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四话 回头是岸 ̄之一

    君弃剑与怀空去远之後,屈戎玉解开原先缚在山下的马匹缰绳,并不急著上

  马,将它们一左一右牵著,开始在山脚下散步。

  山林蓊郁,此时刚进五月,天气渐热,放眼望去,一片绿意盎然。

  但屈戎玉少居湘江、後徒衡山,自幼即活动於水、山之间,对於此二景已是

  毫无兴趣,边走边想著 ̄那封短笺中,只写著『皇甫望被杀』,却未写明事发经

  过、也不知是死於何种手法之下、甚至不晓得是死在哪里!或许『云梦三蛟』的

  嫌疑的确是最大的,不过还是需要探访一下才是……

  主意已定,屈戎玉翻身上马,正要扬鞭,忽见林木抖动、一道人影在树间穿

  梭,直往山上窜去。

  那人动作极快、又有枝叶遮掩,匆匆一瞥,竟连屈戎玉的眼力也无法看清那

  人的衣饰形貌。且看他身法起落,又感极为生疏,并非中原轻功武学……

  「神宫寺流风……?」屈戎玉心里犯起了嘀咕 ̄是他吗?若是,到蒲台山作

  什?

  屈戎玉又下了马,重新将马缰系上树干,再次登上了蒲台寺的阶梯。

  这次她放慢了脚步,著意观察著四周林木的动静 ̄若是神宫寺流风,至少应

  该还会看到堀雪。

  但一踏五百馀阶,不觉一时便至,只有风吹叶动、蝉鸟啼,并无人声。

  屈戎玉来到山门下,不见知客僧上前拦阻,即站定了观察四周 ̄她对佛寺建

  筑不感兴致,蒲台山如何雄伟,也不如聚云堂的地理位置来得奇诡有趣,她只想

  找到那个窜上山的人……

  这时,屈戎玉心中生出了警觉!

  皇甫望被杀,现在又有未曾听闻的好手潜入了蒲台山,若不幸无识、涯识其

  中一人有了意外,而我现在又大剌剌地站在蒲台山门……

  意动身动,屈戎玉随即跃上树去,她原本一身绿衣,加以茂盛的枝叶作为掩

  护,不一会儿便找到了可同时监看山门与大雄宝殿入口的绝佳藏身地点。

  但等了许久,却无丝毫动静,屈戎玉不禁起疑 ̄难道看错了?

  不可能啊……河中抓鱼、山上猎猴,我从无失手,只怕鹰隼眼力也没有我好

  ,怎可能会看错?明明有人窜上山来,快的连我都看不清是谁!

  还是弄错了?并非什么可疑人物?

  但直觉告诉我……一定有问题!

  可寺庭之中僧人来去并无诡异情况,似乎并没出什么事情。

  不可能!我不可能弄错的呀!

  屈戎玉正在著恼,忽然大雄宝殿中冲出一人,左额上烙著个『囚』字极为鲜

  明,他一出殿门,即大嚷道:「不好了!方丈与涯识师叔圆寂了!」

  此言一出,蒲台众僧一股脑儿全挤进了大雄宝殿,一时携攘。屈戎玉仍隐而

  不动,心中不但不觉得惊讶,反而略略感到得意。

  果然有事嘛!

  跟著,山下传来了数人登梯的一阵杂乱脚步声,转头一看,果见号为『岭南

  结义』的岭南四帮四位首领直闯上山,一进山门,便叫道:「无识方丈在吗?涯

  识大师在吗?」

  屈戎玉暗暗好笑。

  全被我料中了!

  屈戎玉正在沾沾自喜,忽然半空中落下一物,直掉到她所藏身的树干上,一

  荡之後,便落下地去。

  那东西显然坠力极大,洒出了点点液体,溅了屈戎玉满脸!

