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廿七回 群英齐聚大会尹始

    天还未大亮,五间房门外便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一名矮壮精悍的中年乞丐在五间房门逡巡著,由第一间敲起,只敲一下,便

  换敲第二间房门,然後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当敲完了第五间房门後,又转

  回再敲第四间、第三间……如此周而复始,敲到第三趟时,第一间房门终於打开

  了。

  开门的人是君弃剑,他已穿上鹤氅、别起无鞘剑,这就已经是他准备妥当的

  模样了。

  这时,廊前三三两两走过了几人,纷纷向那中年乞丐拱手,每一个都说:「

  徐帮主早!」

  这中年乞丐,自然便是徐乞。

  徐乞也向众人问好後,便向君弃剑道:「准备好了?」

  君弃剑笃定的点头,准备好很久了!

  第二间、第三间房门也轮流打开了,王道与石绯分别探头,王道打了个哈欠

  ,道:「天都还没亮呢……」

  石绯也道:「有那么急吗……」

  第四间房门打开,出来了北川球,他也已穿回了原本的一身黑衣,只差拿掉

  了蒙面布。

  跟著,魏灵从第五间房行出,弓带了、韬背了,一切就绪。

  「不急吗?」徐乞峻声道,同时以眼角馀光向楼下的客栈大厅一瞥。

  众人望去,这湖口镇原本也是准备参加『庐光集英会』的武林群雄一个落脚

  地点,每间客栈几乎都爆满了,此时客栈大厅已是一片人声鼎沸,见其情势,厅

  中二十馀名好汉居然都已准备妥当了。

  徐乞又睨向王道与石绯 ̄那眼神是说:就剩你们俩个!一点忧患意识也没!

  王道、石绯满不好意思的缩起颈子,关上房门。想是更衣去了。

  跟著,又两人走到徐乞身旁,皇甫望与君聆诗。

  此三人聚首,廊旁、厅上声音忽然小了许多,从高谈论阔变成了交头接耳。

  若是王道或石绯,定会流露出欣羡的眼神,但魏灵、北川球却晓得 ̄这是理

  所当然的事情。

  皇甫望与徐乞是北武林的巨头、君聆诗是当今南武林首屈一指的人物,其『

  天赋异才』的名头,便是一块招牌,响亮之极的招牌。

  即亦是说,即使君聆诗的四肢筋腱被断,但他的头脑仍然令人无法忽视。

  而且,这三个人还是好友,也是南北武林能否连成一气的关键人物!

  「五师弟,走吧。」皇甫望说道,而後洒然向楼下走去。

  徐乞也跟了下去,君聆诗向君弃剑道:「我们三个都受邀为评判,得先过去

  了。你们准备好,就快出发吧。」

  君弃剑应是,君聆诗也走了。

  跟著,王道开门探头道:「喂!敛!徐帮主、皇甫盟主、君无忧都当评判去

  了,那对我们不是很有利吗?」

  王道不懂调节音量,这句话教全客栈的人都听到了,一时鸦雀无声了、同时

  也招来不少质疑的目光。

  一阵诡异的宁静之後,另一阵交头接耳开始了。

  魏灵急了,伸手一把拧住王道的耳朵,低声道:「你作死么!这种事可以拿

  出来说的?」

  王道似乎自知失言了,不躲不闪,也不挣扎,便任著魏灵拧耳。

  石绯开门出房,一时也呆了。

  连北川球都变得一愣一愣。

  君弃剑则说道:「别傻了,不可能对我们有利的。徐叔叔处事一向公正无私

  、二爹从小就教我不隐己过、皇甫伯伯虽然不拘小节,但也公私分明。他们对我

  们只会更严格!」

  这段话原本不错,不只是要警示王道,更大原因是说给楼下的人们听的。其

  实更重要的是 ̄徐乞、皇甫望、君聆诗都是极负盛名的人物,他们如果循私苟且

  ,岂无其他明眼人看得出来?他们绝无可能拿自己的声名开玩笑。

  但说完以後,君弃剑却感到奇怪了 ̄王道仍无反应、石绯仍呆、北川仍愣、

  魏灵没有改变动作、楼下大厅仍是一片宁静。

  居然没人敢吭上一个大气。

  这时,君弃剑心头一闪,才查觉自己身後有人!

