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话 正名 ̄之三

    同样的七月十五,同样的夜里。

  洞庭君山开著丐帮大会,长安一间客栈的客房里,却见瑞思绷著一张俏脸,

  浑身透著肃杀的气息。

  不久,宇文离与白重二人进到房中,瑞思问道:「查到了吗?」

  白重看著宇文离,要他回答。

  宇文离也不拖推,即答道:「是赤心。」

  听到这名字,瑞思的脸色又一变,是犹豫。

  「他是王的亲信……」宇文离说道。

  「我当然知道。」瑞思以手支颐。适才所有的怒气,似乎全给『赤心』这个

  名字吹得烟消云散。

  白重、宇文离二人静静站在当地。他们知道:瑞思正在思考,这时最好是

  连呼吸都要轻些。

  半晌之後,瑞思呼了口大气,二人都觉得她想到办法了,双双喘了口气。

  怎料瑞思站起身後,便道:「明天再想。睡觉!」说完,便脱了靴子,跳上

  床去。

  白重与宇文离面面相觑。须臾,瑞思又挺起上身,盯著白重道:「你还

  不回去睡觉?有房间不睡,想睡地板吗?」

  白重只得乖乖退出房间。

  次日一早,一行三人走出了长安城。

  没有带著货车,代表他们还未要离开。

  出城之後,一路朝南直行。长安城南二十里处,是朝廷所属的牧马场。

  牧马场自有许多马夫看守,同时也是『闲人勿近』。但当守门人前来拦阻时

  ,瑞思只掏出一块木牌在守门人眼前晃了一晃,守门人随即让路请进。

  进入牧马场之後,瑞思站在木栏外头,看著面前的广阔草原。

  朝廷所属的牧马场自是极大,一眼望去,单就木栏所围的范围,也总有三十

  里见方了。

  马匹极多,同时也传来一股骚味。但这三个人在回纥长大,对於牛马屎尿的

  味道倒是极为适应。

  视力所及之处,约可见到百馀匹马。

  看到那些马,宇文离愈看愈摇头、白重皱紧眉头、瑞思则轻咬下唇。

  看了半晌,瑞思招来马夫,问道:「那些马,哪来的?」

  马夫养这些马,早已养得一肚子火,此时见此三人形貌不似汉人,正是好好

  发泄一下:「回纥蛮子的!每年总送上万匹来!说什么双边交易,一匹马要换四

  十匹绸缎!可这些劣马,不是老的便是瘦的、不是跛脚便是太肥!依我看,一匹

  马连十匹麻布也不值!」又指著旁边其馀几名马夫正在处理的马尸,道:「那个

  也是回纥蛮子送来的!」

  虽然自己的民族被骂成蛮子,但对方接下来的每一句话可都不假,宇文离脾

  气烈,几乎便要发作,也给白重及时拦下。

  马夫气呼呼的,说完便走,浑不留一点颜面。

  瑞思又回头看著那些马。半晌,问道:「重,依你看,肯花多少钱买下这些

  马?」

  「十匹麻布。」白重即问即答。

  瑞思点了点头。须臾,宇文离也道:「咱们的马,养出来是要吃的,但是汉

  人不喜欢马肉。这些马又上不了战场,十匹麻布太多。」

  「所以怪不得那个徐州太守多收我们三倍关税。」白重道。

  瑞思不语、宇文离也不语,但心中都是默认。

  瑞思双手抱胸,又开始思考。

  他们被多收三倍关税,主因是『回纥使节夺了长安县长座骑』,如今想来,

  那『使节』也必是赤心无疑。

  若是再加上以劣马易良绸这一条,只收三倍关税,原来还算客气。

  许久之後,瑞思垂下双手。

  白重、宇文离又双双盯著她看 ̄这回总不会再说『睡觉』了吧!

  瑞思却一言不发,一迳向北。

  两个大男人在後忙忙跟上,同时,心时想到同一件事……

  该不会回到客栈去说『睡觉』吧?

  回到长安之後,一行三人直走到了鸿胪寺外。

  瑞思更不稍疑,一迳走到守门军士面前,便道:「我要找赤心。」

  两名守门军士双双一怔 ̄对於他国使节,向来须得在其名後面也加上『大人

  』二字,这蛮族姑娘这地如此直接?

