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回 回梦汲元阵 ̄之一

    一被打下山,龙子期便领著门人回返昌江畔,再没一刻多留。谁输谁赢,对

  他们而言,也不紧要了。

  一入派门,众多师兄弟姐妹即上前围问,情况如何?

  常武忿忿不平,愤然道:「孬种!全是一堆孬种!不敢光明正大的和我们交

  手,只懂搞围攻、搞偷袭!」

  「谁这么不要脸?」「是不是君弃剑?」「八成是了!那小子求胜心切、输

  不起,什么下三滥招式不用的?」随即有人附和道。

  龙子期摇了摇头,道:「是青城和唐门。」

  常武跟著说道:「都一样!那些人都一样!一样的无耻龌龊!」

  萍儿挤到了人群中,递给了龙子期一条手巾,道:「龙哥,你们先去梳洗休

  息一下吧。」

  龙子期与常武等人身上也都多少带伤,但皆只是轻伤,的确也感到困乏得紧

  ,一行四人便向後院行去。唯独常武留下了鄱阳剑派前庭中一群人叨叨絮絮,俱

  在数落著武林风气日靡,连武学精神都荡然无存了!

  这一下来,不只是君弃剑,徐乞、皇甫望、乃至云梦剑派、二十一水帮联盟

  ,无一不被骂个狗血淋头!

  阮修竹、蓝沐雨早先便回到了鄱阳剑派,此时也与小涵在旁静静听著。

  当她们听到「如此看来,江湖上也已无高手,专是一些偷鸡摸狗之辈」的时

  候,小涵忍不住了,她油然说道:「从前有个孩子,他傻傻的,吃饭的时候,专

  拣煮焦的部份吃;睡觉的时候,总是找稻草杆作床;有人给他点心,他总是会在

  地上磨蹭两下才吃……」

  一开始还无人理会,但小涵口齿原本极为伶俐,此时又刻意放大了声量,说

  到一半,庭中便静了,大夥儿都听她讲话。

  小涵略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於是,吃饭的时候,总有人盛煮得又熟又

  白的饭给他;睡觉的时候,总有人领著他去睡温床暖被;吃点心的时候,又有人

  喜欢闹他,总把自己的点心都给他,看著他拿点心磨蹭地面,惹得大夥儿都十分

  好笑……原来他小时候曾发过一次高烧,想是把脑袋给烧坏了吧!」

  「好可怜的孩子……」蓝沐雨愁然说道。

  这只是一个故事,她当真了。

  庭中众人纷纷点头附和,都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可怜、极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可怜的是你们……」小涵冷笑道。

