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话 细水长流 ̄之一

    襄州.晨府。

  前庭的八根木桩前,站了三个大男人。

  左者高八尺四寸、重一百六十斤,虽然体型狻为高大,但脸上稚气未脱、手

  上持著一杆八节连杆枪。他是年方十六岁的石绯。

  由於石绯身形较高,那八节连杆枪若不将枪头算进去,由他拿著,即如同齐

  眉棍一般长短。

  中者高八尺、重一百二十斤,体型较为削瘦,但他身穿无袖的粗布衣,可清

  楚看到一双臂膀肌肉十分结实,右手拿的是一把宽刃钝剑。他是十七岁的王道。

  右者高七尺七寸、重一百三十五斤,上身袒裸,露出了浑身横肉,他浓眉、

  大眼、厚唇、鼻梁粗,五官显得角分明,似乎深刻於颅骨中,生得不像汉人,

  拿的武器仍是惯用的大环刀。他是二十一岁的宇文离。

  三人并立於木桩前,神态万分严肃。

  他们身後,晨星、魏灵、北川球也相当拘谨,似乎呼吸也不敢太大。

  他们六人已这般站了一刻钟了。

  又过了一阵子,後方传来一阵粗嗓的老人声音:「你们要看到什么时候?快

  动手啊!」

  王道、石绯面面相觑。

  去年此时,晨星曾要他们练到能空手在二十招内将八根木桩尽数击『碎』,

  他们终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如今,真的要试了,但即使拿了武器,一时也不知从何下手。

  两人脑中浮视出一个不太鲜明的影像……

  去年的腊八,下雨了,那天他们没有在庭中练功,两人、再加上魏灵,三个

  人坐在大厅门口望雨。

  忽然,魏灵大嚷:庭中有人在梅花桩上舞剑!

  梅花桩只在木桩旁儿。後来,魏灵又喊:他落地时,八根木桩全碎了!

  舞剑的人,他们一时以为是晨星,但随即证明了,是叶敛,即君弃剑。

  去年腊八,他悟出一招『抽刀断水水更流』,便能在一瞬碎去八根木桩;过

  了将近一年,王道与石绯却仍然没有信心。

  喊话的人,是个穿著宽袖黑色道袍的俗道、满头黑发、看来并不甚老的老叟

  。他并不像老人,但他兼称自己是老叟。

  黑桐是也。

  话声落下,王道与石绯还在对望,宇文离已捺不住性子!

  即使未习『镇锦屏』,他过去便曾经一刀斩断五匹马的马颈,如今面对的只

  是木桩,又有何难?

  宇文离霍地举刀,双手持刀,过顶、落下!

  他这一刀落时,似无所阻,一点也没阻碍的直劈到地。

  而後,一转刀身。

  他身前的木桩分为两片,一左一右、分别倒下。

  晨星、魏灵、北川球在後,见状,不约而同的连连点头。

  从来也没人会去怀疑宇文离的力量。

  「换你们了!」黑桐又叫道。

  王道依样葫芦,举刀狠劈。

  当剑刃接触到木桩时,他的手臂微微一顿,但猛一加力,也是一劈到地。

  跟著微转剑身,木桩也一分为二。

  王道力有所顿,似乎比宇文离逊色了点,但他用的乃是剑锋较钝的宽刃重剑

  ,要劈开木桩的难度又比使大环刀的宇文离略高,严格说来,不分上下。

  石绯呼了口气,平举左手,掌心对著木桩,四指并而指天、姆指向右平展,

  右手则抓著枪杆尾,将枪头搭上了左手姆指……

  『捻丝棍』的起手!

  石绯略一凝气,右脚向前猛跨一步、右臂旋转,枪头前送!

  木屑纷飞!一根木桩直接被石绯打了个洞!

  晨星、魏灵、北川球点头点得更用力了。

  但跟著只是一怔,也没感觉到黑影,黑桐竟已站在前方三人面前!

  这是怎样的速度啊?後方三人尽皆愕然!

  晨府前院狻阔,晨星等三人距王道尚有丈许、黑桐原本又坐在他们後方二丈

  处,这三丈距离,黑桐竟尔一闪而至?

  这是与他们完全不同的境界!

  黑桐闪到王道等人面前後,却摇头道:「不对,大大不对!」说完,双手一

  闪,王道、石绯均尚未及反应,原本握在他们手上的宽刃重剑与八节连杆枪,一

  左一右,竟已到了黑桐手上。

  黑桐将钝剑插在地上,取下了八节连杆枪的枪头,跟著便面对著第四根木桩

  ,摆起了『捻丝棍』的起手。

  黑桐略一凝神,跨步、出棍!

