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廿四话 重逢之後 ̄之一

    襄州的人愈来愈多了。

  人多,只为同一件事:来找君弃剑。

  来找君弃剑,也只为同一件事:问清楚『刻意败北』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楼是天下知名的人物、晨星的名气也不算小,再加上襄州在地界划分上,

  属於南武林区域,在二十二水帮广大的情报网传递之下,『君弃剑居於襄州晨府

  』,几乎已是人尽皆知。

  江南大会是为二十二水帮联合举办,君弃剑若有此意图,等於同时与二十二

  水帮过不去、也不给天下三大赌坊面子!

  那已经算是同半个武林为敌了!

  这一日,各帮会派出的代表齐聚一堂,其中以一支左手摇摇得出神入化、

  号称『左手魔』的贺满归当家贺金来、与位处鄂州,一手掌握了汉水与长江交

  流处转运交通的汉鄂帮帮主李定为首,共二十四人 ̄二十二水帮与三大赌坊各派

  一名代表,扣去已灭门、自南武林派谱中除名的杭塘帮,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

  浩浩荡荡的前往晨府『兴师问罪』。

  到了晨府外,只见大门敞开,门口一左一右站了两个汉子,一者高瘦、一者

  粗壮,犹如门神一般。

  贺金来是个五短身材、双眼细小,望一眼便知其精打细算程度的中年男人,

  他打量著两位『门神』,不久之後,便说道:「两位必是王道、宇文离。」

  王道与宇文离听到对方说出自己身份,不禁微有愕色,他们没想到自己成名

  了。

  「格老子的!老子要找君弃剑!」李定上前吼道,他人壮硕、声音粗,说起

  话来浑不像个掌握了长江最大支流水运生意的帮主,其实他本身并不喜欢这行业

  ,只是子承父业,事务皆交由手下打理。

  李定说完之後,身後其馀二十二人也同声嚷道:「我等要找君弃剑!」

  其势骇人,王道身子不禁微微一抖,宇文离则抠了抠耳朵,淡然道:「他人

  不在襄州。」

  「叫晨星出来!」贺金来跟著说道。君弃剑不在,这一点他们是早就知道的

  。既然君弃剑不在,将他的名气拱起来的是丐帮,在襄州,众乞丐以晨星为首。

  王道与宇文离都看出来了,面前出声的这两人,是代表发言;而这二十四人

  ,又代表了江南二十二水帮 ̄其实只剩二十一帮 ̄与天下三大赌坊,那是万万不

  能得罪的。

  只是……不能让他们入府!这是徐乞亲自下令的!

  前天晚上,徐乞带著一个昏迷不醒、四肢筋腱俱断的伤患赶到襄州,当徐乞

  说出此人的名字,不只是王道、宇文离等人,连晨星都呆了,呆到出不了声。

  许久之後,晨星才回神告诉徐乞,二十一水帮与三大赌坊都有人马到襄州来

  了,他们的目标,无疑是找君弃剑。

  这种事,徐乞当然知道,他不假思索,即要王道、宇文离二人当起门神,绝

  不可令任何外人入府!

  若这一众草莽找上门来,免不了要将晨府上下搜查一番,那君聆诗就会被发

  现了!

  君聆诗受创如此之重,怎能传了出去?此事若教天下人知晓,那天下就会大

  大震动了!

  至於贺金来所说的话……

  叫晨星?王道、宇文离相视一眼,不知该当如何了。

  贺金来与李定都是老江湖,看到这两个人的表情,已知究里,李定又嚷道:

  「格老子的!你们小子作不了主的!让开!」说完,一步上前,要直闯进去。

  他才刚跨出一步,忽然一个年轻人从远处奔来,直跑到了李定面前,大气还

  未喘完,便急道:「帮主……有消息,大消息!」说完,目视除了李定以外四周

  的二十馀人。

  李定见了,便手指众人,道:「他们,如此与咱都在同一条船上。」

  那意思很明白,便是有再隐密的事,如今也该开诚布公。

  年轻人点点头,跟著朗声道:「云梦剑派放出风声,不参加大会!听说是屈

  兵专亲自说的!」

  李定听到这儿,点头笑道:「格老子的!屈兵专这厮果然精明!知道咱们不

  想云梦剑派插手。」

  旁儿贺金来也道:「若要云梦剑派为首统领南武林,咱们日子可不好过。」

  「帮主,还有!」那年轻人叫道:「接下来这桩更紧要!前天,丐帮徐帮主

  与洞庭四帮的朋友收到消息,赶到云梦剑派回梦堂前,见著了屈兵专、元仁右,

  还有手脚四筋全被挑断的君聆诗!」

  听到这一段,现场呈现出震憾与呆愕。

  前年七月那轰传一时的事件,又被想起了。

  那时,回梦堂主元仁右单挑黄楼,打折了黄楼一臂;跟著,回梦堂下二十四

  名弟子摆开『回梦剑阵』,又击破了丐帮名闻遐迩的『莲花落阵』……

  由此可证:丐帮并非云梦剑派敌手。

  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不敌云梦剑派,几乎也等於无人可敌云梦剑派

  了。於是,开始有人拱出了君聆诗。

  君聆诗手中的天下第一剑 ̄九华剑法.诗仙剑诀,被视为唯一能克制云梦剑

  派的武学;行踪成谜的君聆诗,成为了南武林的指标人物。

  君聆诗是什么人,他们自然全都知道。那么,这件事代表什么呢?

