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话 彭蠡双娇 ̄之三

    阮修竹、蓝沐雨二人在『阮籍的木屋』过了一夜。次日,蓝沐雨似乎迫不急

  待起了个大早,唤不醒阮修竹,便独个儿回到寒星置棺的西侧山坡。

  首先看到的,是瀑布。再来,是那一泓清池。

  不,清池竟非清池,原本清可见底的水池,现在居然五颜六色、缤纷夺目!

  这太诡异!即使地灵能滋养草木,岂能改水色?

  蓝沐雨走近水池,想看个清楚,但愈近却愈觉得奇怪。

  那些颜色居然会动?而且每种颜色的形状又是条状,益发令人费解!

  蓝沐雨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靠近水池。

  到了离水池仅馀数尺距离,蓝沐雨正要探头,池中一物却比她快了一步。

  那头一伸起,把蓝沐雨惊呆了!

  蛇头!一尾体色深紫、顶上生一肉球、彷佛长角的蛇!

  一尾是蛇,分明满池皆是蛇!

  蓝沐雨吓得踉跄退步,一个不稳,竟跌坐在地。

  随著紫蛇爬出水池,那颜色与头形,使蓝沐雨手脚发软、起了浑身的鸡皮疙

  瘩,无力站起、也无能逃跑!

  紫蛇围绕著蓝沐雨身旁爬行著,蓝沐雨忽然注意到:紫蛇所爬过的地方,绿

  草瞬间枯萎!它拖出了一线焦黄!

  紫蛇对於蓝沐雨的惊恐与无助自是毫无感觉,它渐次缩小了爬行的圈子,仅

  凭它的表皮,便已毒死了一大片的原本欣欣向荣的草皮!

  眼见紫蛇愈爬愈近,竟尔隔著裙摆,爬过了蓝沐雨的小腿。

  蓝沐雨几乎便要大叫,但却叫不出声!只觉得那蛇蠕动著,很滑、很可怕!

  紫蛇爬行的动作并未稍缓,但它溜过蓝沐雨的小腿时,直教蓝沐雨感到似如

  天长地久般无尽期!

  就在紫蛇回到草地上,恐惧终於稍减时,一转眼,它又已逼近蓝沐雨撑在地

  上的右手掌!

  蓝沐雨想提手,但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竟连自己的臂膀都举不起来了!

  甚至,它还距手掌尚有尺馀,蓝沐雨的皮肤便已感觉到那股腥味、臊味、还

  有即将会出现的焦味、腐尸味!

  便在蛇头将要攀上蓝沐雨的手指时,它霍地抬起了几寸上身,向著蓝沐雨背

  面的方向看了会儿,便爬回到水池中去。

  蓝沐雨早已吓得呆了,待她回过神时,已有一人站在她面前。

  「是君弃剑吗?」

  蓝沐雨心中想著,站起身後,还没出声,忽然看见对方身上竟绕著一条与那

  紫蛇一般模样的赤蛇,这会子魂飞天外,双腿一软,便又坐倒!

  她甚至还没来得看清楚对方是什么模样!

  此时,山道上远远传来人声。

  有声音吗?蓝沐雨其实压根儿没听到,但身上缠蛇的那人听到了,他将双腿

  发软的蓝沐雨死拖活拉到离水池几十丈外的茅屋里,便自行出屋,也带上了门。

  蓝沐雨勉力起身,透过茅草之间的缝向外窥视,清楚见到身上缠蛇、将她

  拖入屋中那人的背影。也只有背影。

  那人穿著黑色的上衣、深蓝色的长裤,衣袖、衣角皆有绣花;他的头发只单

  纯的捆成一束马尾,垂在身後,并没打髻。

  光看背影、再加上在他身上到处游走的赤蛇,便能看出此人绝非汉人。

  跟著,山道上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相距太远,不能看清对方的样貌,只能看出是一男一女。

