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四

    「我们要尽量拉近距离。」王道低声,以只有身旁四人听得见的音量说道。

  对方使枪,而他在襄州待了近一年,最常练习的对象也是使枪的石绯。常听

  人说,当世棍艺最佳者不过黄楼、威力最强招式不过捻丝,而晨星是黄楼的嫡传

  弟子,石绯又受晨星直接点拨,枪、棍同属长兵器,难得实战经验浅薄的王道竟

  能说出最正确的进攻方式。

  白重与宇文离闻言,只是相对一笑。

  还用你说!

  宇文离将眼光转回敌人身上,同时也已一迳冲上!

  他对敌一向无什花巧,素是直来直往!

  狻有镇锦屏出手的气慨!

  番将一时无有反应,似是呆住,但待到宇文离逼到面前、当头一刀,却又极

  快的举起双手,刀身与枪杆甫一接触,他便扭转枪身,右脚同时向左後方跨了一

  百八十度转身。

  这动作并不甚难,但他一转身,双手也同时扭动,枪杆便沿著宇文离的刀锋

  、刀面、刀背转了一圈,同时,人也绕到了宇文离右侧,根本便是贴身的距离!

  宇文离愣了。

  虽说他十分清楚应要拉近距离,但对手的速度之快却超乎他的想像啊!

  哪知番将动作未停,左手肘随即後移,跟著,向後一撞!

  距离虽近,力道却十分惊人!枪杆尾直击中宇文离胸口、手肘也打在他鼻梁

  上,一时之间,宇文离竟觉气血翻涌,不仅大环刀脱手,人也连连退步。

  一转眼,便见番将转身,猛然将枪头一挺……

  这一挺,枪头竟尔定在宇文离右前方数尺处的王道眼前。

  若说要单挑,自是以一敌一,但番将摆明要一挑三,甚至是挑四、挑五,如

  今时间紧迫,其实宇文离才刚冲上,王道与白重也并未落後。

  但番将却以直截了当的方法,不仅挡住了宇文离直截了当的攻击、也直截了

  当的将宇文离向後打退。

  退则退矣,但宇文离的背竟生生撞上了白重的脸!

  三人几乎同时有所动作,宇文离只不过快了一线,了不起是四步的距离。

  白重也非庸手,他使长剑,古有云:剑走轻灵,他的速度比宇文离自是快

  上不少,宇文离刀一被挡,其实白重也已进入了出招距离。

  番将的动作却是如此灵活俐落,他一招之间,不仅击退宇文离、更使宇文离

  与後来的白重撞在一块,再补一个动作,竟也逼住後来跟上的王道。

  不只是宇文离、王道愣了,连魏灵与瑞思也愣了。

  吐番国内,岂能无高手?

  白重爬起身,同时也扶起了宇文离。

  宇文离胸间受了一记闷棍,连声咳嗽,咳出了几口血来。

  王道退後两步,番将又收枪而立。

  旁儿围观的偌多军士不断指指点点、吱吱喳喳,说著他们都听不懂的吐番话

  。宇文离愈听愈气,摆脱了白重的搀扶,一挺身又复直立。

  他这壮硕的身体,不知受过多少创伤,又岂是区区一棍能击倒的?

  灵州城外。

  一万吐番骑兵开到灵州南门,见了灯火通明、城门大开,领军大将慕容谷种

  见了,不禁有点疑心。

  但很快的,他便下令全面进攻!

  五年前,他身为驻军司令、屯兵定秦堡,曾为唐军生擒。由於唐军想向吐番

  要求和解,便派出使者『护送』慕容谷种回国。接下来几年,他一直被弃而不用

  。但去年因冈底斯山狱的劫狱事件,出借令牌的马重英被吐番王重责,慕容谷种

  得以再次获得指挥大军的权力,且一次便是上万人!此时正是报仇雪恨的机会,

  慕容谷种岂会放过?

  骑兵向来难能攻城,但既四门大开,直驱入城即可!

  十数名骑兵当先冲向城中,但才刚到城门,忽然人仰马翻!

  慕容谷种一愣 ̄绊马索?

  伏在城门两侧的千馀丐帮弟子一同突出,马上将那落地的十馀骑兵格杀了。

  同时,徐乞跨上几步,立於城门之下。

  稳如泰山,是徐乞固有的形象;如临深渊,向来是敌人见了他的感觉!

  「我说一定有用的嘛!」寒星在旁嘤嘤笑道,极为得意。

  晨星道:「不错,你的确是君弃剑的徒弟!」

  「我本来就是!不过晨老夫子,你这话不对哟!这招是我自己想的!」寒星

  道,一顿之後,又道:「师父才不会教我杀人的方法!」

  城门边,石绯一探头,瞄了领军大将一眼,向晨星道:「是慕容谷种。」

  徐乞也已听到,但仍不动声色;晨星则道:「不就是五年前被李晟生擒的那

  家伙?」

  石绯连连点头,道:「定是我父被我王责罚了!否则如此大军,没有道理让

  慕容谷种指挥!」

  这话说得很明白,石绯认为以一个将军来说,马重英比慕容谷种要强。

  慕容谷种只看到他们在交谈,虽听不见,却也没有关心。他只是盯著徐乞。

  便是他身後的大军,只要看得见的人,莫不盯著徐乞!

