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廿二话 云南旧事 ̄之一

    背负琴囊的白衣书生进入云南境内。

  大理城已在眼前。

  看到大理城,白衣书生眼皮直跳。

  他绝非容易惊惶的人、他绝非没有定力的人。

  十四年了,再一次步入南诏国土,对他而言,竟是如此困难!

  二十年前,剑南曾爆发战争,南诏入寇蜀地南境,占领、建宁二郡。在

  史上,这桩战事被称为『天宝战争』。

  南诏国占领为时八年。

  安史之乱平定之後,南诏退回云南,又正式归属大唐版图。

  在四境不宁的时代,『天宝战争』已经被遗忘了,因为那只不过是国力贫乏

  的南诏,在面对著李密大军入侵的反抗罢了。

  朝廷没有人知道,那是一个王者发动『上兵伐谋』的极致表现……

  大唐并不晓得,当时云南正在内乱,除了正统的南诏国之外,还有以浪穹、

  施浪二诏所组合成的『大理国』。

  为了与大理的争战,当时的南诏国王稀罗△发动谋攻,化名敕里到中原活动

  ,他放出风声,将与大唐联军攻击大理。大理为了避免双面对敌,故决定先发制

  人,以南诏国王名义攻击。後来敕里与大唐密谋,由南诏出兵为大唐夺回

  ,并以大唐鞭长莫及为由,派了副手前来驻军,充任刺史。

  这些细节并未在唐史上见到,唐史上只记了『南诏侵唐,据郡』。

  但这件事,却让敕里成功在大理北方驻扎了军队,再加上南诏原本便在大理

  之南,大理实实在在的成了双面受敌。

  现在,内乱已经结束了,南诏统一了云南六诏。眼前的大理城,已成了南诏

  国的副都。

  身为江湖第一大帮 ̄丐帮的帮主徐乞,只要想到任何有关敕里的事,便会害

  怕、颤抖……

  敕里,已经被称为『天弃鬼才』。

  四大天才之中,以天弃鬼才为首。

  以敕里为首!

  这是世人默认、承认、甚至公认的事实。

  十四年前,他曾与诸葛静、段钰、徐乞等人一道,参与敕里主导的『灵山

  战役』……

  那短短一天的战役之中,大理、南诏各倾全力一战,但後来决定胜负的,并

  非兵战,而是『挑战』。

  普天下众英杰对敕里一人的挑战。

  那一战,其实只是私战,是敕里的私战。

  为私而战。

  但时至今日,『灵山战役』在许多人的心中,已是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

  他们亲眼见到了『神的境界』,在敕里身上见到。

  在灵山战役之後,原名稀罗△的敕里,才正式被称为『天弃鬼才』。

  全部的人都相信,天弃此人,因为他们害怕此人。

  在灵山战役之後,敕里在武林道上,被视为不可越的屏。他达到了智慧

  、武艺的『最高领域』。

  任何人终其一生,也绝难企及、不能望其项背的境界……

  在灵山战役之後……敕里身亡,但他也已成为了……

  神。

  白衣书生终於将极其沈重的一步跨出。

  踏进大理城内。

  开头成功之後,接下来就轻松许多,他开始在大理城中漫步。

  大理仍以浪穹、施浪二诏为主体,因其族人多著白衣,故此二诏也常被统称

  为『白苗』。

  相对的,南诏的蒙舍诏,便被称作『黑苗』或『蓝苗』。

  总而称之,即是『云南苗族』。便是世人印象中,以饲毒施蛊为能事、巫筮

  卦卜极其发达的『云南苗族』。

  大理城中,也有不少汉人,加以白苗族人多穿白衣,白衣书生在城中并不特

  别显眼、或奇怪。

  「善酿……给我善酿!」

  忽然有人以汉语喊道。

  那是个发色全白、面色苍老,看上去似乎已是八、九十岁的老头子,坐在路

  旁的酒店里,大嚷著:「我要善酿!杭州的善酿!」

  白衣书生心有所觉,便走了过去。

  小厮是个汉人,被这老人喊得慌了,手足无措的讷讷说道:「雷大人……我

  们这没有……没有善酿产的杭州……」

  「不要善酿了。有没有龙井?」白衣书生走到小厮身边,微笑道。

  「这……我们不卖茶,只有酒……」小厮答道。

  「那就都不用了。」白衣书生说完,便在老人对面坐下。

  老人看著白衣书生,微笑,斟了一杯白酒给他。

  白衣书生看著老人,微笑,喝下了那杯白酒。

  二人像白痴般对笑了一阵,又极有默契,同时起身,走出店门、走出城外。

  「君无忧。」

  「副座。」

  离城数里,四下无人时,两人分别道出了对方的称谓。

  君聆诗,字无忧。

  副座,指的则是当年敕里的副手,驻军长达八年的雷乌。

  当年的南诏与大理,以宗教纷争而对立,南诏国有新兴宗教,名曰『拜月』

  ;大理则崇奉大地之神『女娲』。二者互不相容,以此相持不下。

  「我已不是副座了。」雷乌苦苦一笑,摇头道:「他废了拜月教。」

  拜月教创始者,名为杨冰,执政二十馀年;後杨冰战死,雷乌续立,任教主

  历时六载;後又以稀罗△为教主,雷乌逊位为副手,经过了十二个寒暑。

  所以,如果拜月教只存在三代,那敕里就是最後一任的亡教者?

