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一话 诡及其身 ̄之三

    「准备好了吗?」君弃剑站在舢舨上,面带微笑向岸边的蓝沐雨问道。

  君弃剑要将蓝沐雨送回鄱阳剑派,但由於蓝沐雨会晕船,故君弃剑不经湘江

  ,而是穿过幕阜山来到了修水。

  这段路原本并不甚远,从湘水到修水,步行的话约三天可至。但说也奇怪,

  一离开湘水之後,君弃剑就变得相当虚弱,再加上蓝沐雨原本身体状况也欠佳,

  二人在山上走走停停,竟花了六天时间才越过幕阜山。

  君弃剑的虚弱,等同几日没进食、极度饥饿的状况,不管让他吃了多少乾粮

  也没有用。这种症状,是一般的大夫医不来的。

  君弃剑心里很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他听到了元仁右所说的:「如今君弃剑体内气脉,尽是充斥著天地至清的水

  灵之气!」

  经由幕阜山一行,君弃剑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他这一辈子,再也离不开『水』。

  这其实是有点好笑的,君弃剑原本不喜欢水,说正确一点,他不喜欢泅水,

  这一点,在他与流风、雪刚离开云梦剑派、上了二十二水帮集会的大船上时,

  君弃剑便曾言明了。

  第二,则是关於蓝沐雨。

  这六天来,两人交谈著实不多,但彼此之间却有一种让君弃剑感到很舒服、

  很放心的气氛。

  这段时间里,君弃剑不断的想起诸葛静、想起谢祯翎。

  君弃剑曾经认为,女人会是种累赘,故他从来没有接受过女性的关心与照顾

  。幼年时期的谢祯翎是唯一的例外。

  这一路上,形如病患的君弃剑却让蓝沐雨照顾得无微不至。

  还没喊渴,便来了水囊;尚未说累,就已铺好了叶子床……

  六天来的感觉,让君弃剑十分肯定。

  想起诸葛静,是因为诸葛静曾经接受谢祯翎进入自己的生命。

  那么,君弃剑是否也可以?

  如今,到了修水畔,又有水了,君弃剑一下子精神了。

  这不是心理因素,很显然的,空气中的水气,已成了君弃剑不可或缺的营养

  源。

  是故,即使君弃剑在『回梦汲元阵』中一睡二十天,其间滴水不进 ̄根本没

  有人可以到『回梦汲元阵』的阵眼中喂他食物 ̄醒来後也不感到饥饿,便是因为

  君弃剑的身体需要的已不再是从食物中得到的养份,而是水气。

  『回梦汲元阵』不仅救了他一命,也彻底的改造了君弃剑的体质。

  回梦堂位处於湘江畔,水气自是极盛;『回梦汲元阵』的阵眼之中,更充斥

  著天下至清无上的水灵之气,君弃剑吸取了这些水灵气息,怎会感到饥饿?

  所谓『餐风饮露』,不过如此。

  面对著君弃剑的招呼,蓝沐雨仍在犹豫 ̄她自己知道,一旦上船,必然晕船

  ;一旦晕船,那就失态了。

  她的父母是在彭蠡湖畔捕渔维生已有二十年的资深渔夫,其驾船功夫自不待

  言。但蓝沐雨上了父母所驾的船,仍然照样晕船,可见其体质纤细敏感之极。如

  今面前的修水乃是在彭蠡西侧、目标鄱阳剑派是在彭蠡东侧的昌江畔,那可是要

  横渡整个彭蠡湖耶!

  「我……我们走到彭蠡湖畔再上船好不好……」蓝沐雨口齿微张,其声细若

  蚊蝇。她心里所想的,便是尽可能的减少必须行船的距离。

  蓝沐雨声音虽小,其实君弃剑还是听得见,他却故意当作听不见,只笑著说

  道:「别穷担心,快上船吧!」

  蓝沐雨眉头微皱,不禁有点生气 ̄她知道君弃剑应该听得见的!

