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七话 命中注定 ̄之二

    君弃剑与屈戎玉才刚有了结论,怀空顶著海鸭,走上前来,道:「君兄,借

  一步说话。」

  君弃剑这才将眼光从屈戎玉身上移开,与怀空横移了数步,却发现屈戎玉仍

  然跟在旁边,君弃剑心中略感不悦,但他究竟欠了屈戎玉太多人情,也不好出声

  将她赶到一边,便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屈戎玉自然清楚君弃剑想表达什么,便道:「如果不是说我坏话,干嘛要借

  一步?如果是的话,我说怀空师父 ̄佛祖没有教你,『不出谗言』吗?」

  君弃剑心里原本也以为,怀空是要说屈戎玉的『坏话』,一闻此言,即又转

  视怀空。

  怀空嘴角略扬,似乎想露出个微笑,但终究没笑,他所要说的话,原也并非

  什么秘密,即道:「兴善寺来函告知,吾师病重,要我赶回京师去。故此,来向

  君兄告罪暂别,贫僧要赶回兴善寺一趟。」

  君弃剑微怔,喃喃道:「不空大师重病了?……怎么会……这么巧?」

  在这种时候,任何人有了意外,都显得特别敏感。

  怀空向君弃剑施别礼罢,便顶著海鸭走了。

  君弃剑伫立原地,以手支颐,陷入了沈思。

  屈戎玉见了君弃剑的神情,道:「你该不会以为,不空也是被暗杀的吧?」

  君弃剑道:「这种时局……不无可能。但会是谁……?」

  屈戎玉却嗤嗤笑道:「你想太多了啦!第一,不空已经七十几岁了,活得也

  够了,寿终正寝,命中注定;第二,不空是吐番人,现在吐番、回纥、倭族、云

  南连成一气,已是极为明显,他们为什么要杀不空?第三,皇甫望被偷袭,有人

  发现时,他早已断气了!不空若是被暗杀,又怎可能只是『病重』?」

  一者乃是年龄;二者乃是情势;三者乃是实力。屈戎玉分析得入情入理,君

  弃剑点了点头,道:「但愿如此……」话才说完,又是一怔,疑道:「你怎么还

  在这里?」

  屈戎玉作势左顾右盼,四周并无他人,这才以指自比,道:「我吗?」

  君弃剑正色道:「自然是你!我很感谢你的帮助,但你究竟是屈兵专的孙女

  ,这里是晨府,主人晨星是黄楼的嫡传弟子。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屈戎玉连连颔首,道:「嗯!没错!一点没错!」

  她的表情、语气,都说明她了解了,而她也的确了解,但仍站在君弃剑面前

  ,一动不动,殊无去意。

  君弃剑皱眉了 ̄他知道屈戎玉是故意的,无可奈何,只得道:「说吧,你想

  怎样?」

  屈戎玉微微一笑,道:「你干嘛这表情?其实我是在帮你耶!」

  君弃剑摇头了 ̄帮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说你聪明,也是顶聪明;说你笨,比猪还笨……」屈戎玉轻叹道:「不然

  ,这样吧!给你『天大消息』的代价:只要在晨府里,你就当我的贴身保镳!」

  见君弃剑愣了,又笑道:「我要沐浴更衣、上榻就寝时,你要不要再贴著,那也

  随你的便了!我是不介意的。」

  君弃剑一时犹豫了,也不知该不该答应。

  屈戎玉将眼光望向君弃剑身後,笑道:「晨星,你说怎样?」

  君弃剑一怔回首,才见晨星已站在远处,直盯著自己与屈戎玉。

  此处是晨府,是晨星的家,家中来了屈戎玉这么一个特殊的客人,晨星自然

  早已收到家仆的报告。当他赶到前庭时,正见君弃剑与屈戎玉蹲在池塘边说话。

  怀空离去之前,自也向他打过招呼了。

  此时,听了屈戎玉的问话,晨星开始深思……

  君弃剑的性命,是屈戎玉救的;王道等人得以不死,是楚兵玄手下留情……

  或许、可能,云梦剑派,真的不是敌人?

  晨星决定赌上一把,反正再怎么样,顶多也就是输掉这一盘,便点了点头。

  见晨星已答应了,屈戎玉将眼光转回君弃剑身上,道:「他同意了,你的工

  作就变得很轻松罗!如何?这份差事,你作不作?不过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

  会付你薪资喔!」

  走到这步田地,君弃剑还有选择的馀地吗?

  第二天,王道等人在水灵气息入体的助益之後,伤势已痊愈大半,皆可自由

  行动无碍了。於是,晨星再次将他们找到大厅上,准备参详屈戎玉所提出的建议

  :创建出一个不输云梦剑派的组织!

