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八话 舟上策 ̄之三

    从常武不知为何而伤之伤的震愕、到龙子期的优雅剑舞、乃至君弃剑说出这

  么一句令人不寒而栗的话语,岸边、林间,气氛冻结了。

  诡异的宁静、害怕的宁静。

  君弃剑拾起了龙子期脱手落地的长剑,朝龙子期跨上了一步,又重覆了一次

  :「说!哪里不想要了?」

  龙子期发颤了 ̄从君弃剑手臂那一格、一绕、一点的简单动作之中,龙子期

  已经确定,十分确定……

  君弃剑若主动攻击,自己会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君弃剑手臂一挺,将剑尖指向龙子期,喝道:「快说!哪里不想要了!」

  龙子期愣了、李定愣了,此固不足道,屈戎玉见君弃剑这一挺剑尖的动作,

  竟也一怔!

  此乃『归云晓梦』中的起手式……

  『围师必阙』!

  剑尖随著君弃剑的手臂微微抖著,看在首当其冲的龙子期眼中,对方虽还未

  出招,却已先封死了自己前、左、右三面,仅能後退,才能脱出其剑圈!

  身随意动,龙子期拖步向後移了半步,也只是移了这半步,君弃剑忽将剑势

  一吐,竟连退路也封死了!

  一时之间,龙子期只感漫天都是剑影,自己枯立其中、不可敌、亦无援!

  屈戎玉震撼了。

  『围师必阙』之後……

  即是『十面埋伏』!

  此二招相接,乃是诱敌入死地的致命杀著,也是『归云晓梦』中极为精妙的

  叠招!

  就连元仁右,都不见得能将此招使得上手!君弃剑此时使出,莫说是龙子期

  ,屈戎玉也自觉受之不住!

  但是……

  君弃剑的剑势变换极快,但变换之後,却又递得狻为迟缓,龙子期退无可退

  、避无可避,眼睁睁看著剑尖一分一分、一寸一寸的往自己身上招呼过来。

  忽然,君弃剑感觉到背後有人袭来,目标竟是自己的背门灵台大穴!此是不

  得不防,君弃剑只得将长剑收回、转身反斫,同时心里也感到惊讶 ̄虽然还能来

  得及反应,但对方的动作之快、劲力之强,却绝对胜过龙子期许多、甚至也不逊

  於青城派的列成子、或『没钱就扁』的梅仁原!

  是谁?

  一看,愣了 ̄

  偷袭他的人,竟是屈戎玉!君弃剑心头一震,急忙止剑收招,但剑刃虽止、

  那一股水灵气息仍然化作水刀送了出去,幸亏紧急收力,也仅断了屈戎玉几根乌

  丝。

  君弃剑死瞪著屈戎玉 ̄这是怎么回事?你和二十一水帮联盟串通好了?

  屈戎玉收回手掌,转眼一看,水帮众人仍是呆若木鸡,便叱道:「你们在干

  什么?还不快逃命?等著他问你们『哪里不想要了』?」

  李定早就想到,在常武、龙子期之後,君弃剑接著会对付的人,就是自己!

