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二话 极度自信 ̄之三

    茶叶既少、茶量亦寡,但入味也快,中庸人将茶水分别注入竹林杯中,正好

  只足三杯的量。

  茶一出壶入杯,随即散发出一股清雅恬淡、若有似无的茶香,屈戎玉素爱喝

  茶,闻了这气味,便知此茶不凡!

  此种茶香,君弃剑也认得出来,他走到桌旁、执起一杯,道:「龙井。」

  「极好的龙井!」屈戎玉补充道。但只盯著茶杯,却不动手。

  陌生人所泡的茶,且这绝顶茶香是她从未闻过的,太诡异了!

  莫非茶叶中有什药物?岂可轻饮!

  中庸人又发出笑声、但脸面自无动静,说道:「两位尝尝。」言罢,便先自

  饮了一杯。

  屈戎玉仍然不动手 ̄就算茶叶没问题,也不能担保杯子没问题!这中庸人便

  连入门都能无声无息,想下什么手脚而不被查觉,亦是不难!

  「茶与酒不同,冷了,便无味了。」君弃剑说,跟著轻啜了一口。

  屈戎玉见状,也执起竹林杯饮尽了,她让茶水在口中流动了一阵,方行吞咽

  ,而後随即赞道:「好茶,果然是极好的龙井!可惜……仍算不得『绝顶』!」

  此言一出,君弃剑原先暗藏的戒心刹时松驰了,屈戎玉自己也是一样。

  因为他们都晓得……世上最好的茶,乃是当年『天弃鬼才』稀罗△私有茶园

  所产的『云南龙井』!

  稀罗△乃一代王者,他不仅仅是自己臻於『凌绝顶』之境界,所有与他有牵

  连的人、事、物,也都扬名四海。

  稀罗△的龙井,被喻为『天下第一茶』;当年曾参与灵山决战的人杰们,如

  徐乞、皇甫望、君聆诗、诸葛静,俱由此声名远播;稀罗△麾下的三名大将:巴

  奇、喀鲁、阿沁,也分别被称为『云南第一强者』、『云南第一杀手』、『云南

  第一探子』;稀罗△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莫不成为普天下有志扬名立万者学

  习的借镜!

  稀罗△,乃是屈兵专所认定的『不可与敌之人』、君聆诗口中『天下无敌的

  王者』,这种观念也灌输给了屈戎玉与君弃剑,他们自然会对与稀罗△有关的一

  切事物怀有戒心、保持距离。

  如今,既然这茶并非『绝顶』,即并非『天下第一茶』:云南龙井,此人既

  与云南、与稀罗△扯不上什么干系,也就并不可怕了。

  君弃剑放下茶杯以後,仔细一看中庸人,一阵思索後,道:「我是不是在哪

  儿见过你……」

  中庸人面无表情,不答。

  君弃剑开始仔细回想 ̄他的记忆力原本不错,但此人实在太过平凡、太过中

  庸,致令一时想不起来。

  中庸人见君弃剑确实已忘记了,轻叹一声,似乎狻感惋惜。

  屈戎玉则直盯著中庸人 ̄她一直在想,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但此时由於双

  方尚且十分陌生,她也能自我压抑好奇心、不予发问。

  中庸人一叹之後,即道:「君公子,此事狻关重大!」

  君弃剑不语,仍自思索 ̄什么事关重大?是你的身份吗?他根本想不起来,

  在哪里见过这中庸人了!

  中庸人说完以後,便自推门行出。自然,屈戎玉、君弃剑都不会留他。

  君弃剑坐下了,这时才注意到屈戎玉脸色泛红、粉面含春,知道她已饮过一

  杯,再看桌上,也仅有三只杯子……

  如此说来……

  「你……刚刚喝的茶,那杯……装过酒了吧?」君弃剑问道。

  屈戎玉点头道:「没错……啊……!」一怔 ̄她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君弃剑固有天才素质、屈戎玉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此二人两言来去

  ,已同时想到了许多原由。

  君弃剑并不擅饮茶,他只知道君聆诗所教他的:龙井是好茶、『云南龙井』

  更是『茶中泰山』!

