛听了,不禁皱起眉头。

  十四年前,成都平原的锦官军赵家灭後、赵瑜亡故,天下间会使镇锦屏的人

  ,据称只剩木色流二代五弟子黑桐一人。成都四贼『没钱就扁』之中的梅仁原也

  会,可他究竟只会镇锦屏八招五十三式之中『枯松倒挂』、『地崩山摧』两招一

  十四式。

  但王道所使刀势,却有部份极似『定国安邦』、『横绝峨嵋』、『道险路长

  』等招……

  即使是梅仁原来到襄州,也不可能教会王道使这些招式。

  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寒星口中,教授王道用刀的屠夫,便是黑桐乔装的!

  但,这可能性实在太低了……黑桐哪有必要乔装成屠夫?

  这时,旁边走来一名上身赤条,脸面、皮肤都极为白净的汉子,道:「他用

  刀的方法是我教的,怎么,我像黑桐吗?」他身後,还跟了一支硕大无朋的牛。

  寒星见了此人,嗤嗤一笑,道:「不像黑桐,我瞧了比较像白柏!」

  白柏,乃是木色流二代四弟子、黑桐的师兄。

  叶敛双眉紧皱,叹了口气,摇头。

  若黑桐现身,对敌云梦剑派自是又添几分胜算。

  期望落空,叶敛的失望之情满溢脸上。

  屠牛者尤构率见了,也只是扬扬眉,不以为意。

  跟著,得到门生汇报的晨星、石绯、魏灵、北川球也纷纷赶到校场。

  其中最教叶敛感到可喜的,自是北川球。他会与眼前这些人一同行动,已充

  分说明,他对同伴已死心了。

  叶敛当下一笑,道:「我刚从涿鹿回来,路上和栗原辅文交过一次手。我想

  短时间内,那些倭族人不会再有什么行动了。」

  这话虽是说给众人听的,但叶敛最刻意注视著北川球,果见北川球的神情非

  旦不惊不惧,反而略有笑意,更肯定他很高兴自己具有了胜过栗原辅文的身手。

  倒是王道、石绯、魏灵三人听了,皆是一怔。

  他们自非蠢人,叶敛说倭族刺客不会再有行动,则必是被叶敛所打跑。

  当初在锦官城中,他们都为栗原辅文发镖的手力与准度所震惊;在襄州练了

  几个月的基本功,叶敛体会了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便打败擒服了三名倭族

  刺客中最弱的北川球;这回出外半年,更是胜过了栗原辅文……

  其进境之快,实是令人震愕。

  晨星在旁,带著赞许的笑容;寒星的表情则是骄傲的。

  怎样?这是我师父耶!

  震愕过後,王道却扬了扬手里的厚刃刀,道:「我和死绯也不是毫无进展,

  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死?是石!」石绯自然听出了王道刻意的发音不准,立即斥道:「

  乱改别人的姓名是大不敬,你懂不懂啊!」

  「似懂、非懂!」王道也笑应道:「那是中原人的礼貌,吐番人不必啦!」

  这两人还是爱闹,叶敛一笑,摇了摇头。

  同时,见石绯又要回嘴,便抢话道:「试试也好。」言罢,便抽出无鞘剑。

  石绯见了,很快拿出八节连杆枪,但不上枪头。

  王道一笑,也摆起架势。

  魏灵忙道:「你想杀人啊?换把没开锋的刀啦!」

  王道听了,也觉有理,便要收招换刀。

  叶敛却笑道:「不必,就这样来吧。刺激点好。你们先站开点吧。」

  魏灵皱眉,望向晨星,晨星则只是默然退开。

  魏灵见了,只得与寒星、北川球、尤构率都退到一边。

  武馆中再次聚合了人圈。自然,也还有一狼一牛……

  叶敛呼了口气,静下心来。

  诗仙剑诀,要的不是招式,是心境。心境不到,使出来就不是诗仙剑诀。

  石绯一抬手,便是捻丝棍的架势!

  王道摆开起手,竟有几分『定国安邦』起手式的气味。

  叶敛细细一瞧,又觉似是而非……

  出手了!王道举手,一刀便向叶敛左肩劈下!

  劲道很够、速度也的确很快!真是有几分镇锦屏的味道!

  叶敛不敢大意,左脚退了一步,同时左手搭上无鞘剑尖,使无鞘剑弯曲隔在

  胸前。

  待得刀剑一触,叶敛放开左手,无鞘剑一弹,王道只觉一股由右臂送出的力

  道又回到身上,一时收势不住,竟给震退两步。

  同时,叶敛又感到右侧一股旋劲破空!

