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三

    即使世人评判,如云梦三蛟、段钰等人皆有资格问鼎『天下第一人』称号

  ,而使得皇甫望的评价相对下降,但并不代表他是庸手!

  即使吐番方面以段钰为假想敌来训练士兵,并不代表他们打得过皇甫望!

  仅是使开柏风剑法,皇甫望出十招之中有七招用以卸去敌攻,其馀三招却已

  足连毙三人!

  慢慢的,皇甫望划开剑圈之後,吐番骑兵已不太敢再接近他。

  皇甫望得了歇气时间,放眼望去,手下六千汉子伤亡并不甚重,但对方似乎

  也没有遭受太大的伤害。

  「盟主!」庄景胜架开几枪,却冷不防在左肘仍是捱了一记,皇甫望见状,

  左臂一抖,一掌打出!

  明明相隔尚有丈许,但一枪刺中庄景胜的骑兵仍然跌落地上,随即为众草莽

  乱刀砍死。

  皇甫望赶上一步,扶住已战得满身是血的庄景胜。

  庄景胜呼呼喘气,道:「番兵……似乎并不死战……」

  「我也感觉到了。」皇甫望眼见己方人数大不如敌,又迟迟冲不破包围网,

  当下扬剑一喝:「众弟兄围拢过来!」喝声未落,手起三剑,又刺落三名骑兵!

  此三名骑兵,与他之间距离皆有近丈,且死法一般:皆是印堂冒血,几乎也

  是冒出脑浆,尚未落地,便已断气。

  皇甫望身形并不如何高大,即使高举长剑,也不过正好及於马上骑兵额头。

  这三剑也确实未刺到敌人身上,但他内功精深,一连逼出三道剑气,即足以

  歼敌!

  号称『天下第一人』,实力谁敢质疑!

  番兵将领眼见,心头著实一惊,他也通汉语,一听皇甫望出声聚拢群众,随

  即也下令停止攻击。

  於是,战场形势回归原点:大圈包小圈、战马包矮人。

  「伤亡如何?」皇甫望低声问道。

  各帮派领袖回头点人,各自回报之後,皇甫望暗自计算:损失约五百人、带

  伤二千馀。

  反观敌方士兵,看看地上尸体,约有二千馀。

  如此打下去,只怕双方将会两败俱伤。但又有一点:这六千草莽,原就是凭

  著武艺高出番兵不少,才能以寡击众。但即使如皇甫望这等高手,虽则内功精深

  ,若久战不下,气力放尽之後,战力也将大打折扣。

  届时,便会全军覆没!

  「难道君弃剑便只有这点能耐?是我们太看得起他了?」此时,皇甫望心中

  也不禁暗自抱悔。

  忽地,敌方包围网东北角一阵慌乱!

  皇甫望定睛一瞧,却见一匹正在转身的马匹,身子竟透出一根木棍!

  马匹吃痛,人立而嘶,马上骑兵也被掀到地上。

  骑兵落地,绝无幸者。但那不是值得皇甫望关心的事情。

  木棍收回,负伤马匹在吐番军阵中乱闯乱冲,又引发混乱。

  同时,一人叫道:「快突围!」此人自是黄楼,但见他舞起齐眉棍,棍势所

  及,番兵皆不能近,他身後的千名乞丐也已将吐番骑兵包围圈打开缺口!

  皇甫望见了,随即挺剑赶上,六千武林好汉一力向前,不多时,两拨人马会

  合,已冲出了包围网。

  番将见包围网被破,便重列阵势;另一边,皇甫望与黄楼并在阵前。

  一有新血来援,众人信心大增。皇甫望则问道:「是君弃剑要你们来的?」

  许繁在旁夷然道:「徒有虚名的毛头小子!」

  其意甚明,是丐帮弟子自行决定的。

  皇甫望闻言,眉头一皱。但眼下并无其它办法,唯有勉力一战。

  黄楼也道:「怪了……他们已列好阵势,为何不攻?」

  一看,果然番兵军阵甚严,但却不动。

  皇甫望道:「我和庄掌门都觉得,番兵并未全力攻击……」

  各头领武艺不如皇甫望,身在阵中,也无暇同皇甫望一般观查入微,但此时

  听了皇甫望如此说法,细细回想之後,也觉确然如此!

