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话 荜路蓝缕 ̄之一

    吴大生得矮胖,双腿特粗、屁股特大,肩膀却窄、头也极小,就像一个竹笋

  ;吴小生得高瘦,高到过门时要屈身、石绯站在他身旁,也仅到他肩膀高,全身

  瘦得一致、瘦得均匀,就像竹笋旁边的竹子。吴大看来年近五旬,吴小则是四十

  出头。

  吴大与曾遂汴对视着,谁也不肯先把眼光移开;吴小向石绯走上两步,由上

  向下睨,道:「最大能赌到多少?」

  吴大、吴小兄弟前来砸摊时的应对方法,他们是早就商量好了,石绯不假思

  索,即应道:「赌到我们五个人脱裤子!」

  吴小笑了声,道:「你们总共有多少银两?」

  曾遂汴一听此言,心中暗道:「果然是老江湖!」吴小只问『银两』,不问

  『财产』,因为这一赌,赌的是面子,若真赢到这五个人脱裤子,倒显得他兄弟

  没有风度了,如此一来,谁还敢到赌坊光顾?这一个看来简单的问句,其实蕴涵

  了作生意的门道。

  这一点,曾遂汴立时便听出来,李九儿、尤构率也略有所觉,石绯、王道却

  是浑然不知。石绯道:「目前为止,共有六千五百多两。」

  他们出门卖艺,也已一个多月,每到一处城镇,第一天喊的皆是『一次一两

  』,从第二天开始,便让人随意加注,至多也曾有人一次下注百两,一个地方待

  上叁五天不等。他们从襄州出发,向东北越桐柏山,已经过了唐州、许州、郑州

  ,洛阳是他们第四个落脚点。

  吴小听了,即道:「整数吧,就下六千五百两。咱兄弟也不占你们的便宜,

  赌个一赔一,但是赌法由我决定,如何?」

  虽然是早就料到的结果,石绯心中仍是一震,回头望向曾遂汴。

  吴小要自行决定赌法,必然是赌桌上的技巧了,五人之中,以曾遂汴最为擅

  赌,自得由他决定。

  曾遂汴终於将目光从吴大身上移开,转视吴小,道:「你想怎么个赌法?」

  吴小不答,改由吴大说道:「牌九对你们来说不公平,赌子吧。咱来个叁

  战两胜。我一次,你押大小;你一次,我猜单双。而后咱们一起,比谁的

  点数大。」

  「简单明了,很好。」

  吴大双手往怀中一揣,再掏出来,左手一个瓷碗、右手夹着叁颗子,他的

  手指肥而短,尤构率一见,忍俊不住,低声笑道:「他的手……真像我摊头挂的

  牛肚!」

  吴小跟着也摸出一叠银票,递给石绯,道:「六千五百两,你点点。」

  吴大先将子交给曾遂汴,道:「六千五百两不是小数目,验验子吧。」

  曾遂汴摇头道:「不用了,『押大赔大』的招牌就在后头,够担保了。」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便是真想以吴大、吴小作为踏板,打响自己的名

