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廿三回 初访彭蠡 ̄之二

    就在君弃剑与石绯正身处鄱阳剑派、四周皆是笑骂声时……

  云梦剑派.回梦堂

  「堂主!堂主!」布戎武气急败坏的冲进正殿,他的嚷嚷声早为元仁右听闻

  ,不仅是元仁右,回梦堂中几个好事的弟子,也都围近了正殿。

  元仁右见了布戎武的形貌,不悦道:「如此慌乱,成何体统?」

  云梦剑派以兵学立派,最不能容许的,便是自乱阵脚、未战先败,所以平素

  自然是极为注重修养功夫。

  即因如此,天塌不惊的君弃剑才能得屈兵专看中。甚至在明知立场敌对的情

  况下,屈兵专也无法克制爱才之心,让君弃剑在投入云梦剑派的第十七天,便得

  以进入『回梦汲元阵』中过夜……

  如今布戎武的慌张失措,教元仁右愀然不喜也是极为正常的。

  「竹林外……有人……」布戎武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急说道。

  元仁右皱起眉头,道:「说清楚点,有人要闯阵?」

  保护回梦堂的阵势有二:其一乃是湘江水流,要看到竹林,船必须是由洞庭

  溯湘江而上,除了船行速度要够快之外,还必须在河面上连拐四十六个大弯;其

  二则是环绕堂外的竹林,这竹林的布阵、破阵之法,自是不为外人所知。

  「不……不是!」布戎武舒了口气,道:「外头那人,是昏的,他身著白衣

  、背上负琴……」

  听到布戎武如此说法,元仁右不禁一怔。

  这阵子,不知哪儿传出的消息,君聆诗现身了!

  君聆诗约三十馀岁、喜著白衣,这一点人尽皆知。最新的消息则指出,君聆

  诗背负琴囊、囊中为一七弦琴,无雕之琴!

  但……君聆诗为何会昏倒在回梦竹林之外?

  「快叫屈师叔!」元仁右吩咐道,一个箭步、急急冲出。

  围在大殿外的好事弟子,只觉眼前蓝影一闪,便不见了元仁右人影。

  跟著,布戎武还未到後堂通知,又一道绿影掠出堂外。

  大家心里清楚,那是屈兵专。

  屈兵专与元仁右几乎无分先後到达湘江岸边,便见一人趴在河边、半身浸在

  水里。此人果然身穿白衣、背负琴囊,与布戎武所言丝毫不差。

  但有异的是,河水中泛著鲜红、地上也流了一滩血,白衣之上,满是血迹!

  元仁右急忙赶上几步,将对方抱起,同时也注意到对方伤在手腕、脚踝,便

  将其点穴止血。

  屈兵专蹲下身子,细细的看著那人的脸。

  屈兵专素称知人,对於相学所知不浅。

  第一眼,那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明显是失血过多以致晕厥。

  第二眼,屈兵专立即看出此人面相大异常人,他是个人才、甚至是天才!

  这种绝世天才的面相,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屈兵专立即伸手在那人的头骨上摸了一阵,而後低声道:「天赋异才啊!」

  『天赋异才』是为君聆诗的绰号,元仁右与屈兵专都未曾与君聆诗打过照面

  ,并不识得,但由屈兵专不假思索便说出这称号来看,此人确是君聆诗无疑!

  「他伤势怎样?」屈兵专忙问道。

  元仁右细细检视之後,身子一抖,颤声道:「他……他的手筋、脚筋……全

  被挑断了!」

  屈兵专闻言,也为之一怔。

  筋、骨,乃是人体活动极重要的器官,一旦筋骨有损,即使有再好的大夫疗

  治,也不可能完好如初,肢体灵敏度大大下降乃是必然的结果。

  君聆诗的『诗仙剑诀』天下闻名,说他可跻名当今天下第一流的高手,绝无

  人会怀疑。

  甚至……『诗仙剑诀』一向被视为『归云晓梦剑法』的唯一克星!

