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九话 危机?转机? ̄之一

    瑞思与屈戎玉望著对方,同时生出了两种相同的感觉……

  自负、与嫉妒!

  这两个人,都是极为聪明、甚至可说是绝顶聪明的女人,聪明人都是自负的

  。大体而言,女人又比男人要『善妒』!

  李白遇杜甫,即成忘年交;君聆诗见诸葛静,则同赴生死关……

  即所谓『英雄惜英雄』!

  可能也是因为时代的关系,女人习书学文的机会原本便少,想要发挥才智就

  更难了!尤其在封建体制下,『独占』是男人的特权,一旦让女人,尤其是聪明

  的女人拥有『独占』的机会,女人保护主权的行动,往往会比男人更激烈。

  如今,以女人的善妒、加上聪明人的自负、再算到双方立场的冲突处……

  瑞思与屈戎玉,还怕不争个你死我活?

  相对半晌後,瑞思沈声说道:「你说我……不过尔尔?」

  屈戎玉轻蔑的笑著,娓娓而言:「庐山集英会的北川球、皇甫望的猝逝、二

  十一水帮联盟的敌意、再加上我攻击君弃剑……所以你就认为,我云梦剑派暗施

  『反客为主』、『李代桃』之计,秘密连结二十一水帮联盟,将勾结倭族的黑

  帽子扣给了徐乞与君无忧、君弃剑,是罢?」

  瑞思紧绷著脸 ̄屈戎玉果然都知道!但是为什么,她能说得这么无所谓?神

  态还如此倨傲?这里是晨府,几可算是丐帮的地盘!她既是丐帮的敌人,又如此

  孤身而入,莫不是太有自信?

  瑞思忽然发现,自己用来『看人』的知识,套到了屈戎玉身上,居然全不管

  用!

  一旁晨星终於听懂了这两个女人在说什么,愕然道:「云梦剑派真的……真

  的诬陷帮主?」

  若果如此,为什么楚兵玄会对王道等人手下留情?为什么又不直接取了黑桐

  性命?既然要杀君弃剑,当初又何必救他?……云梦剑派究竟是敌?是友?晨星

  一下子全都混乱了!

  一闻此言,屈戎玉即敛起笑容,但也没作反应。

  她不能回答。

  屈戎玉之所以会迟至一个月後,才来到襄州,因为她回了一趟回梦堂。

  而且,还在回梦堂中遇到栗原苗、栗原辅文、神宫寺流风、堀雪等四人!

  二十一水帮与鄱阳剑派联合,将皇甫望之死赖到了徐乞头上,君弃剑因此震

  怒出手、南武林因此震动、北武林却没有什么反应。

  因为徐乞与皇甫望的交情,北武林各帮派都很清楚;徐乞的正直,也是有目

  共睹,徐乞不可能作出这么绝情弃义的行为!

  但栗原苗认为,这是一个击垮君聆诗的好机会!南武林对徐乞没有那么了解

  ,风声一起,必会对徐乞有所疑虑。君聆诗与徐乞是至交好友,一旦徐乞的名声

  崩坏,君聆诗亦不能悻免!如此一来,云梦剑派一统南武林的阻碍尽去,只要再

  打压二十一水帮联盟,则南武林大势底定,倭国军马近日内即可进占东南沿海!

  原本,所谓『徐乞勾结倭族』,只是二十一水帮联盟为求拉抬声势,胡拚乱

  凑出来一套胡说八道,但栗原苗这一著『举一反三』,使元仁右动容了、也让屈

  兵专切实的感觉到 ̄栗原苗比想像中还要精明!

  在栗原苗等人离开云梦剑派之後,屈戎玉才告知屈兵专,自己与君弃剑在长

  江畔所发生的事。

  这无疑是一桩雪上加霜的消息!屈兵专多少努力,辛辛苦苦构筑出与丐帮『

  非敌非友』的处境,这一瞬间,又崩解了!

  就连号称『当代第一兵家』的屈兵专,也一时哑口无言。

  屈兵专自然知道,君弃剑若伤了龙子期与李定,除非他将当时在场的人全都

  杀光,否则只要留一活口,事後必会被称作『图谋被视破,因而恼羞成怒,欲杀

  人以灭口』,屈戎玉出手阻止君弃剑,简直是势所必然了!

  但是……屈戎玉此举,虽为云梦剑派留下了一线生机,却彻底破坏了自己与

  君弃剑之间原本便极为薄弱的信赖感、也毁了彼此的互助关系。

  屈兵专搜枯索肠,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屈戎玉自己再来一趟晨府,找君

  弃剑当面说清楚。

  而且,为了避免消息走漏,不能让君氏父子以外的人知道个中原由,一个都

  不行!