  若未领会『辨气』要领,只怕他仍无能查觉。

  君弃剑猛然回头,见到那人,饶是他素有天塌不惊的胆识,竟也懵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她是人吗?

  面前是个女子,看去年约十七、一身青绿纱衣、头上用根翠玉钗挽了懒云髻

  ,几缕乌丝飘覆在她线条柔美的面颊上,朝日始出,在耀眼的光芒映照下,更显

  得她的肤色晶莹无瑕,水亮到几乎透光……

  她略稀著双眼,在睫毛遮掩之下,目光显得有些,但双瞳极黑、黑到发

  亮!

  这亮度只不过是透过睫毛射出的,一时却让君弃剑感到眩了双目!君弃剑心

  头一惊,连忙移开目光,再不敢直视这女子的双眼。

  虽只是一眼,但君弃剑知道了,知道为什么王道没反应、石绯要呆、北川要

  愣、为什么整个客栈无人吭声了……

  此女俏若天人,将众人魂魄都摄去了!

  就连同为女人的魏灵都失神了,何况是男人?

  君弃剑自然不是没见过美人,他的乾妈谢祯翎,当年号称『江州第一美人』

  ;阮修竹也自称『彭蠡湖畔第一美女』;钱莹是让剑南节度使崔旰舍不得杀的千

  金小姐;便是堀雪、或魏灵、甚至瑞思,虽然都是不同种族,也各有各的特色

  ,个个都算得上清秀端正……

  谢祯翎体弱纤纤,食淡饮清,美得不染尘俗、我见犹怜;阮修竹几妆略点,

  便即艳色照人;钱莹原本家财万贯,以衣饰体,狻能勾勒出女人肩窄腰细的柔美

  体态……

  但……君弃剑一一回想,不管是怎样的美人,与这少女一比,居然尽皆失色

  了!

  这少女面上无妆,这一点与谢祯翎是相同的,但她却没有谢祯翎的赢弱,脸

  部线条比起谢祯翎的削瘦,显得容光饱满;她的目光灿烂,却不同阮修竹是以眼

  影衬托才能显出,实是浑然天成;她的素绿纱衣既柔且雅,似乎与钱莹一般丁态

  万千,却又没有那股贵气……

  她有众家美女的优点、但没有缺点!

  这少女,美得,不像人!

  「徐叔叔……皇甫伯伯……」那少女出声,其声如黄莺婉转,同她的人一般

  扣人心弦:「还有二爹……你是君弃剑吧!」

  「姑娘是?」君弃剑低著头问道。说话不看著对方,其实是很不礼貌的,但

  君弃剑却不得不如此!他根本不敢看这女子的双眼!

  「我是……」那少女随即应话,但轧然而止,顿了一顿,才又续道:「我是

  『玉』。」

  玉……?对!只有最好的玉,像和氏璧这样的玉,才能雕出这么美的女子!

  君弃剑道:「那么,玉姑娘,有何指教?」

  『玉』微笑道:「没有啊,看看你而已。」说完,她蹲低了身子,以迅雷不

  及扭头闭眼的速度,与垂首的君弃剑打了个照面。

  君弃剑悚然一惊,急忙转过身子。

  『玉』,居然比泰山崩倒更可怕!

  见到君弃剑的反应如此,『玉』笑了,笑得很开心,笑得众人心醉神驰 ̄若

  未亲耳听见,绝无人相信,世上能有这么好听的笑声!