  声,也要留几分道让人行。只要信任对方,不管胜负如何,至少不会多个敌人。

  一旁石绯原想接过银票点数,一听曾遂汴如此说法,也收手不接了,道:「

  光凭你兄弟俩的名头,也不只六千五百两了。」

  曾遂汴闻言,朝石绯点了点头 ̄孺子可教也。

  李九儿已将他们卖艺得来的财产全掏了出来。原本他们赚到的钱都只是碎银

  ,离城之前才会到城里的号子去换成银票。如今她取出的财产,有四千多两银票

  、二千馀两碎银。

  洛阳城毕竟是东都,第叁天的生意才作了一半,收入已不输曾待了四、五天

  的唐州、许州、郑州了。

  吴家兄弟分工,吴小是管帐的,遇到大客户时,吴大则出来作庄。如今吴小

  只瞄了李九儿手上的银票一眼、再将布袋过手提了一下捻重,连袋口也没打开,

  即道:「数字对了。」

  他如此捻银称重法,自不免在人群中引起一阵惊呼、又或交头接耳。

  吴大席地而坐,曾遂汴也跟着坐下。吴大将右手夹着的叁颗子往碗里一甩

  ,轻轻『锵』一声响,现场登时宁静了。

  真正的赌高手,是不会赌运气的,而是靠耳力来听出有几点。

  吴大靠赌起家,他的赌技没有人会怀疑;曾遂汴在赌坛虽无名声,但众人看

  他敢接下这么大的赌注,一时也不敢小觑了他的赌技。现场自有不少赌徒,他们

  心里明白,即便只是银针落地,也可能会影响到结果如何,故必须绝对安静。

  但吴大只是甩入碗,跟着便将瓷碗覆盖於地了。

  不摇、不动,他将左手压着瓷碗,右手朝碗一划:「大?小?」

  曾遂汴怔了 ̄现场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怔了!

  如此一来,便是曾遂汴能够听音辨位、甚至听音辨器、听音辨点,也无用武

  之地了!

  一阵错愕之后,忽尔有人赞叹道:「吴大当家这招真是绝啊!」

  听到这句话,不少人表示赞同。

  这叁天下来,曾遂汴的暗器功夫已经无人怀疑,而这些人除了是赌徒之外,

  会到远近驰名的『天下叁坊』来赌钱,其实大多数也都是武林中人。他们很明白

  :一个暗器好手,耳力必非同凡响。吴大亦知其理,但他们不知道曾遂汴的耳力

  到底有多好?吴大不赌技巧,逼着曾遂汴和他赌运气!

  曾遂汴犹豫了。

  虽然这是叁战二胜的比赛,但吴大的赌技是极有名气的。能开创出『天下叁

  坊』之一的大赌坊,岂能只靠运气?曾遂汴虽是擅赌,却不认为自己的赌技能够

  胜过吴大。

  若是输了这一把,接下来的两局就必须全胜才行!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

  输掉了,他们的创业基金将会再次归零!

  若是他们不能顺利创业、开帮立派……那问题可就大了!

  看到曾遂汴的表情恼愕参半,李九儿、王道、石绯、尤构率都感觉到了。

  事关重大!

  吴大微笑着,那是种略带得意的笑,道:「一半一半!大还是小?」

  曾遂汴这一犹疑,自然也引起了周遭旁观者的好奇,吴小见机不可失,即道

  :「想插花外赌的朋友,来这儿下注吧!」说完便从怀中摸出一把铁尺,当街就

  在青石地砖上划了两个圈,内书『大』、『小』。一时纷纷攘攘,随即有数十人

  挤到了吴小旁边,急着丢银子下注。

  不久,想插花下注的人都押好了赌注,已过了一炷香时间,回头一看,曾遂

  汴的神情几乎与吴大刚下碗时一般无异!

  「快决定吧!」开始有急性子的人出声催促。

  「别婆婆妈妈!一翻两瞪眼,那才过瘾哪!」

  「也不过几千两,你们这几日也赚不少了,若是输光,再赚不就有了?」

  别的都无所谓,一听到这句话,曾遂汴心里感到一阵厌恶,当即狠狠的瞪了

  发话人一眼。讲出这话的人给他眼光一扫,全身如遭电掣,双腿一软,便跌坐於

  地。

  李九儿走上几步,轻轻的拍着曾遂汴的背,柔声道:「别生气,他们什么也

  不知道,只是好赌而已。」

  「不知道,就更不应该乱说话。」曾遂汴道。他一向很豁达,但是亲眼见到

  君弃剑宁可醉死也不想再问世事的沈痛、听到徐乞暗害皇甫望的谣言、楚兵玄的

  绝世武艺与手下留情,曾遂汴感觉到了,一定有一个连云梦叁蛟、丐帮帮主、天

  赋异才都极为忌惮的敌人存在 ̄甚至还不只一个!为了对付这可能不只一个的可

  怕敌人,创帮立派的动作,实是刻不容缓!只要迟了一天,他们的生命就多一天

  的危险与威胁!