  这一棍只碰到第四根木桩的表皮,连木屑也没激出,他忽然停手了。

  黑桐停手收招之後,将八节连杆枪交到石绯手上,道:「『捻丝』端坐中原

  三大绝艺之一,岂止打洞而已?」接著便自地上拔起宽刃重剑,又道:「『镇锦

  屏』以其仅仅八招五十三式,便能名列天下五大剑艺之一,其中『蜀道难』一十

  二式,又与『捻丝棍』、『苍天有泪』以破坏力并列中原三大绝艺,其中个楚,

  并不是学了招式动作便能了解的……」说完,他双手持剑过顶,面朝第五根木桩

  ,一劈而下!

  这一剑的动作,与王道、宇文离一般无二,也正是『镇锦屏』八招五十三式

  之中,『蜀道难』的最後一个动作。

  便只是这么单纯的过顶落剑!

  这一剑,便足以断天下刃、中分其人!

  但黑桐又倏地停手了,剑刃只轻轻的搭在木桩上。

  六人尽皆懵了。

  黑桐出手的气势,确然是不同凡响,但他为何收招?

  黑桐将钝剑也交回王道手上,然後,朝著两根木桩各吹了一口气。

  第四根木桩,是中心点;第五根木桩,是桩顶。

  从这两个点,两根木桩开始出现裂缝。

  裂缝愈裂愈大,跟著,木桩开始变形……

  刷啦一声,两根木桩,成了木屑!

  一点都不夸张,地上无一木块!

  说是木屑,还不足以形容,根本便是木粉!

  讶然了、震愕了……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了……

  这老头,真的是绝顶高手!

  「慢著!这不公平!」众人仍未在震憾中恢复神智,宇文离便已嚷道:「我

  们!」他指向王道、再指向石绯、後指自己:「不像你有数十年的内功造诣,怎

  可能达到你这样的程度?这太强人所难了!」

  黑桐连连摇头,道:「我并未使什么内功,用的只有枪杆与剑刃。」

  宇文离也跟著大摇其头,道:「不信!不用内功,怎可能!」

  「有可能。」黑桐微笑道:「在你们的同辈之中,便有人能达到。」

  此言一出,晨星、魏灵、王道、石绯同时想到了君弃剑。

  君弃剑也还未二十岁,但他也能以一把未开锋的钝剑击『碎』木桩!

  黑桐没注意到他们想些什么,跟著又说道:「老叟记性不好,但他的名字极

  好记,叫梅仁原,老叟曾传过他两招。如果有机会,该去见识见识。」

  一听到这名字,魏灵、王道双双一怔。

  魏灵想:君弃剑所言不虚,梅仁原使的真的是『镇锦屏』,也真的是黑桐亲

  传!难怪会这么难对付了!

  王道想:梅仁原能达到这种程度?那他就更不是一般官兵所能捉拿的了!梅

  仁原与钱莹被擒杀,一定极有文章、大有文章!

  「这怎么会呢……」宇文离喃声道。

  黑桐一笑,道:「『捻丝棍』与『镇锦屏』是同一类型的武术,『以力搏力

  』便是它的特色。绝无花巧、绝无虚招,一来一往便是一招休一敌。你们说,这

  种招式最要紧的是什么?」

  「气势。」晨星领著魏灵与北川球迎上前来,见王道等三人答不上来,便出

  声说道。

  「没错,是气势。」黑桐背负双手,缓缓言道:「只要有气势,未交手便已

  我盛敌衰,即使对方未被我的气势压过,但一动手,我出手的全是进手、全是致

  命杀著,对方能不挡?一旦掌握主动,捻丝棍便是无坚不摧、镇锦屏更是攻无不

  克的绝技!除非……」

  「除非……?」石绯、王道、魏灵、宇文离同声接腔。

  「除非对手的功力胜你数筹,而且,对手不怕死!」黑桐说道。

  他这样说,心中则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好对手……

  十四年前,灵山一役,他在灵山顶上与当年的南诏国拜月教副教主雷乌交手

  ,奋力使尽了『镇锦屏』八招五十三式,无丝毫留手、无丝毫留情……

  雷乌用的是『归云晓梦剑法』,即是云梦剑派成名武技,双方战了个不分高

  下。

  雷乌的功力若非胜过当年的黑桐,便不可能接下『镇锦屏』。

  更何况,雷乌的不怕死是出了名的!

  结果是黑桐认输了 ̄因为他知道,没有打败雷乌的方法了。

  所以 ̄若说『镇锦屏』有克星,云梦剑派或许便是其一。

  「如果遇上云梦剑派,最好避一点……」黑桐喃喃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

  因为,云梦剑派几乎可以说是他们最明显的敌人!

