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一话 诡及其身 ̄之二

    稀罗△战败之後,匆匆过了五年。在屈兵专几乎已经快要忘记的时候,他收

  到了一封信。

  那是从倭族寄来的信,一封狻长的信,道镜寄来的信。

  信中说,高野姬复位了,是为『称德天皇』。而且,他们也得到稀罗△已战

  败身亡的传闻,故再次询问屈兵专,倭族是否有出兵中土的可能性。

  为此,屈兵专思量许久。

  对於神州上占数最大的民族 ̄汉族而言,云南六诏是外族、倭族也是外族,

  似乎在大体上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实际上,屈兵专之所以会静静的看著稀罗△争天下,除了认为稀罗△乃是

  天予之命以外,更因稀罗△十分积极的学习著中华文化。

  就屈兵专所知,稀罗△能诵唱『九歌』、默背『易经』,甚至从『老子』到

  『世说』,稀罗△都有所涉猎。

  因此,屈兵专深信,若果一统中原的人是稀罗△,汉族的文化不仅不会被破

  坏,更甚会如同贞观时期一般被发扬光大。

  在屈兵专心中稀罗△的地位,知兵,同於魏武;论文,不逊王弼;治政,齐

  肩江东二张;用人,过於汉高。

  倭族呢?曾跨海游历过倭国的屈兵专,认为除了野心之外,高野姬没有任何

  一点能及稀罗△之项背!

  但若直言回绝,想必道镜与高野姬都不能尽信……

  屈兵专回信告知道镜,中原尚有『天赋异才』君聆诗,此人乃是稀罗△之後

  ,最有大才之人。

  道镜却认为,既是『稀罗△之後』,就代表君聆诗不如稀罗△,只要将他除

  掉,就行了。

  由此,屈兵专深知倭族入主中原的决心已定,於是开始计划。

  经过数年的书信往返『密谋』之後,在灵山战後的第十二年,屈兵专遣当任

  的回梦堂堂主元仁右领回梦堂二十四名弟子,在七月十五前往君山。

  世人皆知,七月十五的君山,乃是天下第一大帮 ̄丐帮大会的时间、地点。

  在君山上,元仁右与丐帮八袋长老黄楼交手,当众打折了黄楼一臂;紧接著,回

  梦堂下二十四名弟子摆开『回梦剑阵』,再大破丐帮莲花落阵。

  这一件事传遍了中土、也传到了倭国,所有人都认为,长年不出的云梦剑派

  ,开始有动作了。

  丐帮更由此将云梦剑派视为雠敌!

  在屈兵专与道镜的条件谈判下,为除去倭族大军登陆中土後最大的阻碍,云

  梦剑派必须先行一统南武林。

  他们双方都认为,大唐军队只能够『勉强』抵敌吐番或回纥其中一方了,若

  是倭族派出万名带甲军士,即可横扫江南。

  而後,即让倭族zhan有江东、云梦剑派则据湘江以西的土地。

  即是再现三国割据之版图!

  接下来,道镜派了他的几名年轻弟子来到中土。

  第一批有三人:栗原苗、栗原辅文、北川球。

  不久,君弃剑易名投入云梦剑派,这是屈兵专计划中极重要的一个转捩点!

  他开始考虑让道镜认为,君聆诗是可以说服的对象。

  然後,道镜派来的第二批弟子也到了。

  堀雪、神宫寺流风。

  屈兵专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计划:不杀君聆诗,改为拉拢。由於屈兵专素来

  爱才,这一点并没有引起对方的疑虑,他们都同意了。

  屈兵专的计划,至此成形:由於君聆诗行踪飘忽,一时难寻,故先向君弃剑

  表明将倭族大军诱至中原、云梦剑派出面接应、再由君聆诗领导南武林群雄埋伏

  突袭、使其再也不敢正视中土的计划!

  这一计划有两个难点:其一,必须让道镜、高野姬、以及栗原苗等人不起疑

  心。目前看来,十分成功。

  其二,必须让君聆诗、君弃剑、甚至徐乞、皇甫望等人了解自己的作法与处

  境,并且愿意配合。

  这一点,失败,完全失败了!

