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七话 命中注定 ̄之三

    魏灵一转身向外走,王道、石绯、晨星三人立即追了出去。

  魏灵走得很快,那几乎是跑,直到了西门下,才被急奔追赶的晨星拦住。

  晨星一把拉住魏灵,随後赶上的王道、石绯也双双挡在她身前。晨星道:「

  这跟屈戎玉并没有什么干系!他所作的判断,纯粹是从利害得失的方向下手,你

  没有必要就此离去啊!」

  石绯道:「魏姐,以後你煮的大补药膳,我和王道会吃的!」

  王道先是一怔,愕然盯著石绯。石绯急得连使眼色,王道才道:「是,我们

  会吃的!」

  魏灵摇头,那是悲极痛极的动作。

  三个大男人一时无言了,魏灵极为沈重的说道:「我等他……等得好久……

  我们一同来到襄州,可他总是……二话不说便一个人跑出去,不管去哪儿,都是

  一个人……他已经习惯被等候了,可是……寂寞会找我啊!我也曾经觉得很矛盾

  ,但我总是选择了执著,但这次我真的心寒了!不管是不是因为姓屈的,他总是

  把我放在任务的後头,这种感觉,我受不了……你们不是女人,你们不懂的!」

  最後两句,魏灵几乎是在呐喊了,难能不引人侧目,但此时她自然不会管是不是

  招来了好奇、抑或是同情、嘲笑的目光,她只是希望把自己所想的,明确地表达

  出来而已。

  没有人会喜欢被冷落的!

  这一段话,使得三个大男人呆愕了。

  晨星想:「古有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魏灵要的正是『小节』所在。

  君弃剑又不可能放弃『大事』……如此看来,这两个人不可能有未来。」

  石绯想:「叶敛说的不错,魏灵的确志在他。只是,为什么叶敛不肯接受魏

  灵?」

  王道想:「有这么严重吗?」

  魏灵一甩臂膀,挣开晨星已没有施力的手掌,横里跨出两步,走了。

  三个男人看著她走,没有再拦。

  因为他们都晓得,如果不是君弃剑来拦,拦不住的。

  君弃剑、曾遂汴、李九儿各自归座。君弃剑没有追,可说是理所当然;相对

  的,在『就扁』二人而言,与魏灵算有点缘份,那是不差,但并非值得高兴的缘

  份,自然也无什么交情可言。但这三个人的表情都不自在,沈默得很尴尬。

  唯有屈戎玉,仍然笑容可掬。

  屈戎玉虽然笑得好看,但君弃剑此时心情极差,斜睨了屈戎玉半晌,在他来

  看,只觉得这笑容极为刺眼,沈声道:「有什么好笑的?」

  屈戎玉柳眉微蹙,道:「怎么?你不想笑?我是在替你笑耶!」

  「有什么好笑的?」君弃剑冷冷地重复了一次。

  屈戎玉见君弃剑是真的不懂,便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在帮你啊!你

  没听说过么?『攘外必先安内』,有她在,你什么事都不用作了!」

  君弃剑一怔,虽然一时并未回话,心里却已承认 ̄确然如此!

  魏灵的确给过他很多帮助,但有时候……却有更大的压力。

  但再怎么说,在失去北川球之後、紧接著再走了魏灵,君弃剑自是感到心情

  十分沈重,便是屈戎玉所作的事再如何有道理,他也不会高兴。

  由於是私事,『就扁』并没作任何表态。

  这时,晨星、王道、石绯回来了。

  在看到他们、再转视其身後的同时,君弃剑心中希望、与不希望看到魏灵的

  成份,居然是等量的。

  三人各自归座後,晨星见君弃剑的神情有些许落寞,即道:「我觉得……以

  你的立场,和她的要求而言,这结果实是命中注定。你并不需要太过伤心。」

  「命中注定……」君弃剑喃喃念著,又睨了屈戎玉一眼。

  你指的,就是这个吗?

