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八话 舟上策 ̄之二

    船行数里,君弃剑终於再次开口:「以我个人的想法,最希望落脚的地方,

  是在蜀中。」说这话时,他的眼神放得很远,透露出一股怀念。

  他本出身蜀地,遇到诸葛静的地方,亦是在蜀中;诸葛静是蜀人、谢祯翎是

  蜀人、诸葛涵自然更是蜀人!

  若说君弃剑有家乡,就是蜀地!

  但屈戎玉并不明白这层道理。实际上,根本没有人知道君弃剑从何而来。故

  屈戎玉一闻此言,即大皱其眉,沈吟片刻後,道:「你怎会想去蜀?在你立足未

  稳之前,蜀是最危险的地方……」

  云南有所行动了,这是他们心里都很了解、但还『不敢』去证实的;青城与

  唐门联合,也是南武林极难搞定的一股势力;再加上『没钱就扁』行动失利的原

  因尚未查明,如今的蜀地,实是危机四伏!

  於是屈戎玉又问:「有否第二个选择?」

  实际上,真要考虑一个根据地的话,最适合的地方,应是苏州的林家故宅!

  前任南武林盟主林家堡灭门,至今还不到二十年,苏州的地方士绅,多还认

  得『林家堡』这块招牌。再加上众所皆知,君聆诗即是林家堡遗孤,选择在林家

  堡立稳脚步,不仅容易得到地方上的支持,且四周皆无大患,可以安步当车地培

  养实力,才是上上之策!