  整个客栈静静的,唯有『玉』的笑声回荡其中。

  在笑声之中,『玉』又说道:「你好好加油,别丢了汉人的脸哟!」说完,

  下楼了,走得扬扬自如,对於整个客栈上下二三十人为其而呆,似没一点在意。

  但君弃剑让她的话震慑了 ̄丢汉人的脸?

  愈接近庐山脚下,人就愈多。

  待真正到了庐山的山门时,虽是意料之中,但人潮之汹涌,仍然会使人瞠目

  结舌!

  放眼望去,足足三千馀人!不论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矮的、瘦的、胖

  的、壮的,简直无所不有了!

  众所瞩目。

  三月二十四日。

  庐山集英会。

  就是今天了!

  「狻大场面。」王道说。

  经由两场灵州战役的磨练,王道显然已经习惯看到这么多的江湖人了。

  山脚下十分热闹,各路豪杰多少相识,人人都忙著四处访友致礼;当然也有

  一些人一言不发、旁若无人的或站或坐,身上皆散发著一股不可一世的气息。

  这些不凑热闹的人,绝大部份是准备代表各帮各派与会的好手,正在养精蓄

  锐,自然不会浪费力气在打招呼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你们都知道这次大会有多重要吧……」伫足於人群之外,君弃剑向身後四

  人肃然问道。

  北川球没反应、石绯点头、王道则说道:「一开始,我们只是想阻止云梦剑

  派而已……如今云梦剑派已不与会,似乎也……」

  「笨蛋!」魏灵啐道:「云南、吐番、倭族都在对中原土地虎视眈眈,若南

  武林群雄不能像北武林那般众志成城、联手抗敌,怎能挡得下?」

  石绯闻言,脸上微微变色。

  君弃剑道:「绯,现在还来得及……不勉强你。」

  「不,没关系。」石绯乾笑道:「我相信……父亲也不赞成战祸。如果南武

  林能连成一气,就是让父亲有说服我王的一个好理由了。」

  君弃剑颔首,跟著转向北川球道:「北川,你呢?」

  北川球的眼神极为笃定。

  他无法回答,以眼神作答。

  「有一句俗谚……」君弃剑缓缓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其实在

  江湖上,谁不想称王称霸,成一方光景?故若无一文德、智德、武德超群者出面

  领导,整个武林便如同一盘散沙!皇甫盟主与徐叔叔都是极有声望的人,那是不

  错,但毕竟他们所属帮派都隶於北武林派谱,南武林真正心服他们的人,实在寥

  寥无几!能服南武林群雄者,『云梦三蛟』是其一……」

  「但我们立场敌对!」王道抢言道。

  「没错,立场敌对。我们能信赖的人,唯有『天赋异才』!」君弃剑正色道

  :「如今二爹不能亲自出手,我自然义无反顾!」

  说完以後,君弃剑观查四人的表情……

  显然,虽他们有所理解,但仍未完全投注、不晓得这是生死交关的事情。

  或许,能得徐乞、黑桐授艺,对王道或魏灵等原本足称『平平无奇』的人而

  人,至今仍如在梦中、不够真实,以至於他们似乎对於自己已经走上争霸南武林

  的道路,还是如此懵无所觉……

  这时,有四人向他们走近。

  乃是瑞思、宇文离、白重等三名回纥行商,外加『蛇使』蓝娇桃!

  果然极有手腕 ̄君弃剑暗想道,瑞思居然能将蓝娇桃带来,的确不容易!

  但魏灵等四人皆是第一次见到这身上缠蛇的怪人,个个脸上变色,君弃剑即

  道:「先和你们介绍一下,他就是蓝娇桃,是云南人。」

  「云……云南人……」由於被赤冠鳞虺盯著,王道语声有点发颤,道:「不

  ……不就是苗人吗?」

  「哈哈!我们可真是杂牌军啊!」宇文离朗声大笑道:「回纥人、云南人、

  吐番人、倭族人,什么都有了!」

  君弃剑也报以微笑 ̄『玉』所说的『别丢了汉人的脸』,是指不要输给这些

  外族人吗?不过这些人都是朋友、都是同伴,其实无所谓吧!