  其实,也如同屈戎玉所言,就算她不说,这件事迟早也是要去作的。当初前

  往原定帮进行游说时,晨星与君弃剑说服雷斯林、寒元的最大要件即是:君弃剑

  将会创建出一个不逊於丐帮的组织!

  丐帮乃中原第一大帮,帮众人数不下万人;云梦剑派全派上下虽仅有五十人

  左右,但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此二者一属北、一属南,都是声名卓著的强大帮派,不论是『不逊於丐帮』

  ,或者『不输云梦剑派』,其实道理是相同的。

  众人来到厅上之後,王道与石绯向四周搜寻了一阵,发现少了个人,异口同

  声问君弃剑:「魏灵呢?」

  君弃剑皱眉了 ̄说真的,他不知道,甚至没有想要去知道。

  王道、石绯见君弃剑神情如此,双双将眼光投向坐於其侧的屈戎玉脸上。

  难道,是她将魏灵逼走了?

  屈戎玉只是微微一笑,回望了二人一眼,二人与她四目交对的那一瞬,心中

  都是一震,而後,眼光渐渐无神了、表情也显得呆然,似乎一时丧失了心神!

  李九儿见了,忙起身挡在二人与屈戎玉之间,左右开弓将二人各赏了一个耳

  聒子,打得二人为之一愣,但表情也同时回复正常。

  曾遂汴坐在左首第一位,也沈声问道:「你会摄心术?」

  这话,自然是问屈戎玉,但他并没有看著屈戎玉。若是屈戎玉真会摄心、催

  眠一类的技法,那么,与她对望就是极危险的一件事!

  屈戎玉耸肩,道:「兵家并没有『摄心术』这种东西。我倒是满想学的。你

  会吗?」

  「少胡说了!一定是你使了摄心术!」

  门口传来一个女声,众人望去,是魏灵!

  她大步走到屈戎玉面前,厉声道:「是你!一定是你催眠了叶敛,逼著他往

  死里去!」跟著又转向晨星:「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留著这妖女在府里?」

  晨星皱眉,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屈戎玉清咳两声,道:「保镳,有人骂我

  ,你说该怎么办啊?」

  君弃剑站起身,向魏灵走上两步,同时身体里的一股柔力引出,便如同水流

  一般,这力量虽然极为柔和,魏灵却丝毫抗拒不得,脚步一松,竟也被推退了两

  步。

  君弃剑摇了摇头,道:「别闹了,我没有被她控制。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魏灵独个儿在外头过了两晚,竟没人探头来找过她,此时心里已是怒不可遏

  ,又见君弃剑居然为了保护屈戎玉而将自己推开,想起了在庐山下,屈戎玉以口

  相就,喂食君弃剑药丸的一幕,不禁感到一阵苦味溢上喉头:「你……你们到底

  是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关系。」君弃剑随口应了,忽尔瞥见屈戎玉面有异色,又改口道