  君弃剑没有再多说。这些事,屈戎玉明白、他自然也明白,但世上并非只有

  『道理』这种东西。

  人有理性、也要有感性,只存其一,不能称之为人。

  魏灵的离去,虽说在双方面观点、诉求皆大相迳庭的情况下,乃是势所必然

  的结果,但也在君弃剑心中留下了阴影。

  每一个人的理念不可能完全相同,这是一定的。当初的神宫寺流风与堀雪

  ,与如今的魏灵,两相比较之下,其实大体来说,情况是相同的。

  即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

  或许屈戎玉说得没错,魏灵走了,君弃剑还是有所不舍。

  没有人会喜欢,身边有人离开……

  屈戎玉见君弃剑仍无法释怀,略想了想之後,即道:「喂,你有没有听说过

  ,从前有个女员外……」

  「女员外?」君弃剑微微一怔,回了神,但闻屈戎玉继续说道:「他很喜欢

  马,买了很多马回家,她靠马拖运货物,到各地去作买卖。但是她不懂得养马,

  所以很多马累病了、饿瘦了。她就找了一个马来养马。每当女员外出门去作生

  意,马就在家里照顾那些马,把马儿全都养得又肥又壮。日子一天天过去,有

  次马忽然告诉女员外,其实他很喜欢女员外。女员外吓了一跳,其实他也喜欢

  马,但是从没想过要和马有什么主从之外的关系……或者也可以说,女员外

  早就有其他的对象、又或根本还没有心理准备,所以女员外拒绝了马。马很

  伤心,走掉了。这时女员外正好要作一笔大生意,需要很多马来拖运货物,但马

  儿失去了照养,全部饿死了……」

  说到这,屈戎玉歇了口气,看看君弃剑,似有所觉。

  屈戎玉道:「如果你是那个员外,你要怎办?」

  「再找一批马来用。」君弃剑不假思索,随即答道。

  因为女员外既然不能勉强自己接受马,也不能要求马留下。马儿死光已

  是事实,生意又不能不作下去,重新找一批马,是一定要作的事。

  屈戎玉嫣然一笑,这笑容是绿色的,很自然、很开朗。君弃剑从没看过这种

  笑容。

  原来,会说故事的人,不只是自己而已。

  凝神一看,原来已到了彭蠡入长江的湖口了。君弃剑将桨反摆,使小舟在江

  面上维持著定点,道:「当时,我和流风、雪,就是在这儿遇到了二十二水帮

  集会。离开他们的船队之後,发现我们的船被凿了,我们就弃船上岸,遇到了含

  蓝娇桃在内的七个倭族人追杀。将他们击退以後,发现四周都是杉木……」

  「杉木?」屈戎玉眉头微皱 ̄杉木是针叶类植物,不应该在江南见到。

  君弃剑知道,屈戎玉一定也很清楚杉木的生长特性,此是不需多加解释的,

  即道:「是杉木。我们觉得奇怪,便往林子更深处走去。走了一阵,便见到了南

  宫府邸的大门……」

  「就这样?」屈戎玉一怔,跟著站起身在江面上眺望,并指挥著君弃剑将小

  舟在江面上逡巡著。君弃剑一边摆桨,也见到屈戎玉的眉头愈来愈紧。

  不知不觉,船已过了彭蠡湖二十馀里,虽然还不晓得南宫府应该怎么去,但

  这距离已大大远离了第一次靠岸时的地点附近,於是君弃剑又将小舟逆流行上。

  他与水几是一体,船行极快,不过一刻钟,已将小舟驶回彭蠡湖口,再次缓

  缓顺流而下。

  屈戎玉仍然站著,第一趟,她用看的;第二趟,她用听的;第三趟,她用闻

  的;到得第四趟,时已薄暮,屈戎玉满脸惑然,喃喃道:「没有……怎么可能!

  怎么会没有……」

  这些话,在君弃剑听来,给了他两种感觉。

  一是惊讶、一是沮丧。

  因为很显然的 ̄屈戎玉也找不到南宫府邸的入口。

  「布阵口於水上,必有水流激缓交流错纵之处……怎么会这样……」屈戎玉

  的脸上满布著大愕与无奈,君弃剑亦感到事不寻常。

  水流或急或潺,在他而言自是了若指掌,但来回了四趟,却也没有感觉到江

  中有什异状。

  阵口真的在这里吗?

  君弃剑摆动双桨,让小舟在南岸靠岸了。

  若阵口非在江中,或许是在岸上。

  天色渐暗,剑玉二人在岸边树林中不断搜寻,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待得天色全黑,明月挂天,屈戎玉终於倚树坐倒,叹道:「只怕就算爷爷到

  来,也难能找到破阵关键……南宫寒……到底是何等样人?」

  君弃剑一言不发,独个儿向林中深处走去。

  他还记得 ̄当时,击退了蓝娇桃等七人以後,他忽然感觉到寒冷,那不是江

  南三月的气温。同时,才发现身旁的林木,全从阔叶植物变成了杉木。

  就像……就好像在华北,甚至是东北一样!

  这么诡异的情况,能有合理的解释吗?

  在林中前进数里之後,看到的并非杉木,而是林木渐稀,出现道路。

  远方已出现了一座城池。

  宣城。

  即因传说中,南宫府的位置实与宣城相去无几,故世亦有云『宣城南宫府』

  ,但实际上,从长江上岸、到南宫府邸,根本就不会看到宣城。

  这到底是什么情形?

  君弃剑走上了回头路,不久,居然看到了点点火光。

  位置,正是在岸边、屈戎玉休憩之处!

  君弃剑暗咒一声,发步赶回。

  又是二十一水帮!

  君弃剑赶到近处,藉著火光照映,清楚可见江边林间竟有不下二百人围了个

  圈儿,一阵阵的大喝、叫骂、呐喊、助威声此起彼落,显然,已有人与屈戎玉动

  上了手。

  以如今的情势而言,君弃剑与屈戎玉一起行动的时间多了一刻,就是让二十

  一水帮联盟敌意加深一分的最好理由!

  君弃剑在稍远处不动声色地站著 ̄应该要去帮屈戎玉吗?

