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话 人 当归猪脚 ̄之二

    比试结束之後,晨星很快驱散人群,将叶敛拉进正厅。

  寒星、魏灵、王道、石绯、北川球、药师小狼也鱼贯跟入,尤构率与牛肉面

  则留在外头。

  晨星示意最後进入的北川球关上厅门後,一屁股坐到主位,道:「我先问你

  ,晓不晓得这几个月发生什么事?」

  叶敛一笑,耸耸肩,道:「我支身在外,没人向我传递消息,我怎知你想说

  的是什么?」

  「那我直接说了。首先,三月初,江南二十二水帮联名放出消息,在明年春

  分将会召开大会举行比试。你知道这件事吗?」看叶敛点头,晨星脸色一沈,道

  :「是不是你搞的?」

  叶敛又是一笑,道:「又不是杀人放火,表情为什么要这么难看?而且说是

  我搞的,也不全对,我只是利用彭蠡水系六帮的心理不安定,『建议』那些水帮

  首领罢了。最後的结果,还是他们自己决定。况且,我也没让他们知道我的身份

  。」

  「那就等於是你搞的了。还好你没说出身份……只好期望他们里面没人看出

  来。」晨星忽然一叹,道:「这件事关系可大了……你道那些个水帮召开大会比

  试,能比些什么?难道叫大夥儿去比酒量、还是写文章?」

  「写文章?不会吧!那不是成了考状元?」王道在旁叫道。

  晨星瞪了王道一眼,道:「你安静!」现在不是玩闹的时候。

  叶敛则道:「自然是比武……虽说这个大会并非正式决选出南武林盟主,但

  必有极大影响。若是云梦剑派一举而胜,则任何人都无法再与其比肩了。就连二

  爹也一样。」

  「但云梦剑派的实力从来也无人怀疑……以目前来看,他们胜出的希望最为

  浓厚了。」魏灵在旁说道。

  「正是如此!」晨星又一叹,道:「你该也晓得难与云梦剑派正面敌对,却

  又促成这个大会,岂非自陷绝地?如今消息已经发布三个月,以二十二水帮在南

  武林的声势地位,那是绝不可能收回的了。」

  「丐帮隶属北武林,这次大会自是无权参加。所以,为了避免云梦剑派成王

  ,这次大会中,我们定要全力阻止云梦剑派得胜。」魏灵再次补充。

  魏灵头脑一向清楚,这两句话也实是关键。

  她口中的『我们』,则指王道、石绯、北川球、叶敛,甚至加上寒星。

  这几人都非丐帮帮众,魏灵是箭村出身、叶敛是林家堡遗孤君聆诗义子、寒

  星是原定帮弃女,倒与南武林扯得上点关系。

  直接对敌云梦剑派?那真是与老天爷开玩笑了!王道、石绯都给魏灵这句话

  唬得愣在当地,作声不得。

  即使石绯原是吐番人、即使他对中原武林情势不甚清楚,但待了近一年的襄

  州,『云梦剑派』四字,他也知道那是万万惹不得的!

  看到石绯与王道的表情,晨星不禁叹气,只得又看向叶敛。

  此事由你起头,你又要如何收尾?

  叶敛却淡然一笑,道:「如果要胜出,那是要花不少力气;若是只想阻阻云

  梦剑派,不难。」

  看到叶敛一派胸有成竹,晨星呼了口气。

  虽然以资历来说,叶敛还得叫晨星一声『前辈』;但再怎说,叶敛究竟也是

  『君弃剑』……

  他有办法,便让他去处理吧。

  於是晨星说出下一条消息:「杭塘帮灭、苏杭三帮首领也在同一天夜里忽然

  暴毙身亡,该不会又与你有关系?」

  一听到杭塘帮,寒星的脸色刷地白了;叶敛心头一震,亦是为之动容。

  相信假若神宫寺流风、堀雪二人在场,也是同样。

  那一天,实在是他们永远的梦魇。

  晨星见了叶敛的表情,便知必有牵连;魏灵则极为惊疑 ̄叶敛素来胆大,直

  至不畏生死的地步,是什么事能让他变脸了?

  「你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吗?各方人士都在探查!这事已掀起喧然大波了!

  」晨星急忙追问道。

  此时,叶敛心中浮视蓝娇桃的面容……

  这名字不男不女的苗人……杭塘帮灭在他手上,那是更无可疑;但杭塘帮地

  处金华镇南的杭塘山上、苏杭三帮则分别在太湖、江南运河、芜湖,距离虽然不

  远,但要来往四处,好歹也要花上两天时间。

  但消息明指,苏杭三帮首领同日暴毙……

  那就不是蓝娇桃所为了!

  一念及此,叶敛摇头道:「我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听闻此言,寒星疑惑地望向叶敛 ̄

  师父明明是向蛇王的主人取来解药救我的,怎又推说不知?