  是故,屈戎玉又来到襄州了。但面对的,却是醉卧榻上的君弃剑、以及怒气

  勃发的晨星、瑞思、白重、宇文离……

  屈戎玉有点点後悔了 ̄真不该买酒给他喝的!

  「你还有别的话要说吗?」瑞思阴阴地问著,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杀意。

  主仆相处已久,白重自然感觉得到,手掌再次握上了剑柄。

  屈戎玉又如何不知瑞思在想什么?她将双手放到桌下,缓缓搓动著,回道:

  「还是那一句……你也不过尔尔!」

  此言一毕,瑞思拍案站起,白重剑已出鞘、当面直刺!

  这一刺原本看来平平无奇,待剑尖到了屈戎玉眼前尺馀处,白重将手腕一

  抖,剑尖微颤,似攻左右二路、又像要转刺喉头,且整把剑无一处是实,尽是虚

  力,一时之间,竟教屈戎玉挡亦不能、闪亦不能!

  白重这一剑出手,即可看出其剑术造诣之高,若果正面交手,只怕能与列

  成子、回悟、梅仁原辈比肩!

  瑞思在旁看著,只望白重一剑就能将屈戎玉刺死!

  这女人太危险了!多留她一刻,都是威胁!

  若凭屈戎玉自身本领,她身无利刃,万无可能挡下这一剑,且又坐在椅上,

  要闪是决计不及,但她也是早有准备,收在桌下的双掌向上一举,便将圆桌打得

  向上弹起,正隔在白重与自己中间。

  如此一来,白重的剑力本虚,要刺透圆桌,那是办不到的,只得将手腕收

  紧,化虚为实,再猛跨一步,将剑尖前送!

  此三人行商四方,所见过的名兵利器自是不少,瑞思本身即藏有著名匕首『

  鱼肠』;白重手上之剑,虽非名剑、宝剑,亦是一把利剑,剑力一实,毫不费

  力即穿透木桌,木桌在空,受力翻转,将白重看著屈戎玉的视线全挡住了。

  白重一剑下划,木桌登时中分为二,砰锵几声连响,木桌、与连同原先置

  於桌上的茶壶、茶杯,尽皆落地。

  再一看,屈戎玉已飘然退後数尺,站到了床沿。

  一旁宇文离只有看,浑没出手的意思。

  白重曾在摧沙堡与庐山接连受挫,虽号称『回纥第三剑士』,却似乎有那

  么点儿名不符实。但实际上,宇文离与瑞思都深信,白重的实力是无需质疑的

  ,对手既不使毒、又只有一人,若是出手相帮,倒是看不起白重了。

  白重赶上两步,又刺一剑 ̄相同的一剑!

  这回没了木桌在中阻隔,此剑更见其精妙!剑势略向下移,不仅分刺左右肩

  、又阻了双掌来挡的路线,还可看出,若是退後,由於剑力本虚,可以再加延长

  ,不断追击,以其内蕴之深,还胜『长风万里』一筹!

  况且……屈戎玉也已退无可退!饶是如此,屈戎玉不禁毫无惧意,甚至仍是

  神态自若、显得自信满满!

  白重心里也起疑了,剑力更虚了几分 ̄屈戎玉出身名家,难道已有破法?

  好巧不巧,君弃剑却於此时哼了一声,白重一怔,立即收力回剑。他原本

  为避被屈戎玉看出破绽,即已准备变式换招,回剑毫不勉强。

  孰不知,屈戎玉只是故作姿态罢了,身上无剑,她绝不能是白重对手!

  君弃剑一哼之後,眼睛连张都没张,右手一举,又要将酒葫芦灌到口中。

  屈戎玉见了,忙以手掌按住了葫芦口,嗔道:「你再喝!再喝下去,我就死

  定了!」

  君弃剑将双眼露了条缝,见了是屈戎玉,嗤笑了一声。

  这一笑,涵意很深,似乎是在说:你死了,****何事?

  又似乎是说:你不死,就要杀我,我为什么要救你?

  更像是说:你不是说,我是个乱丢垃圾的臭驴蛋,再也不帮我了么?