  蓝沐雨忽然觉得那尾赤蛇正在看著自己,她已是惊弓之鸟,身子一缩,不敢

  再向外看。

  山坡草地上,三人对立。

  身上缠蛇的人,自是灭了杭塘帮的元凶蓝娇桃;另外一男一女,其实即是神

  宫寺流风、堀雪。

  他二人与栗原姐弟商议之後,当下第一件大事,仍是找出君聆诗,这对於师

  父的计划乃是重大关键,半点轻忽不得。正好北武林群雄击退了六万吐番兵马,

  他们细查之後,得知君弃剑人在山阳,便找上门来。

  蓝娇桃自然也是一般。

  君弃剑绝对是逼出君聆诗的要点人物,他们岂能松手?

  双方未及交谈,流风、雪已双双注意到对方身上盘蛇,立即止步。

  他们在杭塘帮为万蛇所噬,幸亏白重即时赶到,将他们带出蛇群,否则今

  日还有命在?此时见蛇,自是警戒立生,万分小心不嫌多!

  雪立即注意到:一旁瀑布落下所注水池,满满是蛇!

  「杭塘山上,是你?」雪问道。

  蓝娇桃未即回答,他还在考虑。

  便在蓝娇桃考虑的时候,雪忽然认了出来,便扯动流风的衣袖,低声在他

  耳边道:「你记不记得,我们参加江南二十二水帮大会之後,有七个人追杀我们

  ?当中那个特别难对付,就是这个人!」

  流风自然记得!他们後来还误打误撞闯进南宫府邸,他更被一个龌龊的铸工

  羞辱了一顿!

  雪的眼力从来也不需怀疑,再加上杭塘山那一条,这个人就绝对是敌人!

  一肯定了对方的立场,流风不假思索,左手已紧抓刀鞘、右手握上刀柄……

  拔刀势!

  在这种姿势之下,任何进入刀锋范围的『物』,必会遭到足以致命的攻击!

  但蓝娇桃没有动作。

  双方一时对峙。

  许久之後,蓝娇桃终於开口道:「你们也来找君弃剑?」

  「废话!」流风沈声回道,语气自然是十分不友善。

  蓝娇桃点了点头,又开始看著流风的武器。

  倭刀?那形样,蓝娇桃狻有印象……

  「你们知道手里……」半晌之後,蓝娇桃又出声,但还没说完,忽见刀光一

  闪!

  流风感觉到右侧有物逼近,他的拔刀势已蓄劲许久,这一下自是毫不留情!

  一样东西的头断了、洒出的紫血,刹时令一片草地成为死灰。

  紫冠鳞虺!

  光闻味道,流风即已知道蛇毒厉害,挥刀之後,立刻护著雪後退,并没让

  蛇血洒到身上。

  但蓝娇桃愣了、而後怒了!

  紫冠鳞虺与他身上的赤冠鳞虺乃是一对,是他穷毕生心血培养出来的至毒蛇

  王!

  紫冠鳞虺好动,常不听命令,食量也大,致令连它的皮肤都生出了毒性;赤

  冠鳞虺较为温顺,食蛊量少,相对的毒性比紫冠鳞虺差了些许,故蓝娇桃只让赤

  冠鳞虺缠在身上。

  对蓝娇桃而言,赤冠鳞虺是听话的小孩、紫冠鳞虺是调皮的小孩。个性不同

  ,但一样可爱。

  如今紫冠鳞虺只是游走接近流风,才刚扬起上身,居然直接被一刀两断?这

  教蓝娇桃如何不怒?

  便是赤冠鳞虺也张口摆尾,嘶嘶作声!

  「现在……不管你们是谁,你们都要给它作陪葬!」蓝娇桃嚎叫,同时从裤

  袋中摸出一根手杖。

  赤冠鳞虺随即缠到手杖上。

  房中的蓝沐雨听到外头有人嘶吼,又开始张望。

  只见蓝娇桃挺起手杖,发步上前。

  快!很快!流风、雪双双一怔,原本相距七丈,蓝娇桃三个起落,竟已逼

  到面前!