  但她也一言不发 ̄师父如此说法,必有计较。

  「尽管推给云梦剑派罢。」叶敛又道:「利用丐帮联络网,放出风声,就说

  苏杭三帮与杭塘帮首领曾在林家堡与君弃剑会面,此事让与倭族勾结的云梦剑派

  知晓了,便使那些倭族人暗杀了三位帮主、灭了杭塘帮。」

  听闻此言,北川球脸色大变,就连王道、石绯、魏灵都皱起眉头。倒是寒星

  一脸的不置可否。

  毕竟那些倭族人与她有杀父之仇,便是冠上诛九族的罪名在倭族人身上,她

  也无所谓。

  叶敛自然知道北川球何故变脸,便道:「云梦剑派以兵道立派,兵学精深无

  庸置疑。要与他们对敌,用君子方法,绝无胜算。」

  晨星却略有迟疑,道:「此事若教云梦剑派得知……」

  「知道就知道罢!」叶敛打断道:「我在涿鹿遇到徐叔叔,他说在我投入云

  梦剑派门墙第一天,屈兵专大概便已知晓我的身份。既然敌对态势明显,那便直

  接一点,何必要拐弯抹角?这一著,云梦剑派绝对始料未及,对於他们的声势更

  可直接大大打击!」

  晨星点头,道:「也是,谈完话後,我再让人去散播消息。」

  谈完话後?叶敛眉头一皱 ̄难道还有什么事吗?

  「还有一桩消息,其实是小事,不过我想你们应该会很有兴趣。」晨星道。

  「什么消息?」王道兴致冲冲的问道。

  「别兴奋,对你们来说算是坏消息。」晨星一本正经,唬得王道也不敢嘻皮

  笑脸之後,才道:「这消息不重要,所以来得迟了……去年的除夕夜里,在锦官

  城有四名盗贼劫狱,其中二名被捕、二名逃逸。我原以为这是小事,最近才想起

  在灵州城外,王道便说过他是其中一人的徒弟……」说到这儿,便住口了。

  他注意到了,王道愣了、魏灵呆了、叶敛怔了……

  锦官城?四名盗贼?

  ……『没钱就扁』!

  「哪……哪两人被捕?结果怎样?」王道颤声问道。

  晨星道:「被捕的是梅仁原与钱莹。梅仁原在就擒後第五日便以万剐之刑凌

  迟处死;至於钱莹,原本剑南节度使崔宁有意收她为小妾,钱莹抵死不从,过没

  多久,也吊死了。」

  听到这儿,王道猛地大吼一声,叫道:「吊死?我师父被吊死!?」

  「消息十分确实,不差,钱莹是被吊死。」晨星淡然回道。

  晨星自然知道王道是孤儿,钱莹与王道名为师徒,虽则有名无实,总是亲人

  ,关系自然非同小可,此事对王道而言必然打击极大。但事实如此,他除了淡然

  回答,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什么语气来面对王道。

  王道听说,咬牙切齿,竟连嘴角也流下血滴。

  厅中无人再出一声。

  半晌之後,王道猛地转身,一拳砸向大柱!

  这一拳真是使尽了十分力气,王道的拳头马上破皮流血,连骨头都发出了近

  似破裂的细微响声。

  实木作成的柱子,也给王道一拳打得木屑纷飞。

  一拳之後,王道怒气不息,一迳转身向外便走。

  但碰地一响,王道竟给门撞得倒退两步,势力不稳,仰躺倒地。

  原来门是向内开的,王道没去开门,反去撞它,自是被反撞回来。

  石绯见状,伸手欲扶,王道也置之不理,迳自爬起身後,竟朝著大门又是一

  拳。

  这一拳再将木格纸窗门打了个大洞,王道又扯又挣,弄毁了门後,便向外走

  去。

  留下厅中五人,相对默然。

  许久之後,叶敛终於又开口道:「李九儿与曾遂汴呢?有他们的消息吗?」

  晨星摇头道:「没有,他们原不是什么名人,也没人特别去注意。即使路上

  遇见了,也不认得。」

  听闻,叶敛一转身,颓然坐倒椅上。

  与『没钱就扁』虽然相处时间极短,但叶敛一直觉得与他们之间缘分不浅。

  曾遂汴曾在北川球手下救过叶敛的性命、钱莹则指点叶敛应该去作的事、还

  有梅仁原的『镇锦屏』……

  叶敛确实有想过,创建势力之初,要找他们一起入夥的。

  怎料,他们居然会走得这么快……

  叶敛深深一叹 ̄惋惜之叹。

  「如果有需要的话,你叙述一下他们的长相、或者画出来,七月中丐帮又将

  大会了,我可以趁时请各位弟兄一同寻找。」晨星说道。

  长相?这就难了。

  自幼君聆诗就常说叶敛没有艺术天份,音乐、诗词、绘画等等,叶敛都不在

  行。评赏他人的作品还好,要自己创作,那就极难。

  现在要他画出曾遂汴、李九儿的模样,九成会画得人不人狗不狗。

  若说特徵,他也只能提出曾遂汴使暗器、李九儿使鞭,他们俩可不像梅仁原

  、钱莹如此有特色。

  真要提,只怕也说成了路人甲、路人乙了。

  对了……画相!