  须臾,许繁忽道:「地……怎么在震……?」

  皇甫望功力深厚,耳力较佳,早已面露错愕。

  不久,一众人等纷纷连叫地震。

  但黄土高原怎能有地震了?

  远方,竟飘起阵阵沙云……

  大群骑兵的身影,已出现在黄土之上。

  即使在场的武林好汉,皆是一时俊杰,仍有不少人软了腿、吓出了冷汗。

  皇甫望也只能强自镇定,咬牙面对著多出一倍的吐番骑兵!

  两支骑兵队的将领会合,看著面前的几千人。

  两人交谈过几句之後,一人领著万名骑兵,绕过皇甫望等,迳朝灵州而去。

  一众草莽们居然无人能够阻止。

  「围定了!」另一名将领大喝一声,五万名吐番骑兵再次分作二路,一左一

  右,须臾,也再次包围了中原群雄!

  这次,真是死地了!

  不久之後,灵州城外也开启了另一个战场……

  君弃剑、瑞思等七人五马一车向西南急行。月至中天,他们也已离灵州近二

  百里有馀。

  王道见眼前已隐隐出现一座堡垒,便向後叫道:「接近了!」同时也停下马

  车。

  闻言,魏灵自衣袋中摸出布条,探身缚住马口。又另摸出四条,递给了君弃

  剑等四人。

  『人衔枚、马勒口』,乃是暗夜偷袭的先行动作。

  但如今只有七人,衔枚是不必了,勒口却是要的。

  又驰近数里,一座足有二十丈高的黄土堡垒已然出现面前。

  摧沙堡!

  众人纷纷下马,魏灵接过各人的缰绳,尽数绑在一起,避免马匹乱跑。

  随後,王道与北川球爬到车厢,搬出一辆推车,再自车厢中取出许多瓦罐置

  於推车之上。

  瓦罐不大,约同三斤酒壶。

  一股异味传到众人鼻中……

  「油!」白重低声道,肯定句。

  君弃剑朝白重一笑,同时,王道与北川球也完成了动作。

  魏灵随後爬进车厢、拉下布幕。须臾,她跳出车辆时,已换了一身黑衣。且

  ,背上有韬、手上有弓、韬中有箭!

  「瑞思,你也进去换。」君弃剑招呼道,也接过魏灵递来的夜行装。

  众人更衣完毕之後,王道忽尔冲著北川球笑道:「你穿这样子,就和我们第

  一次见到你时一模一样了!」

  北川球无法回话,魏灵则对王道怒目而视。

  噤声!

  王道吐吐舌头。君弃剑一招手,六人悄声向前,王道负责推车。

  愈接近摧沙堡了,众人看了,不禁一愕。

  原来他们看到的二十丈,仅是一半!

  地有深坑,极大的坑,摧沙堡立於其中!

  摧沙堡乃是塔型堡垒,以黄土为砖盖成,以目观之,其底部径有三里许,高

  则足有四十丈!

  至於这坑,则有两条斜坡延著坑边蜿蜒向上,显然是上下地面的通道。

  七人对望,虽无言语,心中则想著同一个词……

  好大!

  难怪可以驻扎十万骑兵了!

  君弃剑目视北川球,北川球略一犹疑,还是猛一点头。

  七人站在坑外,向下『眺望』,半晌後,君弃剑招来众人,开始以指在地上

  书写。

  「离抛瓦罐洒油、灵以火箭攻之,敌兵出後,重与道需紧守,估计将有千人

  左右,我与北川侵入。」

  众人纷纷颔首答应,瑞思见并无自己,忙伸指自比。

  君弃剑皱眉 ̄他知道瑞思奇智惊人,却不晓得她的武力如何。

  瑞思见状,忽尔一笑,冷不防反手一掌便向君弃剑脸上掴去!

  饶是君弃剑已识『辨气』奇技,急避之下,这突如其来的一掌仍是触过他鼻

  尖,且掌风也刮得面颊生疼!