  屈兵专脑中一闪,失声道:「不妙!中计了!」

  这一句话让元仁右呆了一呆。

  跟著,湘江传来了一阵阵的人声……

  「看到了!在那里!」

  「快过去!快过去!」

  「无忧!无忧!」

  无忧,是君聆诗的表字,当今世上会直呼其表字之人,仅馀徐乞。

  元仁右只见江面上有数支小舟曲回逆游而上,当头一艘,一人雄踞船首,一

  身破衣、手持碧绿竹棒、身形矮壮、气势霸道……

  「是徐乞。」元仁右说道,他的声音有点颤、有点哑、有点惶惑。

  或许这些表情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回梦堂主的脸上、或许屈兵专也应该为元仁

  右的略微失态加以教训一番。

  但此时,元仁右的表情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元仁右!……屈兵专!」

  徐乞圆睁虎目,大吼一声,犹如狂风吹过,岸边竹林漱漱动摇。

  他见过元仁右,自然认得;在元仁右身旁之人,年纪大上元仁右不少,看来

  该是长辈。

  很多人都晓得:云梦剑派之中,元仁右为回梦堂主、于仁在为聚云堂主,至

  於云梦三蛟,屈兵专长驻回梦堂、景兵庆身在聚云堂,掌门楚兵玄则往来二地。

  是故,徐乞立时判断出来,那老者该是屈兵专!

  元、屈二人联手,君聆诗孤身岂能敌乎?

  世上根本无人能敌!

  「糟了……」屈兵专缓缓站起身,向元仁右道:「走吧……跳到黄河也洗不

  清了。」

  元仁右咬咬牙,放下了君聆诗,与屈兵专一同闪进竹林之中。

  这边徐乞等不及船支靠岸,足下一踏,便自船首一跃上岸,飞奔至君聆诗身

  侧,一把抱起了君聆诗,连叫道:「无忧?无忧!」

  但君聆诗血行不足,自是毫无反应。

  旁儿八艘小舟纷纷靠岸了,除了一名随徐乞一同前来丐帮弟子之外,其馀二

  十几人都是洞庭水域四帮的人马。

  「徐帮主,他果然是君聆诗?」一人上前问道。

  「当然是!当然是!」徐乞手上还抱著君聆诗,极为忿恨的朝天嚷叫道:「

  不报此仇,我徐乞誓不为人!」

  於是,另一桩惊天动地的消息,就此传开了……

  鄱阳剑派.前庭

  「萍儿。」龙子期唤了一声,便有一名年约十八、侍女模样的少女从人群中

  挤了出来。龙子期指著石绯道:「带这位兄弟去包扎一下。」

  萍儿应了声是,自君弃剑手中搀过石绯。

  石绯仍自愣了,萍儿扶著他走,他也呆呆的走。

  当他们走过女眷房间时,石绯忽然回神了,跟著便看到其中一扇房门钉满了

  木板。

  他皮厚肉多,虽受了伤,也不甚疼痛,直指著那怪模怪样的房门,道:「这

  房间闹鬼吗?干嘛钉成这样?」

  同时,房中也传出一个女声:「怎样?怎样了?」接下来,也不闻有人回话

  ,房里那人却叹了口气,愁然道:「这下……我惨了……」

  石绯心头一凛 ̄果然闹鬼?

  他一站定身子,萍儿便拉他不动,石绯对於身旁还有一人倒是恍若不觉,开

  始侧耳倾听著房中人的说话……

  「君弃剑应该会比他的同伴强吧……」房中那女人说道。静了半晌,又道:

