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五话 云梦三蛟 ̄之三

    元仁右一出手,第一剑便直逼魏灵面门!

  他急著要将屈兵专、黑桐二人分开,出手毫不留情!剑尖尚离魏灵脸上还有

  二尺许,魏灵即已感到面颊刺痛、犹已被伤!

  王道在侧,急忙递剑挡格、石绯突起一枪,直刺向元仁右腰际!

  但元仁右此一剑尚未得手,便即转招换向,与王道双剑相斫,王道原本是个

  对臂力极有自信的人,剑身甫触,王道便使力上举,但力仍不及,一把宽刃重剑

  直砍进土中数寸!

  跟著,元仁右再向左移剑,以剑尖绞动石绯直刺的枪尖,竟也绞得石绯双臂

  麻,一时枪杆落地!

  元仁右性虽良善,但所习的『归云晓梦』却是最重兵家虚实道理的剑势,他

  在决定出手之际,即立时判断:魏灵善箭,但近身搏击能力一定较弱,若主攻魏

  灵,王道、石绯定要来援,他再换招相对、後发先至,可见招拆招、占得上风!

  果然一击得手,元仁右跟著向前一步,倏出两剑,便要刺伤王道、石绯二人

  手腕。

  他不想杀这三个人,但是为了避免他们多加干扰,至少要将他们打伤才行!

  然则剑犹未至、箭已迫身!元仁右悚然一惊,急忙收剑退步!

  此自是魏灵脱离战圈、发箭相对!

  趁此一,王道举剑、石绯提枪,又复双双迎上!

  王道出招,直打下三路:剑馈峥嵘!

  石绯身虽在後,也将枪身前引,刺向元仁右右腕!

  同时,魏灵又出一箭,却未对人,而是射向元仁右身後两步。

  这一箭,是封元仁右之退路!

  元仁右一时挡无可挡、亦不能退,只得跃起,但足方使力,石绯枪身一抖,

  居然已上引封在元仁右头上;跟著王道变招,硬将打下盘的『剑馈峥嵘』改成了

  攻敌胸臆的『道险路长』!

  元仁右身子一跃,已见顶上枪杆,只得扬起一剑荡开枪势,但如此一来,跃

  起的力道也消去了,身子仍是留在地面,面对著王道递来的剑势,元仁右脑中轰

  然一响,想起了一件事来……

  十六年前,锦官城下,雷乌战赵瑜!

  当年,雷乌为了与赵瑜单挑,费尽苦心於『归云晓梦』中挑出八招,就是要

  与『镇锦屏』勇冠天下的八招五十三式相应!

  雷乌是这样分配的……

  以『湖海浩瀚』对『定国安邦』;

  以『波涛汹涌』对『道险路长』;

  以『抽刀断水』对『六龙回日』;

  以『迢迢青天』对『横绝峨嵋』;

  以『长风万里』对『枯松倒挂』;

  以『馀响入钟』对『剑馈峥嵘』;

  以『湘岳云雨』对『地崩山摧』;

  然则,『镇锦屏』第八招的『蜀道难』,这一招一十二式亦被喻为『天下三

  大绝艺』之一,在『归云晓梦』之中,雷乌却找不到可以应付『蜀道难』的招式

  。於是,雷乌笃定:『蜀道难』只能挡、不可破!

  『归云晓梦』号称『镇锦屏』克星,却也无法破『蜀道难』;但庆幸的是,

  天下间能使『蜀道难』之人,仅有黑桐一人而已。

  此时,元仁右一见王道剑势,即知其招,随即於胸前一挽剑花,挡下当先六

  剑,再一剑与王道攻向咽喉的剑势硬撼一记之後,不待回气,再多出两剑直刺其

  膻中、人中两大要穴!

  此即『波涛汹涌』!

  但刺向膻中的一剑,却又被魏灵箭击,一势失了,元仁右顺力将剑尖上挑、

  移刺人中,石绯枪尖已至,再与元仁右对击一式!

  元仁右此时剑力已老,石绯却是新力始生,一击之後,元仁右竟被震退两步

  ;但他功力究竟非同小可,退步时急吸口气,剑力一吐,也将石绯撼得枪杆再次

  脱手!

  石绯只感到双臂如遭电击,半晌之後,才将八节连杆枪捡起。

  饶是如此,元仁右却骇然了。

  这三个小子,居然能与自己打成平手?

  岸边又奔来一人。

  那是个白发白须、一身白衣的老人,看去比屈兵专略年长些许,但他脸上没

  有与屈兵专初现身时一般的和霭神色,却是神情肃然、令人不寒而栗!

  元仁右见了此人,即叫道:「师父!快把屈师叔和黑桐分开!」

  王道等人闻言,心里震动了。

  他们知道,元仁右的师父……

  『云梦三蛟』之首:云梦剑派掌门,楚兵玄?