  总之,那是一个不想理会屈戎玉的嗤笑,嗤之以鼻的笑。

  屈戎玉眉头微蹙,随即又叱道:「早说过了!只要在晨府里,你就是我的保

  镳!保镳怎能放著主人不管?」

  君弃剑闻言,又是一笑。

  这一笑松弛了许多,是种无奈的笑。

  他撑坐起身,见了房中除屈戎玉外,还有四人,看得出气氛剑拔弩张,其中

  白重剑已出鞘,又感觉到屈戎玉十指凝气,显然已是交过了手,只得道:「没

  事,你们……先出去吧……」

  他醉三十天了,这话说得有气无力、看来也像是个奄奄一息的病人。

  听了此言,晨星即道:「她曾经想杀你!你现在这样的状况,我们不能放著

  你和她独处!」

  君弃剑原本想摇头,但头昏得紧,且脑中嗡嗡作响,只觉得一旦摇头,说不

  定便要呕吐,只好省了这个动作,道:「我……我的命……原就是她……捡回来

  的。要……要杀……要剐,那也由得她……」

  这话,便是瑞思也无言以对了,她略一思索,当先出房。

  白重与宇文离随於其後,跟著走了,晨星也只得离开。

  四人离去之後,君弃剑又复躺倒,立即又起了微微鼾声。

  他已经醉昏头了,说睡就睡。

  屈戎玉见了,反手甩了他一个耳聒子,道:「驴蛋!给我醒醒!」

  君弃剑原本已醉得脸色红透,此时右颊上又多了一个掌印,便像是炭火中有

  一支烤红的螃蟹。

  「我还没睡著……」君弃剑喃喃回道,声如呓语,很难想像他是醒著的。

  屈戎玉听他还会回话,低声道:「你听好……气出膻中,过人中、经印堂,

  导至玉枕……试试!喂!别睡啦!」

  君弃剑意识已极为,也没管这是要作什么,想都没想,听了就照办了。

  他一动念汇气於膻中,立时感到胸腹鼓胀;这股气转而向上,经过喉头时,

  一张口几乎就要呕吐,只得忙将气再经人中引至印堂。这不引还好,气转印堂之

  後,居然头痛欲裂,几乎像是被活活剖开一般难受!比醉酒更要难受百倍!

  屈戎玉见他皱眉咬牙,便知他气转何处,忙道:「快导到玉枕穴!过去就舒

  服了!」

  君弃剑已痛醒了,意识一下子清楚了,依言一点一点将这股气再转移後脑玉

  枕。

  不久,即见君弃剑的枕头****了,他的头顶冒出了水气。

  这水气又非一般的水气,酒味极其厚重,乃是酒气!

  『若水善酿』原是酒中至醇,这酒气又是去其糟糠,乃精中之粹,屈戎玉原

  不擅酒,但她与君弃剑原本相距即近,不慎吸入了些微,立即感到头昏目眩,急

  忙退开几步。

  酒气出体,君弃剑顿时舒畅许多。酒气每出一分,他就清醒一分。

  再好酒的人,长醉之下,宿醉都是不好受的。此时再不用屈戎玉催促,君弃

  剑自行打坐用功、导气醒酒,不过一刻钟时间,即已将满身酒气尽皆散去。

  但他散酒归散酒,倒是使得满屋子酒气,屈戎玉受之不住,早已夺门而出。

  君弃剑散酒既毕,即走到房外。

  他一清醒,再见屈戎玉,脸色又即沈了。

  屈戎玉知道,自己在长江畔攻击他的事,他仍然耿耿於怀。这倒不是单纯的

  背叛,而是因为关系著云梦剑派整体图谋、规划,君弃剑近日来屡屡受挫,遇此

  问题,既不可解,才宁可一醉解千愁。

  但醒来之後,问题究竟仍未解决,屈戎玉仍然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人之一。

  屈戎玉知道自己必须解释,否则接下来什么话都不用说了,而这解释又不能

  太长,必得一言切中要点,否则以君弃剑眼下的精神状况,大有可能话没听完,

  便下逐客令了。於是喟然言道:「你如果杀了龙子期……」一句,不多不少,就

  一句,八个字。

  这是最重要的八个字!

  如果杀了龙子期?

  君弃剑一怔,杀了龙子期,那会怎样?

  不过须臾,他明白了。

  若是杀了龙子期,接下来,他当然不会放过李定!如此一来,与二十一水帮

  联盟即结下了不可解之仇!

  但明白归明白,君弃剑冷哼一声,道:「他们诬赖徐叔叔,死不足惜!」

  「你怎会有这么偏激的想法?」屈戎玉轻叹道:「现在正是丐帮的大危机、

  也是我云梦剑派的大危机!现在关键点是在你身上了!只要你愿意相信我、相信

  我爷爷,我们大有可能,一举将危机变为转机……」

  君弃剑疑惑了。

  说危机,的确是有的,但何来转机?

第卅九话 危机?转机?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