  「各位道上的朋友!」忽然一人大声嚷嚷著,循声望去,声源竟是站在山门

  梁上。

  庐山脚下一时静了不少,那人又继续说道:「我是二十一水帮代表发言人:

  汉鄂帮李定!请各位朋友退出山门外十丈,清出空地,本次『庐山集英会』马上

  要开始了!」

  李定声如洪钟,不仅传遍山脚,只怕连彭蠡湖畔也听得见了。二十一水帮乃

  是此次大会的召集人,众人闻言,纷纷退离山门,围著山门成了一个径约十丈的

  半圆。

  跟著,旁儿有人搬出了一张桌子,置於山门之下,然後桌上放了文房四宝、

  围成的空地上列摆了许多长二丈、宽亦有丈许的布块。接著,李定说道:「请各

  帮各派欲与会的朋友,轮流派一名代表上前向太湖水帮的许少帮主报名!与会规

  定大夥儿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一顿之後,忽然叫道:「格老子的!」

  这毫无关联的最後四字说得十分响亮,比他原本的话声更大上不少,众人先

  是一怔,跟著起了一片哗然大笑!

  原来『格老子的』四字,原就是李定的口头禅,众人都十分清楚,今日他代

  表发言,水帮联盟自免不得要他不准说这句话,而他也十分压抑。但发言告一段

  落时,再也忍不住了,似是不吐不快,将『格老子的』这四个字喊成了轰天雷。

  宇文离与王道分别代表上前报名。君弃剑向瑞思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打动

  他的?」说完,向蓝娇桃瞥了一眼。

  「我只是提供了一个机会给他,打动他的人,是你。」瑞思道。

  君弃剑皱起眉头 ̄我作了什么吗?

  「阿桃,你自己说吧。」瑞思微笑道。

  蓝娇桃绷著脸,道:「我在山阳竹林没向你动手……被知道了。」

  君弃剑闻言,随即恍然大悟!

  在山阳竹林时,由於寒星新亡、君弃剑滥饮无度,可说是最没防备的时候,

  理论上,蓝娇桃若要取他性命,那是极好的机会。但蓝娇桃终未动手,因此被见

  责,也不是怪事了。

  「你的头头这么严格……?是云南王吗?」君弃剑问道。

  「不晓得。我只是被雇用,不晓得谁是老大。现在不过是被解雇罢了。不过

  ……」蓝娇桃一手指著瑞思,道:「她是我的新雇主。」

  君弃剑略一颔首 ̄可惜,还是未能知道云南的内情……

  不久,宇文离与王道从人群中挤了回来。随後,十馀块布幕缓缓升起,上头

  似是以拖把为笔,列明了此次正式与会者的姓名。

  「啊……」魏灵指著一块布幕,叫道:「曾遂汴、李九儿!他们也来了!」

  『锦官四贼.没钱就扁』仅馀的二人,终於在庐英集英会出现!

  「是啊!他们和教我『屠牛刀法』的尤构率一起。」王道笑道:「连牛肉面

  也报名了。」

  石绯与北川球对望一眼,脸上不禁出现三条黑线。

  怎么连牛都参加啦?

  宇文离一惊,道:「糟!我忘了帮赤冠鳞虺报名了!」说完,即连忙往山门

  冲去。

  君弃剑一时对於曾遂汴、李九儿的列名并无反应,他看著另一条布幕,那上

  头的名字,让君弃剑呆然了。

  原来……『玉』所说的话,指的并不是瑞思或蓝娇桃!

  而是……

  神宫寺……

  流风!

  瑞思见君弃剑居然难得失神,顺著他的目光看去,也见到了那名字。

  自然,还有另外三个。

  堀雪、栗原苗、栗原辅文!