  叶敛望向魏灵 ̄当初她在成都任职特约巡捕,是有『没钱就扁』的画相。

  魏灵自然也晓得叶敛在想什么,当下摇了摇头,道:「我没带来。」

  「有缘会再见的……大概吧。」石绯插话道。

  不太负责的一句话,但眼下也没什么法子,只得作罢了。

  事情都谈完了,接下来……

  晨星眼光一转,瞪著寒星。

  寒星立即感受到对方绝不友善,身子一缩,便躲到了叶敛身後。

  「躲什么……出来!」晨星沈声道。

  叶敛诡谲一笑,横移一步,将寒星让了出来。

  「笨师父!」寒星急急暗咒了一声,又伸手拉著叶敛的右衣袖。

  叶敛也任她拉著,自己则面朝晨星、左手则朝寒星摊手一比 ̄

  那意思是说:请便,你处置吧!

  晨星冷冷一笑,道:「寒星 ̄你一声不响就独自出溜,这是好孩子该作的事

  吗?」

  「我……我不是好孩子!你问师父,他一定也说我不是好孩子!」寒星急忙

  辩道。

  既然不是好孩子,那就可以作好孩子不能作的事了。

  「那也是一样,我要罚你!」晨星听到锣响急如星火,便晓得午餐时间到了

  ,当下奸奸一笑,道:「就罚你今天留下来吃午餐!」

  寒星一愣、叶敛也一愣。

  这算处罚吗?

  他们都没发现,早已不见了石绯与北川球……

  魏灵听到锣响,则是惊叫一声,便急急向『怀德堂』冲去……

  到了怀德堂之後,只见四张桌上共摆了二十来副碗筷。

  同时,武馆的门生也陆续进来,但人人脸上愁云惨雾,似乎家里失火一般。

  叶敛与寒星莫明奇妙的对望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

  叶敛同时也觉得奇怪 ̄这武馆门生近百人,怎么碗筷只有二十来副?北川球

  和石绯又去了哪儿?

  晨星拉著他们二人就座之後,掌厨的吴妈已帮各桌置好饭菜,同时低声向晨

  星道:「今日还好,她忙著和你们聊天,只作了一道菜,小心点。」

  晨星松了口气,随即又如临大敌,十分慎重的点了点头。

  叶敛与寒星更感有异 ̄吃个饭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不久,便见魏灵来回走了几趟,在各张桌上摆了主菜。

  都摆尽之後,魏灵擦了擦手,道:「今日只有一道『人当归炖猪脚』,大

  家随意啊!不过……不许有剩!」

  众门生的表情彷似天降大祸,顿时个个脸色惨白。

  魏灵倒毫不在意,便与晨星、叶敛、寒星、再加一支药师小狼,同席而坐。

  她坐下之後,见了晨星面有难色、叶敛与寒星满脸狐疑的望著自己,便道:

  「看什么?快吃啊!」

  叶敛从盘中挟起一块猪脚,道:「我不知道你会烧菜,看起来色泽还不错。

  你刚说它叫什么来著?」

  「人当归炖猪脚。」魏灵一笑,道:「你出门这段时间里,我跟著怀德大

  夫学的。」

  「胡说八道……」晨星呢喃了一句。

  怀德大夫哪会教你这种吃死人不偿命的玩意儿?

  魏灵听了晨星嘀嘀咕咕,神色不悦,沈声道:「你 ̄说 ̄什 ̄么 ̄?」

  「没事!吃饭!」晨星马上埋头进碗。

  这边魏灵也挟了块猪脚放到寒星碗里,道:「你们出去这么久,一定没吃什

  么好的,快补一补。」

  寒星愣愣的点了点头,望著叶敛。

  叶敛一耸肩 ̄吃就吃吧。

  一咬下去 ̄嗯,炖的还不错,够烂,入口即化。人味是浓了一点,不过猪

  脚味更浓,整体来说还算不错啊。

  寒星见叶敛已将猪脚下肚,也跟著吃了一口,确然觉得不差。

  好东西是要分享的,寒星便在盘里也挟了一块猪脚给小狼吃去。

  一旁的晨星一言不发,埋首吃饭。

  用过午膳之後,众人走出怀德堂。

  叶敛与晨星走在一起,低声道:「怎么你吃顿饭像吃毒药一样?」

  晨星不语,摇了摇头。

  身後忽然响起寒星的叫嚷:「师父!师父!小狼流鼻血了!」

  叶敛一惊回头,果见两道血河自小狼鼻孔中泊泊而下。

  但仔细一看,寒星脸上也满是鼻血!

  寒星看著叶敛,又叫:「师父!你也流鼻血了!」

  …………

第十五话 人 当归猪脚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