  但,虽然知道,手脚却不听使唤,想走也走不了!此时一听屈戎玉此言,显

  然是要放他们一条生路了,忙叫道:「快走!大夥儿上船,快走!」

  此言一出,真乃慌慌如漏网之鱼,一时火光闪若流星,尽向岸边大船窜去。

  不一会儿,水帮帮众并常武、龙子期全走了,只剩下君弃剑仍持剑架在屈戎

  玉颈边。

  君弃剑犹豫了片刻,什么也不想问、什么也不想说了,回手射剑入地,迳自

  上了小舟,也走了。

  屈戎玉一怔,忙赶到岸边,叫道:「等等!喂!你等等!回来!我叫你回来

  !」看小舟并未稍停,仍向上游驶去,心里一火,即骂道:「你这乱丢垃圾的臭

  驴蛋!你休想以後我会再帮你了!」

  君弃剑寅夜行舟,隔日一早,即回到了襄州。

  他拖步回到晨府,不管是谁上来打招呼,也充耳不闻。进到自己的房间、关

  上房门以後,枯坐半晌,脑中不断转动,想到梅仁原、钱莹,想到杭塘帮的库流

  嘉、想到神宫寺流风、堀雪,还有寒星、魏灵……

  最後,想到那找不著的南宫府、想到屈戎玉莫明奇妙的行动、想到云梦剑派

  兵学之精深……心里只感到一阵沮丧与厌烦!

  我在干啥?倭族人要作啥?云梦剑派在想啥?乱了,全乱了!

  乾爹、二爹,你们在哪?我不懂!你们教教我!

  此时,门外响起了连串的敲门声,晨星在外喊道:「叶敛!怎么回事?找不

  到就算了,还有其它办法……」

  「别吵……别吵!」虽然没人看得到,他还是挥动手臂,不经意地,打中了

  系在腰间的酒葫芦。

  装著三斤『若水善酿』的酒葫芦。

  门外的晨星仍在喊,王道、石绯也一起喊,人影有五个,想来曾遂汴、李九

  儿必然也在。

  君弃剑不想理,什么也不想理,一把抓起了酒葫芦,拔开塞子,也不想品酒

  了,便将若水善酿往嘴里大口大口的灌……

  他看到了……是那剑炉,『箫湘烟雨剑』诞生的剑炉、南宫府邸的剑炉……

  原来就在眼前!何必还要跑到宣城去找?真浑!

  他向前走上几步,有人在剑炉前挥锤,却非额上有剑疤的中年男子丁叔至,

  而是一个须发灰白、身著皂衣、灰披风的老者。

  君弃剑认得,此人是南宫寒!

  南宫寒所铸之剑,只怕便是破铁烂,也要变成价值连城的名剑了!只消讨

  到一把,还怕没有创立基业的资金?

  君弃剑心中明知此理,仍却伫立原地,一点儿也不想动、不想上前讨剑。

  过了不久,南宫寒忽然停止挥锤,说道:「高树多悲风……如果前面可以再

  加一句,你要加哪一句?」形如自言自语。

  君弃剑微微一怔 ̄是在问我吗?他向左右巡视,才发现身旁已多了一个二十

  馀岁的年轻男子……

  这人一身白衣、风度翩翩,面貌清朗、一派的温文儒雅,乍看之下似只是个

  年轻书生,细瞧後才会发现,他有一股自持与内敛,眼神中也充满了自信……

  此非他人,正是『天赋异才』君聆诗!

  君弃剑觉得奇怪 ̄明明是二爹,怎会这么年轻?

  君聆诗面对著南宫寒的问题,思索了一阵之後,答道:「无敌最寂寞。」

  听到这答案,南宫寒露出一丝笑容,道:「无敌最寂寞,高树多悲风……好

  !接得好!」

  得到了南宫寒的称赞,君聆诗也并无喜容,他问道:「但……仅凭我一人,

  能败『天下无敌』?」

  「众志成城。」南宫寒站起身,道:「要败鬼才,得靠天才,但一个天才还

  不够,要靠两个、甚至三个。」

  君聆诗皱眉了 ̄世上何来许多天才?

  南宫寒见到君聆诗面有不豫之色,显然仍在担心,即道:「就算你遇不到另

  一个天才,他为了求败,也会替你找出来。这是你的剑。」说著,他将刚刚放在

  剑炉里烧、自己不住锤打的那把剑拿起,并未过水,即交给了君聆诗。

  这把剑,君弃剑有印象!他认得!

  剑长三尺八寸、剑身宽一指半,比起一般长剑,显得略长而窄,乃是椎心!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二爹现在才拿到椎心剑?