  但这『茶中泰山』,到底应该好到什么地步?君聆诗说,无法言述。故君弃

  剑也就无法想像了。

  他在回梦堂待过一个月,那一个月间,并未见过屈戎玉,但屈戎玉确实又是

  云梦剑派弟子,如此一来,即有两个可能。

  若非在那段时间内,屈戎玉正好外出、则她应是属於聚云堂下。

  聚云堂位于衡山,衡山产茶,若屈戎玉是聚云堂弟子,必然知茶!

  君弃剑无法尝出『云南龙井』特有的味道,屈戎玉应当可以!

  也由此,虽然君弃剑觉得那龙井已好到无可言喻,但屈戎玉一说『并非绝顶

  』,君弃剑也就臆断地认定:此茶并非云南龙井。

  但事实却又不然!善酿是好酒、龙井是好茶,但酒与茶,是不相容的!

  用装过酒的杯子再来装茶,即会失味。反之亦然!

  若屈戎玉饮茶之杯已先装过了酒,茶味必然会受到些许的影响,屈戎玉所饮

  之茶,即非原味!

  若是将那茶的味道还原呢?会否,即是『茶中泰山』?

  若果真是『茶中泰山』,那么……

  『中庸人』与云南便有干系了!他会是谁?

  屈戎玉知道自己的嘴儿坏了事,轻轻了打了自己一个耳聒子。

  君弃剑见了,不禁好笑 ̄此时再打,又有何用?他取过酒壶斟了一杯,朝屈

  戎玉高举,道:「敬你的。」

  这一杯,自是谢屈戎玉救他一命。

  欠了屈戎玉一命,那是千真万确的事,依君弃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个性

  ,其实屈戎玉大可以要求更困难、更艰钜的事让他作,却只是让君弃剑陪自己吃

  一顿饭便即作数 ̄对此,君弃剑心中大为忐忑。

  屈戎玉见君弃剑已换了新衣、也衣开右衽,笑了,挟了口菜送进嘴里,咽下

  以後,见君弃剑也尽了一杯,笑得更是开心。

  「好了,从今以後,我们各不相欠。」君弃剑说道,跟著站起身,作势便要

  离去。

  屈戎玉见了,忙道:「慢点走!」

  君弃剑回头了,拱手一礼,正色道:「屈姑娘还有何指教?」

  这是故意同我闹生疏来了!屈戎玉心中狻感不是滋味,但也耐著性子,道:

  「你真的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那中庸人?你不是想刻意瞒我罢?」

  君弃剑见问,眉头略蹙,道:「此事与屈姑娘并无干系。」

  屈戎玉道:「这句话我相信,本来就和我没有干系。不过……你解不出来的

  谜,或许我能解得!」

  这句话若由他人来说,无疑是刺伤君弃剑此时已极为脆弱的自尊心,但发话

  人是屈戎玉,君弃剑已亲眼见识过她的精灵才智,此言倒非妄语。

  君弃剑思索片刻,摇头道:「不用麻烦了。」

  屈戎玉俏脸峻了,道:「如果那事是十万火急的呢?」

  君弃剑道:「我连前次见到那人是什么时候的事都想不起来了,若果十万火

  急,也已迟了。」

  屈戎玉道:「你怎知就不会差了现下这一时三刻?」

  君弃剑道:「即使如此,那不才也只好认了。」

  「认了?你认了就作数了?」屈戎玉冷哼一声,道:「如果,这件事关系到

  诸葛氏,你还能认了?」

  诸葛氏?

  君弃剑心头一震,终於正眼看著屈戎玉。

  中庸人说,『事关重大』。

  若非是指他的身份、而是诸葛氏之事,对君弃剑来说,确然事关重大!重大

  之极矣!

