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五话 云梦三蛟 ̄之一

    听到君弃剑的回答,晨星怔住了、怀空一如往常的连连点头、君聆诗则关切

  的说道:「我要提醒你:你应该知道,你的一句『不』,代表什么意思吧?」

  君弃剑笃定的颔首道:「二爹,我很清楚。我们还是说正事吧。我们都觉得

  是云梦剑派出手加害皇甫盟主,理由也很容易:因为当今之世,武艺能胜皇甫盟

  主的人已是寥寥,『云梦三蛟』皆有可能。但实际上,却鲜有人真正看过『云梦

  三蛟』展现其武艺,甚至应该说,连见过他们的人都很少,一切也只是推论而已

  ……二爹,你应该有更确切的看法?」

  君弃剑言罢後,怀空、晨星也都转目直盯著君聆诗。

  初来乍到的怀空固不待言、其实晨星也根本没有问过『为什么』。

  一来,即如君弃剑所言,当今之世,『传言』能胜皇甫望的人,也不过黑桐

  、段钰、君聆诗与『云梦三蛟』而已,扣除掉友好关系的对象之後,『云梦三

  蛟』自然最为可疑;再者,天才作事,自有其理由,根本无需凡人过问细节。

  是以晨星、王道等人问都没问,君聆诗吩咐一下,他们便即照办。

  但不问,并不代表不好奇。此时君弃剑一问,晨星自然极为期待,想切实的

  听听『天赋异才』的看法。

  君聆诗受到三人注目的眼光,不缓不急的微笑道:「其实,我的判断根据,

  是另一个人告诉我的。」

  愣了!

  谁能教导君聆诗?

  君弃剑脑中居然闪过了屈戎玉的影子,但只是一闪而已,很快就消失了。

  君聆诗略略一顿之後,才道:「教我的人,是敕里。」

  「稀罗△?!」三人同声惊叫道:「他还没死?!」海鸭居然也从椅上跳起

  ,在房中乱跑乱叫。

  晨星见识不可称不广、怀空自幼出家,六大皆空、君弃剑素有『泰山崩於前

  而面不改色』的胆识……

  此时,一听到『敕里』、一想到『稀罗△』,三个人煞时面如土色。

  君聆诗见了,失声笑道:「别紧张,他是十五年前教我的。」

  三人如获大赦,同时呼了口大气、抹去额上流落的冷汗;海鸭又跳回椅上,

  收翅安坐。

  君聆诗道:「你们应该晓得,前代『镇锦屏』传人:锦官军大当家赵瑜,是

  败在谁手上吧?」

  晨星答道:「自然晓得,是云南王副座雷乌!他使的是『归云晓梦剑法』,

  由此,云梦剑派即被视为『镇锦屏』的克星!」

  君聆诗点了点头,沈默半晌後,敛容端坐,正色道:「接下来,就是我的判

  断根据了……十五年前,在灵山顶上,敕里曾说了这么一段话:『副座的确算得

  上是云梦剑派当中的高手,但还称不上数一数二的。至於云梦剑派到底有多高的

  水准?我可以告诉你们,巴奇曾承认没有信心能单挑战胜赵瑜。』」

  这段话,君聆诗模仿著稀罗△的口气,说得很轻闲、很自在,而君弃剑、怀

  空、晨星三人,也一如当初这段话唯二的听众 ̄君聆诗、徐乞一般,呆掉了。

  他们都知道,当年,巴奇曾号称为『云南第一强者』。

  他们也都知道,当年,巴奇战胜过皇甫望。

  相对於『镇锦屏』、『捻丝棍』、『苍天有泪』此『中原三大绝艺』,巴奇

  的『真空刃法.断岩剑气』,也被喻为『云南第一杀著』。

  巴奇有多强?他们没有亲身体验过,但从传闻之中,也可略窥一二。

  巴奇自认无法单挑战胜赵瑜?

  而赵瑜败在雷乌手下?

  甚至,他们也曾听说,当年在灵山顶上,黑桐使开『镇锦屏』,只能与雷乌

  打成平手……

  这样的雷乌,在云梦剑派之中,居然还算不得『数一数二』?

  他们知道,他们早就知道了!云梦剑派,很强!

  但是完全没想到,居然连不可一世的猛将巴奇、睥睨天下的王者稀罗△,也

  给了云梦剑派如此之高的评价?

  君聆诗缓缓说道:「如今看来……依著敕里的解释,云梦剑派之中胜过副座

  的人,至少还有『云梦三蛟』:楚兵玄、屈兵专、景兵庆三人!」

  君弃剑、怀空、晨星,相顾讶然了。

  他们真不应该问的!