  这些军士都感觉到徐乞那股不动如山的沈稳气势,尽皆为之呆愣!

  只是一个乞丐,怎能给我们如此压迫感!?

  慕容谷种点出一名士兵,向前一指。

  那名骑兵得令,纵骑奔出,挺枪便向徐乞刺去!

  徐乞仍是巍然不动……

  待到枪到面前,徐乞右手一提,竟已抓住枪杆!

  枪尖距他眼前,也不过两寸,徐乞连眼皮也没动一下!

  枪杆给他抓住之後,马上骑兵身子一顿,再猛使力,整杆枪仍是一动不动。

  马匹未受阻力,仍然一迳向前冲出,骑兵屁股便离开了马鞍。

  但他紧抓枪杆,也仍定在原处、挂在原处……

  挂在原本身在马背上的高度,一分也没改动!

  骑兵明知不敌,却不肯放掉长枪。徐乞冷哼一声,右手猛一吐劲,枪杆另一

  端的士兵即如断线风筝,倒飞二丈有馀!

  众乞儿轰然叫好!

  慕容谷种一惊、吐番全军皆是一惊!

  莫非遇上段钰了?

  徐乞缓步向前,走到挣扎起身的番兵面前,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他胸口。

  这一脚已足使那番兵筋折骨断、也直将他踢回吐番阵中,但人尚未落地,其

  实便已断气。

  徐乞漠然抛下枪杆,微一凝气,朗声道:「丐帮弟子候贵军多时了!」

  这一声,远远传了出去,相信灵州城上下无人不闻!

  他也已看出番兵约有多少,想凭身後仅千名上下的丐帮弟子倚城守住,实在

  是有些难度。

  只能冀望路嗣恭听见以後,加派兵马来援了……

  只是……身在节度使府的路嗣恭早已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慕容谷种不禁觉得胆颤。

  如果对方只有一人,他会毫不犹豫的要大军冲上去将他踩成肉酱。但如今对

  方据守城门,身後又有千人……

  徐乞又走回城门下,再不出声,冷冷盯著面前的一万骑兵。

  双方对峙。慕容谷种一时为徐乞威势所吓,不敢下令进攻;徐乞也顾虑己方

  人数毕竟只有对方的十分之一,无谓如何也必须倚城而战。

  过了半晌,慕容谷种忽然起疑了。

  适才那徐乞一句话如此响亮,他料想整座灵州城也都知道我军已来到吐番城

  下,为何仍迟迟未见守城军士,还是只有面前的一班乞丐?

  既是如此,只要杀光这些乞丐,灵州城岂不是唾手可下?

  一念及此,慕容谷种大喝一声,下令进攻!

  铁蹄震地!连城墙都有许多沙石滚滚而下。

  徐乞一咬牙,叫道:「紧守城门!一步也不能让!」

  众乞丐闻令,纷纷向前,在徐乞身旁一字排开。

  城门宽度顶多只能容二十人并肩而过,现下将城门占满,吐番骑兵便不可能

  侵入。

  而且这也是逼使他们缩小作战面、减少接战人数,如此一来,对於以寡击众

  的防守方,便相对有利了!

  「打个赌吧!」番兵中忽然有人操起汉语,向一招便逼退宇文离等三人的番

  将说道:「尚将军,一百两,赌你要花多久将他们宰了!」

  姓尚的番将回头笑道:「两斤酒的时间!」

  「赌了!」那番兵道。尚将军的两斤酒,约莫合一盏茶时间。

  「是尚摩赞。」瑞思听了番兵对番将的称呼,低声说道。

  尚摩赞乃是顶顶有名的吐番大将,不只是瑞思,大家也都听说过他的名字。

  可是,他拿我们的命打赌!宇文离怒形於色了!

  他向身後的白重使了个眼色,而後,空手向前!

  他的大环刀已被尚摩赞扭脱了手,如今落在尚摩赞脚下,宇文离只能空手!

  他一向前,尚摩赞觑准来势,当著宇文离咽喉一枪!

  果然是吐番大将,武艺非同小可!这一枪的速度、劲道、准确性,就绝非宇

  文离能够躲过!

  宇文离身子一侧,竟让这一枪刺透了自己的右大臂!

  痛!自然是极痛!但宇文离一声不吭,右臂使力,同时左手紧紧抓住枪杆。

  舍身战法!

  白重与他相处日久,极有默契,此时也早有准备,不知何时,人竟已绕过

  宇文离,定下脚步,尚摩赞已在他剑势之内……

  一剑!也是对著咽喉!