  捻丝棍!有六分火候了!

  捻丝棍乃中原破坏力最强的三大绝技之一,叶敛自然丝毫不能松懈,脚步向

  右一退、跟著又向後一步……

  只是极自然、速度也不顶快的两步,竟将石绯打出的捻丝棍让了过去!

  晨星在旁见了,连连点头。

  这步法,在前年丐帮大会上见过。

  在元仁右打伤黄楼後,丐帮与云梦剑派弟子分别摆起了莲花落与回梦剑阵,

  晨星身为黄楼嫡传弟子,在丐帮中辈份不低,自是莲花落中一员。

  当时的回梦剑阵,晨星至今也无法忘怀。

  叶敛的步法,正是云梦剑派赖以成名的绝技之一:凌云步!

  叶敛让过捻丝棍後,王道已收好势子,回头隔著石绯的枪身又是一刀!

  这一刀,又有几分『道险路长』的影儿!

  叶敛急忙缩身,同时一把抓住已是强弩之末的石绯枪杆,朝上一顶,当一

  声大响,王道一刀正砍在枪杆上。

  这一刀劲道下得十足,震得王道与石绯的右臂、叶敛的左臂俱是麻不已。

  王道急忙又退了一步,石绯也将左手抓上枪杆,使劲回抽。

  叶敛见形势大好,二人都急於收势,趁机猱身一步向前,赶到离王道不过数

  尺距离,右手一抬,口中同时念道:「抽刀断水……」

  「水更流!」有人接声!叶敛的剑身还离王道腰身尚有尺馀,已感觉到一股

  劲道袭向後脑!

  叶敛急忙低下身子,却觉那一棍正在自己头上停住。

  如此低身,便只在王道攻击范围里,必得尽速避开!

  叶敛急忙退步,同时,王道左手抓枪杆、身子向前一探、右手的宽刃刀也向

  前猛引!竟又迎上了原已退出丈许的叶敛身前!

  叶敛一看,只见石绯双手把持枪杆,王道身子则搭在枪杆上,石绯摆动双手

  ,王道便已跟到近前!

  但叶敛只是一笑,向右侧赶了两步,又吟道:「抽刀断水……」同时,一剑

  砍在枪杆上。

  这一剑原是轻描淡写,似毫不著力,但石绯竟感到枪杆上传来一股气流,煞

  时双臂麻,把持不住,枪杆一垂,便已顿地。

  这可苦了王道!他原是以左手抓住枪杆,由石绯挥动枪杆让他赶上叶敛,双

  脚并没踩在实地上。石绯的枪杆给叶敛一砍,势子停了,他同时也感到抓著枪杆

  的左手微微一,不自主的松了手,但枪杆停下,他移动的势子却未曾稍停,枪

  杆顿地之後,他身在半空、无可著力,竟向前翻了一圈,摔在地上。

  叶敛这时才笑著念完:「水更流。」

  人群响起了一片掌声。

  王道起身之後,叶敛也收剑。石绯上前几步,道:「怎么回事……我为了练

  捻丝棍,天天锻链双臂,你看。」说著,拢起衣袖,只见双臂肌肉发达,显然臂

  力已是练得极强。石绯跟著说道:「你那一剑看来也没使多大力气,怎么会震得

  我两条手臂一点力也使不上了……」

  「还有我抓著枪杆的左手也是……」王道跟著补充道。

  叶敛一笑,摇了摇头。

  在从涿路回到襄州的路上,心情一放松,那股『辨气』的能力,竟不知不觉

  又回到身上。

  一路无事,叶敛便一直回想著在『回梦大阵』中过了一夜,吸取天地精元的

  情形……

  他让体内的气流循著後脑玉枕、後颈大椎、颈间合谷、气海膻中的顺序流动

  ,再导至右胁大渊、臂弯尺泽流到右手姆指尖的孔最穴,竟发现这股气能传到兵

  器上。

  甚至在运用得当的情况下,即使只是兵刃相隔,也可以传至对方的体内,若

  是对手功力尚不纯熟,将气流从兵器上流入其指尖穴道,可使其手臂短暂麻痹。

  在王道、石绯二人合攻之下,叶敛一招『抽刀断水水更流』无法使尽,便无

  法发动有效攻击。见了王道搭棍为攻,当下灵机一动,便将气流导至无鞘剑、再

  经由枪杆传至二人手臂,果收奇效。

第十五话 人 当归猪脚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