  湘江口。

  王道、石绯二人,一进入湘江便上岸了,甚至马上就在岸边遇到了魏灵。

  二人向魏灵讲叙过原由後,便急急在岸边树林中找了个藏身地点,轮流观查

  著入江口。

  王道、石绯都攀到了树枝上,以叶蔽身、对湘江实行盯梢。

  魏灵却自顾地坐在树下,松软软地、提不起一点劲儿。

  她这模样,王道、石绯自然都注意到了,两人对视一眼後,王道即跳下树来

  ,道:「就算他不在了,我们该作的事,还是要继续作……」

  魏灵摇头 ̄她毕竟是个女人,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女人一样,她没有什么大

  理想、大抱负,她要的东西,一直很单纯……

  王道一时无言了,石绯身在树上、望著树下。

  半晌後,魏灵道:「我不像你们……」

  「大概吧!」石绯面色略黯,道:「如果是我……即使要死,至少尸体也想

  送回吐番……可是,北川连祖国都回不去;叶敛连要葬在哪儿都不晓得……」

  魏灵道:「何必要葬……那个屈戎玉,说不定把他的尸体喂鱼去了!」

  听闻此言,王道奋然起身,道:「那么,我们就更要和云梦剑派算帐了!」

  魏灵瞄了王道一眼,道:「云梦剑派和蜀中,你要先算哪一边?」

  「都要!」王道夷然说道:「有一笔,自然就要算一笔!」

  魏灵勉强笑了一笑,望向湘江口、而後转视洞庭,忽道:「有人来了!」

  王道急急跃上树去,与石绯一同向四周观望,却只见湖光水色,无有人影。

  「什么人?」石绯疑然道。

  魏灵凝神细看,但实在太远了,只见有人,看不清形貌,便道:「看不清楚

  ……似乎是个渔夫……」

  见魏灵说得如此笃定,王道、石绯再次极目远眺,还是不见有人。

  两人心晓:魏灵善箭,眼力远非常人可比,这盯梢的工作实应由她来作!

  树下魏灵却微微一呆,又道:「好快……那个人驾舟好快!後面还有船,很

  多大船跟著他!」

  两人继续观望,果见数个黑点在湖面上渐渐变大,正向湘江一路冲来!

  当可以明显看出,黑点即是大船的时候,大船所追逐的小船也看得清了。

  魏灵已经见到:小船上是一名穿著布袍的年轻人,并非渔家模样!但他船速

  狻疾、且小船的灵活度也比大船要优异,大船队被远远抛下了,小船前行如箭,

  就连王道、石绯都已看得清楚了。

  王道望著小船渐行渐近,便道:「跟著他!」

  两人跃下树後,即与魏灵一同跟著小船,船在河中划、人在岸上跑,一迳向

  上流奔去。

  跑了一阵,忽见那小船在河中央打起了转儿,三人愕然止步,看著小船转。

  这时已可看得分明:小船中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看他摇桨的动作,绝

  非不识水性,而是故意让小船在河中转圈圈!

  「他在作什么?」王道惑然了,跟著望向稍远处的大船队,道:「那些又是

  什么人?」

  「天晓得他在作什么。」魏灵反向看著大船队,道:「我只晓得,後面那些

  ,是洞庭四帮的人马。」

  大船队进入湘江了,回头一看,居然已不见了小船!

  三人一怔,接连冲到岸边,朝河中观望,小船的确已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哪有好好的一人一船会凭空消失的道理?」王道骇然道。

  魏灵、石绯也相顾讶然。

  紧接著,大船队已到了他们面前,船上水手见到岸边三人,即大嚷道:「头

  儿!是那几个小子!」

  这声喊得又响又急,犹如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激动,三人为之一怔,已

  见到四艘楼船在江面上一字排开、停在面前,各艘船的甲板上随即各聚集了二、

  三十人,恶狠狠的盯著他们。

  跟著,一名看来是头领模样的人站到船舷边,一见到王道等三人,便骂道:

  「果然是你们这些混帐王八蛋!害我们赔钱,也就算了,不和你们计较!现在居

  然又与云梦剑派勾结,著实该死!」跟著向後招手,喝道:「众喽罗!下去把他

  们给五马分尸!」

  听到这话,岸边三人由原本的呆滞状态一下子全回复了。

  魏灵疑道:「我们何时与云梦剑派勾结了?」

  石绯轻叹一声,道:「叶敛在庐山上讲的话,全说中了。我们在庐山战败,

  躲在襄州,这些家伙还不敢来招惹;现在一给他们瞧见,什么名堂冠不上的?」

  王道看著四艘大船上已搭起岸板,奔下了数十百馀人,便跨前一步、取下了

  原本挂在背後的宽刃重剑,冷哼道:「那也正好……反正有理说不清,要打就打

  吧!」

  魏灵、石绯见了,俱是一怔,退了两步。

  魏灵低声道:「他是怎么回事……平常他不是最讨厌动手吗?」

  石绯略加思索後,道:「大概是因为叶敛和钱莹大姐吧……他现在的心情一

  定是老大不爽。」

  洞庭四帮帮众已奔到近前,王道更不打话,举剑便砍!

