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话 赌注 ̄之二

    第四十一话赌注 ̄之二

  船板上一阵抖动,屈戎玉身子一震,醒了。

  她的双手双脚仍被鱼线绑缚,口眼也仍旧被。被抓上船后,她没有挣扎、

  也没有哭闹呼救,那是小女儿才会作的事,屈戎玉何等样人,怎可能如此行止?

  若说要靠自己的能力脱逃,鱼线却是挣不断的,那只会伤了自己的手腕、脚踝罢

  了;靠内劲或许可将鱼线绷裂,但云梦剑派门人修习『游梦功』,乃是以水为体

  、以柔为用,只怕便是屈兵专亲至,也无法纯靠内力绷断鱼线,何况屈戎玉?再

  者,屈戎玉素来不带兵刃,她身上最利的东西,乃是牙齿与舌头。

  由此,屈戎玉心里有警惕了 ̄水帮帮众用鱼线绑人,再正常也不过,可这极

  其自然的作法,却也同时封死了她所有脱逃的可能性,这不会是巧合!定有高人

  ,一个极了解云梦剑派,甚至极了解她的高人,在背后指点着二十一水帮联盟!

  谁有这种能耐?屈戎玉在船舱里不断的想着,脑中闪过了几个人的名儿……

  是以『四水汇聚』射一『涵』字,欲使君弃剑尝到『丧亲之痛』的中庸?

  还是倭族那位无论战阵、武艺,皆可与爷爷战得平分秋色的道镜?

  或甚,是与我交恶的瑞思,暗中收买了二十一水帮联盟?

  抑或是意欲蚕食大唐,却又不敢正面对敌中原武林的赤心?

  上船后,屈戎玉不断想着,她的意识渐渐了。

  人在看不到、又仅能躺卧的情况下,是很容易睡着的。

  直到船支停下、船板抖动,屈戎玉才惊醒过来。

  船板上传出了一些脚步声,下到船舱,屈戎玉仔细听着,不多,仅两个人。

  其一者,步伐沈而重,那是李定。

  其二者,却是稳中带柔、柔中带定、定中带刚……

  屈戎玉懵了。

  这种脚步声……已足显示出,此人武术艺业,实已顶尖卓越、登峰造极!

  甚至不逊於云梦剑派掌门楚兵玄了!

  天底下能有几人身负如此造诣、又会与二十一水帮联盟合作,对付云梦剑派

  ?这种敌人,懂得用鱼线绑我、又有这等武艺,仅是一个,已十分可怕,若果不

  只一个呢?

  屈戎玉又开始思索此人可能的身份,但她混乱了、迷糊了,脑中出现的影象

  ,非是单一的人,而是军队……

  那是四路大军,是回纥、吐番、倭族、云南,联合进军,一路破青城、压唐

  门、下锦官、灭云梦、定襄州、夺苏杭、分天下……所到之处,拉枯摧朽,势如

  破竹!

  她眼中看到一个湖,大湖……湖边杨柳依依、风拂草花,屈戎玉对这湖感到

  有点陌生,这不是她熟悉的洞庭。她在湘江畔长大,不会认不出洞庭。

  湖中波澜不惊,平复得很。但仔细一看,这湖水的颜色又有点怪异……并非

  映天的碧蓝、也非草木的莹绿,倒有点透白。但这白又白得诡谲,看来黏呼呼的

  ,好心!这是怎么回事?白应该是清朗的、透彻的,怎会有这种让人如此不舒

  服的白色?

  屈戎玉再一细看,才知这白色是由叁色复合而成:有草绿、也是天蓝,将此

  二色剔除后,才发现,湖水剩下的,竟是一片血红!此非湖,而是血池!这是什

  么池?怎会有如此多的血?

  屈戎玉想退步、想逃离,才惊觉自己的手脚仍被绑缚,走不动、跑不了。

  慢着!我的双眼不也被着吗?眼前怎会有这些景象?

  便此一想,屈戎玉为自己感到好笑,但笑不出声。她那宽仅二寸的小嘴,早

  被塞满了破布,充满鱼腥味、汗臭味的破布!

  屈戎玉没办法笑出声,但心里笑了,笑自己的迂。

  原来,我也会害怕!

  怕?胆大包天的屈戎玉,会怕些什么?

  对!是怕!她心里很清楚,她没办法通知屈兵专、元仁右,也找不到君聆诗

  、君弃剑,现在,就算她真正想到了些什么、知道了些什么,也无法让任何人知

  晓啊!

  甚至,就算天下人都晓得,是二十一水帮联盟将屈戎玉掳走的,但却也无人

  能知,到底是什么人在驱使、指挥着二十一水帮联盟……

  即亦,就算攻灭了二十一水帮联盟,依旧无法揪出其幕后主使。如此一来,

  即成徒劳。

  这样的死法,最没价值!在兵家来说,就是白死了!

  屈戎玉或许不怕死,但绝不想白死啊!

  舱外,传来了李定的声音,带点颤抖的声音:「格老子的!这样……真的好

  吗?我……我们二十一水帮联盟,大都认为,咱惹不起云梦剑派……」

  听到李定出声,屈戎玉定了定神,心中不禁好笑 ̄此时后悔,已经迟了!你

  不杀我,我必要你们生不如死;若杀了我,云梦剑派上下又岂肯干休?