  「我原本还有件消息要告诉你……如果你要走,请吧!」屈戎玉转身面桌,

  迳自食饭吃菜。

  君弃剑犹豫许久,终於又复归座,继续饮酒。

  一个用膳;一个喝酒。一个吃光了两碗白饭、三菜一汤;一个喝尽了两斤善

  酿,杯底朝天。之间并无支字往来。

  屈戎玉吃饱以後,她早知道君弃剑脾气极硬,即使真正事关诸葛氏,也不会

  主动出声相询於己,只得先行发话道:「十二年前,诸葛静夫妇在箭村之中遭到

  暗杀,此事在十天之内即已传遍天下。」

  君弃剑颔首。当时,他正与君聆诗游历天下,由於不敢曝露身份、也不能过

  度於人多的地方活动,几乎对於天下大事一无所知 ̄或许君聆诗晓得,但即使晓

  得,想来也会刻意隐瞒君弃剑。所以,君弃剑才会迟至两年前与君聆诗分开、独

  自至箭村一行後,才知此事。

  但不可否认的,『天纵英才』之逝,的确在江湖道上曾造成一时轰传。

  「由於有人亲眼见过,在诸葛静猝逝那晚的当天,曾有个自称某节度使的使

  节去拜访过他。不久之後,又有人自称在灵州看到了一个洁白如雪的女子、和一

  位小女孩,这两人都非灵州人氏、且一到灵州立即入狱,於是有人判断,派人杀

  了诸葛静夫妇的人,极可能就是当年的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

  这些事,君弃剑也知道,只是听,并无反应。

  「不久之後,仆固怀恩叛变了,联合了吐番、回纥二大国,及吐谷浑、党项

  、奴拉三族进攻大唐领土。於是传出了另一种臆测、甚至我爷爷也是这样想的:

  仆固怀恩叛变,乃是早有预谋,且因他早已听说过『天纵英才』的大名,便想将

  诸葛静招为幕僚,但诸葛静拒绝了。於是,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理下

  ,仆固怀恩才会将诸葛静一家四口杀其二人、掳其二人。」

  君弃剑微微颔首 ̄若是屈兵专也作如此想法,那便八九不离十了。

  「但联军进攻至京畿时,仆固怀恩忽然病死了。这时,皇甫望已技压群雄,

  在徐乞大力支持之下,成功登上了北武林盟主大位,随即一举带领著北武林群雄

  反攻吐番、回纥联军!其中传颂最广的一次作战,即是吐番、回纥二大国因争夺

  领导权,导致双方失和,分别将大寨扎於泾阳城的东、西两侧,皇甫望与徐乞则

  趁机带领了北武林各帮派好汉夜袭回纥大寨。这一次的行动大为成功,将回纥可

  汗药罗葛移地健吓得胆颤心惊,一夜之间连弃了五座大寨,直退了二十里!次日

  ,朝廷又派出郭子丁前往议和,药罗葛移地健自然是同意了。於是吐番陷入了孤

  立无援的境地,只得退军。吐番返师途中,趁机大掠灵州城,回纥在後予以偷袭

  ,抢去了四千馀名俘虏。」

  「其实,当时除了北武林盟之外,南武林也有几个人到了灵州,想趁乱救出

  诸葛氏遗孤。其中有鄱阳剑派的掌门昭明、蒲台山『苦海无涯』四僧、原定帮雷

  斯林与寒元……但可惜的是,他们虽然救出了一些被劫走的囚犯,却不识得诸葛

  静的幼女、也未找到那位洁白如雪的女子……」

  屈戎玉言至此,君弃剑接腔道:「因为那位洁白如雪的女子,还是被吐番掠

  去,带回逻些城了!至於诸葛氏孤女,不过一个小小女孩,实无什特徵可言,自

  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哪个小女孩才是『天纵英才』的女儿……」

  屈戎玉道:「这些事,都是爷爷告诉我的。当时曾参与救援行动的人之中,

  昭明、雷斯林、寒元、苦识、海识等人都已过世了,仅剩无识与涯识。」屈戎玉

  倒了杯茶,缓缓饮下。

  因为,她知道的、能说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诸葛氏孤女,诸葛涵。

  究竟有没有被带回中原?还是在回纥?在吐番?是死、还是活?

  一切,或许都要看她的造化了。

  君弃剑听完以後,立即起身,又准备离去。

  目标无他,自然是要马上赶到蒲台山去!

  找到无识、涯识,至少可以问出,他们当年究竟救出了哪些人?

  「站住!」屈戎玉断喝一声,君弃剑只得再次回头。

  「给你情报的条件:好好休息一晚,等到明天天亮,再和我一起出发。」屈

  戎玉又斟了杯茶,泰然自若。

  君弃剑在原地站了半晌,终於还是离房了。

  但脚步不急,他是到另一间房准备就寝,而非赶路。

  这天晚上,这间客栈里有个小二死在客房外。

  仵作验尸後,判定死因是心脉阻塞、血液无法流通、心脏衰竭,导致暴毙。

  但令人奇怪的是:此人死时,其下半shen居然还有『一柱擎天』之势……

第卅二话 极度自信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