  『镇锦屏』第六招:剑馈峥嵘!

  一招六式,从双踝向上移、攻向双膝、再转斫左右腰间!

  王道出一式、便向前一步,六步踏完,竟有三人被他击落水中、三人向岸边

  树林摔去!

  石绯与魏灵都愕然了 ̄一招六式、连退六人?王道何时竟成了这般的绝顶高

  手?

  一时只见王道来来去去就只是那一招『剑馈峥嵘』,众水帮帮众无论是闪是

  挡、是攻是退,竟无人当得下他的『一式』!王道双手持剑出招、步伐也不断前

  跨,只在人阵之中左突右冲,居然是所向披靡!

  这下可不只是石绯、魏灵,就连在船板上观战的水帮头子也呆掉了!

  孰不知,镇锦屏号称『勇冠天下剑』,八招五十三式之间并无丝毫花巧,若

  是正面对敌,镇锦屏从未败过!又,『镇锦屏』出自军№之中,最大用处便是在

  战阵中杀敌,若以一己之身对上数百上千名敌人,再精妙的剑术,也只是徒然浪

  费力气,『镇锦屏』正是舍虚取实、端地直来直往,一式休一敌!

  王道愈打愈是顺手了,这是他习得『镇锦屏』後第一次与这么多人交手,虽

  然他只学会了两招,却已感觉比当初在夜袭摧沙堡时所用的『屠牛刀法』俐落许

  多、也猛烈许多!

  他现在心情极差、出手绝无保留,宽刃重剑每一挥都奋尽全力、只求伤敌、

  不求自保,这种单纯的出手、单纯的剑势,却也正是『镇锦屏』精华所在!

  不过须臾,四艘大船下到岸上的百馀名水帮帮众,居然已被他打倒了一半!

  王道提著重剑,也在呼呼喘气,石绯、魏灵二人见双方一时停手,趁即赶

  到了王道身边。

  便是由於『镇锦屏』每招每式都要使尽全力,耗力极钜,就连当初『镇锦屏

  』嫡系传人、锦官军大当家赵瑜、与功力深厚的黑桐以之与雷乌交手时,都只是

  将八招五十三式使尽之後,便宣告分出胜负了。

  如今的王道自然比赵瑜、黑桐逊色许多,能打倒五十馀人,已然蔚为奇观!

  但也只是打倒了五十馀人,也足以震愕区区的水帮帮众了!

  因为 ̄只凭王道一人,已能打倒四艘楼船所载总人数的一半,若再加上石绯

  、魏灵,这些水帮帮众岂不是要全军覆没?即使王道显然力尽,但水帮帮众已不

  敢再接近他、船上的头子也忘了要叫喽罗们撤退了。

  石绯看出了对方的惊骇,便自腰後取出枪杆甩长、接上了枪头,道:「咱兄

  弟打够了,接下来换我……哪个要先上?」

  此言一出,还站著的水帮帮众纷纷退步了!

  『捻丝棍』与『镇锦屏』第八招『蜀道难』并列为『中原三大绝艺』,声名

  之大,无人不晓,王道能够打倒五十馀人、石绯岂不能?且王道以宽刃重剑出招

  ,中招者多只是骨断或受创,鲜有亡者;但石绯以长枪使『捻丝棍』,那定是透

  体打个窟窿!既是必死无疑,谁敢上前?

  「有人要到我回梦堂来拜访吗?」忽然,一个苍老、但极为宏亮浑厚的声音

  说道,众人皆是一怔,便向来声处望去。

  来声处是在江中,一名穿著青色儒袍的六旬老者,站在一艘小舟上。

  奇的是,小舟既在江中、舟上又只有一人、那老者又是背负双手站在舟中、

  夷然望著岸边众人,小舟却一动不动!

  若是无人操桨,则小舟应要顺流而下才是!但便是水性如何精熟,也万无可

  能在潺潺水流之中使小舟稳若泰山!

  便是下了锚,也不可能这么稳!更何况,小舟岂能有锚?

  水帮头子似是认得那老者,他还未自王道所展现的威势震憾之中恢复,见了

  老者,声音也颤了:「屈……屈……屈……屈……屈……」屈了老半天,终是屈

  不出个名头来,但众人只听那一个『屈』字,心里一时都明白了。

  云梦剑派,设有二堂,分别是主堂『聚云』、分堂『回梦』。

  当代的聚云堂堂主,是为于仁在;回梦堂主,是为元仁右。

  在二堂堂主之上,还有大名鼎鼎的『云梦三蛟』。

  云梦剑派现任掌门,姓楚,名兵玄。

  另外两个,一者别名『山鬼』,姓景,名兵庆。

  另一人,别名『河伯』,姓屈,名兵专。

  面前这身处江中、能使舟定而不动的老家伙……

  即是『河伯』屈兵专!

第卅五话 云梦三蛟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