  北武林盟主皇甫望,是当今公认的『天下第一人』,次之则是徐乞。在此二

  人之上,名气并不顶响、但传说中举世最强的『尽断七情』段钰已行踪杳然;

  又有很多人都认为『云梦三蛟』皆拥有胜过皇甫望的实力;皇甫望本人则屡次在

  公开场合盛赞君聆诗的『诗仙剑诀』是为『天下第一剑』……

  黑桐则更是徐乞的师父、皇甫望的师叔!没有人会怀疑黑桐的实力!

  如果连黑桐都认为云梦剑派惹不得,普天之下,还有谁能敌云梦剑派?

  岂不仅馀段钰、君聆诗了吗?

  「老帮主……」晨星开口道:「如果没有『气势』,仅靠『技巧』,有可能

  一招碎桩吗?」

  黑桐是为丐帮创始人,徐乞接位,是故晨星称黑桐为『老帮主』。

  黑桐眉头一皱,思索半晌後,道:「那要看用什么武器……」

  「一把钝剑……」晨星答道:「一把未开锋的平凡长剑,能吗?」

  黑桐怔了。

  以一把钝剑,以技巧一招碎桩?

  那可能要乃师木色翁才办得到!

  又或许……

  「哪一招?苍天有泪?」黑桐又问,其语缓、其声带颤。

  苍天有泪,林家堡绝艺,甚至可以称为『必杀技』……

  苍天有泪乃是聚全身之力而为一击,一击之後,无论何物,都要在剑压之下

  化为尘烟!

  黑桐亲眼见过,他绝不会丝毫怀疑『苍天有泪』的惊世威力!

  捻丝棍、蜀道难、苍天有泪,以其破坏力并列为中原三大绝技。

  但『苍天有泪』却远胜前二者!它是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

  如果晨星所谓的『一招』是指『苍天有泪』,那便绝对有可能!

  可……当今之世,还有人能使『苍天有泪』?

  「不,不是苍天有泪。」晨星答道:「是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

  一句?黑桐又是一怔。

  但他懂得,他也见过。

  九华剑法.诗仙剑诀……

  正是『以句为招』!

  「君聆诗?」黑桐又问。

  「不,不是君聆诗。」晨星再答:「是君弃剑。」

  黑桐一时无言了。

  黑桐的反应,都看在众人眼里。

  如果,连黑桐这等人物,都无法理解『诗仙剑诀』,那么,『诗仙剑诀』即

  不可解。

  那是一种远远超出常人理解范围的武术。

  过了许久,黑桐摇头。

  他摇头摇了好一阵子,才道:「那是天才的武术,或者并不是我们这等必须

  苦练基本功的人所应该去深究的。」

  这话极为实际,如其花心思研究别人,不如加强自己。

  「回头说自己吧……」黑桐转向三个小夥子,道:「你们能看得出来,除了

  『气势』之外,还有什么?还要什么,才能将木桩击碎?」

  你看我、我看你,王道、石绯、宇文离,一齐摇头。

  黑桐苦笑,便道:「是『力』,但不是单纯的『力量』,『力量』大是必须

  的,但若纯论臂力、不讲内力,你们三个年轻人只怕都比老叟要强,为何我能击

  碎木桩,你们却只能劈开、打洞?」

  三人又摇头。

  黑桐转而面朝晨星,道:「你晓得吗?」

  晨星是黄楼的嫡传弟子,捻丝棍则为黄楼独创招式,黑桐适才出招,也只是

  依样葫芦。若是晨星学得够精,他应要晓得。

  因为那正是『实招武术』中最紧要的精髓!

  若不知其精髓,徒习招式,也只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晨星则不假思索,即问即答:「破绽!」

  黑桐笑了,颔首道:「没错,就是破绽。如果以木桩来说,即是它的『至弱

  点』,找到那一个『点』,即使用力不大,也能产生极好的效果!现在,我便教

  你们如何去找寻敌人的『破绽』!」

  晨星、王道、石绯、宇文离都面有喜色,能得黑桐亲自指点,那真是莫大荣

  幸!

  但魏灵则若有所思。

  至弱点?

  『抽刀断水水更流』,是否也因打在『至弱点』上,才能收到一招败敌的效

  果?

  魏灵转头看著北川球。

  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只有北川球亲身捱过『抽刀断水水更流』。

  未晓北川球是不是知道魏灵没出口的话到底是什么,他感受到魏灵的视线以

  後,只是一劲的连连摇头。

  因为,他当初也是败得莫明奇妙。

第二十话 细水长流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