  君弃剑话声才落,已跨出一步、伸手一拉,便将蓝沐雨拖到了舢舨上。

  在君弃剑手下,『蓝沐雨』业已等於『手无缚鸡之力』。

  君弃剑双手反转、右脚在蓝沐雨的膝弯内一勾,便让她稳稳地坐在船上了。

  才刚上船,便已是一阵头昏,蓝沐雨忙道:「不……我……我要上岸!」

  君弃剑微笑道:「别急。」说完,自己也坐下了,双手搭桨,闭上双眼、轻

  轻呼了口气……

  蓝沐雨微微一怔 ̄忽然,不头晕了!

  几乎……就像是坐在地上一样!

  如今君弃剑满身水灵之气,不过一个呼吸,对於水流,他便已知道得比水中

  鱼还要清楚!

  这真是讽刺 ̄讨厌泅水的另一个大原因,即是因为君弃剑十分厌恶生鱼的腥

  味。可如今,他的体质却已与鱼没有两样了!

  君弃剑缓缓摇桨,毫不使力的摇。若非两岸景物不断後移,蓝沐雨真感觉不

  到,船在前进!

  甚至,不感觉自己在船上!

  她想到了四个字形容自己的感受……

  『如履平地』!

  蓝沐雨不禁赞叹道:「你驾船驾得真好!便是彭蠡湖畔最资深的渔翁,也没

  你这等本事!」

  但一看,君弃剑一面摆桨,一面朝东北望,面上殊无喜色,还带了点愁容。

  修水东北,乃是庐山的方向。

  相对沈默,蓝沐雨知道,那是她再怎样表示关心、也无能为力的事情,故箴

  口不言。

  摆桨虽缓,但船行却快 ̄既快、且稳。

  君弃剑的水性确实已经比鱼还好了。

  水流从顺流变成逆流,不到半天时间,一条舢舨居然已横越了彭蠡湖,昌江

  近了。

  君弃剑一路由望东北转而朝北、再由朝北而向西北,舢舨进入昌江後,他终

  於不再眺望庐山,正眼看著蓝沐雨,道:「你怎么不问……我在想什么?」

  「你想说的话,我一定一字一句都听著、记著;你不想说的话,我一个子儿

  也不会问的。」蓝沐雨柔声道。

  这句话让君弃剑再一次很讶异的发现,自己居然会如此容易被感动!而且是

  一再的被同一个人所感动!他不禁极为感激的望著蓝沐雨。

  蓝沐雨其实生得并不算好看,不仅体型略嫌瘦弱、面色也有点蜡黄,可能因

  为身体状况欠佳,便连眼神都不甚清朗,不需要和钱莹或谢祯翎比,即使只算端

  正清秀的雪与魏灵都较蓝沐雨美貌许多。

  君弃剑忽然想起了阮修竹。

  这自称『彭蠡湖畔第一美人』的姑娘,是不是刻意利用蓝沐雨来衬托自己?

  君弃剑笑了。

  蓝沐雨疑道:「我说的话很好笑吗?」

  「我想到了你的姐姐……想到阮姑娘。」君弃剑道:「阮姑娘生性好动,简

  直是小孩心性……说直接点,便是聒噪。有她在的地方,不会无聊。」

  蓝沐雨点点头,道:「是啊,姐姐很受欢迎。」

  她的语气有著些许失落,君弃剑如何听不出来?於是接著又道:「反过来说

  ,你很安静,有时甚至过於沈默。不过……有你在,让我觉得很安心。」

  君弃剑向来不懂刻意安慰人,当初他就从来也不曾安慰过寒星。

  蓝沐雨眼光闪过一点光芒,但很快就褪去了。

  舢舨停下、靠岸了,鄱阳剑派青绿色的屋瓦,仅仅只在数十丈外。

  君弃剑站起身、一跃上岸,向蓝沐雨伸出了手。

  蓝沐雨犹豫许久,才极为勉强的让君弃剑搀著上了岸。

  君弃剑回到舢舨上,双手搭上了桨,却未即行,思索半晌後,又望著蓝沐雨

  道:「你被掳走了足足半个多月,回去要怎么解释?」

  蓝沐雨一怔,摇头道:「我不知道……」

  君弃剑道:「你说……屈戎玉带走你的时候,阮姑娘在场、也见到了吧?」

  蓝沐雨点头。

  「那你就直说吧。屈戎玉的模样,太好形容……」君弃剑一顿,感觉不对 ̄

  屈戎玉的确极美,娇而不艳、柔而不媚,但若说她雅致、有时却又带了两分不让

  须眉的英气,其实是美到很难用词语去形容她,怎么会说太好形容呢?

