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二话 极度自信 ̄之一

    栗原姐弟、君弃剑、屈戎玉被『请』上楼船後,在一众水帮汉子前呼後拥之

  下,进到了船舱里的议事厅。

  他们一进厅内,数十名汉子口字站开,正好围著整个厅壁绕了一圈。

  这么一来,自然是将门口也死死的堵住了。

  厅中有六人,五男一女。便是天下至傻之人,也能想到,这六人即是彭蠡水

  系六水帮的首领。

  君弃剑在去年的江南水帮大会上,与这些人都有过一面之缘,并不陌生,即

  向左首一位留著落腮胡的大汉道:「王寨主,好久不见,幸会。」

  「谁和你幸会!」王寨主怒道:「老子压在你身上的一万四千两全没了!还

  幸会?你和湖里的鱼去幸会吧!」跟著大喝道:「把君弃剑这小子手脚绑上沙包

  ,丢到湖里去!」

  四周众汉跟著就要行动,君弃剑心动方念、准备动手,双掌即已****。

  在一阵么喝声中,但闻屈戎玉嘻然说道:「怠子没罗!」

  她的声音极为清脆响亮,无人不闻,众汉子均是一怔,停下了动作。

  王寨主疑道:「什么意思?」

  屈戎玉微笑道:「就这个意思啊!唔 ̄这二十四艘楼船,造价总计起来也不

  下万两吧?」

  王寨主愣了,望向另五位首领,六人面面相觑,对於屈戎玉所言均感不解。

  把君弃剑丢到水里,和怠子、楼船有什么关系?

  屈戎玉见厅中含六位首领、栗原辅文、及众汉子皆满面惑然,心晓他们悟性

  有限,一时生出对牛弹琴之慨,只得叹道:「若你们把君弃剑丢到水里,他会把

  你们的船都给凿了!」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但一想却又不对!王寨主即道:「他手无寸铁、又要让

  我们在手脚绑上沙袋,进了水就只能下沈,哪能凿船?」

  「那你就丢吧。」屈戎玉喟然道。

  秀才遇到兵 ̄随你们去好了。

  六位水帮首领都亲眼见过,在庐山脚下时,屈戎玉以口相就喂君弃剑服食药

  丸,若说此二人关系密切,也无人怀疑。此时屈戎玉出面回护,原在情理之中。

  但现下她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再加上君弃剑端地老神在在,一时不禁怯了。

  若果君弃剑真能徒手凿船,这些船支可是他们六帮极重要的资产啊!这个险

  ,冒不得!

  原本他们得到了君弃剑进入彭蠡水系的消息,六帮随即商议要将他擒上船来

  ,好好算算君弃剑让他们输给三大赌坊合计近十万两怠子的帐,且随即行动,立

  时集结了二十四支楼船『赶鱼』、又在湖口布置了走舸百馀准备收网,其行动不

  可谓不快速。

  他们都准备好了,一等君弃剑、以及随後又收到消息的两个倭族人上船之後

  ,绝不与其论理,一口气便要把帐全都结了!岂料多来了一个屈戎玉,竟然三言

  两语便打消了他们将君弃剑丢到湖里喂鱼的主意。

  六位首领相顾愁然、面有土色,一时之间竟都失了计较。

  六人低声讨论了一阵,终於有了决议 ̄先向那两个倭族人下手!

  於是王寨主身为代表,再次向前跨了两步,气势却不如开始时强了,还不禁

  偷觑了屈戎玉一眼 ̄只不过几句来回,他心里竟有点怕起屈戎玉来了。

  屈戎玉笑容可掬、退了一步,俏生生地立在一旁,看来是不会再动口了,王

  寨主胆子一壮,即朝栗原姐弟喝道:「你们这些倭族人!在庐山把咱水帮精英弟

  兄杀得伤亡过半,这笔帐也要讨一讨了!」跟著转向众喽罗,再次喊道:「把这

  两个人给我乱刀分尸!」

  这次他学乖了,选择不用自己最擅长的『喂鱼之刑』。

  众罗喽正要准备动手,忽又闻一声冷哼!