  谁敢让身之为人、而其才非人的敕里成为亡教者!?

  君聆诗眉头略蹙,道:「他……?仲参吗?」

  「应该叫他作△迦异。」雷乌涩涩说道。

  杨冰战死的那一役,南诏元气大伤,经过雷乌六年的苦心经营才恢复元气、

  敕里将其壮大,他们对拜月教有著如同父子一般的深厚感情。△迦异废了拜月教

  ,等同否定了雷乌的贡献、敕里的努力。

  「他还作了什么?」君聆诗又问。

  从雷乌的神情看起来,还有,一定还有什么!

  雷乌仍是涩涩一笑,轻叹道:「你看不出来吗?」说著,又走出几步。

  君聆诗看出来了。

  雷乌年纪虽大,但应该只是逼近六旬,如今看来却似乎行将就木、垂垂老矣

  。且雷曾与黑桐正面交手,不相上下,可见其功力之精深。如此高手,却老化的

  这般迅速,便只能有一个理由……

  「他……废了你的功力。」君聆诗轻声说道。这不是问句。

  「不是废,是吸去了。」雷乌满脸的皱纹不断抽搐,忿忿说道:「不只是我

  ,巴奇也是……『拜月秘术』传到他手上,他将『反客为主』、『过屋抽梯』一

  道解释,成了一套能吸取他人功力为己用的武功,称之为『集涧涌泉大法』!」

  君聆诗不禁一怔。

  不仅仅是雷乌曾与黑桐战成平手,巴奇当年也号称『南苗第一强者』,他打

  败过皇甫望!

  若果,△迦异同时拥有了这两人的功力……

  武功高绝那是一回事,君聆诗觉得奇怪,十分奇怪!

  △迦异是敕里的养子,雷乌是敕里的副手、巴奇是敕里麾下三将之一!他怎

  能对这两个人下手?他疯了吗?

  这就是他所谓的『集涧涌泉』?不可思议!

  但是……但是……不可能啊!

  君聆诗满怀疑惑的望著雷乌。

  雷乌,拜月教副座,十四年前锦官、永安联军共五万大军,与一万军战

  於嘉陵渡口,此役名为『嘉陵会战』!

  君聆诗、诸葛静、徐乞皆有与战,他们被雷乌打得一败涂地!

  而後,南诏国发起锦官攻略战,雷乌领亲卫三千骑兵直奔锦官城下,与当代

  『镇锦屏』传人赵瑜单挑,战胜。

  雷乌的战略头脑、雷乌的武艺、雷乌的智慧,无人会怀疑!

  徒有一身勇力的莽将巴奇固不足道,但雷乌怎可能被△迦异轻易夺去了一身

  功力?