  君弃剑一怔之後,便手指无鞘剑,意思是说:「你有武器吗?」

  瑞思伸手入怀,摸出了一柄鞘上镶金的匕首,一看便知极为珍贵。

  君弃剑见了,又在地上写道:「先为灵缚布於箭与点火而後断桥」,写完之

  後,闭目吐纳了一阵。

  这并不是单纯的自我镇定,而是在感受空气中的一切……

  『辨气』!

  确定左近无人之後,君弃剑便向宇文离连使眼色。

  宇文离会意,走到推车旁,将背上的大环刀倒插於地後,抓起瓦罐,扭腰、

  一甩!

  宇文离果然是天生神力!以水平距离而言,他们距离摧沙堡尚有二十馀丈,

  他这样抛出重达四斤的瓦罐,竟尔直线射出,毫无落下迹象,便已砸中摧沙堡!

  「漂亮!」王道不禁嚷道,此时已不须噤声了!

  同时,北川球自腰间取起一根铁钩,钩尾系著麻绳,射向对准了的开口。

  沙堡开口,自是为窗。

  北川球原是暗器好手,也是射得极准,一钩子定住之後,扯了几下,确定稳

  固,便取出一根木桩钉在地上。

  随後,北川球又取出一样物事挂在麻绳上,示意君弃剑抓著它滑过去。

  君弃剑见麻绳已极为稳固,一笑摇头,竟尔踏上麻绳,施展起云梦剑派绝学

  『凌云步』,踏在绳上,不过几个起落,便已渡到那头,进到摧沙堡中。

  北川球随即也滑进摧沙堡中。

  瑞思自推车上取下一罐油,魏灵则随手将背上的韬与一包布条抛在地上。

  瑞思随即取出火熠点上,插在黄土之上,跟著缠布於箭、沾了油、点上火,

  便递给魏灵。

  魏灵果然也是箭村出身的一把好手,宇文离将瓦罐砸在哪儿、她箭便射在哪

  儿,毫无一点失差!

  起火了!黄土染油,一样会烧!而且那烟,很浓、很呛!

  摧沙堡中马上生出一阵混乱,很快的,便有不少人自两旁斜坡向他们冲来!

  「好样的!」宇文离叫道,同时双眼如鹰般看准了一名自堡中窗口探头的士

  兵,一罐子直射过去!

  又快又准!那士兵呆了,竟被瓦罐直直砸中脸面!

  同时,魏灵一箭,也确确的射在那士兵咽喉上,整个人登时燃烧起来!

  那士兵便是死了,也不能相信自己是怎么死的啊!

  宇文离朗声大笑,眼见摧沙堡已燃起十馀处火头,手边油罐也所剩无几,抓

  著油罐即朝逼进的士兵抛去。

  油罐破裂、魏灵箭到!一时之间,火光熊熊!

  白重掣起长剑、王道也展开屠牛刀法,一左一右,挡下前来攻击的士兵。

  宇文离抛尽了油罐,也拔起被他插在地上的大环刀动手了!

  同时,摧沙堡的许多窗口中,伸出了许多木桥。

  这些木桥极长,一端搭在堡中窗口、另一端竟架上了摧沙堡所立的大坑之外

  。跟著,便是许多士兵踩在木桥上,直是凌空攻来!

  君弃剑要瑞思所断之『桥』,便是这些了!

  瑞思不急动作,只是站在坑边『桥头』。

  桥上的人愈走愈多,但木桥显然厚重扎实,虽有摇晃,却无断裂迹象。

  且人站得多了,想将木桥抬起、抛到坑下,即非人力所能,故君弃剑未要宇

  文离去『断桥』,而要手持利刃的瑞思来作。

  各座木桥上皆已站了二十馀人了!若让他们渡来此处,势必更难抵敌!