  :「现在我是她的保镳,如此罢了。」

  魏灵闻言一怔,她在门外远远便看到王道、石绯二人与屈戎玉四目交对後,

  神情便显呆滞,李九儿赏了他们一巴掌便恢复正常了。此时她心里已十分肯定,

  君弃剑必是被屈戎玉以相同的方法控制,以致胡言乱语,右手一伸,即向君弃剑

  面上掴去。

  但她出身箭村,箭村最重者不过『射、御』二术,魏灵的拳脚功夫并不如何

  高明,出手也不顶快,君弃剑查觉她有所动作,上身微向後倾,即避了过去。

  魏灵一掌挥空,深晓自己不能是君弃剑的对手,便转向晨星、曾遂汴二人叫

  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打醒他?」

  「你不要闹了!」君弃剑低喝一声,一身水灵气息一时失控,几外就要溢出

  体外,竟将还站著的魏灵、李九儿二人各又逼退一步,坐在椅上的王道、石绯等

  人,身子也微微一倾。君弃剑惊觉,急忙收心敛神,轻轻呼了口气,须臾後才又

  说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被控制!」

  魏灵此时只感到阵阵无力,怨声道:「你宁可信她,也不听我的?云梦剑派

  不是我们的敌人吗……」她望向王道、石绯,希望二人可以站在她一边。但王道

  、石绯对望一眼之後,即想起了昨天君弃剑所说的话,一时皆不表态。

  「我不是信她!」君弃剑正色道:「我信的,是乾爹!是天纵英才的天才军

  师,诸葛季云!」

  听了这话,魏灵更怒,忿然道:「你不要抬诸葛静的名头来压我!他死了十

  几年了,你还信他什么?他给你托梦了不成?」

  君弃剑轻轻摇头,道:「有些人并不会因为死了,就被人遗忘……孔老夫子

  不也死了千多年了?他的话一样被人传颂著。」跟著,他心里清楚,魏灵已经认

  定自己被屈戎玉控制了,再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必得有人代言,於是转向曾遂

  汴道:「曾兄,你记得十五年前,曾有四个人,四个汉人结伴,至南诏王宫拜访

  稀罗△的事吗?」

  曾遂汴连连点头:「自然记得!那是『玉笛丐』、『断尽七情』、『天赋异

  才』、『天纵英才』四人,他们这一趟,著实留下了不少传闻!」

  君弃剑转向晨星道:「你应该知道,我想说的是哪一段吧?」

  晨星向厅中扫视一圈,细细看过众人的表情,最後将眼光停在屈戎玉身上时

  ,发觉她也正看著自己,心头一震,忙将眼光移开,道:「是否『间谍』?」

  君弃剑颔首道:「是这段。请你念出来吧。」

  晨星当即娓娓言道:「十五年前,乾元二年十月,锦官、永安联军南下,与

  南诏军战于嘉陵渡口,大败了一场,元气大伤。十一月底,君无忧率南诏军

  兵,在十五天之内连破锦官、永安此二大在野势力。於是有人开始猜测……君无

  忧是否一开始就是敕里布在中原的暗子?怂恿锦官、永安联军是否他的任务?」

  这件事,魏灵、曾遂汴、李九儿本身均是出身蜀中,自然十分清楚,知道晨

  星所言不虚。晨星见厅上众人无有疑问,即又续道:「当徐帮主等四人到了南诏

  之後,云南王座下第一参谋、『云南第一探子』阿沁曾问他们四人:『说到间谍

  ,你们不觉得君无忧比任何人都还要像吗?为什么你们还会相信他?』当时徐帮

  主回答:『相信就是相信!哪有什么好说的?还不就是那一句……』段钰接著

  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这是王勃的诗,『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原文是: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巾。

  当年,这一首诗由徐乞身上绿玉笛原本的主人所吹奏,那是一个小丫头,名

  为藤儿。也是因为有藤儿,才将君聆诗、徐乞、段钰等人牵系在一起。藤儿早

  逝,但她所留下的一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则成为了徐乞一生不变的理念。

  徐乞永远相信朋友,至死不渝。

  也因为这一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即使君聆诗的所作所为已到了不可原

  谅的地步,徐乞依然会衷心的接纳他。

  众人都不知道『藤儿』这个名字,但他们都曾听说:大字也不识几个的徐乞

  ,能将此诗一字不错的写出、甚至也能用绿玉笛吹奏它。故此时出现了这两句诗

  ,也没人感到意外。

  晨星跟著说道:「诸葛季云的回答则是……『我可没有这么够义气!区区只

  是在下注罢了!买对,通杀;买错,赔到家!』」

  听了这话,众人不禁为之气折。

  诸葛季云,不愧是『天纵英才』!

  即使合作的对象:君聆诗,是杀害他六位结义兄长的仇人,他依然能够如此

  明智的判断局势,行所应为……

  晨星说完以後,君弃剑正视魏灵,道:「云梦剑派非我能敌,若再加上吐番

  、回纥、倭族等方面,一入中原,必如拉枯摧朽,莫能与敌!既然都是必输无疑

  ,我自然要效法乾爹,采取仍有一丝胜算的行动!」

  言下之意是:经由楚兵玄的手下留情、再加上君聆诗的分析,云梦剑派的敌

  意不深,这是几乎已有五成把握的了。若果云梦剑派并非敌人,去除了这一大患

  之後,再来对敌已有连合之势、但未实际行动的吐番、倭族、回纥等外族,胜算

  虽然仍旧渺茫,但再怎样,也比原先的『零』要来得好啊!

  「故此,不管屈戎玉是不是妖女、是不是间谍,或许我们必须有戒心,但是

  却没有其它的路好走了!」君弃剑肃然而言,表示自己的这一个意见绝不会有丝

  毫变更!

  魏灵呆愣了;曾遂汴、李九儿、晨星皆无语了;王道、石绯不知所措了。

  曾遂汴与李九儿同时想道:当初,钱莹曾说,君弃剑日後必成大器。但成大

  器之人,就一定要如此的纯理性吗?

  晨星想道:君弃剑死过一遭了,如今他看透了,再不会感情用事……或许大

  业果真可期!但是……他失去的,也会很多罢。

  王道、石绯没有想太多,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念头:值得吗?

  魏灵看到君弃剑的执著、再望向屈戎玉……

  那足以令人心醉神驰的甜美笑容,在魏灵眼中,竟是如此可憎!

  「你确定……要她,不要我了?」

  君弃剑没有回答,只是回身坐下了。坐在屈戎玉旁边。

  於是,这句话成为魏灵在君弃剑生命中留下的最後一句话。

第卅七话 命中注定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