  或甚……应该说绝对,不只是他们的生命,而是千千万万的华夏生灵……

  这个中轻重,又岂是区区几千两银所能代表的?

  李九儿轻叹道:「莹姐说的没错……创业维艰啊……」

  吴大仍是面带微笑,道:「赌本太大,想久一点是无所谓。」

  曾遂汴转而看着吴大,将双眼眯成一线。

  他这么有信心?难道……

  曾遂汴心头一震 ̄是了!他不是在和我赌运气!人称『贺满归』当家贺金来

  为『左手魔』,其左手摇技术真是出神入化、无人能敌!吴大名气虽逊一筹

  ,却也有人喻其为『右手仙』啊!

  想到这儿,曾遂汴笑了,说道:「九儿,我想起有一次……莹姐到赌场去找

  我,说好了是最后一把,我听完,全押了小,她说不对,这把不能下……」

  李九儿一怔,疑道:「不是大、就是小,还有不能下的?」

  「你没去过赌场,所以不晓得……有个点数,无论大小,都是通杀!」曾遂

  汴顿了一下,此时不仅是李九儿,全场观众听到他如此说法,都呆掉了,开始有

  人偷偷走向吴小所划的圈儿,想取回自己的银两,但已迟了,曾遂汴奋然叫道:

  「吴大、也吴小!叁个一,是豹子!我压豹子!」

  吴大咧嘴一笑,喊道:「开 ̄」他连看都没看,略一顿后,即道:「叁个一

  ,豹子!」

  众人凑头去看,果然,白白亮亮的叁个子,朝上的那一面都是一点红,正

  是叁个一!豹子!大小通杀!

  吴小哈哈大笑,将地上的银两全收进了随身的囊袋中,场中有下注者,煞时

  个个面如死灰。

  曾遂汴也是笑着,道:「第一把,我赢了。」

  一见取得胜利,李九儿也喜上眉梢,一扫适才的阴郁,笑骂道:「不是你赢

  了!是莹姐赢了!」

  钱莹、钱莹 ̄遇到赌钱,焉能不赢?

  曾遂汴苦笑了 ̄原来,钱莹才是真正的赌场第一高手!

  第一把胜负已分,吴大将瓷碗与叁颗子推到曾遂汴面前,道:「该你掷

  ,我来猜单双。」

  曾遂汴闻言一怔,李九儿见他迟迟没有动作,道:「你怎还不?」

  曾遂汴摇摇头。半晌后,才对吴大道:「你了,我赌大小;我的,你赌

  单双…

  …但是,赌大小有豹子通杀;单双可没这种东西!」

  李九儿一听,也愣了。

  猜大小、判单双,原本说来机会都是一半一半,初听时实是公平得很。但见

  过吴大那第一把后,李九儿虽不知赌,却非笨蛋,焉能看不出吴大掷手法之

  高妙、赌技之卓绝?要让他听不出了几点、让他猜不出单双,几可说是不可能

  的事!

  以此论之,那第叁把,比谁的点数大,吴大必然想要几点就有几点,定可

  把把出最大的十八点来,那曾遂汴又怎可能赢了?只能不断的拚着平手,然后

  来比谁先失手罢了!若果如此,吴大是在赌桌上讨饭吃的人,稳定性必然胜过曾

  遂汴数筹,曾遂汴岂有赢面?

  原来……这看似公平的赌局,原就是吴家兄弟的陷阱!