  阮修竹一怔,不明所然,庭中已响起一片吵杂,吵杂著骂著小涵。

  「你凭什么说我们可怜!十年前你无父无母、在△翔流浪,若非老掌门正好

  路过,心慈带你回来,你还能活得好好的?看你这鬼样子!总把头发披著遮住额

  头,遮得了吗!」常武骂道,不只是他们的老掌门昭明,连龙子期也极疼爱小涵

  。但偏偏小涵牙尖嘴利,平时就在言语上得罪过不少人,总是仗著有人撑腰,没

  人多吭一句。但今日常武在庐山输得窝囊,早已一肚子火了,此时忍之不住,一

  口气全爆发出来。

  听到常武所言,小涵脸色一沈,张口便要回嘴。此时,众人身後出现了一个

  较为苍老的声音:「你们的确狻可怜……」

  这声音,众人认得,乃是元伯。

  他是昭掌门的至友,在鄱阳剑派中的地位至高,甚至现任掌门龙子期也十分

  敬重他,一向无人敢顶撞他,此时他一出声,一下子便静了下来。

  大夥儿都回头看著元伯。不知何时,他便已站在一旁默默地听著众人数落武

  林各大帮会,小涵与常武所言,他自然也听见了。

  元伯上前几步,走到了小涵旁边,道:「这样一来,那傻小孩,岂不顿顿都

  有煮得最好的白饭吃?最暖的床睡?最多的点心吃?你们说,是谁傻?」

  众人闻言一怔,独小涵扭头不言。

  元伯轻声说道:「小涵是要提醒你们……现在本派食古不化、只懂正面交锋

  的情况,在庐山集英会已传开了,接下来只要你们善用自己的『傻』,将『傻』

  变成『装傻』,往後即可扮猪吃虎……常武,向小涵道歉!」最後一句,元伯脸

  色忽沈,肃然而言。

  岂料常武不知好歹,竟硬口回道:「我并没说错!为何要道歉?」说完,便

  也转向後院去了。

  众人也一哄而散。

  元伯所言并非没有道理,但小涵真的得罪过太多人了。

  於是,只剩下小涵与元伯、阮修竹、蓝沐雨站在一道。

  「元伯,庐山集英会结果如何了?」阮修竹急急问道。

  元伯一向负责打探消息,他今次出门,也是到庐山去了。会比龙子期等人晚

  归,自然是看完了结果才回来的。

  元伯一时不语,转身向大厅中行去。三女也在後跟上。

  显然,这结果必狻富冲击性,一时之间并不适宜让全派上下都知晓。

  小涵向庭中各行各事的鄱阳门人瞥了一眼,边走边想:「即使他们知道了,

  也搞不出什么名堂,说不定连感觉都没有!根本就不必避开他们!」但她只是想

  ,并没有出声,也直跟进了大厅里去。

  元伯领著三女进到大厅後,龙子期正自後进行出,也来到厅上。

  他换了一套衣服,浑身湿漉漉的,含水量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头发披散覆面,

  狻似个刚淋完雨、穷困潦倒的贫子。一望而知,他只是冲水、更衣,根本不算沐

  浴。

  「昔日锦官四贼『没钱就扁』之中的曾遂汴,在最後一对一的决赛时不敌倭

  族的神宫寺流风……」说到这里,元伯深深一叹,道:「倭族人胜出了。」

  倭族人竟在二十一水帮联盟联合举办的『庐山集英会』中称雄,这对中原汉

  族来说打击极大,难怪元伯要叹!

  听了这消息,龙子期略显黯淡的目光并无丝毫改变,阮修竹蛾眉略蹙、小涵

  支颐深思、蓝沐雨却是期待。

  期待著元伯继续说下去。

  元伯见识既广、对鄱阳剑派上下人人的心理又都相当清楚,怎会不知蓝沐雨

  期待什么?当下即道:「这次大会,生死自负。二十一水帮联盟出了五队,共二

  十五人,死了十二人;蒲台只志在参加,『回头是岸』四僧彻头彻尾也无出手过

  ;唐门五人几乎都是败在曾遂汴与李九儿手下;青城也无什么伤亡,但据列成子

  所言……他们五人,几乎可以说是被君弃剑一人打败的……」

  元伯似乎也是故意吊人胃口,说到这里,便喘了口气。

  龙子期闻言,拨开覆面的头发,盯著元伯问道:「『几乎』是什么意思?」

  青城与唐门联手,不只是偷袭、且是以众凌寡,一下子便将鄱阳剑派五人赶

  下山。可以想见,他们对付君弃剑也必然是用同样的手法,但为何会被打败?

  岂『几乎』是被一人所败?

  元伯道:「我不在山上,也不清楚。但听列成子所言,君弃剑使出了两招极

  为诡异的剑术,却又并非『诗仙剑诀』。後来,我们比照时间,在君弃剑与列成

  子交手时,那位屈兵专的孙女、名为屈戎玉的姑娘正好向君聆诗借琴……」

  龙子期当时已经下山了,也有见著此事,便点头道:「这我晓得,她吹气试

  弦……」说到这,龙子期身子一震,顿了一顿。

  他的音感一向出类拔粹,彭蠡湖畔有句盛赞龙子期的名言:『所谓美周郎,

  不敌龙子期』。

  又,『曲有误、周郎顾』 ̄周瑜精通音律,那是人尽皆知。在这一点,龙子

  期也并不逊於周瑜。

  但吹气试弦,却是龙子期想都不想敢的事!