  瑞思见二人并无反应,又说了一次:「我要找赤心!」

  这回加大了音量,连路上的行人都回头观望。

  守门军士只得回道:「赤心大人说,今日不见外客……」

  瑞思一听,便掏出令马场守门乖乖让路的那块木牌,递到守门军士面前,道

  :「拿给赤心看。」

  守门军士接过木牌,一看,认得是回纥王族所有,一愣之後,便急急入内通

  报。

  半晌後,那军士又回返出来,将木牌交还瑞思,道:「三位请进,赤心大人

  与鸿胪卿已在正堂上候著。」

  瑞思举步便进,宇文离昂首、白重沈目,前者气宇轩昂不可一世、後者气

  息内敛莫测高深,也跟在瑞思後头进入鸿胪寺正堂。

  正堂上香烟缭绕,香味清雅又清淡,闻来丝毫不觉刺鼻。殿中放著九张坐垫

  ,其中一张是主位。每张坐垫前也都有一张矮案。左首第一位上,坐著一名四十

  馀岁的回纥人,肤色黝黑,虽然也算精壮,看来却有点獐头鼠目;右首第一位上

  ,坐著一个六十馀岁、穿著紫色官服的白发汉人。

  鸿胪卿是三品中央官员,专司接待外国使节。

  瑞思进堂以後,两人同时起身施礼,口中则道:「见过公主。」

  瑞思也朝鸿胪卿点头致意,但却完全不理赤心,一迳行至殿上主位坐下。

  宇文离也在瑞思身旁坐下,白重则侍立其後。

  赤心首先开口:「公主殿下怎会来此?」

  瑞思仍一贯不作搭理,反向鸿胪卿道:「鸿胪大人,皇上对那些马打算作何

  处理?」

  鸿胪卿闻言一怔 ̄这种话直接在使节面前谈,似乎太不给面子了。

  但一想,对方是回纥的公主、可汗的女儿,而且很明显她知道那些马的情况

  ,当下胆子一壮,回道:「皇上对那些马非常不满意。」

  瑞思点点头,同时也注意到赤心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心中不禁暗骂:「佞

  臣!」脸上则不动声色,向鸿胪卿道:「我打听过了,这次的马共有一万匹,每

  匹要换四十匹绸缎是吗?」

  鸿胪卿应是,瑞思又问:「约合多少怠两?」

  鸿胪卿一怔 ̄他开始察觉到瑞思想干什么了。当下仍答道:「每一匹上好绸

  缎,大概要三到四两怠。」

  「四十万匹,就是大约千万两了。」瑞思喃声说道,同时眉头不禁微皱。

  这数字实在是大了一点。

  但瑞思一抬头,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如常,跟著向宇文离低声吩咐了几句。

  随後,宇文离起身离座,行出鸿胪寺。

  跟著,瑞思便不出声了。白重见状,道:「请稍候。」

  赤心与鸿胪卿对望一眼,均感不解。

  约莫过了两刻钟,宇文离回到鸿胪寺,一迳走到鸿胪卿面前,将手上的一根

  白色长条状物品递给鸿胪卿,又在他的案上放了一颗小珠子,便回到瑞思旁边坐

  下。

  鸿胪卿一怔,原来他手上的东西是根长有七尺馀的象牙,整体乳白、一色到

  底,无一丝刮痕、也无缺损,实是极品!