  「可是大师兄一定会亲自出手……」顿了一顿,再道:「唉哟 ̄我的心情好矛盾

  ……我不希望派里输给别人,可是如果输的是君弃剑,我就……」

  萍儿见石绯听得兴起,也放弃拉他了,自行回房拿了纱布,看石绯一动不动

  ,便开始在石绯右腿伤口处缠了一圈又一圈。

  待她包扎完毕,石绯仍然在听,叫了几声,也毫不搭理,一耸肩,便赶回大

  庭。

  比起石绯偷听的兴趣,她比较关心龙哥和君弃剑交手的结果。

  木板钉门,房中自是阮修竹,她说话的对象则是小窗之外的小涵。由於房门

  与小窗一南一北,隔著一整排的屋舍,房外的小涵和石绯都看不见对方,小涵较

  为细心,说话声小,不似阮修竹动辄大嚷大叫,话声便教石绯无法听闻。於是在

  石绯而言,房中人根本是在自言自语,形如疯子。

  听了一阵,石绯好奇心起,伸手敲了敲房门。

  阮修竹在房中听得有人敲门,心中一惊,急忙住口。此时,便听得门外的石

  绯说道:「喂……你干嘛一直和自己说话?」

  这声音很陌生,阮修竹走到门边,疑道:「你是哪位?」忽然灵光一闪,又

  叫道:「你就是石绯?」

  门外石绯从木板缝中隐隐见到房中人影,只觉得对方同君弃剑一般高矮,

  可怎会是个女人声音?不假思索便出声问道:「你是女人吗?」

  这问题无疑是极为失礼的,但石绯根本没有考虑。

  阮修竹闻言,傲然回道:「本姑娘可是彭蠡湖畔第一美人!」

  石绯一怔 ̄怎么有人脸皮这么厚?但想问的也还是出口了:「彭蠡湖畔第一

  美人,你干嘛用木板把房门封死了?又干嘛要在房里自言自语?」

  石绯听不见屋舍对面的小涵说话,但他嗓子较粗,所言却教小涵隐约听见了

  ,一听到石绯竟附和著阮修竹,称她为『彭蠡湖畔第一美人』,不禁失笑。

  阮修竹道:「我哪有自言自语?对了,我问你,你觉得君弃剑和我们掌门,

  谁输谁赢?」

  听了这问题,石绯一时犹豫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在君弃剑孤身於山阳为寒星守丧期间,石绯与王道、宇文离得黑桐亲自指点

  ,进境可谓一日千里,乃至於君弃剑与王道、宇文离过招,不仅处於劣势,根本

  在二人所使的『镇锦屏』压制之下,可说是毫无还手馀地!

  石绯自认与王道、宇文离是不分伯仲的,也就是说,其实他有信心胜过君弃

  剑。

  石绯输给常武,虽然是输在大意,但若比自己差劲的君弃剑、对上理应比常

  武强的龙子期……

  石绯不知该如何判定胜负了!

  忽然,一声响亮之极的『锵』传了过来。

  「我不知道!」石绯急急回道,跟著便一跛一跛的赶回前庭。

  光听这声音,便知是君弃剑开始与龙子期交手了,怎能不看?

  阮修竹见石绯匆匆而去,气得大敲房门,却又不闻答应,一时无奈,只好转

  向小窗,道:「小涵,你也快去看看,记得回来把结果告诉我!」但仔细一看,

  原来小窗早已关上,小涵也不知所踪了。

  阮修竹见状,双手叉腰,大叫道:「气死我了!我也要看啦!」

  君弃剑对龙子期。

  已经开始了,但说精彩?其实乏善可陈;紧张?真的一点也不。

  这像是表演,不是比武,在鄱阳剑派的大庭之中,在派里素有『美胜周郎』

  之称的龙子期,正在跳舞。

  怠光连接成极具美感的弧线、龙子期成束的长发飘荡,与身形一同飞扬著,

  每个举手、每个投足,都极优雅、极自然,很美,的确很美。

  君弃剑垂手点剑,站在原地,站在龙子期的剑圈之外,同围观群众一般,只

  是看著龙子期跳舞。

  他看得出来、感觉得出来,常武与龙子期都有一定的实力、水准。石绯只是

  仅仅一瞬的呆愕,常武在那一瞬的突进速度,便已不逊於晨星或白重;如今眼

  前的龙子期,看来甚至胜过杭塘山上的神宫寺流风……

  君弃剑必须承认,以阮修竹的水平来看待鄱阳剑派,真的是小觑了对方,鄱

  阳剑派的水准,真的不差!

  阮修竹所说的『二十招』,应该是加上了剑舞之中的二十招……

  只是……

  君弃剑面带微笑,居然盘坐在地上,看著龙子期跳舞。

  龙子期注意到了,动作微微一顿,但仍自起舞不止;全鄱阳剑派门众都注意

  到了,开始另一次喋喋不休的讨论。

  「喂!你认输了吗?」常武在旁叫道。

  君弃剑不理。

  石绯赶回大庭,又听到一声『锵』,原来不是双剑并击的声响,而是龙子期

  手中长剑划过地上碎石的声音。

  「君弃剑为什么要坐下……」在石绯身旁,一个小女孩喃喃说道。

  石绯看了小女孩一眼,她左额垂下的头发将左眼以上的部位、也就是左半部

  的眉毛、额头全部遮住了,虽然脸上沾了些炭粉,似乎有点污秽,但石绯看出她

  皮肤很白、眉毛很细、同时可能因为睫毛狻长,她的眼神有点,脸颊略瘦,

  但该有的肉,一分也不少。

  石绯微微一呆 ̄因为他知道自己看到了一个所谓的『美人胚子』。

  就连幼时印象中,那位吐番王欲求之为妃而为其所拒、後来打入大牢、美到

  没有一丝缺点的白美人 ̄程至清也不过如是。

  对於美好的事物,记忆会将它变得更无瑕。

  由此可见,面前这位矮了自己足足两尺的小女孩,对石绯而言,造成了多大

  震憾。

  这女孩自然就是小涵。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坐下吗?」小涵转而望向石绯,直接发问。

  石绯猛地回神,连连摇头道:「不知道。」

  君弃剑在作什么,他从来也不知道。

  小涵柳眉一蹙,似乎开始深思,看著君弃剑深思。

第廿三回 初访彭蠡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