  「是那些倭族人……」瑞思低声道:「他们也来了!」

  「是啊……」君弃剑回神了,但回话的声音仍有些许呆滞。

  君弃剑与这些倭族人之间,关系实在太复杂了……

  栗原姐弟与北川球,是一开始就放话要取他性命的刺客;北川球被君弃剑打

  败以後,也成了弃卒,无路可走之下,只得转而投靠。

  神宫寺流风与堀雪……却是与君弃剑一同开此『庐山集英会』之起端、共

  闯进『南宫府邸』、後来又在杭塘山上为虎、牛所逐,再被群蛇围噬的夥伴……

  他们的确同生共死过,如今却要兵戎相见了……

  北川球的神色亦显得恍惚。

  「喂!怎么连倭族人、回纥人都来了!」忽然有人叫道。

  「这是南武林的大会,外族人凑什么热闹?」开始有人附和。

  现场刹时混乱了,蓝娇桃还好,汉人亦有『蓝』姓,蓝沐雨便是;但宇文却

  是不折不扣的回纥姓氏,神宫寺、栗原,也是再明显不过的倭族姓。

  虽然从未明言此次大会胜出者能有什么奖励,但大家都晓得,胜出者的名声

  将大幅上涨,也会成为一统南武林的热门人选。

  南武林想要团结,最大的目标即是与北武林一般,共抗外敌,如今却连外族

  都来与会,这根本已违反了原有的精神与目的!自然是要引起抗议与混乱了!

  现场万头钻动,君弃剑、瑞思等两队人站在原地,无有反应。除了神宫寺流

  风等人之外,占外族人最大比例的,即是他们这两队。

  「看来……不好处理。」白重说道。

  李定已再度爬上山门,一声猛喝,正似晴天打个霹雳,震住了现场。

  「各位朋友,听我一言……」一人缓缓说道,这声音,是君聆诗:「汉人一

  向自诩大邦,所谓有容乃大,今日大会,既有外族朋友欲来领教我中原武艺,又

  有何不可?各位不妨展现风度。」

  声音不大,但极悠远,淡淡的、轻轻的,钻进了现场数千人的耳中。

  即使无李定那声大喊让现场音量降低,君聆诗这段话只怕也无人会漏听。

  白重轻叹口气,道:「天赋异才,名不虚传!」

  果然,君聆诗数言之後,现场宁静不少,无人再有反对意见。

  山门梁上的李定清咳两声之後,道:「先替各位介绍今日大会的七位评判!

  首先,是木色流掌门人、『柔风掌』皇甫盟主!」

  同时,皇甫望身影随即出现於高有三丈的山门梁柱上,现场登时响起一片掌

  声。

  皇甫望乃是当今正名的『天下第一人』,若要杀杀外族的锐气,由皇甫望当

  头是再适合不过了!

  皇甫望居高临下、极为悠闲自得的向众人打了招呼,即跃下地去,坐上了为

  评判准备好的凳上。

  「皇甫盟主也是,名不虚传。」宇文离不知何时已回来了,说道:「那梁柱

  这么高,能一跃而上的,天下无几人。」

  君弃剑心中则道:「重点是在於……皇甫盟主的动作既轻且柔,其阴柔内力

  已练至炉火纯青了……」

  皇甫望就位後,李定继续说道:「第二位,乃是丐帮帮主、『玉笛丐』徐乞

  !」

  梁柱上并无人影出现,但闻一声笛音,响如炸雷,『哔』地一声传遍庐山上

  下,如旋风扫叶般,响得全山林木震动。

  如此霸道雄浑的笛音,除徐乞外,天下只怕也无第二人发得出了!

  「徐帮主!好啊!」有人大叫著。

  现场随即又响起一片欢呼鼓掌。不消说,这自然是在对外族示威了。

  宇文离自也感受得到,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第三位!」李定才说到这,现场已出现一阵阵波浪似的呼喊……

  「天赋异才!」李定放开喉咙,狂叫的字眼与众人所喊一般:「林家堡遗孤

  :君聆诗无忧!」

  『铮』地一响,是琴音!

