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卅九话 危机?转机? ̄之三

    「来喔来喔!一次只要一两,只要能作到,全部都是一赔十!」

  洛阳市街上,石绯敲锣吆喝著,李九儿、曾遂汴、尤构率、牛肉面、王道在

  他身後一字排开,李九儿面带微笑,负手而立、曾遂汴拿著一小壶酒,想要大灌

  又舍不得,每每浅尝轧止;尤构率袒胸露臂,展现他白净却强壮的身体;王道坐

  在牛肉面背上,逗弄著牛尾巴。

  石绯引来了人群围观注视後,即道:「谁要挑战都可以!一次一两,全部一

  赔十!」

  一赔十,那可是天大的赔率,便是掷子,就算赌最难的猜点数,也仅一赔

  十八而已!有不少从天下著名的大赌坊『押大赔大』出来的赌客,一听到这赔率

  ,不禁心痒难搔,靠了过来,嚷声叫道:「小哥,你要挑战什么东西?」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人们,一听有人开腔,随即一片声的附和询问。石绯不

  慌不忙,朗声道:「有得选!有得选的!」跟著向李九儿一指:「和这位姑娘过

  招,只要十招之内不被她夺去兵刃,便是你赢!」

  「就这么简单?」原先出声的赌客挤到前来,道:「老子玩玩!一次一两是

  吧?」说著,也摸了碇碎怠出来。石绯笑嘻嘻地接过以後,即道:「各位让让!

  让让!你们请吧。」

  赌客取出武器,乃是一副铁拐,立即摆开架势,李九儿见了,微微一笑,将

  缠在腰上的软鞭解下,道:「第一招!」说完,软鞭一抖,便向赌客颈中击去。

  鞭势劲急,只要捱得实了,颈骨还不怕全断?那赌客识得厉害,惊叫一声:

  「我的妈呀!」著地一个打滚,急急避了开去。

  李九儿这一招未曾使老,鞭头一扭,犹如猎鼠之蛇,又跟著赌客所往方向追

  去,赌客见了心头大骇,在地上连滚带爬,不断躲避。

  石绯任著李九儿鞭头四甩,又敲了声锣响,一指曾遂汴,说道:「这位酒鬼

  ,只要能接他五镖,犹不见血,即是赢了;那个白净皮肤的仁兄和牛是一道算的

  ,能在牛背上待得一盏茶时间,咱就把十两送上;最後那位高高瘦瘦的忘八,不

  管用什么方法……」用锣棒在地上画了个迳有一丈的圈子,道:「只消能让他出

  一十二剑,人仍在圈内,也是赢了!」

  说到这儿,一边李九儿已收回软鞭,曾遂汴在後提醒道:「七鞭了。」

  「我知道!」李九儿应了,又出一鞭,直朝刚站起身的赌客左腕挥去,赌客

  在地上滚了一阵,死命地护著手上两根铁拐,只顾逃命,哪有空闲算李九儿出了

  几招?李九儿才一收鞭,他以为十招已过,心态松懈,一起身张眼,见到的即是

  鞭头,这一著猝不及防,竟连腕带拐被缠上了几圈。

  赌客心头暗叫不妙,左臂急忙使力回拉,但觉鞭上软软地毫不著力,正眼一

  瞧,却见李九儿竟已逼到面前,反射性地便递右拐反击其腰。李九儿趁势飞起一

  腿,踢在赌客右腕上,又借力回跃。赌客手腕一痛,右拐便落到了地上。李九儿

  身在空中,跟著将软鞭猛地回抽,只听到唰地一声,赌客左手腕登时多出了一圈

  圈红辣辣的鞭痕,左拐也已脱手。

  李九儿落到地上,唰唰两鞭,同时说道:「第九招、第十招。」语毕,两根

  铁拐也都到了她左手上。她虽不过中人之姿,但体态轻盈曼妙,尤其那一纵、一

  踢、一跃,实教人看得心旷神怡、目为之眩,此时胜负初定,现场立即响起一片

  喝采声、鼓掌声。

  李九儿上前几步,将一副铁拐送到赌客面前,欠身道:「得罪了!」

  赌客接过铁拐,虽然输得难看,但所谓愿赌服输,这点骨气可不能丢,接过

  铁拐後,抱拳一礼,道:「馈下好俊身手!」他双手颤颤地抖著,显然手腕仍是

  极痛。

  石绯在旁,立即说道:「感谢这位大哥捧场!还有没有人要挑战的?」

  跟著有两人向前,一个站到了圆圈之中、一个指著曾遂汴,各抛了锭碎怠给

  石绯,分别说道:「我要试试这十二剑是如何妙法!」「五镖而不伤?这对我『

  踏沙不留痕』而言,太容易了!」

  「成!都成!」石绯一把将王道拉下了牛背後,即向自称『踏沙不留痕』的

  高瘦男子道:「请馈下站到墙前,免得伤及群众。」

  『踏沙不留痕』在墙前站定後,曾遂汴随手将酒壶放在地上,道:「准备好

  了?」

  「好了!来吧!」『踏沙不留痕』自信满满地说道,话声才落,左肩一痛,

  竟已中镖!

