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一话 诡及其身 ̄之一

    屈兵专才刚说完,元仁右微微一怔,才发现君弃剑居然已站在门口。

  元仁右先是震愕,一见屈兵专的微笑,又随即转为释然:君弃剑是他们极欲

  拉拢的对象,让他知道实情,也是势所必然。

  但君弃剑面上殊无喜色、甚至还有一点戒心。

  元仁右见了,不禁皱起眉头,道:「看你这表情,难道还把我们当敌人?」

  君弃剑面不改色,冷冷说道:「不然呢?」

  此言一出,屈兵专、元仁右、屈戎玉不禁面面相觑。

  屈兵专首先向元仁右道:「你真的说过了?」

  元仁右笃定的点头,移步走到君弃剑面前,道:「当初在你离开回梦堂前,

  我不是已经和你很明白的解释过了吗?」

  君弃剑道:「我记得。但是……」瞄了屈兵专一眼、再转视屈戎玉、而後正

  视元仁右,一手指著屈兵专道:「他,可以算计倭族;」再转指屈戎玉:「她,

  可以视庐山集英会如无物;」最後指著元仁右:「你,岂不能拐骗我?」

  元仁右一怔,他心晓若君弃剑不信自己,则屈师叔的诸般算计皆落了空,那

  就大事去矣!不禁急道:「当日我在堂中所言,句句属实!」

  君弃剑道:「喔?那我问你……天贼异才是不是你们伤的?」元仁右即道:

  「不是!」君弃剑随即又问:「你们是不是和神宫寺流风有过密谋?」元仁右再

  道:「不是!」一说完,却见君弃剑嗤嗤冷笑。

  元仁右呆了,他知道自己落入了君弃剑的文字陷阱里。

  屈兵专一叹 ̄元仁右身为回梦堂主,却恁地毫无机心!

  屈戎玉在旁说道:「问一个人他是不是贼,只要稍具廉耻心,没有人会回答

  『是』!」

  君弃剑瞥了屈戎玉一眼,他已经不再害怕与屈戎玉对视了。而後即转身朝外

  ,道:「如果你们把我变强,是为了要拉拢我卖国通敌……这身水灵之气,我会

  弃而不用。」说完,提起脚步,便要离去。

  元仁右心中急了,伸手便向君弃剑肩头搭去。

  君弃剑感觉到了,回身、左臂一挥,要将元仁右的右手甩开。

  元仁右也看到了,他甚至有点惊讶,君弃剑的反应、动作,都比他想像中要

  快上许多,下意识的收回了右手,左掌疾出,准备扣住君弃剑的脉门!

  这只是一个反射动作,一个长年习武之人所会有的反应!

  君弃剑即时翻过右腕,元仁右力道偏失,一抓不中,跟著手臂前揽,又探上

  向君弃剑肩头,君弃剑右脚略退半步,随即提起左脚反扫元仁右腰间。元仁右此

  时已教君弃剑的动作所惊,知道不能再手下留情,只得力贯右臂,满拟捱下这一

  踢後,再以左手趁势抓住君弃剑的脚踝!

  但腿臂相接的一刻,元仁右身子居然大震!

  这力道,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像!

  但切实被踢中的时候,元仁右又感到由君弃剑腿上所传来的力道虽大,却非

  直接踢上他已准备接招的右臂,而是缓缓的由两臂绕过他的右臂,打上了腰际!

  力道并非透过,而是『绕过』!

  元仁右的右臂几乎无丝毫感觉,腰间一痛,已然受力!

  元仁右退步时又顺著君弃剑的踢力送出一掌,正打中了君弃剑的左肩。

  君弃剑捱掌之後,连退数步,元仁右则重重撞上墙壁,震倒了一个书架,散

  落了一地书册。

  元仁右右手抚腰 ̄他的腰间虽然感受到捱下了君弃剑一腿之力,却是整个肚

  腹都感到一阵一阵的寒意!