  「琴在囊中仍可。」君聆诗微笑著,淡淡说道。

  这一句,又是传遍数千人的耳中。

  宇文离却是心头一震,连忙将耳住。

  瑞思见了,一把拉下丈夫的手,道:「别怕啦!当初在徐州,他是为了让我

  认出他,才故意用内力让琴音深入你的脑中、使你梦琴入魔。」

  瑞思所言自然有其道理,但宇文离放下手後,表情仍显得有些惊颤。

  君聆诗虽以『诗仙剑诀』闻名於世,但他如果想杀人,根本不用剑!

  介绍完君聆诗之後,现场安静了不少,李定呼了口气,也显得轻松许多,继

  续说道:「第四位,蒲台山南少林寺方丈:无识大师!」

  南少林寺『识』字辈四位高僧,是谓『苦海无涯』,其中苦识、海识二僧已

  经圆寂,现任方丈无识与其师弟涯识,也已年逾古稀,自然无权与会。但无识素

  有声望,又是佛门弟子,无人会怀疑他的公正,故也选为评判的一员。

  无识方丈只朗诵一句『阿弥陀佛』,其声方正敦厚。

  无识方丈乃是佛门高僧,人皆敬重,一时无论信不信佛,众人均合十一礼,

  同声念道:「阿弥陀佛。」

  人太多了,君弃剑等人在人群外,望不见无识方丈的身影,但可以想见,必

  是一位慈眉善目的白须和尚。

  一有佛门高僧临场,现场即呈现一片穆肃隆重,也使得李定的工作更加简单

  了,他再介绍道:「第五位,三大赌坊代表,贺满归当家:『左手魔』贺金来

  !」

  贺金来特意将左臂收在衣中,朗声说道:「现在下注还来得及,赔率仍旧不

  变!各位有兴趣的,可以到山门旁,找『押大赔大』吴大、吴小与『金宝山』金

  元宝兄弟买注!无论多大,咱们都收!请各位多多支持!」

  话一说完,自然起了不小的推挤,不少人看到正式与会者的名单,对於胜负

  有了另一番看法,急忙下注去了。

  「第六位!」任著众人忙於下注,李定又道:「五台山住持、朝廷代表:不

  空大师!」

  这句话一出,怔了!

  不空是吐番和尚,因身为『御前佛法念说』,升至国级公爵,任五台山白马

  寺住持。白马寺乃是中土第一座正式佛寺,其地位之高,自不待言。

  况且,不空以是『国级公爵』身份来此,可见此次大会,连朝廷也甚感重视

  了!

  李定的表情不禁有点扬扬自得,因北武林盟的协助,华北与陇西才能数次挡

  下吐番的攻击,尤其在去年八月吐番夜袭灵州失手後,路嗣恭被左迁、郭则将

  此事告予父亲郭子丁,郭子丁再面禀皇帝李豫,李豫开始重视这股不可小觑的在

  野势力,便连当前的大红人不空和尚也派来观战了。

  不空虽是吐番人,但也是和尚,且在佛门的身份比蒲台山无识方丈更高,原

  本应该也要得到群雄的庄重欢迎,但不知怎地,人一阵一阵的倒了!

  且不是纯粹倒下,居然是一波一波地、全数笑倒!

  「糟了!」王道忽然将口鼻掩住,叫道:「难道他放毒?这番僧是来算计群

  雄的?」

  这一句话说得极响亮,自然不少人开始叫嚷,且也将衣袖掩了口鼻。

  君弃剑则立定不动,只是摇头。

  人群一波一波的倒了,渐渐地,已可见到立於山门下的不空。

  「不是放毒……」君弃剑指著山门,道:「是他。」

  众人望去,只见不空形销骨立,极为削瘦,这原不足为奇,但他身旁立著另

  一位年轻和尚,那和尚光头之上,竟顶著一支白毛鸭!光头顶鸭,何其滑稽,也

  免不得众人为之绝倒了!

