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话 正名 ̄之一

    七月十五当天早上。

  叶敛起了个大早。

  今天是丐帮洞庭君山大会的日子,晨星已经说过,要他一起去。

  说是早起,其实是没睡,昨儿一整晚,叶敛翻来覆去、夜不能寐。

  或许,从今天开始,他要回复『君弃剑』的身份,可能更要走上与君聆诗、

  诸葛静一样,那一条等於黄泉道的不归路。

  兵道。

  天晓得呢。

  思及此节,便足以使天塌不惊的叶敛辗转难眠了。

  叶敛起身後,抓起架上的鹤氅披在身上,便坐到桌前的椅上。

  桌面摊著一本书,一本『太白诗集』。

  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

  它的最後四句是这样的……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叶敛盯著这四句看了好一阵子,终是颓然叹气,自个儿摇头。

  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跟著出现的是王道的嚷嚷声:「敛!敛!

  你睡醒没有!?」

  叶敛头也没回,只无力的说了一句:「门没锁。」

  王道推门而进,後头魏灵也跟了进来。

  叶敛调整坐位,面朝门口,却见二人还是一身素装,便道:「待会儿就要出

  发到洞庭了,你们不去准备一下?」

  王道自个儿拉过张椅子坐下,道:「靠,急什么!我这些日子想了好久好久

  ,总觉得不对头!刚刚才去问了魏灵,更是大大的不对头!非常不对头!」

  叶敛看了魏灵一眼,见魏灵点了点头,才又将目光移回王道身上,道:「说

  看看,哪里不对头?又是哪里大大不对头、非常不对头?」

  王道才要开口,魏灵抢先道:「我来讲,省得你又废话太多、言不及义。」

  王道瞪了魏灵一眼,但也果然闭口。

  魏灵道:「敛,你觉得一般官差会是我们的对手吗?」

  听闻此言,叶敛眉头一皱,便已知道他们俩发现了什么不对头。

  对手如果是一般官差,叶敛很有自信,即使一个打五十个也没问题。

  这种问题会让王道想这么久吗?

  如果牵扯到他的师父钱莹,那就会了。

  在回到襄州那天,晨星说了,『锦官城有四个盗贼在除夕夜时劫狱』。

  四个,不是一个、或两个、也非三个,是四个。

  『没钱就扁』全数出动!

  且不说习有『镇锦屏』二招一十四式的梅仁原,便是曾遂汴也曾经轻而易举

  的在北川球手下救过叶敛的性命。李九儿的鞭艺虽没亲身领教过,但她当初在黄

  家村,不费吹灰之力即能夺走魏灵的弓……

  至於钱莹……就算这个娇滴滴的大姑娘手无缚鸡之力好了,有梅仁原、曾遂

  汴、李九儿三人在,根本也不需要她去动手。

  这三人任其一人,只怕也足胜过现在的叶敛。

  那么,他们就绝无理由被官差擒拿啊!

  想通之後,叶敛眉头皱得更紧,道:「梅仁原与钱莹被擒,只怕极有跷。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崔宁找来川中某个帮派对付他们……」

  王道连连点头 ̄来找叶敛果然是对的,他想了个把月,也只想到『不对头』

  ,叶敛却在片刻间就作出判断了!

  「以地缘来说,最有可能的就是青城与唐门。」叶敛补充了一句。

  「我要入蜀!」王道马上嚷著。

  「去青城和唐门吗?」魏灵问道。

  「当然!」

  叶敛一笑,点了点头,道:「也好。」跟著转向魏灵道:「我们还有多少财

  产?」

  魏灵为这没来由的问题一怔,但也随即回道:「来到襄州之後,吃住穿用都

  是晨星的,我们还有三千多两,全没用到。」

  叶敛听说,便盯著王道上下打量了好一阵子,之後又向魏灵道:「去订个棺

  材……长八尺七寸、宽三尺、深二尺。大概花个五十两吧,作好点的。」

  看他言语表情,这棺材分明是要作给王道用的。

  王道随即叫道:「靠!我又还没死!作棺材不嫌太早了点!?」

  「你快死了!」叶敛正色道:「我只说『最有可能是青城与唐门』,可没说

  一定!便真的是了,你就这样上门兴师问罪,人家擒杀的是盗贼,又有哪里不对

  ?他们虽然声势不及云梦剑派,好歹也列名南武林派谱,又岂是你一个人能来去

  自如的?要是他们一火大,你还有命回来?先作个棺材,对你够好了!」

  王道一听不错,当下无言。

  「那要怎办?先搁著?」魏灵问道。

  「不,也不能搁……」叶敛抚额思索了一阵後,才道:「曾遂汴和李九儿。

  先找到这两人,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才来行动。王道,你别无头苍蝇似的乱

  搞一通,否则真的要作棺材了!」

  王道无奈,只能应是。

  此时,门口闯进寒星,一气叫道:「笨师父!大懒猪!别睡了!晨老夫子说

  要出发了!船在等了!」

  叶敛转头一看,寒星今儿真乖乖的绑了条辫子,穿著淡黄色的绸衣,倒也十

  分整齐乾净。当下回道:「猪个什么劲?你出去等著,我换衣服先。」又转向王

  道与魏灵道:「你们也回房准备罢。今日大会,徐叔叔一定会到场,我再请他帮

  忙调查。」

  中人欲呕!