  枪已卡在宇文离的臂中、掌中,尚摩赞一时抽之不动,白重剑到,他才意

  识到要闪。

  但闪得也是极快,他向左侧身,只让这一剑擦过颈间皮肉。

  可才闪完,惊觉一箭直朝眉心而来!

  箭,自是魏灵所发,这一箭射过了宇文离的耳际、也配合了白重发动攻击

  的时间,便是足以将尚摩赞立毙当场!

  岂料尚摩赞一挺身,张口合口,竟硬生生将这一箭咬在嘴里。同时右脚飞起

  ,正踢中了白重下腹,也将白重踢出丈许远。

  再一凝神,又见王道一刀砍向尚摩赞持枪的左肘!

  屠牛刀法,专斩关节!

  王道的屠牛刀法已是极精,这一刀拿捏得十分火候,满拟可一刀断其一臂。

  尚摩赞却忽然垂手,让王道一刀砍空!

  王道一怔,尚摩赞已一拳打在王道胸口,又将王道击倒,同时又抓起枪杆,

  奋力提起。

  这对宇文离而言已是难禁之痛,可他仍不肯放手,便随著枪杆一同被举起。

  「好汉子!」尚摩赞出声赞道,双手也连连回收,将枪头向自己收近。只不

  过此时他不能看见枪头,看见的是宇文离的身体。

  尚摩赞提起一脚,又踢在宇文离肚腹上。

  这下子可真受之不住,宇文离力道一失,身子後飞、也留不住长枪了。

  「尚将军,只剩一斤酒时间了!」与尚摩赞打赌的番兵叫道。

  「你急什么?怠子准备掏出来吧!」尚摩赞将口中的箭吐出,说完,便向前

  举步。

  此时被打倒在地的白重、王道、宇文离已纷纷起身,见了尚摩赞逼进,不

  禁退步。

  因为他们自知并非尚摩赞对手!

  君弃剑与北川球却迟迟未自摧沙堡中出来,这下如何是好?

  「我说,那个使厚刃刀的小夥子啊,你的刀法是谁教的?」一个苍老声音忽

  然出现,就出现在瑞思身旁、魏灵身後,但经由二人讶然回头的情况看来,她们

  毫无所觉!

  对方所言分明是自己,王道回头一看,见到的是一个穿著宽袖黑袍、黑须黑

  发的……

  老人?方才那声音听来极老,但见了此人又觉并不顶老。他满脸风霜之色、

  皱纹不少,似是极老,但须发不白,似又不老!

  且不言瑞思等五人之愕,便连尚摩赞都是一呆。

  摧沙堡火光熊熊,黑衣已不是在夜中隐藏行踪的好方法了,但尚摩赞也毫无

  查觉此人的出现!

  「小夥子,回答我啊。」黑袍老者又说道。

  虽然大敌当前,但这老者的语气却教人不能不答,王道当下愣愣回道:「襄

  ……襄州学的……」

  「学来作啥?」黑袍老者再问。

  「当然是砍人!」王道答得理直气壮。

  黑袍老者闻言,却失声笑道:「砍人?你说砍人?哈!我以为是屠牛用的呢

  !你这点刀势,也想砍人?」

  王道给黑袍老者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作声不得。

  这刀法原本的确是屠牛用的,竟然给他说中了。

  「其实你的刀势是有点样子了,不过要用来砍人,真的太早了点。」黑袍老

  者举步向前,道:「你看好,我这才叫砍人。」走著,也自袖出抖出一柄长剑。

  他一迳向前,竟走到了尚摩赞的枪尖处。

  枪尖便轻轻触著他的胸口。

  「尚将军,时间快到了!」番兵又叫道。

  现在还是打赌的时候吗?尚摩赞心想,脸上不动声色。

  黑袍老者却向那番兵道:「你准备去接收这位尚将军的家产吧。」

  言下之意,尚摩赞死定了!

  乍闻此言,尚摩赞脸上变色,同时枪尖前送!

  黑影一闪,枪势落空,黑袍老者已转至尚摩赞身前不过数尺,说道:「这才

  叫砍人!」

  左一剑、右一剑,极单调、极单纯的两剑!

  两剑过後,但闻尚摩赞号声动天!

  他两条臂膀竟尔生生脱离了身子!

  吓傻了!不只是瑞思等五人、就连众番兵也是一样。

  黑袍老者又补一剑,尚摩赞的脑袋登时飞起。

  「枯松倒挂。」黑袍老者淡然道:「只有『镇锦屏』,才能称得上是砍人用

  的功夫。」

  同时,轰然一响……

  摧沙堡坍去了一角!跟著,君弃剑与北川球攀在绳上渡回原处。

  接下来轰隆之声大作,犹如天雷连打,摧沙堡持续倒毁!

  北川球特制的火yao,估计可以将四分之一个摧沙堡炸成土堆!

  君弃剑一眼便见到黑袍老者,但现下却没有时间打招呼与确认对方身份,只

  忙道:「完成了!快走!」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