  但闻南宫寒又道:「记得,万不可逞强,你作不到、他也作不到的事,试试

  一起去作,便能成了。」

  这话听在君弃剑耳里,似极明白、又极茫然。

  大雾忽起,剑炉不见,南宫寒、君聆诗,都不见了。

  君弃剑感到昏昏沈沈,睡著了、醉倒了。

  君弃剑倒下了。

  第一口,灌下去的那一口,他一气喝掉了一斤半的若水善酿,一醉就是十五

  天。後来只要意识稍微清醒,便抓著酒葫芦再灌一口,就又睡倒了。

  十五天过去,二十天、二十五天……

  不知不觉,他已醉了一个月!瑞思、白重、宇文离都来了,就在晨府住下

  ,徐乞来过,走了;黄楼来过,走了;少林方丈观相、泾州胜景派掌门庄景胜也

  都来过,都走了。

  三十天来,君弃剑不像活人,但呼吸粗重,也不像死人!晨星试过,想将酒

  葫芦从他手中拿走,却取之不动。看著他这样醉、这样睡,每个人都失了主意。

  这般醉法,太伤身了!王道、曾遂汴等人已经出发『表演』去了,晨星与瑞

  思、白重、宇文离四人坐在君弃剑房中,看著床上的活死人,这已经不知道是

  第几次这样看著他,明知没用,但除了看著之外,他们却想不出别的法子!

  「很有问题……」白重说道:「他不可能只为了魏姑娘离开,就把自己醉

  成这个样子……」

  魏灵离去,是一个很大因素,晨星是这么认为的,他告诉瑞思等人君弃剑大

  醉的理由,此是其中之一。

  另一条,则是找不到南宫府。

  白重说完之後,宇文离操著浓浓的塞北腔,跟著道:「也不可能只是为了

  找不著一个南宫府邸。他没这么脆弱!」

  「我也这么觉得。」瑞思放下了原本抱胸的双臂,道:「二十一水帮放出风

  声,说是丐帮徐帮主勾结倭族,暗害了皇甫盟主。如此一来,君氏父子自然也有

  嫌疑了,『庐山集英会』时的北川球,就是最大的证据……但是,这是什么时候

  ?他居然敢让自己醉倒?一定有其它的原因……」

  瑞思住口了,房中也沈默了,剩下的,只有君弃剑微微的鼾声。

  二十一水帮虽然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但李定已在长江岸被君弃剑吓破了

  胆、洞庭四帮、彭蠡六帮也不敢惹上云梦剑派,故这三十日来,竟也无人到襄州

  晨府来找碴。

  他们有很多时间可以想,君弃剑宁可大醉不醒的原因是什么?但便如瑞思般

  善於逻辑推理与判断的人,也想不出来。

  沈默了一阵,忽然有人进到房里来。

  房门没关,有人进来原是不奇,但这晨府中除房中四人外,剩下的都是晨府

  的仆奴,无人能这么大胆、一声不吭,便进到主人所在的客房。

  晨星转首望去,是屈戎玉!

  屈戎玉有著令人一见即再难忘怀的无双容颜,瑞思等三人在『庐山集英会』

  时也见过她一面,并不陌生。

  屈戎玉一进房里,便见到君弃剑睡在床上,颔下居然长出了些许须髭,可见

  已睡了极久,她坐落桌旁,倒了杯茶,又瞥见君弃剑手上的酒葫芦并未上塞,便

  问道:「他醉多久了?」

  「一个月!」晨星急急答道。他还想问屈戎玉,究竟在寻找南宫府时发生了

  什么事,屈戎玉已抢腔道:「那还好!没事!」

  没事?四人皆是一怔,如此醉法,再醉下去只怕要死人了,怎会没事?但见

  屈戎玉啜了口茶,温然道:「昔时,阮籍为避司马氏提亲,曾大醉六十日不醒,

  都没死成。君弃剑才醉三十日,太小家子气了!至少要让他醉个六十一天,破纪

  录才行!」

  这是什么时候?哪有空听她胡说八道?白重面上已闪过了些微怒气、宇文

  离也握紧了拳头,便是瑞思心中也感到不是滋味,沈声问道:「屈姑娘可知道,

  君弃剑为何要如此沈浸醉乡?」

  「知道。」屈戎玉又啜了口茶,不屑地冷笑道:「我自然知道!」

  晨星急道:「屈姑娘知道,请快说来!他不能再醉下去了!」

  屈戎玉仍然冷笑,道:「也没为什么,只不过,我攻击他了。」

  晨星愣了 ̄这是什么意思?