  「仁右!坐下运气!」屈兵专随即叫道。

  君弃剑倒退了几步之後,便转身走了。

  屈戎玉追到大厅之外,嚷道:「记得把蓝沐雨也带走!」

  元仁右坐在地上,不断进行著深吐深呼的动作,他的脸色苍白,不断流落冷

  汗。

  屈戎玉回到屈兵专的房里後,见了元仁右的表情,不觉一怔。

  元仁右的脸渐渐回复了血色,站起身道:「好……好奇怪……」

  屈兵专也知道奇怪,他明明看见了元仁右力贯右臂、已作好了接招的万全准

  备,为何仍会捱招吃痛?

  且……是痛在腰际?

  元仁右道:「我适才仓促回的一掌,便如打入水中,全然使不著力……」

  屈戎玉心神一动,顺口便念道:「尤无故争不唯夫时善动能善事治善正信善

  言仁善与渊善心地善居道於几故恶所之人众处争不而物万利善水水若善上」

  这又是一篇倒念的文章,是圣人之言。

  『道德经-章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她念完以後,屈兵专与元仁右都开始深思。

  他们想到了一个画面……

  那是一颗大石,立於水流之中的大石。

  水会绕过它,而後再度合流,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受到水流冲蚀的大石,会渐渐被削磨、渐渐变小,终至从大石变成小石、

  从小石便成沙粒……

  如果君弃剑的劲力、身体,已能如水一般……

  受招时,是至柔;出招时,则是柔中带刚!

  徐乞是天下有数的高手,在看过元仁右与黄楼交手的过程後,徐乞曾自承胜

  不过元仁右。

  而今,虽然元仁右出手仓促、也手下留情了些,毕竟小输了君弃剑半招!

  一老一中一少相对沈默了半晌後,元仁右终是叹道:「我们……不仅拉不到

  这么一个盟友,还树立了一个很强的敌人……」

  屈兵专回身坐在书桌前,深思著自己一生种种所为……

  三十年前,当时他还只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在一次出游中,他到了伏牛

  山去,想拜会当时声名虽不甚响、但然已是天下第一高手的隐士 ̄木色流创

  派宗师『木色翁』。

  当时,木色翁已是个年近九旬的老人了,但他功力深厚、且又不与人争,五

  十艺成之後,即隐居於伏牛山上,开始栽培徒弟。

  他一生仅有五徒:黄杉、青松、红桧、白柏、黑桐。

  白柏、黑桐都只与屈兵专一般年纪,当时并未出名。但黄杉、青松、红桧却

  都已是江湖上的一把好手,未曾听闻他们遭逢败迹。

  由此,木色翁的名号,才渐渐为人知晓。

  屈兵专到了伏牛山後,很轻易地便找到了木色翁的居所。

  木色翁虽名为隐居,其实山下村民都知道山上住了这么一个高人。木色翁有

  长者之风,和霭而亲人,偶然下山,村民不论老少,都很欢迎他。故让屈兵专极

  为简单地打听到木色翁居住的地方。

  在木色翁的屋外,屈兵专看到了两个人。

  其一者一身褐衣、须发皆长,犹如白色的树须。一望而知,这长者即是木色

  翁。

  其二背对著屈兵专,一时看不清面貌。

  是木色翁的徒弟、白柏或黑桐其中一人吧 ̄屈兵专心想。

  木色翁见著了屈兵专,便伸手招呼了他上前旁坐。

  屈兵专随即赶上坐落於侧,同时向原本背对著自己的那人看了一眼。

  那人面貌轮廓较深、但唇红齿白,长得极为儒文俊雅,乍见之下似乎还隐然

  带点胭脂气息。

  但再仔细一瞧,屈兵专不禁一怔。

  此人气势竟有如渊谷,俯望不能窥其深;又如巍巍昆仑,仰视不能见其顶!