  现在,几乎等同南武林盟主选拔的『庐山集英会』结束了,道镜的徒弟们技

  压群雄、拔得头筹。

  而知道云梦剑派与倭族有所勾结的君弃剑,对云梦剑派的敌意又更加深了!

  屈兵专深叹了口气,道:「天意……天意……一个兵家……即使说出真心话

  ,也没人会信了!这是天意,实在是天意!为诡道者,必失之於诡道!我如今真

  是……真是诡及自身了!报应啊……」

  元仁右一时无语。屈兵专乃是当今云梦剑派兵学最精者,几乎也等同中土兵

  学最精者……若果连屈兵专都认为大势已去,则大势即已去了!

  「如果稀罗△或诸葛静还在就好了……」思索半晌,元仁右喃喃说道。

  『天弃鬼才』的天才王者……

  『天纵英才』的天才军师……

  元仁右已不止一次说出这话了,他极想见见自己从未会过面的稀罗△、诸葛

  静。

  在十五年前,君聆诗曾经莫明奇妙的帮助原本敌对的稀罗△,仅仅花了十五

  天,便歼灭了锦官、永安二支军№。

  其中,锦官军与君聆诗友好,锦官赵家六位当家更是诸葛静的结拜兄弟。由

  此,诸葛静与君聆诗可谓仇深似海。

  但不久之後,诸葛静却与君聆诗、徐乞、段钰一道前往南诏,找稀罗△『

  问兵』。

  从友到敌、又化敌为友,对於诸葛静心态的急遽转变,稀罗△座下第一参军

  、『云南第一探子』阿沁曾问诸葛静:「诸葛军师难道不认为,君聆诗比任何人

  都还要像间谍吗?你为何会如此轻易的相信他?」

  诸葛静如是回答:「区区只是在下注罢了!买对,通杀;买错,赔到家!」

  阿沁对此略感不解,诸葛静解释道:「即亦,在即将到来的灵山一战中,若

  无君聆诗,我们稳输不赢;有了君聆诗,至少还操百中得一的胜卷。你说,我该

  信不该?」

  这段话,乃是兵家至理之言:二害相权取其轻、二利相权取其重!

  传说稀罗△对此曾有一段评语:「随时都保持著以理性来判断事物的本质,

  透彻的了解敌我双方实力差距、再以哀兵姿态出击。当今普天之下,诸葛军师的

  兵学可首屈一指了!」

  由逐巴奇军旅、灭雷乌铁骑之後,再加上稀罗△这段言语,至此,年方廿一

  岁的诸葛静号称『天纵英才的天才军师』,已是世人所认同的事实。

  所以,元仁右才会一直认为,若君聆诗不能看清云梦剑派意欲何为,『天纵

  英才』与『天弃鬼才』或许可以!

  但,这二人早已不在了……

  元仁右不禁深叹、屈兵专亦叹。

  「爷爷,」屈戎玉极温柔的抚著屈兵专的背,微笑道:「人定胜天。」

  屈兵专盯著屈戎玉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且屈戎玉是聚云堂主于仁在的关门

  弟子,向来是待在聚云堂,与身处回梦堂的屈兵专相处机会不多,但屈戎玉一直

  是屈兵专引以为傲的孙女。

  忽地,屈兵专脑中又闪过一道灵光,正色道:「对!人定胜天!阿玉,靠你

  了!你一定有办法!你一定有办法让君弃剑相信你的话!」

  若果,诸葛静是『天纵英才』,屈戎玉就是『天造玉才』!

  屈戎玉微笑点头,走了。

  屈兵专呼口大气 ̄还是有点希望的。

  阿玉,就靠你了!全靠你了!

  屈戎玉离开後,元仁右也走了。不久,即有一男一女闯进回梦堂,一路上无

  人拦阻、穿堂过室,直进到屈兵专的房间。

  堀雪、神宫寺流风。

  其实流风的心里是狻火的,但一来此处乃是对方地界、二来他们也万惹不起

  屈兵专,故在雪软语劝解之下,流风才未一入门即大嚷,而是静静来到後堂。

  屈兵专早已料到此二人必会出现,故脸上不动声色,淡然言道:「庐山集英

  会的优胜者,竟屈架来到本堂,未曾远迎,失敬。」

  这一来,无论雪再怎样解说,流风也决计忍不住了!