  那可是魏晋时竹林七贤之首、号称『琴圣』的嵇康才作得出来的事!

  龙子期深吸口气,镇定心神後,继续说道:「她且弹且唱,将李白的『听蜀

  僧弹琴』给唱倒了……但,音律却一个也无差池……」

  龙子期对歌曲的钻研自是狻深的,上自楚辞九歌、下至当代乐府,他俱能朗

  朗上口,但说要倒弹、倒唱,却是万万不能了。

  只是寥寥数言,龙子期对屈戎玉的音律造诣已是心悦诚服。

  元伯接道:「屈戎玉所唱的第三句:钟霜入响馀……」

  「馀响……入钟……」龙子期喃喃念著,一怔。

  这词好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小涵忽然说道:「昭掌门说过,当年拜月教副座雷乌在锦官城下与锦官军大

  当家赵瑜对阵,为了不败於赵瑜八招五十三式的锦官绝剑『镇锦屏』,特地也从

  『归云晓梦』中挑出八招,以之相应。『馀响入钟』即是其中一招。」

  雷乌对赵瑜,乃是『归云晓梦』与『镇锦屏』的首次正式交锋,其过程被广

  为传颂,昭明也对门下徒弟述说过许多次了。

  但遗憾的是,鄱阳剑派长年闭关自守,只懂自我钻研、不愿汲取他人长处,

  对这件故事并没什么人在意。龙子期也是一样,故听了『馀响入钟』此名,虽有

  印象,但忘了详细。

  小涵倒是记得极熟。

  元伯面带微笑,对著小涵颔首,继续说道:「雷乌在锦官城下先败赵瑜、後

  又於灵山顶上再战黑桐,两次俱是以『归云晓梦』对上『镇锦屏』,故世人皆知

  ,相对於『诗仙剑诀』被称为云梦剑派的克星,『归云晓梦』也是唯一能敌『镇

  锦屏』的剑术。很显然的,君弃剑会使『归云晓梦』,才能以一人之力连败数名

  青城门人。」

  青城剑术宗出『镇锦屏』,且又是膺作,正宗『镇锦屏』即已不能胜过『归

  云晓梦』,膺作自然更不必说。青城门人会败在君弃剑手下,变得理所当然。

  龙子期脸色沈了。

  云梦剑派与鄱阳剑派,自分别由吴起、昭雄创派後便是世仇,雷乌二度以『

  归云晓梦』敌『镇锦屏』,他当时所用的剑也是自鄱阳剑派夺去、原本铸造出来

  准备对付云梦剑派的『云逝梦渺』……

  那时,雷乌来到鄱阳剑派,便是以『归云晓梦』击败昭明的『白雪剑舞』,

  也带走了『云逝梦渺』。自此之後,昭明再不提对敌云梦剑派之事。

  龙子期对君弃剑殊无好感,甚至狻为厌恶,自不待言;若是君弃剑偏偏又正

  好会使对头的剑术,那么,这敌人便是当定了!

  蓝沐雨嗫嚅道:「那……那……那么……那么……」

  『那么』了好一阵子,她终是说不出口。

  元伯微微一笑,表情又随即转为一本正经,道:「後来……君弃剑到了打锣

  才下山。他全身的血几乎都被榨出来了,人比当初到咱鄱阳来时瘦了一圈,我虽

  然没看得亲切,但听说他全身都是刀痕,但却根本没有致命伤,简直……简直就

  是……是被活活砍死的!」元伯的表情说明,他自己也心有馀悸。

  『千刀万剐』之所以是比死刑更重的绘刑,便在於这刑罚并不会让犯人立即

  死去,而是眼睁睁看著自己的血肉一块一块的脱离自己的身躯。那无助、痛楚、

  死前的伶,怎能是一刀落下、乾净俐落能比拟的?