  天下怎能有这种人物?屈兵专呆愕了。

  木色翁替二人分别介绍道:「屈兵专、稀罗△,你们二人认识一下吧。」

  对於木色翁能一口道出自己的姓字,屈兵专并不感到讶异。但一听闻『稀罗

  △』此名,屈兵专心中随即响起一个念头:这家伙是云南人!

  且,又听闻云南现下无王,那么……

  稀罗△面带微笑,朝屈兵专颔首示意。他的气势虽强,但表现得很和善,殊

  无丝毫傲性。

  在二人打过招呼後,木色翁道:「天下之乱,已在眼前……」

  一听此言,屈兵专暗想:言木色翁高人,果然不假!

  要知当时乃是公元七四四年,正是贞观大治,天下承平,若非兵学精深如屈

  兵专、又或身负鬼才若稀罗△者,木色翁此言,即成危言耸听。但此二人学识既

  广,自然深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理,承平是好事,但承平日久,则人心

  懈怠、疏忽军备,一旦贼子蜂起,必会势如破竹!

  如此,天下乱矣!

  木色翁道:「稀罗△,你有信心吗?」

  「我,需要左右手。」稀罗△答道。

  木色翁捻须微笑:「你会有的。来,你过来。」

  稀罗△依言移身至木色翁身前,木色翁举起右掌,轻抵在稀罗△胸口。

  而後,木色翁闭目不言、稀罗△亦闭目不言。

  屈兵专在旁见了,微微一怔,随後便见到木色翁身上出现一环烟气,这股烟

  气呈圆形,先是围绕著木色翁的身子,而後渐渐扩大,将稀罗△也环入其中。接

  著,烟环又渐次缩小,转而移到了稀罗△身旁。

  烟环渐渐消去了,尽数融入了稀罗△体内。

  屈兵专呆不能言 ̄他知道,木色翁将自己毕生修为,全给了稀罗△!

  这一幕,让屈兵专震憾 ̄他擅相学,从面相学上来看,他知道稀罗△非人臣

  ,乃是曹操、苻坚之属的人物!如今,这等人物竟得了木色翁的功力……

  「不要让天下乱太久。」木色翁没有张开眼,缓言道:「百姓承受不了。」

  稀罗△道:「我知道。」而後,木色翁再无反应了。

  稀罗△朝木色翁一拜之後,即起身。屈兵专也跟著站起。

  屈兵专再正视稀罗△,并无感觉到他有什么改变。

  木色翁传给稀罗△的功力,只用於增进其修为、内涵,却不能改变其气势。

  两人对视一阵之後,屈兵专深切的看出,此人不能与之敌!於是说道:「如

  果将来有什么需要,不妨到云梦剑派来找我。」

  「有机会的。」稀罗△微笑道。然後就走了。

  看著稀罗△离去的背影,屈兵专想到了两个人。

  那是云梦剑派的前辈,是个观气好手,在隋炀帝时,他曾经想要争天下。

  後来遇见另一个人,他放弃了。

  那位前辈,世人称作虬髯客;虬髯客遇见的人,名唤李世民。

  如今屈兵专遇稀罗△,竟恰似虬髯客之见李世民!