  石绯从怀中摸出布条,便想在鼻上。晨星见状,一夹手夺去布条,道:「

  你作死么?这种行为对我丐帮兄弟太也不敬!」

  石绯无奈,只得改以嘴巴呼吸。

  其实不惟石绯,就连魏灵、叶敛,也几乎快受不住这股异味!

  放眼望去,一座小小的君山岛,挤了数千人 ̄满坑满谷的乞丐!

  那股『异味』,自然便是众丐的体味。

  叶敛连呼了几口气 ̄在已领会『辨气』要领的今日,这股味道对他来说,几

  乎比紫冠鳞虺口中喷出的那股气还毒了!

  「我们要站哪啊!?」王道几乎是吼叫著说出这句话。

  君山岛上人声喧哗,毫无秩序可言,王道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你们待在这就行了!我去找我师父!」晨星也吼道。说完,他便步入乞丐

  群中。

  或坐或卧、或啃馒头、或咬乾粮、或许正在撇条摆柳、或许正在打鼾吹泡,

  众乞儿形态不一而足,真真个『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王道与石绯、北川球与魏灵、寒星与叶敛彼此对望。

  他们站在君山岛岸边,背後就是洞庭波涛;眼前除了乞丐、自是湖中耸立的

  『君山』。

  蓦地,山上传来了一声狼嚎。

  不,不是一声,是一片 ̄在人声之中,一声狼嚎必为声浪所掩,是故,君山

  上传下了『一片』狼嚎!

  王道身子不禁一震,道:「这里……有狼群?」

  灵州亦属塞外,也有不少放羊牧马的人家,王道对狼群的印象是自幼即有。

  狼,是放牧人家最讨厌的生物!

  药师小狼则不然,它可令人一望而知必是稀有动物,非属凡狼。

  石绯听到王道的说话,鼻中哼了一声,道:「这里的人只怕比山上的狼还多

  ,怕什么!」

  一旁药师小狼听到一片狼嚎之後,便开始推挤著寒星,寒星会意,问叶敛道

  :「师父,我们大概会在这待多久?小狼想上山找同类。」

  日已西沈,叶敛闻言望向满月,道:「大概子夜前回来就行了。」

  寒星跟著向药师小狼作了许多手势,而後拍拍它的颈子。

  跟著,小狼便绕开人群,朝山上奔去。

  虽然它不会有表情,但从它的步伐来看,显见得它十分高兴。

  「它好兴奋耶。寒星,你有没有想过把它放生?」石绯望著药师小狼行去的

  路线,一边问道。

  闻言,寒星的小脸登时峻了。

  石绯并未看著寒星,自是毫无所觉,但王道一见却是大惊,忙伸手将石绯的

  嘴住,同时在他肩胛上打了一拳,低声道:「你找死吗?」

  石绯这才惊觉失言,忙朝寒星赔礼。

  寒星脸色仍然不悦。叶敛一笑,拍了拍寒星的头。

  忽然,鼎沸的人声消逝了。

  千多名乞丐一同起身,面朝轩辕台拱手致礼,在片刻的宁静後,忽然爆出极

  为整齐的一声:「众乞儿问帮主安好!」

  轩辕台上,站著两人。

  一者约四十出头,远远看去,高近七尺、体型微瘦,身著麻布衣,左手抓著

  一根齐眉棍插在地上。

  另一人约三十岁,高只六尺,但精壮许多,衣服极为破旧、满是补丁,肤色

  呈古色,颔下无须,腰带中插著根碧绿竹棒。

  见到他双眼射出的精光,远在十馀丈外的王道、石绯、北川球、魏灵都不禁

  机伶伶打了个颤。

  高者乃丐帮自帮主以下第一高手,八袋长老黄楼。

  至於矮者,自是现任丐帮帮主,『玉笛丐』徐乞!