  屈戎玉不置可否,只是微笑。

  只是微笑,等同承认。

  晨星道:「还是说正事吧。现在已经决定了,你要有自己的组织。既要有组

  织,就不能再寄人篱下,如果不想像丐帮人一样行丐维生、而且又要让江湖道上

  认同的话,第一步就是,你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拥有自己的地盘。」

  君弃剑点头 ̄没有人会认同一个靠别人资助生活的人,这是常理。

  晨星续道:「我是丐帮弟子,所以也不能由我资助你。更何况,我虽然小有

  资财,要帮你买下一块土地作为根据地,也是不太可能的……我们现在就来想想

  ,有什么办法可以很快的筹集资金?当然,必须由你们自己筹集。」

  所谓的『你们』,自是包括了王道、石绯、李九儿、曾遂汴。晨星固然是外

  人,但这四个人却与君弃剑站在同一条船上,用他们所赚得到资财来替君弃剑开

  帮创派,自然没有人会说话。

  要买一块地,而且不能太寒,那自然是需要一笔不小的数目,『没钱就扁

  』被称作『锦官四贼』,但虽然是贼,其实大部份偷盗行为都只针对钱家,且也

  不是纳为自用,故曾遂汴、李九儿实是两袖清风;王道自幼就是孤儿,也是口袋

  空空。听了需要用钱,都面有难色。

  石绯道:「我可以致书予我父,请他拨些怠货过来……」

  「你老子要入君弃剑所创的帮会吗?」屈戎玉笑著问道。

  石绯皱起虎眉,道:「那怎可能!」

  晨星道:「别忘了,不能由外人资助。这方法行不通。」

  「用赌的呢?之前钱莹不是给了你不少怠票吗?只要有几百两本钱,拚拚运

  气,一夜就可能变成几万两。」曾遂汴搔了搔耳朵,说道。他是暗器好手,听音

  辨位的功力实是了得,耳力自是非同凡响,若果凝神细听,瓷碗里的子摇出了

  几点,是不难听出的。

  「钱大姐给我的怠票,都放在魏灵身上……」君弃剑闷闷地说。

  即亦,他们连本钱都没有,必须白手起家了!

  曾遂汴瞪大了眼 ̄原来,事情比想像的还要严重!

  众人各自想著赚钱的办法。半晌後,君弃剑喃喃说道:「武林之中,使剑者

  众……一把好剑,应该能卖到不错的价钱吧……」

  晨星疑道:「你会铸剑?所谓好剑,那是多好的剑?」

  君弃剑摇头道:「我不会铸剑,但我认识一个很好的铸剑师。他铸的剑有多

  好……我曾在杭塘山上打过一支王虎,以他送的剑出手,几乎毫不费力,就将剑

  刺入了王虎的额头,贯入了近尺深度!当时,我和他要了二十柄剑,但在杭塘山

  下全失落了……那些剑,都只是被他视为废破铁、另外安上剑柄的剑罢了。若

  是请他赠与几把较为满意的剑,或者……」

  「都是价值连城!」晨星奋然说道:「废破铁便能一剑贯入虎脑,何况是

  精品?哪里有这么好的铸工?」

  君弃剑轻吐了口气,道:「宣城……南宫府邸……」

  晨星怔了,曾遂汴、李九儿也怔了。

  王道不解地问:「南宫府邸?哪儿?」

  「一代奇人,『寒风笙影』南宫寒隐居之所。」屈戎玉淡淡说道:「天下第

  一灵剑:箫湘烟雨剑的出生地。」

  天下第一灵剑。

  君弃剑瞥了屈戎玉一眼,而後环视众人,道:「我曾与神宫寺流风、堀雪

  误闯入过一次南宫府邸,南宫寒前辈虽已没了,但他的剑炉,还有人使用。」

  晨星道:「要能够上『箫湘烟雨剑』的水平,是难了些。但若是南宫寒的剑

  炉,只怕便是枯石,也要烧成精钢了!但教能有当年君聆诗佩剑『椎心』的程度

  ,也足以喊上天价!」

  「椎心剑已埋了。」君弃剑想起了锦屏山上的衣冠冢。那个檚,是君聆诗、

  弃剑爷儿俩一起掘的。里头除了墓主『织锦』手织的一件大红镶白羽披风,还有

  君聆诗的配剑『椎心』。椎心剑入土的那一刻,也是当年的『小鬼』定名为『君

  弃剑』的时候。

  弃剑如今却要寻剑,可悲亦复可笑!

  君弃剑心里忽然有了一点感悟 ̄当年,他与君聆诗分手的时候,君聆诗送他

  的礼物,即是『无鞘剑』。

  当时,君弃剑非常不明白,为何要『赠剑予弃剑』?如今,有点懂了。

  二爹是否要表示,世事,并非只要『想』,就能『如愿』?