  『云梦三蛟』,因名中皆带『兵』字,又被称作『三兵』,此『三兵』之中

  ,世人传说,楚兵玄武艺最精、屈兵专兵学最胜、景兵庆皆居其中。

  屈兵专已与黑桐打成平手、那楚兵玄又是如何光景?

  楚兵玄见了屈兵专与黑桐的缠手交斗,已由盛转衰,可见二人皆无剩下几分

  气力,再打下去,只怕过不了一时三刻,便要双双力竭而亡,当下更不打话,即

  向二人冲去。

  他的修为自是较元仁右胜出数筹,二人掌风虽仍狻烈,却也已有所衰减,楚

  兵玄略一提气,即已逼到二人身旁丈许处。平时他一掌之力,可及三丈远近,但

  此时有专、桐二人掌风干扰,只怕要缩减不止一半,待要再进几步,旁儿枪势作

  漩,却已疾向他腰际刺来!

  『中原三大绝技』之一:『捻丝棍』!

  楚兵玄一惊,即使是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少林神僧苦修铁布衫,也万无可

  能以身体接下『捻丝』,天下间根本无人能直撄其锋!此招是非避不可!当下只

  得将原要踏出的一步收回,同时将住的一口气松去,脚尖微一使力、轻轻弹起

  ,即让自己的身子随著掌风飘退丈许。如此一来,石绯一枪自是刺空了。

  这边元仁右见少了石绯一人,王道、魏灵便难能挡下自己,当即前跨一步,

  再次准备递剑出招!

  但他剑才出了一半,旁儿一物忽至,其形似蛇,见势竟要卷上剑刃,元仁右

  知此物必是软鞭,长剑不能硬抗,只得生生又将剑势收回。但收剑之时,又闻利

  物破空之声,原本专、桐二人掌风相击,呼啸之声已是极大,不免对在场诸人的

  听力造成影响,待元仁右惊觉有物袭来、欲要相避,已是慢了些许,一镖擦过耳

  际!

  跟著,岸边再来两人:曾遂汴、李九儿!

  『就扁』二人受君聆诗令,前往衡山看守山道,此二人行止较石绯、王道要

  快上许多,石绯、王道刚到湘江时,他们已到了衡山两天了。他们刚到衡山不久

  ,即见一人自山上下山,二人随尾随於後。他们也早已猜到,此人极可能是楚兵

  玄、景兵庆其中一人,自忖以二人之力不能与之相抗,故只是跟踪,并未动手。

  幸得楚兵玄并未急行赶路,也还让二人追得上。

  岂料一路跟来了湘江畔,第一眼见到的即是屈兵专、黑桐二人四掌交叠、石

  绯出枪拦阻楚兵玄、元仁右出剑攻击王道,心晓楚兵玄也不可能硬接『捻丝棍』

  ,石绯应是无碍,故一出手便直对元仁右,成功的将元仁右逼退。

  此时五人摆开阵势,王道、石绯双双立於前线、曾遂汴、李九儿居中、魏灵

  在後。

  楚兵玄见了,他可不像屈兵专那么好修养,心头震怒已是不能遏止,即喝道

  :「你们再不让开,他们俩个都会死!」

  曾遂汴道:「我们既敢站在这里,便已作了最坏的打算……两个都死,也比

  只死一个好!」

  元仁右见楚兵玄脸上一层雾气一聚即散,忙道:「你们再不让开,死的会是

  五个,不是两个!」

  五人只是一怔,楚兵玄业已冲上!

  其势惊人!一时之间,剑、枪、鞭、镖、箭并出 ̄魏灵的箭艺、曾遂汴的甩

  镖手法,一向无需怀疑,一箭一镖、分别、也是同时击向楚兵玄双眼!

  对方来得极快,王道无暇使镇锦屏、石绯也不及出捻丝棍,两人反射性的动

  作,石绯将枪尖上挑、撩其****;王道一剑前攻、直刺其胸!

  动作简单,但乾净俐落,正是徐乞所教给他们的『基本功』!

  跟著,李九儿右腕一抖,长鞭舞若灵蛇,先越过了楚兵玄的头顶,略一收力

  ,鞭尾回击,攻其背脊!

  他们知道楚兵玄的厉害,出手原是万容不得手下留情!

  却只见楚兵玄双掌舞动,两支手掌忽尔化为天罗地网,镖、箭固不足论,过

  顶之鞭也被他吸了下来、撩阴之枪同样引而向上,与宽刃重剑击在一起,王道、

  石绯、李九儿三人感到手臂被剧烈绞动、痛不能当,一时兵刃纷纷脱手!