  徐乞朝帮众压手,示意大家坐下。从岸边看去,由於四周火把极多、光耀如

  白昼,只见黑压压一片人森林忽然矮了半截。

  黄楼在徐乞耳边咕咙了几句後,徐乞点了点头,朝台下朗声道:「塞外的弟

  兄传来消息,想必大家也都已晓得了:吐番逻些城已重建完毕!」

  徐乞顿了一顿,台下已吱吱喳喳吵成一片。

  众乞儿并非白痴,逻些城重建完毕,代表什么,他们自然十分清楚。

  「静!」黄楼说了一个字。

  只是说,并非喊 ̄但这个字气盈丹田,沈声发出,不仅传遍君山岛,连将打

  上岸的波浪都退了几丈。

  岸边魏灵等人不禁为之愕然,王道更是惊疑不定,道:「他……就是晨星的

  师父吧?」

  「大概是。」石绯呆呆的点头回道。

  「那……」王道朝台上看了一眼,低声道:「他真的曾输给元仁右?」

  这问题,无人回答。

  叶敛不答,是暗自计较;魏灵不答,是狻为疑虑;石绯不答,是心中惊恐。

  至於寒星,根本不想答。

  一字声尽,君山岛又复一片沈默,只有岸边几个小伙子的嘀咕声。

  「不过根据最新消息传来,」徐乞再次出声道:「不只是『可能』,吐番确

  实已经开始整军、积粮!」

  这一段说完,台下却十分安静。

  众丐帮豪杰与塞外各帮派一同抵御吐番进犯,那已不是鲜事。但传说,去年

  六月,段钰大剌剌地自冈底斯山狱劫走人犯,击杀吐番士兵上千人,并造成冈

  底斯山大雪崩,毁去了半个逻些……

  段钰是中原首屈一指的强者,『尽断七情』的称号、下手不留情的狠辣,

  从来也无人怀疑。

  是故,如今的君山,虽然都想到这个称号,也不是在思索传说的真伪。

  他们都相信是真的。

  他们想到的是:段钰亲自在逻些城展现了实力,理应震慑了吐番人,好歹

  该使那些蛮族不敢再轻易进攻才是。

  但逻些重建完毕的消息才传来不久,现下徐乞公布的,却是吐番已在整军。

  这必是复仇之战!而且他们不惧段钰的威名,则应已聚集了自信能够战胜

  中土一干草莽英雄的实力?

  若果如此,这一仗,就绝不好打!

  半晌之後,徐乞又道:「我已与皇甫师兄商议过,这次除了胜景派、精枭、

  同浊、吞沙等朔方一派三帮以外,连同太行以西、秦岭以北,共计九派一十九帮

  英雄共万人,克日齐赴灵州!」

  「同时,我丐帮自也不能置身事物!我黄楼与帮主也会前去灵州!」黄楼在

  旁补充道。

  场中开始了一片轰闹。

  千馀名丐帮弟子交头接耳,谈论的,无非是吐番将会派出多少军力。

  「但战阵之事,我等并非能手!」在人声之中,徐乞的声音异常响耳,压过

  了众人的声浪:「是故,我也与皇甫师兄讨论过,将选出一名军师调派众人!」

  徐乞说完话後,台下又复一片宁静。跟著,有人忽然出声问道:「帮主,我

  们这次不与郭元帅合作一路了?」

  郭元帅,意指天下兵马副元帅:郭子丁。

  总元帅则是皇帝,李豫。

  即亦,郭子丁等同大唐的大将军。

  「不。」徐乞朗声道:「我与皇甫师兄讨论的结果,这位『军师』,更适合

  带领我们。他调兵遣将的能力,想来不在郭元帅之下!」

  谁有能胜过复唐英雄郭子丁?台下又响起一串讨论声。

  「胜过郭元帅?谁这么厉害?」岸边王道低声道。

  「说不定……」魏灵却是一笑,道:「他们找到君聆诗了。」

  寒星则悄悄拉著叶敛的袖子,面露愁苦之色。

  叶敛又拍了拍寒星的头。

  他心里也知道,这下,惨了。

  众乞丐的讨论声中,意见一开始便十分整合。

  『天纵英才』诸葛静、『天赋异才』君聆诗、『天弃鬼才』稀罗△!

  天下惟有此三大天才,堪称与郭子丁不相上下、或有过之!

  但大家也都晓得,稀罗△在十四年前的灵山一役便已殒命,这是徐乞、黄楼

  亲见的;诸葛静也死在仆固怀恩所派出的杀手底下,成都平原箭村有墓。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君聆诗了!

  看著台下热烈的讨论,徐乞向黄楼点点头,黄楼随即向台下一招手。

  须臾,晨星从人群中穿出,又来到岸边。

  同时,台上徐乞说道:「此人便是君聆诗义子:君弃剑!」

第十六话 正名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