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五

    即使吐番军发觉大军集结的方向错误而紧急回头,但在黑袍老者谈笑风生的

  殿後之下,君弃剑等七人仍有足够时间安然回到马背与马车上。由於宇文离右臂

  受创,无法顺利控制马缰,也上了马车。多出的一匹马,便予黑袍老者骑乘。

  「你到底是谁啊!」在回返灵州途中,王道一边驱赶马车,一边朝黑袍老者

  大叫。

  即使可以确定对方是友非敌,但似乎连君弃剑也对此人不甚熟悉、又是如此

  高手,自然令王道十分好奇。

  但严格说起来,其实七人心中都有底了……

  身著黑色宽袖大袍的六旬老者,由发色可以看出他功力精深,连老化都显得

  缓慢,再加上他使了锦官绝剑『镇锦屏』中『枯松倒挂』的其中两式……

  「是黑桐吧!」魏灵回头说道。

  诸人之中,她与锦官城地缘最深厚、『镇锦屏』的响亮名头自是有所听闻,

  可惜的是不识得其招式起落。但世人皆云,举世能使尽全套『镇锦屏』之人,只

  馀木色流第二代弟子的黑桐……

  在形貌、年龄、功力以及所使武艺尽皆符合的情况下,绝不作第二人想了。

  如果真是黑桐……他可是徐乞的师父啊!也是北武林盟主皇甫望的师叔!

  黑袍老者一笑,并没否认,没否认也就是承认。

  王道的下巴几乎快要掉下来,吃进了多少黄沙也浑然不觉;白重则连连点

  头 ̄如果是让黑桐出手相救,那也不觉得奇怪或丢脸了。

  但君弃剑毫无反应,只是一迳策马狂奔。

  瑞思赶到他身边,微笑道:「别急,刚刚摧沙堡已飞鸽传书到前线了,相信

  灵州城外兵马很快就会撤退。」

  她说完以後,君弃剑却似无所闻,仍自快马加鞭。

  瑞思见状,又道:「我有个问题……你确定只是分配位置与人数,他们就知

  道应该怎么作了吗?城外战场固不足道,若是灵州城被攻下,那可不是闹著玩的

  ,不仅是你的名声将彻底涂地,同时也代表君聆诗寄托在你身上的希望破灭!」

  风声呼呼、马蹄噗噗,这话只有彼此听得见。

  君弃剑毫不挂意的一笑,道:「城内战场绝不会有问题,有人会告诉他们要

  怎么作的。」

  瑞思闻言,不禁一怔。

  魏灵见了前头君弃剑在马上的背影,只觉得他是想早一步赶回灵州保护寒星

  。明知他与寒星之间只是极单纯的师徒、甚至可以说是父女之情,却仍不禁有点

  嫉妒了……

  灵州城南二十里……

  使尽了一招『秋风扫叶』,将身旁骑兵逼退四丈开外後,皇甫望也以剑撑地

  、呼呼喘气。

  岂料已满布缺口的长剑一触地,竟尔片片断折,皇甫望一愣,只能勉强站挺

  身子。

  一旁,黄楼再次施展今晚第五次的『捻丝棍』,但出招到一半,已觉得右臂

  肌肉扭痛、简直不像是自己的手臂了!

  奋力出完招式、一次贯穿了二人一马的身驱之後,黄楼脚步一个踉跄,竟也

  向前趴倒,连他的齐眉棍也无力收回!

  七千对五万!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连皇甫望都已疲倦,更何况其他人?

  皇甫望一眼瞥见黄楼也倒,奋尽全身力气,大嚷道:「撤退!」

  声音才刚传出,却见吐番骑兵竟尔打散了阵形,跟著,整队,缓缓退去。

  战得满身是血的中原群雄见状,不觉愣在当地。

  难道这些番兵误将皇甫望的喊声当成了将领的命令?

  灵州城南门下……

  经历了一个多时辰的激战,徐乞仍然挺立。

  除了徐乞之外,吐番骑兵与丐帮弟子们一轮换过一轮、一轮也战过一轮,番

  兵攻不进城、众乞丐也只能死守。

  城中民众早已发觉南门出现战事,全城从一片通明瞬间转化为死寂。

  但徐乞苦守等候的守城军士,却迟迟没有动静!

  躲在城门边的寒星偷偷向外头张望一眼,朝著刚退下前线的晨星道:「晨老

  夫子,不太对劲耶!门外的敌兵变少了……」

  晨星一怔,定神看去 ̄确实!门外骑兵虽众,但怎看也不像有万人的模样!