  雪立即退步、流风同时架起一刀。

  这一刀正与蓝娇桃的手杖对上,可杖头拐弯一伸,居然直对上流风面门!

  非杖头,是蛇头!赤冠鳞虺的蛇头!

  同时,蓝娇桃旋动手杖,左手抓上刀背,生生定死了流风的倭刀!

  流风心急,只想抽刀,却抽之不动。

  他绝不肯弃刀!武士道精神,刀在人在、刀失人亡!

  眼见赤冠鳞虺一张口便要咬上流风面颊,一阵旋物破空之声,赤冠鳞虺即刻

  收口回缩、蓝娇桃也同时放手退步。

  雪及时发出手里剑,解了流风之困。

  在江南水帮大会之後,蓝娇桃与同伴六人突袭流风、雪、君弃剑三人的行

  动,虽在流风力抗之下宣告失败,但蓝娇桃无疑是七人中最有实力的一人。

  而且此时有赤冠鳞虺傍身上杖,自然更是如虎添翼!

  只过了一招,流风却不禁喘起了大气。

  他吓著了,真的吓著了!赤冠鳞虺在面前只是几寸的距离张口吐舌,那压迫

  感是无言可喻!

  即使毒性不若紫冠鳞虺强烈,但也绝对足够一口咬毙牛象,何况是人!

  流风忽然觉得有点昏眩。

  虽没被直接咬中,但赤冠鳞虺呼出的毒气,他吸入了!

  雪查觉流风形样有异,立即将他扶住。

  但蓝娇桃觉得不够!他要对方赔命!赔紫冠鳞虺的命!

  一退之後,蓝娇桃又要攻上,雪见状,左手连摆,即时发出三枚手里剑!

  一枚射杖上之蛇、一枚射敌人之额、一枚射在地上,蓝娇桃将落足的位置。

  蓝娇桃惊觉,立即止步、扭头、移杖。

  三镖落空,但回头看去,即使只是紧急射出,雪的手力显然仍是极足,对

  著蛇杖、额头的两镖,直直向後,一者射中茅屋、一者钉上棺材。

  房中的蓝沐雨悚然一惊 ̄原来射中茅屋的那一镖,穿透了茅草,竟将她的裙

  角钉在地上。

  蓝沐雨轻扯裙角,未料竟一扯而裂!

  紫冠鳞虺的毒性,能将所有活物化为死物,布匹的材料多为蚕丝、棉花之类

  ,总之也是活物产出的。紫冠鳞虺爬过蓝沐雨的裙角,虽未蚀出洞来,却已让布

  料变得极为纤细易裂,才会在蓝沐雨一扯之下,裙子便断为两截。

  蓝沐雨看了自己的裙子,想到紫冠鳞虺适才便在自己身边游走,心里大呼侥

  幸。

  若让紫冠鳞虺攀上手背,还怕不当场见骨?

  屋外,蓝娇桃一时停了动作。

  倒是雪见了自己发出的手里剑竟有一枚射上了棺材,且看来是极新的棺材

  ,不禁一惊,右手搀著流风、左手指向那棺材,颤声道:「那……是谁的?」

  莫不是君弃剑死了?雪心想著。

  蓝娇桃冷哼一声,并未回话,双眼仍恨恨的看著二人。

  流风只觉脑袋愈发沈重,已完全无法自行站立了!当下只得在雪耳边道:

  「先走……先走再说……」

  但雪还未发步,东边山坡又跑来一人,她见了五颜六色的池水、一地枯黄

  的死草,便嚷道:「你们是谁啊!沐雨呢!」

  此人自是阮修竹。

  房中蓝沐雨听到乃姐大叫,心中不禁大急:人家在打生搏死的,这胆大包天

  的姐姐,何必要淌这个浑水!