  另一人只是笑了笑,唯有笑声,无有话声。

  屈戎玉凝神听着,希望能听出这是什么人的声音,但唯闻笑声。

  她无暇去想笑声的涵意,只觉得笑得很年轻。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李定又问:「那……现在,要怎么处置她?」

  另一人仍然不出声,船舱中出现了一点悉苏声,屈戎玉听得明白,那是将纸

  笺打开的声音。

  这究竟是何等样人?居然谨慎小心若此!

  跟着,李定叫道:「格老子的!屈戎玉!你醒着吗?」

  屈戎玉没有反应,她不想有反应。但李定不理,迳自念道:「云梦剑派私下

  联合君氏父子,其实也不过是个赌注,赌君氏父子能一统南武林、连败回、蕃、

  倭、南四路军马,维持华夏文化不灭而已。但两年过去了,君氏父子或许曾建立

  了些声望,却又在『庐山集英会』输得一乾二净!这赌,君氏父子赢的机率实是

  微乎其微,将筹码压在他们身上,不是聪明人会下的注!若换个角度想,何不赌

  四族之中,能再出个拓跋宏?」

  屈戎玉知道,这是照本宣科,李定照着那人所写的纸笺念出来罢了。

  如此看来,这人必属四族之中,且,他不想与云梦剑派正面敌对。

  但是……对於李定所念出来的话,屈戎玉不以为然!

  对爷爷而言如何,她不敢臆测,但至少很肯定的是 ̄她本身并不把『支持君

  氏父子』当成一个赌注。

  只在她自己一个人而言……

  从『昭佥』入云梦剑派的那一天,她就得到消息了,也产生兴趣了。或许,

  昭佥仍然太年轻,但他的能耐也绝不仅於此……

  都说屈兵专有『识人之明』,相术天下无双,屈戎玉也对自己的相术极有信

  心!既然爷孙二人都认为昭佥能成大器,爷爷或许年纪大了,没机会了,那她更

  要亲眼看着,代替爷爷看昭佥、看君弃剑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屈戎玉想回口,但她无法开口,故只以手指在船板上轻轻刻划,用指甲浅浅

  地写出了一个『不』字。

  陌生人又笑了,他一把取出塞在屈戎玉口中的布条,跟着将李定拉到船舱外

  。隔着舱门,但闻李定说道:「你有什么意见,不妨说来听听。」

  屈戎玉扭了扭下颚,确定自己还能开口,听了李定所言,即知是那陌生人耳

  语教授李定言语了,即道:「你说君氏父子输光了筹码?错了!大大错了!君聆

  诗其实已教君弃剑织下了一张大网,一张你们看不见、也从未注意的网……」

  屈戎玉说完以后,过了半晌,李定才道:「你说的,无非是石绯、瑞思、怀

  空、北川球等人……格老子的!你们在说啥?我怎听不懂?」

  说到这,李定住口了,又开始与陌生人耳语。

  但听到『石绯』,屈戎玉皱眉了;听到『瑞思』,她的脸颊抽动了;听到『

  怀空』,她心悸了;听到『北川球』,竟已全身颤抖不止!

  这此中利害关系,屈戎玉也是在『庐山集英会』时,见到各帮派门会与赛人

  员的名单,看到了君弃剑、瑞思九人二队之中,竟囊括了回纥、吐番、倭族、云

  南、汉族,才想起了『铁桶江山,必搞五湖四海』的理论,这才注意到君聆诗布

  的局、织的网!这可是连屈兵专也未曾弄清楚的一计啊!此人究竟是谁?竟然能

  将君聆诗秘密行动、不动声色所织成的一张大网一言点破?

  以此人智识,既已知网所在,只怕已有破网之计!

  如此说来,此人之策术谋划,实已不在屈兵专、君聆诗之下了!

  或甚……犹有过之!

  李定跟着又说道:「格老子的!君聆诗万没料到,君弃剑居然会与神宫寺流

  风、堀雪决裂,也没想到北川球会在『庐山集英会』中身亡,倭族一方,网线

  已断。至於云南,却是君聆诗万不想去动到的……四大天才,弃鬼为首,君聆诗

  心中其实非常明白,诸葛静不在,招惹云南乃是天下最不智的行为!他手上的筹

  码,如今已十去其五,对方却有着金山银山,如何相争?格老子的,你们到底在

  说啥?」

  屈戎玉沈默了,她平时伶牙俐齿,口舌之争无往不利,今番却一个字儿也吐

  不出口。

  世人都说,屈兵专乃『当代第一兵家』,屈兵专则说『胜我者,唯玉尔』!

  屈戎玉是极度自信的,她自认论兵学、讲策术、划权谋、破计算,已达天下

  第一等的境界……

  如此却发现,有一个人,远远的超越了自己的层级!

  这个人,就在外头!就在舱门外!他会是谁呢?屈戎玉心中有点底子,但却

  不晓得他的身份,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屈戎玉只知道,此人一出现,她压

  在君氏父子身上的赌注,原本已不算高的胜率,一口气趋近於零了!

  屈戎玉发颤了……抖得很大、很厉害,停不下来了!这是恐惧、是害怕!君

  聆诗图谋被破、屈兵专被打得痴了,会说的话仅馀『中计了』、徐乞又一口咬定

  云梦剑派图谋不轨,万无可能成为联手对象……

  如此一来,他们原本的『折箭』计划,即宣告全盘崩解!反倒是自己会被倭

  、纥、蕃、南四箭齐射,各个击破!

  这个赌注,究竟还有没有胜算?

  脚步声响,李定与陌生人离去了。

  屈戎玉脑中轰轰作响,只觉一片浑沌……

第四十一话 赌注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