  只见楚兵玄双掌成圆,将五样兵刃围於其中,五人眼睁睁看著楚兵玄双掌所

  围之圆愈收愈小,在十来个呼吸之间,自径有五尺的大圆,缩成径仅尺馀的小圆

  。了待得楚兵玄停手,五样兵刃竟被绞成球状,坠落於地。

  楚兵玄呼了口气,脸上的雾气又聚而复散,而後沈声道:「你们,也想变成

  球吗?」

  元仁右呆立当地 ̄他知道,阻止不了。

  世人皆知,云梦剑派的剑术、轻功享有盛名,似乎徒手搏击并非其长。

  但实际上,真正的高手,可以捻叶为镖、拔草为剑,又何须兵刃?

  楚兵玄将内劲尽集於双手,练出一门『散云破雾掌』,在双掌环绕之间,即

  已破坏了任何物品的条理,他能在瞬息之间看透虚处、破绽,即使如宽刃重剑这

  等厚重的铁器,一被绞入,亦如拉枯摧朽!

  若是人身被绞,即成血球肉泥!

  曾遂汴等人又何曾见过如此武技?一时震愕,便是想走,双腿也不听使唤!

  楚兵玄将双掌在胸前一搓、而後平推直出,一阵掌力袭至,便将当先的王道

  、石绯二人击向右侧,二人背部重重撞上树干,便即晕厥;他更不稍停,又出两

  掌,再将曾遂汴、李九儿打向左侧,『就扁』几乎也毫无反击能力,各自瘫倒、

  半身浸在湘江水流之中。。

  元仁右心晓楚兵玄再一出手,五人之中最弱的魏灵必死无疑,急忙大步赶上

  ,抢在楚兵玄之前收剑出掌将魏灵击到一边。

  徐乞曾经认为 ̄王道、石绯若同时全力出击,自己势必极难抵敌;元仁右受

  到王道、石绯、魏灵三人合击,勉强打成平手;但此三人再加上曾遂汴、李九儿

  ,到了楚兵玄面前,竟如无丝毫反抗之力的稚儿了!

  阻碍尽去,再见屈兵专、黑桐几已油尽灯枯,元仁右深吸口气,突入二人交

  错掌风之中,左右各以柔力击出一掌,此二人原本便是全力施为,毫无抵敌外来

  力量的能耐,受了元仁右掌力推击,便即分开。

  屈兵专、黑桐四掌一离,气圈即止,二人各自颓然倒地,且也都是面色苍白

  ,出气多、进气少,体力内力俱是虚耗过甚,皆已不支!

  楚兵玄连忙赶上,将屈兵专扶正盘坐,即一掌抵其背门灵台,传功续命。

  元仁右亦与黑桐一般行止。魏灵虽被元仁右打伤,但究竟手下留情,并未重

  创,此时见了如此景象,心里也感十分奇怪。

  过了一阵,屈兵专、黑桐脸色恢复血色,气息也粗了。楚兵玄、元仁右各自

  收功,四人同时喘了口大气。

  半晌後,黑桐直盯著屈兵专、再转视楚兵玄,道:「阿望不是你们杀的。是

  景兵庆吗?」

  楚兵玄道:「我这些日子一直待在聚云堂,景师弟并未离开过。」

  黑桐闻言,眉头紧蹙。元仁右道:「我们也很好奇,究竟何人有能耐杀了皇

  甫盟主……」

  黑桐起身,深深一叹,道:「欺风向来是非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今

  日一事,当与三年前丐帮大会互作抵消,今後黑桐与云梦剑派,非敌非友。」

  元仁右听闻此言,即望向屈兵专。屈兵专面露微笑,道:「多谢了。仁右,

  找支大些的船来,让他们六人离开吧。」

  元仁右应了,即登上楚兵玄藉以来此的小舟向上游行去。此处的湘江水流,

  乃是进『回梦竹林』的要阵之一,只见元仁右驾舟於江中连拐了数十个大弯之後

  ,便连船带人不见了形影。

  魏灵勉强起身,道:「叶敛……真的没事?」元仁右手下留情,她心里非常

  清楚,由此可见,云梦剑派对他们一班人实无敌意。

  屈兵专闻言,微笑道:「你回襄州看看,就知道了。当然,我也不能保证他

  一定已经在襄州。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真的活著。」

  元仁右此时已驶了艘足乘六人的中型船支回到原处,魏灵与黑桐一起将被楚

  兵玄打伤的王道等四人移至船上後,即离去了。

  外人尽去之後,屈兵专便向楚兵玄道:「师兄,你且在回梦堂中逗留些日子

  ……适才洞庭四帮人马逐来,虽被我一时驱走,恐要带齐二十一水帮人马再来。

  我元气大伤,难能抵敌,只怕仁右也是孤掌难……」

  楚兵玄答应了。元仁右却轻叹一声,道:「今日见到黑桐,原是化敌为友的

  大好良机……可惜……」

  屈兵专微笑道:「不要这么想。能够从敌人成为非敌非友,便已是一大进步

  。且此事栗原苗等人一无所知,於我大是有益。要成为朋友的任务,交给阿玉吧

  ……她一定作得到。」

  元仁右沈重地点头 ̄但愿来得及……

第卅五话 云梦三蛟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