  王寨主听了这声哼,显然是女子声音,即转向屈戎玉,面带求饶之色,连连

  拜道:「我说姑奶奶啊 ̄你又有什么意见啦?」

  屈戎玉双手一摊,摇摇头,道:「不是我!」

  王寨主胆子立即又壮了,再转而面向栗原苗 ̄这舱中女子仅有三人,一乃屈

  戎玉、二乃信水水帮头子吕△、三即栗原苗。

  屈戎玉既然无有出声、也不可能会是吕△,则必是栗原苗无疑了。

  王寨主怒道:「有遗言么?快快说来!」

  栗原苗冷然道:「中原草莽,无信一至如此,可笑!」

  王寨主一听对方出言挑衅,自是心头火起,喝骂道:「你说什么!?」

  「老王!」吕△忙叫道:「别罗唆了!快把他们宰了!」

  「对!把他们宰了!」王寨主将手一指,自己也向右移动两步,移到了君弃

  剑与屈戎玉身前,免得拦了众罗喽砍人的路。

  先是在去年水帮大会上被君弃剑说动,开了什么狗屁『庐山集英会』,结果

  二十一水帮联盟中身手顶尖的精英泰半死在山上,便是活的也都缺手断脚了;接

  著收到君弃剑将要在庐山集英会『故意败北』的消息,二十一水帮的代表们再次

  集结到襄州,准备兴师问罪,又被君聆诗几句话便打发走了,结果是大夥儿压在

  君弃剑身上的怠子全都没了……

  标准的『人财两失』!

  於是,这些寨主、帮主、老大、首领都得到了一个结论:绝不可『说理』!

  那是他们的弱点,一旦说起理来,必定吃亏!

  这船舱虽大,毕竟并非空旷地,再加上众汉子一涌而上,更显得水泄不通,

  栗原姐弟擅用的手里剑是没空档可以多射了,於是双双自怀中掣出短刀,两人背

  部相倚,挥刀抵敌!

  君弃剑在旁见了数十名汉子围绕著栗原姐弟,阵阵么喝嘶骂声中、金铁交响

  亦是不断,一时却攻之不下。若在『庐山集英会』前见此情景,必定惊骇;此时

  一看,倒没什么感觉了。

  君弃剑第一次在身手上胜过栗原辅文,是在涿鹿镇外,当时他用上在云梦剑

  派所习得的『凌云步』,栗原辅文的手里剑便射他不中;再加上与神宫寺流风同

  行过一段时日,君弃剑自认已将这些倭族人的斤两摸得十分清楚了。

  岂料在『庐山集英会』上,他们竟能以寡击众、仅以四人之力便将二十一水

  帮联盟的二十五名代表杀得片甲不留,真正与流风交上了手,他更是几乎毫无反

  击能力,便即待死……

  当时,在流风的刀网之中、尚有意识时,他便已对这些倭族人的进境神速感

  到十分讶异了。此时见了数十名水帮帮众不能攻破栗原姐弟的防线,也就不觉得

  奇怪了。

  且船舱窄小,那些大汉体型壮硕,能挤到栗原姐弟身前挥刀相攻者,不过五

  、六人罢了,估量栗原姐弟的身手,他们一人要敌三名的水帮帮众,亦非难事。

  君弃剑不动声色,静立在旁观看著,屈戎玉悄悄走到他身旁,低声道:「你

  又欠我一命罗。」

  君弃剑自然可以想见,是屈戎玉从庐山将他带到回梦堂、置入『回梦汲元阵

  』的阵眼之中,他才能活到现在,说欠了屈戎玉一命,原是不假。

  但说到『又欠一命』,君弃剑木然应道:「你不出声,我也能教他们不敢丢

  我下水。更何况就是丢了,我也不会怎样。」

  屈戎玉闻言,眉头略皱又舒,随即笑道:「好吧,没关系!反正以後你欠我

  的命也不会差这一条了!」

  君弃剑闻言,他已领教了屈戎玉的口舌之利,当即不再出声。

  其实君弃剑素来好辩,但他就是不想和屈戎玉辩。

  甚至应该说,不愿意和屈戎玉有太多牵连、交集。

  沈默半晌,舱中围攻之势依旧,已有几名汉子中刀受伤、被拖出舱去了,栗

  原姐弟仍然负隅顽抗。

  这并排的二十四条大船上,至少聚集了彭蠡六水帮过半之众,少说也有三、

  四百人。栗原姐弟虽能撑个一时三刻,但再这样打下去,累也要累死了!

  「救他们好呢……还是不救呢……」屈戎玉在君弃剑身後咕嘀著,声音极小

  。一来舱中杀声不断、二来正在水上,若是君弃剑想知道这湖面上十丈内生了几

  个涟漪,只怕他也能晓得了,故即连挡在他们身前的王寨主也听不见的细微话声

  ,在君弃剑耳中倒是清清楚楚。

  但听是听到了,君弃剑却无有反应 ̄你自己定有计较,又何必特地问我?

  「若是栗原姐弟葬身湖中,神宫寺流风、堀雪二人定会将消息传回祖国,

  这么一来……」屈戎玉顿了一顿,摇头晃脑,似是竭力思索著会发生什么事。

  但这句话却教君弃剑悚然一惊 ̄在湖面上时,他不是便已想通此节了吗?

  慢……

  君弃剑倏地回头,见到屈戎玉搔首摆颈、一副好生委决不下的模样,更是惊

  骇!

  不会吧……?