  曾遂汴走上前去,随手便将袖箭拔出,手指在对方肩上一抹,已然见血,即

  笑道:「你输了。」

  『踏沙不留痕』怔在当地,肩头中镖只是轻伤,也不顶痛,只是愣愣地问道

  :「这……你何时出的镖?怎没看你动手?」

  曾遂汴笑道:「让你看到,就不神秘了。」

  『踏沙不留痕』盯著曾遂汴好半晌,疑道:「你……你好面善……」他也有

  参加『庐山集英会』,但只是远远在一旁观看而已,相距既远,对於报名与会者

  的面容实是看不清楚,不过隐约认得而已。一阵回想之後,脑中一闪,即叫道:

  「你……你是曾遂汴!」

  『锦官四贼.没钱就扁』名声虽不算响亮,但曾遂汴个人由於在『庐山集英

  会』最後,曾与神宫寺流风进行一对一的单挑决战,虽然结果是落败了,其名头

  也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时『踏沙不留痕』一叫出声来,立即引来不少窃

  窃私语、交头接耳。

  曾遂汴点头,道:「我就是。」说著,又拿起酒壶灌了一口。

  『踏沙不留痕』此时才见到与自己一般高瘦、但看去只不过十七岁上下的年

  轻人提著一柄宽刃重剑走到敲锣男子所划的圆圈中,再转视那头牛,愕然道:「

  那你们不就是……李九儿、王道、石绯、尤构率……那头牛……牛……」

  「牛肉面!」尤构率回头笑道:「要好好记著!」

  这段话也教站在圈中那人听见了,他一听对手竟是王道,知道王道所使的乃

  是天下五大剑艺之一的『镇锦屏』,又见王道一剑刺来,正对胸臆,剑尖离身尚

  有尺许,即已感到威势迫人、锐不可当!实没想到王道看来瘦弱,使剑力道竟是

  如此惊人,心中一阵大骇,急忙连退三步躲开。

  『当』地一响,一旁石绯已敲锣叫道:「第一剑,出圈了!」

  那人一怔,低头一看,才知自己惊骇之下,退步的步伐过大,竟已退出了一

  丈的圈子。

  王道背上重剑,又回到了牛背上。

  石绯继续敲锣吆喝:「来喔来喔!一次只要一两,通通是一赔十!十招不被

  抢走兵刃、五镖之内不见血、在牛背上待过一盏茶时间、十二剑不要退出圈外,

  就是你赢了!」

  洛阳城在地界划分上,属於北武林,由於有皇甫望、徐乞师兄弟的管理,此

  二人最痛恨的就是自相残杀,故严令禁止私相斗殴。但北武林很多人早想试试自

  己苦练多年的身手进境,曾遂汴、王道等人俱是『庐山集英会』的与会者,可称

  是南武林新生代的好手,每到一处,都吸引了数以百计的人前来一试身手。

  但曾遂汴的暗器功夫实乃出类拔粹;李九儿、王道、石绯的鞭艺、剑术、枪

  法俱经由名师指导,尤其『镇锦屏』号称天下五大剑艺之一、『捻丝棍』亦名列

  『中原三大绝技』之中,他们的武艺俱已非寻常武林人士可敌!

  王道、石绯二人虽曾在湘江畔与魏灵联手,与声名赫赫的云梦剑派回梦堂主

  元仁右战得平分秋色,却认为当时元仁右出手有所保留,再加上『庐山集英会』

  之败,对自己的信心实有所怀疑,这一趟下来,他们自己比输在其手底下的对手

  还要讶异!

  他们在洛阳城待了三天,声名即已传遍街头巷尾。看热闹也好、懂门道也好

  ,围观群众从第一天的百馀人,到第三天上,已超过千人!街上挤满、没地方站

  ,连屋顶上都有人了!

  相对於他们所得到的热络欢迎,这三天下来,『押大赔大』显得冷清了。

  一样是赌,外头的赌法对群众而言,可是新鲜、有趣、又富挑战性多了!

  吴大、吴小面对的坊中的门可罗雀,便将坊子交给夥计,兄弟二人相偕上街

  ,要去看看这些抢了生意的家伙。

  他们行出大门,即见人声鼎沸,正与自家坊中形成了强烈对比。跟著又听到

  了石绯敲锣呐喊:「来喔!一赔十、一赔十!最少一两,要多下咱们就多赔!第

  三镖、第四镖!唉呀 ̄这位仁兄可惜了!竟中了第五镖!喔 ̄那边不错!时间快

  到了!哇 ̄要踩下去了,尤构率,快把它拉住!刺伤啦?不怕,咱们有准备金创

  药,一瓶只要两百文!九姐小心点,别把人家的长剑扭折了!我们可没卖剑!」

  吴大、吴小原只是抱著看戏的心情而来,但眼前群众如此兴高采烈、再看自

  家坊中,只觉得愈听愈不是滋味,当即推开人群,挤到中间。

  『押大赔大』乃是天下三大赌坊之一,坊主兄弟更是洛阳城中家喻户晓的人

  物,此时二人一现身,谁不晓得他们是因为生意被抢,特地砸摊来了?一时人群

  虽众,却是鸦雀无声。

  曾遂汴等四人一牛,才刚刚将挑战者打了下去,新的还未上来,吴大、吴小

  往场中一站,也无人敢上来了。一时,场中形容了双方对立的局面,气氛掉,

  石绯也不敲锣了。

  终於出来了!就是在等他们!曾遂汴微微一笑,向前一步,道:「两位坊主

  也要赌上一把吗?」

  晨星说过了,他们这一趟出来,不仅仅是为攒钱,同时也要打响名声。即因

  如此,他们才刻意於『押大赔大』的对街卖艺。

  说得更直接点,他们原本就是在挑衅吴大、吴小兄弟!

第卅九话 危机?转机?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