  突如其来,屈戎玉吃了一惊,一时重心不稳,也跌落地面。

  落地时的声响狻大,很快引来了注意。

  所谓『岭南四帮』,即是在岭南各据山头、正好连成一线的九连山、大庾岭

  、都庞岭、萌渚岭四寨,原本分别都只是小小山贼,岂料四寨首领在划分地盘时

  居然气味相投、一见如故,便拜把作了兄弟。也由此,『岭南四帮』占地为王,

  其人数、规模总和也约莫只能与占据汉水的大帮『汉鄂帮』相捋,却在南武林派

  谱中分别列名,将『一帮之众』划分成了四帮。总之也就是天高皇帝远、夜郎自

  大罢了。

  此四帮不仅在『庐山集英会』未曾出席,几乎连前任南武林盟主林家堡也管

  之不住,唯有蒲台南少林的话,他们才听。

  是故,有时蒲台方丈几乎也成了岭南四帮的头头。

  四人听到声响,同时赶到,见了屈戎玉,想是见得人少,居然也不懂得分辨

  美丑,其中一人即叫道:「你是何人?」

  屈戎玉抚著屁股,勉强站起身,道:「你们又是谁?」她心里明知这些人该

  是何人,却偏偏一个也没有见过,说不认识,也是实际。

  听了屈戎玉反问,左首一名披兽皮、带弓韬的八尺壮汉即道:「『隋代日头

  唐代山,荷包瘦瘦马乾乾;神箭王传略显技,李广伏首猛擦汗』!我乃九连山寨

  主、岭南第一神箭手:『万步射蚁』王传是也!」

  第二位生得乾乾瘪瘪、似乎弱不禁风的矮汉男子跟著道:「『智冠大庾岭、

  名传彭蠡湖;若论征战术,皆我秦成出』!我乃大庾岭寨主、岭南第一智者:『

  计盖神州』秦成是也!」

  第三位一身书生打扮,比起前二位乾净许多,却生了一张麻子脸,他略摇摺

  扇,昂然道:「『小生摇摺扇,姑娘心慌慌;若论李虑陋,天下无英俊』!我乃都

  庞岭寨主、岭南第一美男子:『乘蛇郎』李虑是也!」

  第四位又复高大梧,生得孔武有力、满脸横肉,粗声粗气地道:「俺是粗

  人,不像三位兄弟会吟诗,我乃萌渚岭寨主:『铁胆无敌、铁拳无敌、铁刀无敌

  、铁鞭无敌、铁甲无敌、铁筷无敌、铁了心肠也无敌、总之是铁都无敌』!俺姓

  铁,名无敌!」

  听著他们轮番自我介绍,屈戎玉早已懵了,连表情也显呆愕。

  四人介绍已毕,同时又瞪著屈戎玉,齐声道:「换你了!你是谁?」

  屈戎玉猛地回神,一时只觉告诉这些家伙自己的名字,实是污辱了自己,随

  口便答道:「我是『王佳典』,你们可以唤我作『点点点』。」

  李虑向前一步,轻声问道:「敢问点点点姑娘,躲在树上作啥啊?」

  秦成跟著道:「点点点,你旁边怎么有个死人?」

  铁无敌道:「还用说么?定是点点点杀的了!」

  王传闻言,脸色忽沈,喝道:「点点点,你杀了蒲台的僧人!?」

  屈戎玉一怔,回头一看,才发现将自己惊落地面的人,的确是个死人!是个

  灰衣和尚!

  她并不惧怕死人,上前两步,将那浑身是血的和尚翻过了身,原来便是先前

  挡著她的知客僧。

  屈戎玉正在观察著知客僧的伤处,想藉以判断是被何种武学招式所杀,身後

  王传又叫道:「点点点!杀人要偿命!」

  秦成忙道:「别急,问清楚再说。」

  铁无敌道:「是嘛,不怕她跑了。」

  李虑道:「点点点姑娘,是你杀的吗?」

  屈戎玉正见到知客僧喉间浅浅一道血痕、腹部伤口则出奇的大,认得分明是

  『归云晓梦剑法』中佯攻颈项、转斫肚腹的一招『避高趋下』,一时不禁失神,

  喃声道:「是……」

  「果然是你杀的!」王传虎吼一声,随即扯弓搭箭。

  屈戎玉一惊,忙道:「不对!不是我杀的!」

  「是还是不是?」秦成沈声问道。

  蒲台是他们的头儿,蒲台僧人的性命,对他们来说便与自己兄弟的性命一般

  重要!

  「不是!」屈戎玉断然应道:「你们不是来找无识和涯识的吗?我刚刚听到

  岸悟在大喊,无识、涯识圆寂了!」

  四人闻言大骇,二话不说,转头冲出树林、穿过山门,直朝大雄宝殿奔去。

  屈戎玉在後不急不徐的跟著 ̄是谁用了『归云晓梦剑法』杀人?不可能是爷

  爷,难道会是楚师祖或景师叔祖?

  总之,要先看到无识、涯识的尸体再说!

  赶到大雄宝殿之中,由於在开元、天宝年间,李隆基笃信佛教,使得佛教在

  中土大行其道,全国各地皆可见到不少佛寺,这蒲台山更是东南沿海一带大名鼎

  鼎的佛门正宗『少林寺』分寺,寺中僧人不下百人,此时全挤在一起,将偌大的

  一个大雄宝殿也挤得水泄不通了。

  『岭南结义』四人一边吼叫、一边往内挤,屈戎玉不想在这些大男人之中推

  来扭去,索性只站在门口观望,但一眼看去,全是一色的灰袍,无法见到中央的

  无识、涯识。

  「肃静!」一个声音喊著,此声听来刚正浑厚,显见其修为不浅,一时之间

  ,原本杂攘不堪的大雄宝殿之中,近百名僧人全体坐下了。

  一时无了阻碍,屈戎玉直向殿中看去,只见四名黄袍僧人正在检视著无识、

  涯识的尸体,一望而知,当是『回头是岸』四人。无识仍然端坐不动、法像庄严

  ,似乎是自然圆寂;涯识倒在一旁,衣衫却已染红。

  屈戎玉略感奇怪 ̄他们才离开不过几刻钟,无识怎能忽死?她可没在无识胸

  间点上一指啊!