  吴大仍然笑着,他脸上的皱纹,就像是竹笋一层一层的皮。

  李九儿忿而起身,便要发作,曾遂汴忙一把将她拉住,道:「赌桌上是说一

  不二,咱们有言在先,就得将它赌完。」

  李九儿愤然道:「这不公平!你不可能赢的!」

  曾遂汴摇了摇头,左手将瓷碗覆地,开了个小口,随手便丢了两颗子入碗

  中。现场回复宁静,自不消说。

  子在青石板上滚动的声音,吴大自是凝神听得一清二楚,当滚动停止,立

  即判定碗中二,一者是六、一者是四。他仍然面带微笑,看着曾遂汴手上仅馀

  的一颗子,道:「你若叁颗齐甩,或者可使我的听觉错乱,现在的作法,倒是

  无异於投降。」

  曾遂汴但笑而不言,微开碗口,倏地将第叁颗子丢了进去。

  吴大随即凝神细听,这一听,怔了。

  旁儿吴小并无所觉,再次叫道:「这次赌单双,可没有豹子了!要插花外赌

  的快喔!」

  赌徒都有个特色:输一次不算输,输了可以再赢回来!从赌徒身上,我们可

  以学习到锲而不舍的革命精神。

  现场赌徒自是极多,输了一次豹子,怎能甘心?这第二把下注,既无通杀疑

  虑,顿时又有许多人抛银洒票、慷慨解囊。

  曾遂汴一言不发,看着众人下注,地上的财货一时激增,竟比第一把时还多

  出不少。待插花者已罢,即又转视吴大,道:「怎样?单还是双?」

  众人纷纷注视着吴大,他们都知道,只要吴大开口,几乎就等於开出几点!

  但一看,懵了 ̄吴大的表情,居然与适才的曾遂汴极为相类!

  一般的惑然、一般的无解!

  看来连吴大都不知道出几点了!但这也无妨,就算吴大输了,他们还是有

  机会赢得插花外赌的这一盘,机会仍然是一半一半!

  如此一来,开碗的那一瞬间就更刺激了!众人皆是摒息以待。

  李九儿、石绯、王道、尤构率四人在旁,心下大是揣揣 ̄若这一把不能赢,

  下一把比点数大小,就更难了!

  吴小看了兄长的神情,亦是惑然 ̄怎么着?曾遂汴竟能出令打滚赌坛四十

  馀载的吴大都听不出来的点数?

  李九儿靠到曾遂汴身旁,咬起了耳朵:「你是怎么的?了几点?」

  曾遂汴笑道:「第一把靠莹姐,第二把自然靠老大!」

  李九儿闻言一愕 ̄老大指的是『没钱就扁』之首,梅仁原,她自然知道。但

  老大嗜赌的么?教过曾遂汴赌术么?她怎从来也没听说过?

  过了一刻钟,吴大终於说道:「我真的听不出来你了几点……咱们赌运气

  罢!我说是单数!」

  曾遂汴一笑,开碗。

  这一瞬间,全场都愣住了,吴大第一反应是皱眉,而后随即哈哈大笑!

  一个四、一个六,这是没错,至於第叁个子,叁点朝天,加上四和六,总

  计是十叁点,的确是单数。

  但那个叁点,却比四点与六点矮了许多!

  原来曾遂汴抛之前,便以指力将子捏裂了,子入碗一碰,即延着一、

  五、四、六等点数分成了两半,仅馀叁点、四点是完整的。半个子叁点朝天,

  另半个却是站着,是半个一点!

  「十叁点半。」在一片错愕之中,但闻吴大朗声说道:「不是单数、也不是

  双数!这叁战二胜的赌局,是曾兄弟赢了!」

  「吴氏兄弟,名不虚传。」曾遂汴起身,施了一礼。吴小将地上的赌资收起

  后,什么也没多说,即与兄长返回坊中。

  曾遂汴转向李九儿,笑道:「今日可让我给证明了一件事……莹姐是赌后、

  老大是赌霸!」

  李九儿笑了,曾遂汴也笑了,他们笑得很开心,一时之间都没人发现,他们

  笑得开怀、笑到眼角流出了泪水。

  梅仁原擅使『勇冠天下剑』的镇锦屏,尤其劈柴功夫亦是其一绝,一斧落下

  、圆木即裂,曾遂汴一直认为,天下间再没人能劈柴劈得像梅仁原这么好、这么

  俐落。这些事,李九儿都知道。

  昔时梅仁原以剑劈柴、今日曾遂汴以指裂!

  这就是梅仁原教给曾遂汴的绝技!

  只是……『锦官四贼.没钱就扁』,再也没有重会的一天了。

第四十话 荜路蓝缕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