  这么说来……

  「帮主,不妙了!」晨星随即叫道:「敌人分兵进攻了!」

  徐乞闻言一怔 ̄敌人长驱自其馀三门入城,那要如何是好?

  「大夥儿先撤!」徐乞朗声叫道,同时双掌平推,拚尽全身力气硬使一招『

  震惊百里』,将面前的吐番骑兵逼退!

  徐乞全力出击,其势自是非同小可!给他当头一掌的番兵及其座骑给掌风压

  得连连後退,在他後头的士兵也一阵一阵向後挤压,结果竟是挤在城门口的数十

  骑尽皆人仰马翻!

  这么一来,敌军一时即无法再行进攻,徐乞殿後,众乞儿各自躲入巷道。

  徐乞、晨星、石绯、寒星、药师小狼自是塞在一块。

  时已近黎明,天色大黑,一众乞儿身在暗巷之中,一时倒不易查觉。

  徐乞一边喘气、看著在大街上呼啸而过的吐番骑兵,满怀疑惑的说道:「弃

  剑为什么要路嗣恭大开四门……这样……不是让番兵更好侵入?」

  「师父本来就是要让番兵进来。」寒星低声道,语气是理所当然。

  这话一出,不只徐乞,晨星与石绯也不懂了。

  人力大逊於敌,便是傻子也知道该当倚城而守,岂有放敌入城的道理?

  更何况,城中除了一众乞丐外,并无守军!

  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寒星十分乖觉,也知道他们定然不懂,便道:「

  马匹不利巷战,而乞丐平常就住巷子。你们说,谁有利?」

  此言不虚!三人恍然大悟 ̄原来巷战才是打退吐番骑兵的最佳战术!

  「但是!」寒星又说道:「两千人打一万人,有地形优势,还算可以;一千

  人打一万人嘛……」

  这句话就说得很明白了 ̄调走一千人支援前线,极可能令灵州城失陷!

  但情势已是如此,无法改变,徐乞只得回道:「尽力而为!」说完之後,便

  将手中的碧绿竹棒朝上抛去。

  月光馀映之下、绿光一闪!而後人影乍现,接住竹棒,落下时,是站在一户

  人家的屋顶上。

  这是攻击的讯息!丐帮弟子发一声喊,开始进攻!

  虽云进攻,却也不攻!

  一千乞儿分成了数十个小队,或十人、或二十人一组,在灵州城中打游击!

  灵州城说大不大,比起长安、江陵这等大城自是逊色许多,但毕竟也是边防

  重镇,说小却又不挺小。众乞丐分散行动,在各巷道中穿梭来回,於吐番兵看来

  ,几可说是来去无踪!

  人对於无知的事物是最为惧怖的。在街道之中,一万吐番骑兵渐渐被阻隔、

  分散,将帅命令难以传达,眼前又出现许多形如鬼魅的乞儿,惊恐感被蕴孕了!

  即使是面对徐乞那强势的武力,他们也不害怕,因为他们是以段钰为目标

  作训练的!虽然他们的实力与徐乞天差地远,但心理上是不输的!

  但现在,阴暗的巷道对於他们而言,却如同鬼神一般!

  一旦战力分散,对於以量为胜的吐番骑兵而言,是极为不利;对於极擅各自

  行动的众乞儿而言,却大占地利人和!

  吐番骑兵渐渐减少了,在众乞儿不断的骚扰、诱敌、佯攻之下,失去将帅指

  挥命令的番兵混乱了,只觉得草木皆兵,一点风吹门板响,也能将人惊跌落马!

  众乞儿合作无间,或五骑、或十骑,各自依人数挑选对手,悄无声息的、一

  点一点腐蚀著吐番骑兵的战力!

  徐乞必须承认:巷战,果然是极合适的打法!

  慕容谷种自是大感不妙,灵州是边防城市,城中有校场,经过了近一个时辰

  的巷战之後,他终於在校场重新聚合部队。

  一万骑兵竟被杀得只剩八千人!

  慕容谷种大怒,待要下令搜城进攻,却见天外飞来一鸽。

  那鸽子停到慕容谷种肩上,腿上有信筒。

  寒星与石绯并未随同众乞儿作战,寒星带著药师小狼,在慕容谷种下令集合

  时,便早一步悄悄在校场旁躲了起来。

  也不只是寒星,众乞儿皆在暗处看著。

  只见慕容谷种阅信之後,脸色大变!

  似是无人察觉。慕容谷种向全军发布了命令。

  桐柏山原定帮掌握了南北交易的要道,与吐番进行交易也是常有的事,寒星

  亦能听、说吐番文,她听到慕容谷种要全军撤退了!