  这时,正听见屈戎玉一声娇叱,且笑且骂:「你们也未太儿戏了吧?」跟著

  ,又传出了许多的哀嚎、怒喝,呼爹喊娘声不绝於耳,光是听就知道,定有不少

  人被屈戎玉打了个四脚朝天、屁股开花。

  君弃剑并不知道屈戎玉的实力到什么程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庐山集英

  会』中元气大伤的二十一水帮联盟,只怕无人能在她手底下走过十招!

  在一片的喝骂喊叫声中,忽听一人大嚷:「众位弟兄且先住手!」

  这声音好熟!君弃剑一怔 ̄似乎,是龙子期的声音?

  鄱阳剑派也来了?

  但鄱阳剑派於『庐山集英会』也已声名扫地,龙子期出声,也是无人理会,

  仍是一片的大喝、叫骂、呐喊、助威、哀号、怒叱……

  跟著,又一人喝道:「格老子的!大夥儿先停了!」

  其声如洪钟,震人耳膜,一听即知,必是二十一水帮联盟之首、庐山集英会

  的主持人:汉鄂帮主,李定。

  李定几乎可说是二十一水帮联盟的盟主,他一出声,人群的耸动停止了。

  众人安静後,龙子期说道:「屈姑娘,有人见到你与君弃剑一同来此……」

  屈戎玉虽然已与不少水帮帮众交过了手,但似乎并未消耗多少力气,回答的

  声调仍是扬扬自得:「是啊!那又怎样?」在她看来,鄱阳剑派不值一哂,她根

  本不会给龙子期好脸色。

  说得更实在点,屈戎玉也不曾卖给君氏父子以外的人面子。

  听到龙子期出声,君弃剑不禁暗暗好笑 ̄怎有人会自己找脸丢?

  当著二十一水帮联盟众人之面,屈戎玉的回答自是使得龙子期陷入了进退两

  难的窘境,便如同在湘江畔、洞庭四帮的人马见到屈兵专的时候一样……

  那又怎样?是啊!就算她与君弃剑一同行动是事实,这些人又能拿她怎样?

  动了屈戎玉,即是惹上云梦剑派!他们惹得起吗?

  君弃剑虽见之不著,但可以想见龙子期脸色必是极为难看。跟著又是另一人

  说道:「屈姑娘,君弃剑已是我等的公敌,你大可不必袒护……」

  这声音也曾听过,君弃剑略一回想,即知是鄱阳剑派的老二,常武。

  屈戎玉微笑道:「据我所知,云梦剑派也是你们的敌人,为什么硬要把我和

  君弃剑分开处理呢?」

  一闻此言,君弃剑身子一震!

  是啊!为什么呢?

  很快的,他便已了解的个中原由。

  因为,连天下第一大帮 ̄丐帮都敢挑衅,且丐帮竟无还击的能力!云梦剑派

  的实力,原就已无人敢小觑,经此一事之後,更是已稳坐『天下第一派』地位了

  !不只是面前这些人,天下只怕已无人能惹得起云梦剑派!

  但君弃剑竟自不同了!原本,君弃剑还有『天赋异才』作为靠山,但如今君

  聆诗武功已废,虽则声名仍在,却如同无爪之虎,或许武林中人仍十分尊敬君聆

  诗的智慧,但却不会『怕』他。

  如此一来,与屈戎玉相较之下,君弃剑便如同一个脆弱的婴儿了。

  鄱阳剑派与二十一水帮不敢动屈戎玉,却可以找君弃剑问罪!

  听了屈戎玉的反问,李定、龙子期、常武尽皆语塞了。

  因为他们很明显的,是在凌弱避强!但这种事,又怎能挑明了讲?

  半晌後,龙子期才讷讷说道:「我们此次前来,乃是要捉拿与倭族人勾结的

  君弃剑。屈姑娘切勿隐瞒其行踪!」

  君弃剑愣了 ̄什么时候,变成他与倭族人勾结了?