  但若说易於形容,确也不假,只是用不上能够意象的词罢了。

  思路一时自相矛盾,君弃剑不禁为自己苦笑,也不改口了,续道:「龙子期

  也参加了庐山集英会,定也见过屈戎玉,阮姑娘一说,那便八九不离十,想瞒也

  瞒不了的。」

  蓝沐雨一想不错,便点了点头。

  但这头点得极为勉强。

  其实她根本就不想再回鄱阳剑派!她宁可和君弃剑一起回襄州去!

  想表达自己的这个心愿,但一张口,说出的却是不同的话:「你不到派里打

  个招呼吗?」

  话一出口,蓝沐雨便有点後悔。

  君弃剑前次到鄱阳剑派时,蓝沐雨虽不在场,但小涵事後和她说过:龙子期

  与君弃剑一见面便不搭辄,虽未对骂、开战,其间气氛紧绷却也是极易感受到的

  ,要君弃剑到鄱阳剑派作客,不仅龙子期不会欢迎、君弃剑本身必然也不愿意。

  蓝沐雨脸上即已满布著说错话的惭愧,君弃剑如何看不出来?当下只是微笑

  摇头道:「现在还是不要的好。不过,如果没有意外,不久之後我会再来一趟的

  。」说完,船桨略摆,一眨眼舢舨便滑出了十馀丈远。

  君弃剑将舢舨渡至湖心後,即不再向前推进。

  现在,他应该要尽速赶回襄州,但在回襄州之前,却还有事该作……

  须臾,西面一前一後驶来了两支小船。

  君弃剑一早便知道,这两支小船都是从修水就开始跟著他,只是船行速度差

  别太大,一时跟丢。君弃剑索性又回到湖面上等著。

  彭蠡湖无疑是极大的,要在湖面上找人等人,与大海捞针实是无异!但君弃

  剑却能轻易感受到湖中鱼虾、湖上人船的位置。

  在『回梦汲元阵』中一睡二十日,君弃剑不仅体质变了,同时,也已一举完

  成了『劲御仙气』的後面四个步骤……『纳、放、灭、换』!

  他体中满溢水灵气息,与段钰浑身的天地万物之气,并无两样!

  如今,君弃剑只要待在水上,其实已与当年的段钰有相同的能力了!

  段钰能驭使天地万物之气、君弃剑则能驭使水气!

  在经过『劲御仙气』完整的修练过程後,段钰无时无刻皆能发挥『辨气』

  要领,且同时不断自空气中补充、给养自己所需要的养份,故不会如君弃剑一般

  感到疲累;此时君弃剑亦可吸取水气自我滋补,若在水上,他也能无止尽的『辨

  气』!

  故在放眼不见边际的彭蠡湖上,君弃剑却能够轻易的知道,自己应该要把船

  停在哪儿,才能让追著他的两支小船遇上。

  第一支小船近了,但还相距一箭之地,对方便停了下来。

  虽然对方的相貌他是第一次看到、虽然小船上的一男一女都穿著汉人的衣饰

  ,君弃剑却从气味得知 ̄是栗原苗、栗原辅文姐弟!

  看来……即使君弃剑已一度几乎死在流风手上,这些倭族刺客也未曾放松过

  对君弃剑的注意,甚至可以假设,他们已在回梦堂外等候许久,才能在君弃剑一

  离开回梦堂便跟上。

  且……还一跟六天!