  功力虽失,智慧犹在,雷乌看出了君聆诗的疑惑,只是苦笑。

  「告诉我!」君聆诗沈声道,话中带怒。

  君聆诗性格沈稳持重,极少、甚至不可能发怒。

  雷乌深深一叹,终於说出了一幕难以忘怀、悲极怨极的往事……

  灵山战役之後,南诏与大理几乎都是全师而退,但双方的领导阶层皆损失惨

  重,不约而同的采取关闭四境、保存国力的措施。

  南诏方面,△迦异命暂不发布云南王稀罗△战死的消息,只说稀罗△身受重

  伤,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疗养,自己则扮演起了稀罗△的角色。

  这造成了一种极奇特的情况:大理与中原武林,都知道稀罗△已死;但南诏

  人民与大唐却不知情。

  对四境不宁的大唐来说,无事即是好事,故从不多问,朝廷只负责承认并册

  封『王』而已。

  △迦异接著令我总揽国政、巴奇负责军事,两人一内一外治理南诏,倒也安

  平。两年过去了,南诏国人重新开始习惯把我当成云南王,毕竟我也登上过拜月

  教教主的大位,以执政能力而言,我自信并不比教主逊色。

  这两年之间,我在家中理事,各部长老与群臣已经很自然的会前往我的官邸

  议事,王官倒显得冷清了。到了第三年,△迦异私下告诉我,可以到王宫处理国

  政,我接受了,但一直只在副殿理事。

  到了第五年,△迦异满二十岁了,他开始接手问政,从一些小事开始,△迦

  异的学习能力无疑是极强的,我的身份已形同太傅。这种情况也持续了两年。

  这两年,我躬事△迦异,同服侍教主一般,极尽人臣之礼,△迦异也给了我

  位极人臣的待遇。曾有数次,△迦异问政过晚,便权留我在王宫内过夜,我也渐

  渐的在王宫愈待愈久。

  外头,这七年之间,巴奇并没闲著,灵山战役之中,他受伤极重,花了半年

  的时间才将伤养好。之後,他积极训练士卒,七年过去,南诏军兵个个都成了能

  以一挡百的勇士,尤其是巴奇亲属的二千长刀兵,更是精锐中的精锐,负责全国

  治安。由於巴奇与我的努力,南诏国泰民安,在灵山战後维持著战前的荣景。

  △迦异的执政能力愈来愈强,我显得轻松不少。闲暇之馀,我开始想起了自

  己的本能,那是从『拜月秘术』中学来,带领骑兵的能力。

  在教主当位时期,我一直领有三千名亲卫骑兵。灵山战前,这三千骑兵被诸

  葛静用计,全军覆没了。此时一有空闲,我便与巴奇联络,从军士中挑出了三千

  名精英,重新训练,又组成了一支骑兵队。

  这支骑兵队,不仅擅长森林、沼泽行动,甚至也可以翻山越岭,移动力之卓

  绝,远胜任何军队、任何兵种。我编组完成以後,让南诏国人见识了这三千骑兵

  的战术演习。南诏国人在惊叹之馀,封给了这三千精锐骑兵一个实至名归的称号

  :『山雷』。

  接著,意外发生了。在三年前的年庆大典中,△迦异宣布即位云南王,对南

  诏国内公布了教主的身亡消息,但对大唐仍然不予通知。南诏国内一时轰动、混

  乱了,因为教主在南诏国人的心目中,是高高在上的、不可触及的,他是南诏人

  心目中的王者、是圣人、是神!他的死,对南诏国人而言,是太大太大的打击!

  即位大典上,南诏国发生了暴动,那是一群不相信教主已经死去的人所发动

  的,这场暴动犹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全国都有乱民的破坏消息传来。但△迦异

  不管,他说要看比武大会,并指名巴奇一定要上场。原本巴奇领著他的二千长刀

  兵,极力镇压国中的暴动,接到△迦异的钦点时,巴奇抗命了,他认为先将国内

  人民安定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我也如此认为,所以大力支持他的决定。更何况我很清楚,巴奇和喀

  鲁、阿沁,这所谓的『南诏三将』,他们是教主超拔於市、一手带出的,喀鲁与

  阿沁都已经死了,仅馀巴奇一人……即使没有△迦异的命令,他也会继续领导南

  诏军士,他绝不可能辜负教主一番心血栽培!

  但△迦异发怒了,他说,巴奇抗命,理应问斩!并亲自带领了几名亲卫兵士

  ,前去收捕巴奇。他们在南诏城中找到巴奇,亲卫兵士开始对巴奇发动攻击。巴

  奇身边的长刀兵不服,奋起反抗,因为他们知道,巴奇是绝对忠於南诏的,要将

  巴奇问斩,是绝对不合理的!

  巴奇也有反抗,但他处处手下留情,他清楚,如果伤到△迦异的亲卫军士,

  那他就是真的造反了!

  南诏大街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巴奇与△迦异对峙,巴奇不全力反抗、但也

  不肯束手就擒!一切都必须等到国中的暴动平息之後,才来解释、才来进行,才

  是对的!我极力支持巴奇的决定,并在他与△迦异对峙之时,代替他继续镇压暴

  动。

  我相信,巴奇身为『云南第一强者』,没有人可以奈何得了他,巴奇自己也

  是这样认为的。

  但我们轻估了△迦异……他开始向巴奇动手,不留情、不手软!巴奇只有防

  守,他不敢攻击。我们错估了一点……这些年来,『拜月秘术』一直在△迦异的

  手上!他学的,便是『反客为主』与『过屋抽梯』!

  当巴奇倒地的那一刻,全国震动了、但也安宁了。△迦异开始对倒地的巴奇

  施展『集涧涌泉大法』!等我赶到,巴奇已油尽灯枯,全场也无人看出△迦异的

  手法!巴奇一句话都来不及对我说,他就死了,彻底的死了!当时,我并不知道

  △迦异已学会了『集涧涌泉大法』,更不知道这套神功,紧接著竟又用在我身上

  ……

  但也幸好,我用一身功力,终究换得了秘密……换得巴奇何故而死的秘密!

第廿二话 云南旧事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