  寒星知道师父的行动成功了!那信鸽定是摧沙堡所出,要前方大军撤退来了

  !一念及此,心下一喜,便呵呵笑了起来。

  一笑之後,寒星惊觉自己失态,一旦被发现,那可不是说说就算了,赶忙

  住了自己的嘴。

  果然,吐番军转向,见状分明是准备出城了。

  寒星笑孜孜的与小狼站在暗巷里,看著吐番军退。

  慕容谷种殿後而退,在经过了寒星所藏的暗巷时,长枪一挺,朝著巷内便是

  一刺!

  笑出声来,绝对是你的不智!即使要退,多杀一个作数,岂又不可!

  寒星一惊,知道自己的位置被对方查觉了,急忙退步!

  但慕容谷种一枪似是对准了成年人的身高而刺,寒星年未及笄,身高尚不足

  六尺,这一枪是刺高、也刺短了。

  药师小狼也立在寒星身前数尺处守著。

  但慕容谷种手腕一抖,长枪竟尔多出了一倍长度!

  他的长枪与石绯的『八节连杆枪』一般,杆中还有藏杆!

  且长度一远,枪身自然下垂,寒星一怔、连药师小狼也未及有所反应,这一

  枪已越过小狼头顶、实实刺进了寒星右胸!

  慕容谷种收枪。须臾,吐番军尽数退出灵州城。

  撤退之前,慕容谷种又下令:将马驱入城外田中庄稼後,再退。

  吐番兵退去之後,徐乞下令众弟子集合。

  众乞儿如释重负、也欢欣鼓舞 ̄他们真的打退一万吐番骑兵了!

  但徐乞不高兴,他想不透吐番军为何临时撤退了?问来问去,也无人知晓。

  晨星向身旁的石绯道:「你知道?」

  「不知道。」石绯回答:「慕容谷种只说撤退,没说为什么。」

  「君弃剑作什么去了?」徐乞问道。

  石绯还是摇头,道:「不知道。他下午只吩咐了我们准备烤肉,还有买了不

  少油和布条,其馀的什么也没说。」

  徐乞皱眉了。

  「或许寒星知道。」晨星说道。城中不见了君弃剑等人,必是有所动作,寒

  星应当晓得君弃剑究竟干什么去了。

  徐乞一想不错,便叫寒星,却不闻答应。

  石绯在旁著急的直搓手,道:「我找她找好久了!」

  「是吗?那得找找!」晨星随即回答。他也很怕寒星又溜去作了什么怪事。

  此时,东方天空亮起了一点鱼肚白。

  晨星待要请众兄弟帮忙找寒星,却见人人皆是疲惫不堪,甚至有人已当场打

  起了盹 ̄那是极正常的,大夥儿战了一整夜,气力早已放尽,如今敌军已退,一

  放松,还不累?

  连徐乞也十分倦了,自吐番进攻开始,他便在城门下抵挡,从没退过一步。

  「我和你去找吧。」晨星向石绯道。

  晨星与石绯在灵州城中无头苍蝇似的乱转,却不见寒星身影,两人都急了。

  蓦地,半天响起一声狼嚎!

  这嚎声极其哀戚!晨绯二人闻声,愕然对视一眼後,即发步向狼嚎声发处奔

  去!

  待到当地,却见寒星身处小巷、躺在一片血泊之中。她身旁,自有药师小狼

  ,与散落了一地的药物。

  寒星仍在抽搐。两人赶上前去,即确认寒星伤在右胸,深、极深!

  晨星待要扶起寒星,却见药师小狼在一旁张牙咧嘴!

  摆明了不让任何人去动自己的主人!

  晨星不禁一怔 ̄只见寒星右胸的伤口上散布著一大片的金创药粉,必是小狼

  以口衔罐倾倒的。

  但这种上药法哪有用!小狼纵然机灵,却没有人类灵巧的双手;它能识药理

  ,却无法自行替伤人上药呀!

  「怎办?」石绯问道。

  「先制住小狼、再带走寒星!」晨星随即下了决定。

  「痛……师父……我好痛……」晨星未及有所动作,便听到寒星在半昏迷状

  态下断断续续、泪中含悲的呓语……

  晨星与石绯双双一怔,跟著,便发现寒星的抽搐停止了。

  石绯见了,双腿一软,竟尔跪倒。

  晨星闭上眼,深深叹了口气。

  来不及了。

第十七话 摧沙之役 ̄之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