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一

    在赤心回国部队出发之後,瑞思等一行三人也离开了长安。

  一迳朝北,前往灵州。

  并不是他们知道灵州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是单纯的绕巡中国,灵州不过

  是其中的一个点罢了。广州、城陵矶、徐州、涿鹿,都只是一个点。

  到达灵州时,已是八月十五。

  前一次到灵州时,是去年四月的事。这次再到灵州,却觉得大不相同。

  「你觉不觉得多了很多人?」宇文离肘顶白重,悄声问道。

  白重点点头。瑞思跟著道:「也多了很多乞丐。」

  望去,果然!

  灵州南门进城的大道两旁,正好坐了两排乞丐。满满两排,总有千多名了!

  众乞儿听到车轮的吱呀声,都是抬头一瞥。

  但,也仅是一瞥。

  便是傻子也晓得,这三人作行商打扮,车上必然满是珍奇异宝。但众乞儿却

  无一人出声乞讨。

  这些乞丐,绝非普通乞丐!

  「丐帮来了?」

  三人心里有同样的想法。

  「一定有事,我们不知道的事。查查。」瑞思低声道。跟著,白重加快脚

  步,向前行出。

  但只走没几步,便见一行三人急急横街穿过。

  一个是年近六十发色灰白的老头、一个是三十出头的矮壮乞丐、一个是约莫

  二十身披鹤氅的年轻书生。

  那书生!分明认得!不仅是白重,稍远的瑞思、宇文离也都看出。

  不是叶敛,又能是谁?

  白重停下脚步,瑞思与宇文离赶马拖车,迎上前来。

  那三人去得好快,一下子便不见人影。

  「这下子,可笃定有事了。」宇文离笑道。

  白重默不作声,有事是一定,但必然不是值得笑的事。

  三人继续前行。

  过不多时,更远处的横街,又见数人穿街而过。

  那几人,依稀记得……

  当是魏灵、石绯、王道、还有叶敛的小徒弟寒星,再加上一个不出声的矮胖

  子!

  他们手上提著大包小包,一路嘻嘻哈哈,不一会子也穿过了大道。

  「他们跑来灵州过中秋吧?」宇文离道。

  白重仍不出声 ̄中秋的确是汉人的大节日,但要特地到灵州来过,却也太

  不合理。

  瑞思不知何时已然双手抱胸,此时又将双手垂下,道:「先找间客栈,将车

  寄好。我知道去哪儿找他们了。」

  君弃剑在灵州城中急行。他身前有两人:矮壮乞丐自是徐乞,至於六旬老头

  ,那一脸的轻闲自得、悠哉游哉,再加上慈眉善目、如同弥勒佛一般的微笑,决

  计连瑞思也料想不到……

  他就是当今天下第一人:北武林盟主『柔风掌』皇甫望!

  三人走了一阵,皇甫望忽然说道:「刚刚有人盯著我们。不是汉人。」

  言下之意即是:莫非是吐番哨探潜入灵州?

  徐乞扭头望向君弃剑。

  君弃剑不假思索,笑道:「没关系,他们已不在了。等等咱们也去买些肉片

  蔬果便了。」

  即亦,假装过节。

  徐乞点头,同时停步。

  三人已到了一处官邸。朔方节度使的官邸。

  这十馀日内,灵州城不知不觉竟多出了数千名汉子,其中还有千馀名乞丐,

  早已令节度使路嗣恭大感非比寻常。

  此时,皇甫望与徐乞则带著君弃剑主动登门。

  三人停在节度使官邸前,让守门军士狻感诡异。

  皇甫望上前几步,拱手一礼,微笑道:「请通报路大人,就说城内几千汉子

  的头领求见。」

  军士一怔,但也知晓节度使大人为这些汉子莫明奇妙出现极为担忧,此时对

  方头领上门,看来又无敌意,那是正好,便急急入内通报。

  须臾,军士快跑出来,连叫:「路大人有令:有请!快快有请!」

  皇甫望一笑,对守门军士颔首致意後,便与徐乞、君弃剑连袂而进。

  三人进到大厅,见到两人。

  一者五十来岁,一身宽袖大袍,虽狻为镇定,但眼中一股惊疑自瞒不过三人

  眼界。

  另一人年近四十,倒狻为沈稳,见三人入厅後,神情不甚友善。

  皇甫望见了二人,又主动上前施礼,道:「草民皇甫望,见过路大人、郭大

  人。」

  听到皇甫望这名字,两位主人的神情都和缓了。

  他们自然知道:皇甫望乃是在野草莽所谓的『北武林盟主』,而这盟主又曾

  数度派人与朝军一同抵抗外族侵扰。这次来到灵州,应非作乱。

  君弃剑则想到:皇甫望口中的『郭大人』,应是朔方兵马使、郭子丁之子郭

  。

  去年马重英领兵来犯,他曾在马重英面前自称郭手下从事。看来狻有缘,

  竟然还真的遇见了。

  只望郭别要听说过自己曾伪称的身份,否则真要收自己当属下从事,心里

  是老大不愿,却又极难拒绝了。

  皇甫望报上名後,一手指在左的徐乞、一手指在右的君弃剑,道:「这位是

  我的师弟徐乞、那位後生名唤君弃剑。他有另一个名字,是为叶敛。二位大人想

  必不陌生。」

  路嗣恭连连点头、郭也似是恍然大悟。

  跟著,路嗣恭忙展臂向椅,连道:「三位请坐、请坐。」

  三人致礼後,分别就坐:皇甫望居右首一位、徐乞居左首二位、君弃剑居右

  首二位。

  路嗣恭就主位、郭居左首一位。

  分别就坐後,路嗣恭道:「三位远途来此,必有要事?」

  一听这话,徐乞眉头就紧了。

  这路嗣恭虽然还算是个好官,但实在窝囊了点!敌人都快打到家门了,竟尔

  毫无所觉?