  任著他想,有了筹钱办法,厅上的气氛已不再沈重,倒是有点欢欣。

  王道疑道:「箫湘烟雨剑……这名头,我好像听过……」

  李九儿道:「那是『尽断七情』段钰的佩剑。」

  石绯想起了在冈底斯山狱,段钰那威极霸极的一幕,叹道:「人配其剑,

  『天下第一灵剑』在他手上,也不枉了!」

  曾遂汴道:「便是『椎心』也是当年君聆诗持以与稀罗△交手的名剑……听

  说,这些剑都是南宫寒铸出的!」

  晨星喜孜孜地道:「若果能找到南宫府邸,就没有问题了!」

  「那还等什么?天色还早,快走啊!」王道站起身,急道。

  或者,也可以从南宫府中找到一把适合他的兵刃!

  石绯早已跑到了门口,回头叫道:「是啊!快走吧!」

  可能还有好枪也不一定?

  曾遂汴、李九儿也坐不住了,正要起身,却听屈戎玉嗤嗤冷笑,众人皆为之

  一怔,晨星疑道:「有什么好笑的?」

  屈戎玉止了笑,淡然道:「你们觉得,有多少人听过『南宫寒』与『箫湘烟

  雨剑』的名头?」

  南宫寒乃一代奇人、箫湘烟雨剑更是『尽断七情』的随身佩剑,在武林道上

  ,就算不知道南宫寒,也要知道『天下第一灵剑』!晨星不假思索,即道:「没

  有三万,也有两万!」说完以後,也微微一怔。

  「那又怎样?」王道不解。

  不只是他,曾遂汴、石绯、李九儿也不解。

  君弃剑轻叹一声,道:「其中用剑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只消有十之其五

  也与你们一般想法,那南宫前辈不早就被烦死了?南宫府邸之外,必有布有奇门

  遁甲之术,只怕不是这般易去……」

  晨星叹气摇头、屈戎玉微笑点头,四人为之一愕。

  「那……你怎么进得去?」王道呆然问道。

  君弃剑以极不肯定的语气说道:「大概……」

  只有大概,没说下去,王道更惑了 ̄大概什么?

  「命中注定!」屈戎玉微笑道:「他有那个缘份。」

  君弃剑道:「但上次究竟只是误打误撞,根本没有看出什么门道来……唉 ̄

  二爹走得太快了,二爹一定知道,要怎么进南宫府邸……现在想找他,也找不著

  了。」

  「无论如何,还是要去试试啊!」屈戎玉道:「不如这样,奇门遁甲我好歹

  懂得一些,我和你去碰碰运气。曾遂汴你们就留下来,想想还有什么赚钱的方法

  吧!」

  君弃剑瞥了屈戎玉一眼,只得微微颔首。

  虽然君弃剑并不十分乐意与屈戎玉同行,但说到那五行八卦,他也不甚懂得

  ,但屈戎玉是兵家出身,『阵』乃『兵势』之一环,说她懂,实是极为合理的。

  晨星也道:「就这样吧。对於不一定能成功的事,不要花太多人力。我们留

  著想其它办法。」

  由此一锤定音。君弃剑、屈戎玉二人即时出发前往寻找南宫府。

  晨星等五人在厅中相对愁然 ̄还有什么赚钱法?

  不久,尤构率带著牛肉面走了进来,见他们坐困愁城,即问道:「怎么了?

  伤什么脑筋?」

  晨星一抬头,看到尤构率,第一个念头就是:让他们去杀牛?

  但又随即摇头 ̄那要赚到几时才能赚够?

  「我们在想赚钱的办法……」王道说。

  尤构率道:「看你们这模样,很大笔数目?」

  众人都点头。

  尤构率搔了搔他那洁净无须的下巴,望了牛肉面一眼,笑道:「我有个办法

  了。就凭你们的身手,已属罕见,来个街头卖艺如何?」

  当戏班子?

  在这个时代,戏班子的社会地位是非常低的,王道等四人自然非常清楚,都

  皱紧了眉头。

  晨星却击掌道:「是啊!我怎没想到!这是个好办法!」

  四人一怔,俱望向晨星 ̄降低了自己的社会地位,还说好?

  晨星知道他们不能理解,便道:「你们不单纯是卖艺,更要在世人面前展示

  自己的本领!忽然出现了你们这样的人在街头,一定会引来各路好汉的注意,而

  且你们都在『庐山集英会』露过面,认得你们的人实不在少数,这样一来,可以

  集资、又能打响名声,一举两得!更何况,你们既展现了实力,也就不会有人认

  为你们本事不济。若是有人前来挑战,那就更好,便能证明那些倭族人的确非同

  小可,说不定还能引起江湖同道的忧患意识,群起抗敌了!」他说得兴奋,极为

  兴奋!

  街头卖艺,果然是个极好的方法!

  於是,方法决定了。

第卅七话 命中注定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