  数年之後,有个人寻上了云梦剑派,指名要找屈兵专。

  那个人,名为雷乌。

  後来,屈兵专四十岁那年,由於他前次出游,已行遍了中土大江南北,这次

  便随著通商船队,前往倭族。

  倭族的语言、文化与汉人是截然不同的,但在贞观年间,其时无论高丽、吐

  谷浑、新罗、吐番诸族如百川流入大海,各国皆有人来唐请入国学,倭国自然也

  不例外。而屈兵专自幼好学,也能说上几句倭族语言。

  他来到倭国,一则以观光、一则以切磋武艺,此时的屈兵专已与楚兵玄、景

  兵庆两位师兄弟并列为云梦剑派首席高手,一时踢馆之声响彻云霄,屈兵专的名

  字在倭国如雷贯耳,竟也传入了当时的日本天皇 ̄孝谦天皇高野姬的耳中。

  高野姬将屈兵专召至平成京宫城,并让屈兵专与一名僧侣举行御前比武。

  这名僧侣是孝谦天皇的宠臣,法号『道镜』。

  屈兵专知道,世有云:天下武功出少林。而少林武学乃达摩祖师所传,世上

  所有武僧,几乎都可以说是达摩的徒子徒孙。

  故此,面对这名僧人,屈兵专不敢大意;道镜受命宣扬国威,也全力施为。

  二人在殿前交手,打了上千回合,居然不相上下。

  而後,屈兵专即为孝谦天皇尊为上宾,孝谦天皇用了十天的时间,向屈兵专

  询问中国的情形。

  这时,屈兵专即意会到孝谦天皇的意图 ̄原来,十年过去了,看出大唐承平

  日久、大乱在即的人,已不只是木色翁、屈兵专、稀罗△寥寥数人了!

  屈兵专於是向孝谦天皇提起了一个人,一个不可与之敌的人。

  稀罗△。

  当屈兵专与孝谦天皇谈话时,道镜都在座,他听了稀罗△的名字,十分笃定

  地向孝谦天皇表示反对进军中土的意见。孝谦天皇在表面上被道镜说动了,但屈

  兵专知道,她心里仍不能全信。

  不久,屈兵专回国了。跟著他收到消息:已继位云南王的稀罗△多出了一个

  得力助手,名为喀鲁。

  屈兵专立时知道,这个『喀鲁』,必定是倭族派来的。

  紧接著,安史之乱爆发,天下乱了。

  屈兵专仍然隐居云梦剑派,开始著力於发掘、培栽人才,一如当初的木色翁

  。屈兵专相信,稀罗△会趁此乱世统一天下,他要留给天下一些贤才。

  於是,稀罗△算计天下、屈兵专则计算人才,一个在行前、一个准备善後。

  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作著不同的事。

  乾元元年时,在屈兵专的生命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首先,屈兵专收到道镜的捎信,孝谦天皇逊位了。

  屈兵专不由得感到安心 ̄要一统中土,有稀罗△就够了,不需要倭国插手。

  同年,屈兵专有了一个孙女。

  屈兵专在到伏牛山之後的游历过程中,曾出手搭救一名为山贼打劫、举目无

  亲的女子,并将那名女子送到了附近的村子,找了一户农家收留了她。

  这女子嫁给了农夫的儿子,生了个儿子。十几年过去了,儿子长大、也讨了

  媳妇,但女子的丈夫与儿子很快都被徵调当兵去了,也很快的就战死沙场……

  女子的媳妇怀有遗腹子,却也难产死了。战事一起,整个华北都混乱了,女

  子想起了当年的救命恩人,於是将孙女带到江南,在洞庭湖畔找到了正在垂钓的

  屈兵专。

  跟著,一来是由於水土不服、二来也是了无生意,那女子也病死了。

  乱世中的人命总是这样的,一点价值都没有!屈兵专对於这一家人的死别,

  并没什么感觉。

  这只是一个过程,很快的,天予之命的稀罗△会统一神州大地。这一场乱世

  ,只是让世人重新获得警惕罢了。屈兵专如此坚信著。

  於是,屈兵专收养了这么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女婴,当成了自己的孙女。

  这孙女很可爱,屈兵专将她取名作『玉』,她成了云梦剑派内定的弟子。

  隔年,发生了一件让屈兵专更为震惊的大事。

  稀罗△发帖邀集天下英雄于灵山一战。

  屈兵专觉得,这只是稀罗△进军中原的一著棋。只要打赢了这一场,证明了

  他的武艺天下无双之後,论兵战,根本没有人会是稀罗△的对手!

  结果,稀罗△居然战败了!

  在屈兵专久久不能自持的惊愕中,有几个人的名字传遍了中原武林……

  『尽断七情』……段钰;

  『天纵英才』……诸葛静;

  『天赋异才』……君聆诗。

  屈兵专真正感到自己失算了。

第卅一话 诡及其身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