  流风、雪双双回头一望,见来人并非君弃剑,流风便道:「别理他……走

  吧……」

  任凭阮修竹冲著二人的背影嘶喊,他们自是甩也不甩。

  阮修竹见二人不予理会,只得转向蓝娇桃道:「你又是谁?」

  「蓝娇桃……」蓝娇桃已收起手杖,赤冠鳞虺也爬回身上:「这地方是你的

  吗?」

  阮修竹一怔,才发觉自己实无丝毫权利向对方大声嚷嚷,便道:「你有看见

  我妹妹吗?」

  蓝娇桃转身一指身後的茅屋,蓝沐雨已推门出房。

  阮修竹一眼便见著蓝沐雨的裙角破损断裂,一伸手便要扯上蓝娇桃领子,她

  身高几同一般男子,丝毫不显为难。

  但手还未伸到,忽见蓝娇桃身上的赤蛇已张口示警,一惊之下,忙又收手。

  蓝沐雨早已见到阮修竹的动作,知道误会,忙道:「姐!这位大哥……蓝哥

  没对我怎样!」对方在出手之前便即时将自己丢到安全的地方,也算狻有薄恩,

  她对於蓝娇桃的称呼也不觉有了些敬意。

  「姐?蓝哥?呵呵……」蓝娇桃听了这称呼,怪笑一声,屈身将钉在地上的

  手里剑拾起,又转头走到棺材旁,也拔出钉在棺上的那枚。

  他望著手中的两枚手里剑,许久之後,深深一叹,又走到紫冠鳞虺尸体旁,

  从怀中摸出布条,将它的身体抓起,走到树下,掘了个坑,将它埋了。

  动作完成之後,他走到正在茅屋前絮语的姐妹身前,道:「你们也来找君弃

  剑?」

  听了这话,蓝沐雨脸上一红,阮修竹则应道:「是啊!你也是?」

  「这么巧,大家都挑这时候来找君弃剑。」蓝娇桃一笑,笑得仍然很怪。

  那是极有深意的一笑。

  「那具棺材是?」蓝娇桃又问。

  「是君弃剑的徒弟,叫寒星。怎么,你不知道?」阮修竹答道。

  有问必答、知无不言,阮修竹天生大嘴巴,藏不住秘密。

  「寒星啊……」蓝娇桃喃喃自语。

  他有印象,便是在杭塘山差点被蛇咬死的那个小女孩……

  君弃剑为了救寒星,硬挺未愈之躯来抓紫冠鳞虺,真是不要命了!

  如今寒星身在棺中,定是已死。若是已死,则君弃剑会……

  世人只知君弃剑人在山阳,但为何跑到山阳,却无人过问。如今看来,山阳

  倒是君弃剑避世的一个好地方。

  可惜,地方再好,也会为人所扰。他蓝娇桃、眼前这对姐妹、还有适才的那

  两个倭族人,都是来扰君弃剑的。

  怎知君弃剑人在山阳,却未待在山阳竹林,大夥儿都扑了个空。

  蓝娇桃暗暗思索:原来君弃剑与那些倭族人已分道扬镳……那倒好,对於我

  国的情况会有利许多。

  他念头几转,又向二女道:「你们和君弃剑是什么关系?」

  阮修竹道:「没什么特别关系。你呢?」

  蓝娇桃仔细看了看眼前二女 ̄君弃剑如今名声鹊起,这两个女子想是特地来

  此,想要见他一面罢!那倒没什么所谓了。

  此时君弃剑孤身一人,且徒弟新亡,定然意志消沈,这是对付他最好的时机

  !蓝娇桃心想。

  蓝沐雨则想道:这是让君弃剑记住自己最好的时机!

  阮修竹想道:如今出门在外,找不到君弃剑、又连连遇上一些怪人!这是我

  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候了!

第十八话 彭蠡双娇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