  而桌上的珠子,则是一颗姆指大小的珍珠,真是珠圆玉润,珠身散出发一股

  温和雅致的气息,且又微微泛著珠光。

  瑞思说道:「二十根这般的象牙、五十颗这般的珍珠,加上那些马,算四十

  万匹绸缎,行吗?」

  鸿胪卿略一思索:其实市面上,一匹再怎么好的青壮良驹,要卖到五十两已

  是极高;至於那些病马,便是十两只怕也没人要买。但这『双边交易』,其实回

  纥是明摆了看唐朝经安史乱後,国力已衰,趁机占便宜来的。唐朝国力无法向外

  征战树立国威,也只能任人宰割。

  如今,瑞思的提议在唐来说,虽然仍是大大吃亏,但却是当著赤心面前,明

  摆著不给赤心面子也要护唐,这份恩情实在没有拒绝的道理。

  当下便道:「关於这件事,明日早朝,敝官会再面奏圣上,要请圣上定夺。

  」略顿一顿,又道:「不过依敝官来看,圣上定会同意的。」

  瑞思微笑道:「那就麻烦大人了。接下来,有点失礼,本公主有些话想与赤

  心谈谈。」

  对方已是给本朝作足了面子,自己当然也要赏脸,鸿胪卿连声无妨,便退出

  了正堂。

  鸿胪卿去後,瑞思脸上的笑意也一并消去了。

  她冷眼看著赤心,沈声道:「是可汗要你带那些劣马来的?」

  赤心应是,瑞思又问:「一匹马要换四十匹布,也是可汗说的?」

  赤心道:「可汗要属下自行见机定价。」

  「你定这什么鬼价!」宇文离性子烈,当下拍案而起,怒道:「那些马,十

  匹麻布的价,你要四十匹绸缎,人家会肯?才怪!」

  赤心不语。瑞思向白重使了个眼色,白重很快便将宇文离压下。

  沈默,尴尬的沈默。

  半晌後,瑞思道:「可汗要我以行商为名,打探中国情况,如果允许,便要

  与吐番联兵瓜分中国。这事你知道?」

  赤心点头,道:「属下知道。但可汗也说了,如果中国太衰,不如趁机多捞

  些便宜,省得日後给吐番占去了。」

  「这么说来,你认为中国很弱了?」瑞思问道。

  赤心站起身,道:「中国大将,仅剩郭子丁。他已经七十多岁,而且吐番方

  面的进犯,已令他十分疲乏。」

  「你似乎忘了,前次回纥进攻,因何而退。」白重冷然道。

  赤心一怔,知道白重所指的,是八年前仆固怀恩叛变,联合了回纥与吐番

  二国,加上吐谷浑、党项、奴拉三部落一同进犯中国。

  其时,联军进攻极为顺利,一度逼进京畿。後来仆固怀恩过世,回纥与吐番

  开始争夺领导地位。这时,回纥驻扎在泾阳城西、吐番在泾阳城东。

  有天晚上,回纥军营忽然遭到偷袭,全军大乱,十馀万兵马弄得风声鹤唳、

  草木皆兵,连退二十里下寨。

  隔日,郭子丁奉唐皇帝命令前来劝和,回纥可汗药罗葛移地建被前一晚的偷

  袭打得心颤胆寒,以为中国还有比回纥骑兵更强大的精兵,当下急忙同意。

  回纥一退,吐番孤军深入、独力难支,不久也退兵了。

  在吐番退兵途中,沿路劫掠,连仆固怀恩在灵州所囚的犯人也劫去不少。

  於是,中国免去了一次可能的灭国之祸。

  後来一问,有不少士兵确实见到,当晚偷袭军营的部队中,有不少乞丐。

  药罗葛移地建这时才恍然大悟:并非中国还有精兵,而是在野的一班武夫!

  经过调查之後,有两个人和两个集团的名字,开始在回纥汗国中传开了。

  皇甫望、徐乞,以及北武林盟、丐帮。

  白重此时提起旧事,赤心自然知道他所指为何,便道:「白护卫,我查到

  的也不少:丐帮已与云梦剑派结仇。而整个所谓的北武林盟,以丐帮为主。丐帮

  与云梦剑派,都是汉人。他们汉人打汉人,又有多少力气可以抵抗我国军队?朝

  廷只有郭子丁、所谓的武林又搞内乱,此时不并唐,那是傻瓜!」

  白重闻言,不禁皱眉。

  这家伙知道的,真的也不少。

  瑞思却是一笑,道:「赤心,你可否听说过『四大天才』?」

  赤心一怔,紧接著便点头道:「听过,那是天纵英才、天赋异才、天生奇才

  、天弃鬼才。」

  瑞思道:「那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吗?晓得他们的事迹吗?」

  赤心道:「诸葛静、君聆诗、李逍遥、稀罗△。但是诸葛静在八年前便已被

  仆固怀恩使人暗杀了;稀罗△听说在十四年前便已过世、李逍遥也同时失踪。可

  能活在世上的,只有一个君聆诗。但君聆诗这人,只有声名,没有任何消息。有

  人说,他是一个比郭子丁更有本事的人。」说完,却冷冷一笑,又道:「但他如

  果真有本事,为什么会毫无消息?只怕是夸大了些!」

  「我们见过他。」宇文离也冷笑一声,说道。

  赤心一怔,瑞思跟著也道:「我认为,他有郭子丁五倍、甚至十倍本事。甚

  至,他有一个义子,也绝不下於郭子丁!」

  赤心呆了。

  他大占唐朝便宜的最根本理由是:唐朝廷绝对无力同时抵抗回纥与吐番二国

  、同时武林中人也搞内乱。

  即亦,在赤心的眼中,如今的中国,与待宰的羔羊实无二致。

  唐朝国力一时难复,那是极为肯定的;但若武林中人集结成众,绝不好惹!

  传说,他听得多了,都说君聆诗是最有能力一统武林之人。

  若君聆诗果真有郭子丁五倍、十倍本事,让他一统武林的话,赤心此时行为

  ,便无异於自堀坟墓了!

  就算不用君聆诗,只要再出一个与郭子丁不相上下之人,回纥便惹不起地广

  人多的中国。

  瑞思却说,君聆诗的义子已与郭子丁等量了……

  瑞思此时也站起身,道:「赤心,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你回

  去之後,就这样和父王说:唐朝积弱,那是一定。但在野势力,敌我国却还有馀

  。」

  瑞思说完之後,头也不回,便走出了鸿胪寺。宇文离、白重自也跟著。

  只留下了呆若木鸡的『佞臣』赤心。

  後来,唐朝史官记载:大历八年(公元七七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圣上下令

  ,以一匹马比四十匹绸缎价格,尽数收购回纥马匹。同时大赏回纥使者,回国时

  载赏车辆,达千馀辆。

  只是,国库中也不知怎地,多出了二十根极品象牙、与五十颗上好珍珠。那

  是比以往任何进贡品都要完美、高级的东西。

第十六话 正名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