  云梦剑派行动了!连君聆诗都不是对手!

  那么,云梦剑派岂非天下无敌?

  「其实君聆诗未必逊於元仁右或屈兵专……」贺金来说道:「但若此二人联

  手,想来天下原是无人可敌。只是,云梦剑派如此翦敌行径,未免有失厚道。」

  「格老子的!何止有失厚道?根本无耻之极!」李定大嚷,四周随即附和声

  四起。

  云梦剑派的声望更高了,但那是恶名,是令人发指的!

  「只是我不懂……」贺金来又道:「屈兵专既已明言不参与明年盛会,何故

  又要对付君聆诗?」

  这确实是个问题,众人开始思索。

  这时,前来传讯的那年轻人大声道:「徐帮主已将君聆诗送来此处的!洞庭

  四帮的朋友特地将消息送至本帮,是副帮主要我即刻赶到此处告知诸位的!」

  听到这段,王道与宇文离愕了。

  他们知道,不可能阻止这二十馀人闯入了!

  晨府大门沸腾了,大夥儿开始嚷嚷著,要入府找君聆诗。

  手筋、脚筋被挑断,失去的是武力、是行动能力,但君聆诗号称『天赋异才

  』,他的绝世智慧是被天下所公认的。失去行动能力,不代表失去思考能力!

  王道望向宇文离、才知道对方也正看著自己。

  当他们二人正感到无奈的时候,面前的二十馀人却沈静了,且全体注视著他

  们两人。

  贺金来张口了,王道以为他说的会是「小子,让开吧」,但却没有听到贺金

  来真正出声。

  声音从身後传来:「你们两个,不用守了。」

  王道愕然回头,看到的是徐乞。

  原来是徐乞出现,所以这二十馀人才没开始动手。

  这一幕在王道心里印得很深,他开始认识到,什么叫『高手』。

  真正的高手,不用出手,只要一个动作、一句话、甚至只要出现 ̄就能震慑

  群雄!