  雪心里明白,趁著流风发难之前便移步挡在流风与屈兵专之间,向屈兵专

  道:「我们只有一事问你……为何要救君弃剑?」

  这两人知道屈戎玉将君弃剑的『尸体』带走之後,庐山集英会一结束,他们

  便急急赶到湘江畔。

  但为难的是 ̄他们不知君弃剑究竟会如何、也不晓得此时的云梦剑派是敌是

  友?在回梦竹林外徘徊了一阵後,终於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等了十几天,见到的竟是君弃剑完好无缺的自行『走』出了回梦竹林!

  雪与流风都呆愕了 ̄就算屈戎玉在庐山放话能救君弃剑,他们也不甚在意

  ,因为当时……君弃剑即使尚未断气,也是不可能再活的状态!

  且他身上的创伤密密麻麻,所有的气脉、经络均十断其八,即使活了,伤势

  必然比当日的君聆诗重上百倍!又怎可在短短十馀日内即已痊可,且已可步行?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他们俩人怔住了,根本没发现屈戎玉也跟著离开了

  回梦堂。

  回神之後,两人即来到了屈兵专的书房。

  听到堀雪的质问,屈兵专脸色略沈,反问道:「你们是否忘了……当日在

  大厅上,我说了什来?」

  雪道:「你说,要拉拢君聆诗……」

  屈兵专颔首,流风则跟著说道:「但君聆诗四肢俱废,不再具有武力,拉拢

  他根本已毫无意义!」

  屈兵专看著雪,道:「你也这样认为吗?栗原苗也这样认为吗?」

  屈兵专相当了解这四个倭族人的性格与专长:流风是武士、武痴;栗原辅文

  是刺客,这两个人负责出『力』;栗原苗是负责动脑的、堀雪在倭国素有『慧

  眼』之称,学识广泛。

  若果堀雪与栗原苗都不了解屈兵专著意拉拢君聆诗的著眼点,那么……

  屈兵专之计,就尚有可为!

  雪略作思索後,回道:「君聆诗号称『天赋异才』,你要的是他的才华、

  不是武艺……」

  「对了一半。」屈兵专道:「还有,要他的号召力!你们应该很清楚,所谓

  『庐山集英会』,并不只是单纯让你们比武,还有更深的一层意义……」

  雪点头,道:「我知道,是要选出南武林盟主的人选。」

  屈兵专道:「你们在庐山集英会胜出了,可有人大肆宣扬你们的身手?」

  雪摇头了,流风道:「怎可能会有……」话才出口,流风微微一呆。

  「是吧?不仅没有,除了天下三大赌坊之外,根本可说无人再提起庐山集英

  会……如此盛会,自是江湖同道茶馀饭後的好话题,为何无人提起?这就说明了

  ,南武林盟的九派四十二帮,根本无人对你们服气!」言至此,屈兵专轻叹一声

  :「连选盟主都是如此了,何况是迎你倭族入主江东?」

  流风无言以对。

  屈兵专道:「君聆诗是前任盟主林家堡的遗孤、且又号为『大唐诗仙』李白

  座下弟子、还曾参与过十五年前的『灵山之战』……在南武林,他的号召力是任

  何人也难能比肩的!只有拉拢的君聆诗,让他认同了我们的作法,才有机会让南

  武林赞成、至少默许倭族入主江东……」

  雪道:「所以……为了让君聆诗对我们的敌意不要太深……你才决定要救

  君弃剑……」

  屈兵专慨然点头,一副替对方擦屁股的模样。

  雪不禁有点惭愧 ̄还好在庐山上,及时制止流风补下那断头刀了……

  流风仍旧不语。

  他与君弃剑之间的恩恩怨怨,都要压下吗……

  「大局为重啊!」屈兵专语重心长、同时也是一语双关。

  这句话,是说给雪、流风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大局为重!

  只是……好累啊……

第卅一话 诡及其身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