  皇甫望以眼神连连向徐乞示意,他知道徐乞是个直性汉子,喜怒形於色,但

  此时却万万不可失礼。徐乞神色恢复如常後,皇甫望便道:「吐番已有大量骑兵

  於摧沙堡集结。」

  郭道:「摧沙堡乃吐番重兵屯集之处,集结骑兵,不足为奇。」

  路嗣恭也道:「摧沙堡素来兵多,但自去年四月叶公子说退吐番兵後,已有

  年馀未曾进犯国土。即使集结重兵,也不需过於紧张。但话又说回来,所谓大量

  ,究竟多少?」

  「十万!」徐乞大声回道。这两人毫无忧患意识,真教他怒火中烧了!

  这数字却教郭与路嗣恭当场怔住。

  朔方兵马总共也只不到三万,吐番竟聚集了十万大军?即使留下一半驻守摧

  沙堡,数量也还直逼朔方总兵马的两倍啊!

  一怔之後,郭随即站起,道:「我马上致书副元帅,请其带兵来援!」

  所谓副元帅,即是其父郭子丁。

  「致书那是要的,但只怕迟了。」君弃剑说道:「郭副元帅兵驻州,距灵

  州足有六百馀里。待其整兵来此,再怎样急行也得四五天时间。且远来疲乏,若

  遇吐番兵突袭,决计抵挡不住。届时大军溃散,回天乏术……」

  路嗣恭原本已要叫人准备文房四宝,又听君弃剑所言不错,不禁慌了手脚。

  郭则盯著君弃剑,道:「你太镇定了。」

  君弃剑一笑,道:「那又怎地?」

  「你有对策!」郭极为笃定的说。

  君弃剑扬眉、耸肩,一脸的不置可否。

  有对策,也是我的事。

  郭此时也起疑了 ̄难道这些人只是来说这几句话,令自己有点戒心吗?他

  们聚集人力,并不是为了助朝军抵御吐番?

  心里有想法,但此时却不知如何开口。

  再怎么说,他至少也是堂堂朔方兵马使,难道要向一介草民低声下气?

  皇甫望见气氛已,忙道:「郭大人只管致书予副元帅便行。如果近日内吐

  番有所动作,我等自当竭力。」

  听皇甫望如此说法,路嗣恭松了口气,道:「那么,我等又应当如何?」

  「今夜。」君弃剑淡然道:「今夜是中秋,城中只管灯火通明,同时大开四

  门。」说完,便站起身。

  皇甫望与徐乞见状,也双双起身,同时告辞出门。

  「废物!」路上,徐乞咒骂道:「难怪安禄山、史思明一起事便打下半壁江

  山!根本是朝无能人!」

  皇甫望与君弃剑皆不出声。不反对,其实也等於赞同。

  随即,三人同时止步,盯著正前方。

  对面是另外三个人,两男一女。

  君弃剑见此三人,向皇甫望道:「皇甫伯伯,你说盯著我们的人,就是他们

  ?」

  「就是他们。」皇甫望笃定的回答。虽然对方身份不明,但也不值得堂堂的

  『天下第一人』害怕。

  未料君弃剑闻言,竟尔失笑道:「那么,我们不用去买鱼肉蔬果了。」说完

  ,便走上前去,招呼道:「真是有缘,又见面了。」

  面前三人,自是回纥行商瑞思、宇文离、白重。

  瑞思看看君弃剑,再看看他身後二人,忽尔感觉到那两人的气势……

  君弃剑见到瑞思眼中光芒一闪而过,笑道:「不用介绍了吧?」他当然非常

  清楚,瑞思有多么精明。

  「你的朋友?」徐乞上前来,问道。

  「嗯,他们是回纥人。」君弃剑回答。一顿,又道:「找我到涿鹿的,就是

  他们。」

  「吐番要打来了。」瑞思说。

  这句话的语气,可说是半问半答。

  她也已看出现在的情势了。

  段钰毁去半座逻些城的传言,他们也有听闻。朝廷方面自讥为过份夸大不

  实,不予采信;便是武林中人有些也是半信半疑。

  但亲眼见识过段钰身手的人,绝不会有丝毫怀疑!

  当然,徐乞、皇甫望、瑞思等人,自属信之不疑一类。

  「你们要避开吗?」君弃剑问道。

  回纥与吐番、唐朝,如今狻有三国鼎立模样。

  瑞思不假思索,摇头。须臾便道:「依我的看法,回纥最好支持唐。」

  言下之意,他们也打算参与这场防御战了。

  其实在君弃剑算计中,虽然参与此战的共有八千多人,但多只是不习战阵的

  莽汉武夫,即使要各帮各派的帮主、掌门领弟子作战,变数也实在太大。

  就连徐乞与皇甫望,都不能称作『善兵』。

  相对而言,瑞思灵活的头脑,倒极为适合形势瞬息万变的战场。

  当下听到瑞思的回答,君弃剑也不禁喜形於色。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