  在穿过幕阜山时,虽然君弃剑失去水气、无法查觉,但可以断定,栗原姐弟

  定也跟著。

  另一艘小船很快驶近,三艘船在湖面距离相等,成了正三角形的三个端点。

  第三艘小船上的人一身绿衣、阳光照到她的脸上似会反射,是屈戎玉!

  四人三船在湖面上定住了,一时皆无动作。

  屈戎玉首先嚷道:「栗原苗!栗原辅文!你们真笨!如果我是你们,早在幕

  阜山上就出手把他宰了!」

  听到这句话,栗原姐弟与君弃剑俱是一怔。

  栗原姐弟想道:「她是在提醒我们,不能在水上与君弃剑动手吗?」

  君弃剑则想道:「她是要我趁著现在水上,将栗原姐弟除掉吗?」

  屈戎玉这一句话,不仅曝露了君弃剑的弱点、却又同时说明他的优势。

  两方人都感到庆幸 ̄屈戎玉提醒了他们应该采取的动作!

  君弃剑的脑子开始急速思考……

  若屈兵专是打算拉拢我、迎接倭族大军一举而下江南,那么,他已经失败了

  ,何故又要让屈戎玉再跟上来?他还不死心吗?但屈戎玉为什么又要提醒我?如

  果我现在动手杀了栗原姐弟,流风和雪、甚至倭族本土,会立即采取行动吗?

  不!现在南武林的情势与庐山集英会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倭族若是此时进发

  ,在野势力过於分散、各自为政,必然无法抵敌!如此一来,江南不保!

  那就是说……现在不能向栗原姐弟动手了!

  思绪及此,君弃剑眼看著栗原姐弟调转船首,自然无意拦阻。

  这时,湖面上出现了二十馀艘大型楼船!

  这些大型楼船的舵手显然俱极通水性,分别自昌、信、赣、修四水方向顺流

  而下,从查觉他们的出现到形成包围网,也只花了不到一盏茶时间!

  一共二十四艘,这些楼船围成了半圆,将栗原姐弟、君弃剑、屈戎玉围在其

  中,缓缓逼进。

  只有北面让出了缺口,四人虽不晓得这些楼船为何要包围他们,却极自然的

  想要逃离,三条小船便不约而同的朝北行去!

  二十四艘楼船从半圆又转成了一横列,在後追逐。

  简直是猫赶老鼠一般!

  赶了一阵,唯一手未握桨的栗原苗叫道:「他们在赶我们到湖口!」

  对方虽未表明身份,但唯一可以想见的是,这些楼船必是彭蠡水系六大水帮

  派出的!

  如此说来,湖口必然还有设伏!

  屈戎玉听到栗原苗的说话,当即停桨,道:「那划得这么累作啥?还不都是

  要被拦住么?」

  君弃剑与栗原辅文也觉有理,於是双双停下小船。

  他们停船之後,後头追逐的二十四艘楼船居然也停下了,每一艘楼船都放下

  了几支小船,船上俱有三至四名汉子,总计起来也将近百人,将湖面上的屈戎玉

  、君弃剑、栗原姐弟都带上了楼船去。

  在准备攀上绳梯的时候,屈戎玉抚揉著自己的双手,嗔道:「搞什么嘛!弄

  得人家的手都要起水泡了!」跟著斜睇君弃剑:「都是你啦!划船划那么快,要

  是我的手破皮了,你要赔我!」

  君弃剑听著,不禁觉得好笑 ̄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情撒娇?到底她是胆大

  、还是没神经?

  没想到那百馀名要将他们挟上大船的汉子,看了屈戎玉发嗔,全傻了。

  看到这百馀名汉子的模样,君弃剑与栗原姐弟也不禁微怔。

  他们是必须承认的……屈戎玉的美,就是有这种慑人心神的魔力。

  半晌後,一名虬髯大汉猛地摇了摇头,喝道:「别发傻!带上船去!王寨主

  等著呢!」

  至此,君弃剑笃定了。

  屈戎玉或许是胆大、也可能是没神经,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

第卅一话 诡及其身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