  二十一水帮与三大赌坊的代表都跟著徐乞进入了晨府大厅,宇文离也走了,

  王道仍在门边发呆。

  晨府大厅之中,二十一水帮与三大赌坊的代表挤在门边,由於徐乞在场,他

  们无一人敢矩。

  不久,晨星也到了;接著,一位少女与一个矮胖子一左一右搀著一名中年人

  也来到厅上,大家知道,那位少女是魏灵、矮胖子是倭族人,名叫北川球。

  至於当中的那名中年人,自是『天赋异才』君聆诗。

  魏灵与北川球将君聆诗搀到主位坐下後,便退下了。但他们没走远,躲在堂

  边,偷偷看著厅中。

  魏灵与北川球躲在左进、右进则有宇文离和王道。

  君聆诗的手腕和脚踝还缠著厚厚的纱布,由於失血过多,脸色显得很苍白。

  他看著眼前众人,报给一个微笑,道:「各位想知道些什么?」

  看到君聆诗的表情,大夥儿都怔了。

  君聆诗表现得很恬静、很淡然,除了脸色极差之外,简直像完全没事发生,

  他只是接待几位来拜访的客人一般。

  首先,他是一个剑术好手,『诗仙剑诀』声名之大,无人不晓,光是四肢肌

  腱被断,便足以使一个武林中人颓丧若死了。

  至少,在场的人都自觉,不可能如此无动於衷。

  再者,他们是来找君弃剑问罪的,众人皆知,君弃剑是君聆诗的义子,如今

  君弃剑不在,找君聆诗算帐也不算过份,所以他们的立场是不友善的。

  说君聆诗是仗著徐乞在场才凛然不惧,那是不合逻辑的,因为徐乞根本无权

  干涉南武林。现今堂上二十一水帮与三大赌坊的二十四位代表,正是为了明年春

  分将召开的南武林大会而上门,徐乞自然是不能插手的。

  就这样简单一句话,堂上众人已为君聆诗的气度所折服,他们真正了解到,

  为何君聆诗能被称作『天赋异才』。

  一个四肢被废、武功尽失的人,面对著这么多不友善的敌人,还能如此处之

  泰然,这等定力功夫,已经是堂人众人拍马也赶不上的。

  贺金来提起胆子,向前跨了一步,道:「馈下必知我等为何而来?」

  君聆诗看著贺金来,道:「这位该是贺当家。不才知道,是为了江湖传言,

  弃剑将故意在明年大会上败北,令道上众兄弟输掉大把怠子。」

  李定闻言,登时怒上心头,当下叫道:「格老子的!你可晓得这等同当众宣

  布看不起我江南水帮联盟、与三大赌坊为敌来著!」

  「汉鄂帮李帮主,」君聆诗淡然笑道:「弃剑不会如此不智。」

  贺金来与李定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君聆诗,几乎可以断定从未打过照面,如

  今君聆诗却接连将他们的身份说得一点无误,也教二人惊愕。

  徐乞在旁见到二人的表情,但笑而不言 ̄只从对方的衣著、形貌、态度、言

  语之中,便能一点不差的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此乃君聆诗一绝。

  对君聆诗而言,这是微不足道的本领;在对方来说,自然是十分意外的。

  便这一点,加上君聆诗悠之扬之的态度,李定的火发不起了,堂上众人的火

  都发不起了。一时之间,他们都忘了自己是上门来找碴的。

  「不才请教贺当家一事:假若有朝一日,贺当家想在子之中灌铅,可会大

  张旗鼓、召告天下?」君聆诗看著贺金来,问道。

  君聆诗如此说法,实是大大得罪了对方,贺金来有足够理由可以要求君聆诗

  跪下赔礼。

  贺金来闻言,勃然色变,夷然道:「我堂堂『左手魔』,岂可能干这等龌

  龊事?便是要的……」说到这儿,贺金来住口了。

  贺金来没要有君聆诗赔罪,他想到了不合理处、堂上二十四位前来问罪的人

  ,都想到了不合理处。

  即使君弃剑真的想让道上兄弟输到脱裤子,这是明摆著要让人剥了自己的皮

  ,他万无道理如此愚昧,笨到让这件事传开。

  「不才从来也不觉得弃剑已经活腻了。」君聆诗微笑著,说道:「武林之中

  多有好手,不才不能保证弃剑与他的同伴必胜无疑。但若说他们会故意败北,那

  也是绝无可能。不才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各位仅可放心。」

  贺金来望向李定,道:「你怎看?」

  「格老子的!就凭你『天赋异才』四个字,老子信你的!」李定朗声道。

  贺金来再回头看看『金宝山』与『押大赔大』的代表,两人经过短暂的低声

  商议後,同时点头。贺金来便赔笑道:「咱三大赌坊也同意了。今日之事,尚请

  君先生见谅。」

  君聆诗微笑颔首。堂边四人讶然不已。

  君弃剑故意败北的传言闹得极大,他们与晨星都知道此事殊难了结,怎料君

  聆诗 ̄这么一个四肢已废的中年人只是往堂中一坐,短短几句,竟让这夥大有可

  能一把扭断他颈子的粗汉们赔礼谢罪!

  这实在太震憾了!

  跟著,门外传来了马嘶声。

  晨星闻声,随即奔到外庭,不多时便领进四人:君弃剑、石绯、瑞思、白

  重。

  在场的二十一位水帮代表,几乎都在三月的水帮集会中见过君弃剑,也知道

  明年春分将要举办的大会根本便是此人数语促成的,此时见人,李定不禁嚷道:

  「格老子的!你不就是那个……」

  君弃剑一时并未理会李定,他见到君聆诗,一个箭步赶上,有好多话想说,

  但身後有这么多外人,张口许久,终只叫唤了一声:「二爹……」

  君聆诗朝李定扬扬颈子,道:「李帮主叫你呢。」

  君弃剑回身面向李定,拱手作了一礼,道:「李帮主有事见教?」

  李定上前几步,绕著君弃剑打量了好一阵子,确定无误之後,说道:「格老

  子的!就是你!就是你说服了咱们开江南大会!原来你就是君弃剑!」

  当时,二十二水帮於长江水面、在船上开会,正为了是否应该臣服於云梦剑

  派而争论不休。君弃剑上船後,却说三十五年前曾有人孤身连败云梦剑派的十馀

  名高手。众人虽然惊愕,却也不信。接下来,君弃剑以一句『我本楚狂人』引出

  了李白的名头、引出了北武林盟主皇甫望所盛赞的『天下第一剑』 ̄诗仙剑诀、

  也引出了君聆诗。

  也是由此,『诗仙剑诀』才会被视为能够打败云梦剑派唯一武学、君聆诗被

  誉为能够打败云梦剑派的第一人选。

  基於对君聆诗的信心,二十二水帮才会同意,於明年春分召开大会比试。

  贺金来又回头看向二十一水帮的其馀代表们,众人也纷纷表示无误。

  贺金来便说道:「既然君弃剑便是使二十二水帮召开大会的始作俑者,想来

  是更无可能自打嘴巴……」

  「格老子的!没错!没错!」李定连声附和道。

  「那么,我等告辞了。」贺金来向主人晨星说道,跟著朝君聆诗拱手、再转

  对徐乞致礼。

  不一会子,二十馀名大汉走了个乾净。

第廿四话 重逢之後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