  「住手!」君弃剑气贯丹田、猛然喝道:「通通住手!」

  他这一喝,不仅盖过了舱中喊杀之声,更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於是人人

  尽皆耳,自然无暇再战了。

  唯独屈戎玉泰然自若地将早早便塞住耳洞的两根纤纤小指放下後,面带微笑

  ,向前走了两步,道:「我说啊……」

  「不许说!」王寨主见状,忙叫道:「别理她!继续上!」

  「啊!!!人家偏要说啦!!!」屈戎玉耍赖地大嚷著,双手拉住王寨主的

  手臂直摆,根本便像是一个在对父亲撒娇的女儿,即使君弃剑素有天崩不惊的胆

  识,见了此景,也给她唬得呆了,更不必说一众水帮汉子、含其馀五帮首领在内

  ,只差下巴没掉到地上了!

  王寨主的年纪绝对比屈戎玉大了一倍还有馀,但屈戎玉也已十七岁 ̄在封建

  社会里,四、五十岁的男人娶了如花似玉的十馀岁少女,那是司空见惯的事 ̄王

  寨主给她这么一摇,全身不禁酥了、骨头也快散了,忙道:「别摇!别摇了!你

  说!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别再摇了!」

  屈戎玉听了,笑颜逐开,喜孜孜地娓娓言道:「我汉族 ̄素来名为『礼义之

  邦』!这江湖之中呢 ̄别的不提,要当兄弟,重的也就仅这一个『义』字。所谓

  『信义无价,更胜千金』,众位好汉,是耶不是?吕△姐姐,您说如何?」

  信水水帮的头子吕△其实是位白发老妪了,乃是以其经验、辈份在这水帮中

  挣得了一席之地,此时屈戎玉居然唤她作『姐姐』,不禁一愣,但也点头道:「

  不错!重义守信之人,素为我辈所敬!但我等皆知,吴起乃是云梦剑派开山祖师

  、以兵学立派!你乃云梦剑派门人,满腹诡道,何言『信、义』二字?」

  屈戎玉笑颜不改,道:「我一个小小女孩,自然没人和我讲信说义啦!不过

  各位前辈英雄好汉侠客,却是不能不管的罢?」

  舱中众人听了,不禁面有愧色。

  他们的确是一时意气,想宰了君弃剑与栗原姐弟 ̄前者是为乾扁的荷包、後

  者是为水帮联盟的二十五位精英报仇。他们其实很清楚 ̄二十一水帮联盟即是『

  庐山集英会』的主办,不承认这个结果,那也罢了,怎能事後以此问罪?

  即使心里知道,但总是不痛快,不作不休!於是才决定今日绝不『说理』,

  见了面,先杀再说!

  岂料……仅仅是多来了一个屈戎玉,全盘计划居然全给她仅靠一张不见得塞

  得下一颗荔枝的小嘴儿搞毁了!

  言已至此,他们是绝无可能再向君弃剑、栗原姐弟下手的了。

  自然,更不可能向屈戎玉下手。

  云梦剑派,是他们惹不起的。

  舱中一时沈默,有的只是栗原姐弟久战之後的喘气声。

  半晌之後,王寨主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你们下船去吧!」

  屈戎玉笑盈盈的看著水帮帮众替他们降下小船,二十四条楼船上,尚能泰然

  自若的人,仅有她一个了。

  栗原姐弟歇气已已,栗原辅文先上了小船,栗原苗向屈戎玉道:「阿里阿朵

  !」之後,也跳上船去,姐弟二人便离去了。

  屈戎玉听了栗原苗的说话,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搔弄著她那玉雕一般的额头

  ,惑然道:「阿里阿朵?什么意思啊?」转眼一看,君弃剑已自上了第二艘放下

  的小舟,在旁的水帮汉子眼见又要再下船,忙道:「不用下船了!」跟著足下使

  力、便跃过了楼船的船弦、如鹅羽般轻飘飘地落在君弃剑的小舟上。

  『凌云步』身法堪称天下一绝,船上众汉子见了,莫不轰然叫好!

  屈戎玉笑孜孜地朝众人致礼答谢,而後便彷若理所当然地在船板上坐下。

  跟著,二十四支楼船各自驶去了。

  屈戎玉坐在舟上,伸了个懒腰,道:「呵 ̄好累喔……」但一凝神,才发现

  小舟半寸未移,即与君弃剑对眼相看,疑道:「船家,怎么不走?」

  君弃剑并未移开视线,与屈戎玉对视著,道:「你上我的船作啥?」

  屈戎玉道:「我不是说过了嘛?今天一整天都在划船,人家的手掌都快破皮

  了,要你负责啊!」

  「我们不顺路。」君弃剑道:「云梦剑派该从修水去。」

  屈戎玉微笑道:「谁和你说我要回回梦堂?我要去襄州!」

第卅二话 极度自信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