  屈戎玉显然也是为之一怔,须臾後才回道:「像你们如此说法,丐帮袒护君

  弃剑,那丐帮也与倭族勾结罗?」

  常武哼声道:「根据我们的推测,可能是徐乞为了坐上北武林盟主大位,好

  接应倭族人进占中土,才与倭族人联手暗杀了皇甫盟主!否则,天下间又能有人

  是皇甫盟主的对手?北武林不明此理,我们倒不是傻子!」

  反了!全都反了!徐乞怎可能勾结外族?君弃剑听得义愤填膺,断喝道:「

  你们在胡说什么东西!」他足下一蹬,身子即高高跃起,林木枝桠一触其身,尽

  皆断裂,他一跃而过众人头顶,落到了人圈之中,与屈戎玉并肩而立,怒气勃发

  的瞪著常武,沈声道:「你!哪里不想要了?!」

  众人看君弃剑忽然出现,皆是一怔。常武尚未及回话,君弃剑一声暴喝,浑

  身水灵气息向外扩张,此处原本就是江边,空气中的水气一时增加不少,使得众

  人手上的火把略略一暗,亮度一时减弱许多。黑暗之中,但闻一声哀嚎,当火光

  复盛时,只见常武跪倒地上,不住叫痛。

  他双手下垂,腕骨已然尽碎!

  君弃剑站在原地,彷佛没有动过,但双眼中的怒火丝毫不减,成爪的十指也

  已说明:常武是他伤的!

  众人都震愕了 ̄火光稍暗,不过如同强风吹过般,仅是一瞬而已。

  但这一瞬,君弃剑已能碎常武腕骨!

  「凌云移位,身动留影;游梦御气,无坚不摧……」屈戎玉在旁悠然说道:

  「乃至於归云晓梦,虚实反覆,莫能与敌!」

  听了,也愣了。

  凌云步、游梦功、归云晓梦剑法……

  此乃云梦剑派三大绝学!

  屈戎玉此语,同时说明了三件事情。

  第一,你们根本不是云梦剑派的对手!

  第二,君弃剑用以碎常武之腕的,正是云梦剑派的武学!

  第三,云梦剑派武学以剑艺为首。而君弃剑尚未用剑!

  简而言之,屈戎玉是在告诉对方:你们,不仅惹不起云梦剑派,也惹不起君

  弃剑!

  其实还有更深一层的道理,但此时君弃剑怒意正盛,并未多想,紧接著转视

  龙子期,道:「你呢?哪里不想要了?」

  龙子期震动了,不禁退了两步。

  君弃剑也跟上了两步。

  退步,只是反射动作,龙子期心里很清楚,他绝不能在二十一水帮联盟面前

  丢脸!两步之後,立即出长剑,反向前跨上一步,扬扬起舞。

  阳春剑舞!

  火光,一闪一闪,映著龙子期翩然身影,他原本极为俊美,对於节奏感的拿

  捏也极为过人,其舞姿曼妙,一时竟看得众人心醉神驰,浑忘了君弃剑杀气勃勃

  ,正在步步进逼!

  但见龙子期愈舞愈急,一柄长剑光影缭绕,已将身周守得滴水不漏!

  ……滴水不漏?

  君弃剑步不稍停,探手便伸向剑网之中,彷佛引身受戮。李定见了,微微一

  愣,只觉得君弃剑已气昏头了,竟连自己的手臂也不要了!

  但剑臂相触的一刻,君弃剑将手臂一沈、一抖,而後如水流避石,手臂绕著

  长剑向上,伸一指弹上了龙子期的手腕!

  这一来真的猝不及防,明明已砍中了君弃剑的手臂,但龙子期却感到剑不著

  力,彷如砍入水中,跟著腕骨吃痛,长剑竟尔脱手!

  「哪里,不想要了!」君弃剑的声调持平,话语之中竟无一丝生气!

  一样的火光,照著龙子期的剑舞,犹如周郎再世;映上君弃剑的脸面,却是

  阴谲可怖!配上他的语气,彷似鬼差索命,直教听的人头皮发麻!

第卅八话 舟上策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