  庐山脚下群雄,笑倒了十之八九,其馀忍住不笑者,若非如君聆诗、无识方

  丈等定力过人、即是与君弃剑一般事前先见过了。

  君弃剑放眼四望倒下的人群,忽尔,心头一惊!

  他看到了!

  流风!

  神宫寺流风与君弃剑四目相对,只是一瞥而已,人群已笑够了,纷纷站起,

  又隔开了两人的视线。

  这一瞥,其立场已经极其明显了……

  我们,不再是朋友!

  君弃剑一声轻叹,亦有所觉悟了。

  不空与怀空师徒就坐後,山门梁柱上的李定道:「第七位!云梦剑派……」

  云梦剑派!

  「果然还是来了!」

  「他们不可能完全不管的!」

  「但是……为什么会让云梦剑派的人作评判?」

  「谁啊!谁啊!」

  现场一阵杂嚷,李定放开喉咙,嚷道:「『云梦三蛟』之一:屈兵专……」

  「屈兵专!」

  没有人说得太大声,但同样的三个字,由数千人口中同时说出,却也十分惊

  人。

  「的孙女,屈戎玉!」李定终於说完了。

  同时,一道淡绿色的玉影在柱上一蹬、而後借力上跃,已与李定并立於山门

  梁上。

  现场宁静了。

  即便是君弃剑,也微微一怔。

  「是……是她……」王道讷讷说道。

  君弃剑笃定的点头,道:「是她。」

  那是个年约十七、美得让人连与她对视一眼,都会感到惊心动魄的姑娘!

  『玉』,原来即是屈兵专的孙女,屈戎玉!

  屈戎玉立於山门梁上,嘤嘤笑道:「了越僭子女小,侠大、雄英位各!」说

  完,屈戎玉略转臻首,一眼望向君弃剑。

  是吗?她真的看到了?人这么多,她能看到?

  她的声音不响,但很亮、很悦耳,并不若徐乞那般浑厚、或君聆诗那样悠远

  绵长,但由於现场一片宁静,大夥儿都听到了。

  一时,无人计较她说了什么,因为都让她震惊了,说了什么,却显得不那么

  重要了。

  屈戎玉说完之後,便直向下『栽』。

  头下、脚上!真的是向下『栽』!

  这般落地,三丈高度,还不怕摔个血溅当场?这么美的姑娘,谁忍心让她摔

  著?

  「小心!」「留神!」人们纷纷大叫,最前排的几位早已箭步向前,便连李

  定都吓著了,急忙跟著往下跳。

  屈戎玉脸上却仍挂著扣人心弦的微笑,离地面仅馀数尺时,只是一个扭腰,

  极俐落的动作,人已直挺挺的站在地上。

  她站好了,连李定在内,十几名抢上前来准备接住她的好汉们心头一惊,欲

  要止步,却给後头的人推挤不住,全数倒成一团。

  君弃剑无丝毫反应。

  如今的君弃剑,不会让龙井冷了,才喝。

  他心里,已经有一杯龙井了。

  七位评判已介绍完了,李定不再上山门,直接站在地上道:「格老子的!现

  在,各位报名与会者上前!」可能是因为刚刚给屈戎玉一整,将屁股摔成了四块

  ,李定有点火气了,又将口头禅嚷了出来。

  话声一落,人群开始移位,过不多时,共有一十三组人、外加一头牛、一条

  蛇到了山门下。

  李定即朗诵道:「格老子的!咱二十一水帮联盟,共推举了五队;蒲台山、

  唐门、青城、鄱阳剑派各一组;神宫寺流风、堀雪、栗原苗、栗原辅文一组;