  黑桐曾说,『欺风恩怨分明,今後与云梦剑派,非敌非友』。

  这句话,曾受楚兵玄一掌、但并未昏厥的曾遂汴已告知过晨星了。但那是黑

  桐的说法,不代表晨星一定要照作。

  晨星还未将云梦剑派当成朋友,甚至说双方是敌对的,也并不为过。但在这

  之中,屈戎玉是特别的。

  晨星明显的感受到,屈戎玉的态度虽然轻蔑,但所作的事,却都是於己方有

  利,并不像是敌人。如今她却说,自己曾攻击君弃剑?这又是何故?就如同当时

  的君弃剑一般,晨星也迷惑了。

  瑞思绷著脸,道:「屈姑娘说明白点,你攻击他的理由?经过?」

  屈戎玉摇晃著杯中的残茶,不急不徐的说道:「我和君弃剑去找南宫府邸的

  那天,到了天黑,李定带著不少人,连同跛脚剑派的掌门来将我们围住了,说是

  徐乞勾结倭族,君弃剑必是同谋,要抓他问罪。听到徐乞被污赖,君弃剑火大了

  ,一招便打碎了常武的腕骨。跟著,他又要对龙子期出手,我就一掌打向他的背

  门灵台穴……」

  听到这儿,晨星与瑞思同时出声,晨星的语气是疑惑:「你要救龙子期?」

  瑞思的语气是质问:「你与二十一水帮有密谋?」

  两人语毕,对视一眼後,又转望屈戎玉。

  晨星说的,是最直接的问题;瑞思所言,则是判断後的结论。

  云梦剑派与鄱阳剑派交恶,那是创派以来便如此了,屈戎玉不可能与龙子期

  有什么交情。但为什么,屈戎玉会在君弃剑要攻击龙子期的时候,出手偷袭君弃

  剑?

  若云梦剑派的确暗通倭族、且又暗杀了皇甫望,由於『庐山集英会』时,君

  弃剑的同伴中有北川球这个倭族人,云梦剑派则极可能将计就计、反客为主,将

  勾结倭族的帽子扣给徐乞与君氏父子。如此一来,屈戎玉即成为暗棋,她攻击君

  弃剑的行动,更可视为讨好二十一水帮联盟的举止!

  这是很轸密的计谋,常人是办不来的!

  但……也从来没有人认为,屈兵专是常人!

  『当代第一兵家』,岂能是常人?

  若是这一连串的计谋出於屈兵专的构思,实不令人意外!

  屈戎玉没有直接回答晨星、也没有回答瑞思,她还是冷笑,冷笑著睨视瑞思

  ,让瑞思极不舒服!

  瑞思怒了,她向白重使了个眼色,白重随即跨上一步,右手握上了背後

  的剑柄!

  如果瑞思的想法是真的,那屈戎玉就是一个敌人!非除不可的敌人!

  这一个动作才刚作出来,屈戎玉即蔑笑道:「听说你是第一个识破君聆诗身

  份的人,我还道有多大本事?原来也不过尔尔!」

  此言一出,白重的动作停止了,转首看著瑞思。

  因为,他也还没搞懂瑞思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同样搞不懂屈戎玉的语意,他

  不知道,到底应该不应该出手。

  晨星惑然了、宇文离也是满头雾水。

  只剩下瑞思、屈戎玉二人,怒目相视。

第卅八话 舟上策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