  回悟将无识的口唇张开,一看,即道:「师父是被毒死的……」

  虽有点距离,倒也还看得清楚,屈戎玉也见到,无识的整条舌头已成了深紫

  色,明显是中毒而死。

  但……什么毒的毒性如此猛烈?居然能让无识这等功力高强的好手连一点运

  功逼毒、甚至挣扎的迹象也无,便即死去?

  岸悟从地上捡起了一只茶杯,颤声道:「师父……该不会是喝了茶……」

  「茶中有毒?」回悟厉声问道,同时将茶壶执起,放在鼻边猛嗅。

  岸悟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师兄,这壶茶是我刚刚才送来的

  ,怎可能会有毒?」但仔细一看,无识的动作却是左手仍然停在口边、且茶杯也

  是从他脚边拾起的,显然这茶毒不仅让无识沾唇而亡、甚至尸体马上就硬了。

  「天底下哪有如此奇毒……」回悟喃喃说道。

  另一旁已检视过涯识尸体的头悟、是悟二人,显然也已看出端倪,双双起身

  ,头悟说道:「师叔是被利刃所杀,腹部仅有细微刀痕、致命伤在喉间,一剑毙

  命……」

  屈戎玉听了,心头一惊,暗思:「这剑势正与『避高趋下』相反,乃是一招

  『怅望千秋』,著者立毙、死不瞑目!难道真的会是……不!不可能!本派从不

  用毒的!」

  这时,岭南四颠已挤到中央,秦成说道:「这很明显 ̄来人定是看准了涯识

  大师是天生哑子,无法出声,便先暗中下毒暗算了无识方丈,再现身出手对付涯

  识大师!」

  王传跟著说道:「回悟老弟,咱们在山门外捉到了一个可疑人物!」

  李虑道:「说可疑也不可疑、说不可疑却极可疑!」

  铁无敌道:「总之可疑的,绝不是俺兄弟四人!」

  蒲台众僧想是早已习惯了他们的疯言疯语,丝毫无人引以为怪,回悟当即问

  道:「你们捉到了?在哪?」

  四人同时面向门外、伸手一指,齐声道:「就是她!点点点!」

  满殿僧人纷纷回头,不下二百支眼睛同时盯著屈戎玉。

  屈戎玉也不惊惧,站著让他们看。

  她也早就习惯招来这许多注视的目光了。

  回悟走上几步,道:「原来是屈施主。」『回头是岸』四人都参与了『庐山

  集英会』自然见过屈戎玉,也还认得。

  听了回悟的称呼,李虑道:「回悟兄弟,错了,她说她姓王。」

  铁无敌道:「是啊,她说可以叫她作『点点点』。」

  王传道:「她还在外面杀了你们的知客僧!」

  秦成道:「老大,错了!她说不是她杀的!」

  回悟给他们一来一往,念得心神不宁,当即转向四人道:「四位兄弟,先请

  稍安勿躁。此事由小僧确认即可。」跟著将岸悟招近身旁,低声吩咐道:「你去

  看看,净如是不是真的死了。」

  岸悟当即奔出大雄宝殿,直向山门而去。回悟直盯著屈戎玉,道:「屈施主

  ,你脸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屈戎玉这才想起,在树上时便已被知客僧洒出的血溅了一身,忙取出手巾一

  边拭脸、一边回道:「这狻难解释……总之,第一:本姑娘身上并无利刃;第二

  :云梦剑派从不用毒!」

  岸悟急急忙忙赶回大雄宝殿,直奔至回悟身侧,道:「师兄,净如果然已死

  !尸体被弃在树林间!」

  回悟听了,即道:「头悟、是悟两位师弟,上来吧。」众人一听,即知『回

  头是岸』四人将要摆开『韦陀伏虎阵』,其实寺中武僧不多,均是修行佛法的凡

  僧,一时纷纷走避,躲到了大雄宝殿墙边。

  回悟道:「利刃可以藏在身上,又,云梦剑派素以兵道立派,行事无所不用

  其极,说不用毒,恕难相信。不如就让我师兄弟四人试试,屈施主有否杀害涯识

  师叔的本事,即真相大明了!」跟著轻吸了一口气,喝道:「列阵!」

  话声才落,他已当头拍出一掌,身後头悟、是悟、岸悟与他排成了一纵列,

  分别出掌抵前者之背,回悟一掌,居然已是以四人之力合击!

  原本屈戎玉与回悟之间的距离尚有逾丈,自信回悟一掌不能伤己,也不如何

  防范,岂料这一掌之力居然层层相叠,威力一下子竟似大了三倍,实是出乎意料

  之外,心知不能硬接,只得施起『凌云步』一连後退了十数步。

  一掌出毕,『回头是岸』四僧也窜出殿门,在大庭分立四方,将屈戎玉围在

  其中。

第卅四话 回头是岸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