  瑞思计较时刻已至,便拔出匕首,探手划向桥头。

  一刀而断,果然犀利!桥上士兵呼救连声,但自是无人可救,纷纷堕落二十

  丈下的坑底。

  如此高度跌落,那是必死无疑。

  但魏灵眼见瑞思手上的匕首,鞘上镶金、柄上亦是珠光宝气,刀身却似乎腐

  朽的极为利害,彷佛一柄旧刀?不禁疑道:「你这把匕首是什么来头?」

  「鱼肠啊。」瑞思一笑,再将最後一座木桥的划断之後,道:「我花了三十

  斤的玳瑁,才和药罗葛移地建可汗换来的。」

  鱼肠乃是欧冶子所铸五名剑之一,魏灵如何不知?但一转眼,又见摧沙堡中

  再搭出了许多木桥,便叫道:「哇!他们还有!」

  「真不怕死。」瑞思嫣然一笑,继续忙著划断木桥。

  魏灵一边出箭帮助白重等三人,一边说道:「其实我很不明白,敛和球应

  该要从另一边进去的,为什么会与我们同一边?」

  瑞思也是忙得不亦乐乎,闻言便回道:「他这是奇正之术,敌方一定也有人

  会料到,无人攻击的地方,便极可能有人潜入。尤其我们人少,也会被视为佯攻

  。光看来攻击我们的人数就知道了,如果君弃剑所料不差,摧沙堡中应该还有四

  万军马,咱们见著的却只有这几百人。」

  魏灵闻言点头,接下来的她懂得。

  其馀的几万人,可能都到另一边去了。

  「等到对方查觉我们并非佯攻,赶过来时,我们也已抽身了。」瑞思又道。

  王道、白重、宇文离三人尽力抵敌之时,耳中还得听两个女人聊天,三人

  尽皆苦笑。

  此时的摧沙堡外,是为第三战场。只是比起第一与第二战场,规模小多了。

  摧沙堡内。

  君弃剑与北川球潜入之後,一如所料,几乎无人来阻。

  北川球不禁向君弃剑投注敬佩的目光。

  「快走。」君弃剑催促道,身负『辨气』这等能耐,他只需一个呼吸,便能

  感应到何处没有敌人、或是敌人较少。

  君弃剑当先行去,北川球则紧跟其後。

  君弃剑专拣无人处走,不多时,北川球伸手扯住君弃剑的衣袖,手指一块黄

  土砖。

  君弃剑会意,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刀,在那块黄土砖上乱搞一通,一会儿便挖

  出了一个小洞。

  北川球也取出纸筒,塞到了小洞里头。

  纸筒尾端,则牵著一条细细的浸油线。

  而後,两人每走一段路,便挖一块土砖、塞一个纸筒。北川球也将各纸筒的

  浸油线绑在一起,牵得极长。

  他们已先火烧摧沙堡,两人自是在浓烟之中行动,极不舒服。尤其君弃剑对

  空气的感受较他人鲜明许多,待了这一阵,呼吸便已十分困难。

  直塞了二十来个纸筒,北川球对君弃剑点了点头。

  君弃剑呼了口气,两人急急又循原路回程。

  摧沙堡外。

  王道、白重、宇文离三人奋力杀敌,一般吐番军士虽非他们的对手,却又

  如同杀不完的蚂蚁,一波一波虽只十馀人,但却无止歇模样,三人杀到手软,敌

  人仍来!

  便是魏灵放箭、瑞思断桥这等简单动作,也令已她们觉得手。

  堡外五人,即将失守。

  王道愈战愈退、宇文离出手只剩守势、白重的长剑也渐失灵巧。

  「快出来啊……!」魏灵暗叫道。

  他们不能撤退最主要的原因,自是要守著君弃剑与北川球进堡的绳桥。

  忽然,一声大喝之後,士兵不来了、桥也不搭了。

  一名身著重甲的军官排众行出。

  「靠……搞单挑吗……」王道嘶声力竭,提刀的手已松软不堪。

  这时,却见那名军官卸下重甲弃置於地,仅提著一杆长枪,将枪头指向白

  重、後指宇文离、再指王道、又指向魏灵,向自己勾了勾手指。

  含瑞思在内,加上被点名的四个,五人尽皆震愕!

  他们能够抵敌诸多士兵,自非易与角色,但这军官摆明要以一挑四,若非判

  定他们已然气力放尽,便是极度自信!

  白重一声不吭,向前一步。

  宇文离重重哼了一声,亦向前跨步。

  王道见状,岂甘落後?便是魏灵也已将手探进韬中。

  一摸,不妙!仅馀三根箭!

  但此时自是容不得丝毫犹疑,她取起一箭,虽仍垂手,也已架上弓弦。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