  蓝沐雨呆然了、阮修竹张口无言、小涵仍然支颐深思。

  龙子期心头一震,道:「是那些倭族人?」

  元伯道:「应该是。我知道的就这样。」

  接下来几天,鄱阳剑派的气氛是沈闷、又带点不平的,全派上下仍然认为在

  庐山集英会输得冤枉、对手也赢得不光明。

  阮修竹行止如常,仍到彭蠡湖畔舞剑削竹;蓝沐雨也一样陪著她坐在湖边拨

  水。但两人脸上都有种不快、甚至可以说是郁闷。

  与君弃剑有点缘份,但并没有深到要为他而以泪洗面、或废寝忘食的程度。

  只是,难免觉得有点失落。

  阮修竹舞剑毕了,回到湖水边洗脸,蓝沐雨沈默了五天,终於开口说道:「

  姐……如果我娘听到消息……知道君弃剑死了……」说到此处,蓝沐雨心中一震

  ,住口了。

  阮修竹也皱紧了眉头 ̄她非痴人,自然知道蓝沐雨想表示什么。

  这么一来,蓝母很可能再次将蓝沐雨带回湖口镇旁的小渔村,从此过著晕船

  打渔、打渔晕船的生活。

  君弃剑与魏灵,是蓝母答应蓝沐雨离家的主因;如今君弃剑既死,魏灵自然

  不可能教导蓝沐雨这个陌生人、蓝沐雨也不会想要去投靠魏灵。

  蓝沐雨无语、阮修竹也无语,两姐妹相顾愁然。

  凭她们不算精明的脑袋,实无法想出什么应对的法子来。

  沈默半晌後,阮修竹道:「你和小涵谈过吗?」

  如果有她们无法解决的问题,最直接的作法,一向是找小涵。

  小涵总是能有些古灵精怪的法子。

  蓝沐雨摇头,道:「我……我不知道要怎么问……」

  阮修竹又一阵思索後,脑中浮视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极高壮、但一张脸却生得狻孩子气、手持八节连杆枪的男子。

  石绯。

  或许可以找石绯谈看看?阮修竹心想著。但还未及开口,旁儿已有一人说道

  :「我可以帮你们解决。」

  二女一怔,同时起身,望向发话人。

  那是个少女,一个如玉一般晶莹无瑕的少女。

  纵是阮修竹自谓『彭蠡湖畔第一美人』,在这少女面前,她也觉得自己黯然

  失色了!

  此女自是屈戎玉。

  屈戎玉见二女起身後皆是一怔,也不等她们再有进一步的反应,跨前一步、

  一把便抓住了蓝沐雨的衣带,跟著,竟将她向湖中抛去!

  阮修竹见状一惊 ̄此女动作之快,她连反应都来不及!

  且,蓝沐雨不识水性,一旦落水,岂不是要溺死了?

  阮修竹不假思索,急忙也跃入湖中,她自幼即生在彭蠡湖畔,水性不差。

  其实屈戎玉不过与蓝沐雨一般高矮,约莫都是七尺上下,蓝沐雨虽然体弱、

  略显纤瘦,以目观之,也不过只比屈戎玉少个十斤,若说屈戎玉要将蓝沐雨抛出

  十几丈远,那是绝无可能。

  蓝沐雨在湖面上『飞行』了三丈远近,竟准准落入一艘小船上。

  屈戎玉抛人之後,自己也一跃上船。而後亲自摆舵,只见她轻轻握上舵把、

  微微一晃之下,小船即驶出十丈,将水中的阮修竹远远抛下了。

  屈戎玉力气既不甚大,由此一摆舵可知:她用力不大、小船却能行远,正是

  顺著水流方向行驶,方能有此效果。其水性之佳,不言可知!

  阮修竹探头出水,见二人一舟不过片刻便已化为一个小点,急得大嚷大叫,

  但又有何办法?

  蓝沐雨便这般让屈戎玉给绑架了。

第卅回 回梦汲元阵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