  曾遂汴、李九儿、尤构率、牛肉面一组;君弃剑、魏灵、北川球、王道、石绯一

  组;瑞思、宇文离、白……白……格老子的……」

  「那字念『览』。」瑞思低声道。

  「格老子的!白重、蓝娇桃、赤冠鳞虺一组。」李定向瑞思咧嘴一笑,继

  续说道:「共一十三组,没错吧!」

  太湖水帮的许少帮主是负责报名的,他上前来将各人身份与名单比照无误後

  ,发给了每组人不同颜色的布巾。

  「这条布巾,请各位系在手臂上。」许少帮主说道。

  「格老子的!现在公布大会方法。现在抽签,每组人马按顺序上山,组与组

  之间相隔半刻钟。我们二十一水帮联盟作为最後五组一起出发。第一组出发後,

  计时两个时辰,全部的人必须下山。咱二十一水帮已在山上各处留下了人,如果

  在山上有全组皆被打败的情况,即会取下列名布幕,好教众人得知。时间一到,

  即取获得布条最多的两组,派一代表在此地单挑!」李定略一顿,加重了语气:「

  格老子的!此次大会,生死自负!」

  一直,从报名、挂布幕、到介绍评判,其实这个大会都处在一种庆典中的气

  氛。到李定说出『生死自负』,众人心中尽是一凛。

  已经不是可以笑的时候了。

  众人纷纷上前抽签。

  全数抽完以後,李定道:「第一组,神宫寺流风!」

  流风不假思索,即排众而出,直奔上山,雪、栗原姐弟也跟得极快。

  上山的起步是人人都看得到的,其身手优劣,这亦是第一项的根据。

  直到流风等四人跑到山林中,已不见了行迹,李定才道:「第二组,鄱阳剑

  派。」

  君弃剑看著,鄱阳掌门龙子期领头、常武居次,另跟著三名不认识的鄱阳剑

  派弟子,其中倒有两人是女子。

  阮修竹、蓝沐雨并不在其中。

  「第三组,曾遂汴。」

  曾遂汴、李九儿的速度原本不错,尤构率居然能跟上,狻令君弃剑吃惊。

  而且,连牛肉面都没有落後,这就更夸张了!

  「第四组,蒲台。」

  蒲台山报名者,乃是四名年轻的『悟』字辈弟子,『回头是岸』。

  「第五组,瑞思。」

  白重、蓝娇桃、宇文离都出发了,瑞思则向君弃剑低声道:「上山後,先

  和我们会合。」

  君弃剑颔首,瑞思也走了。

  「第六组,唐门!」

  一听到『唐门』,君弃剑凝神了!

  由於『生死自负』,擅长使毒的唐门就更占优势,蓝母的分析原本不错!

  唐门也有女弟子,但由於毒功传子不传女,而使毒是唐门的看家本领,故来

  者皆是男性。

  唐门五人动作极快,比流风、蒲台四僧、曾遂汴都要快!

  君弃剑眉头略皱 ̄唐门果然是极棘手的对手!

  「第七组,青城。」

  青城派也出发了,四男一女。

  青城剑术宗出『镇锦屏』,力道要求相当严格,那名女子也生得相当壮硕。

  「第八组,君弃剑。」

  终於要出发了,君弃剑回头看看他的战友们。

  石绯竟在发抖!王道有点失神,口中还喃喃念著:「生死……自负……」

  「别怕。」君弃剑一手搭上两人肩头,一眼望向君聆诗。

  君聆诗的表情异常严肃。旁儿,怀空头上的海鸭似在打盹。

  他要看的是君聆诗,但却瞥见屈戎玉正冲著他微笑。

  君弃剑扭过头,忽然一样东西自头上落下……

  场上起了骚动!那是鄱阳剑派的列名布幕!

  「鄱阳败了!」「怎会这么快?」「难道鄱阳剑派真的就此没落了?」场上

  众人议论纷纷,君弃剑心里很清楚……

  鄱阳剑派的剑舞但求姿势优美,却少有实战经验,只怕是输在流风或唐门手

  下。

  「走吧。」君弃剑说道。

  出发了。

第廿七回 群英齐聚大会尹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