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话 赌注 ̄之叁

    双剑未动,赤心又先开口:「你们可知道,自己在下一个绝无胜算的注?」

  听了这话,王道恼火了 ̄别人怎样小看他,无所谓,但赤心是一个欺唐压汉

  的外族使者,王道就无法接受!他怒形於色,旁儿曾遂汴已道:「你如此说法,

  未免太小看了『镇锦屏』!」

  赤心呵呵一笑,摇头道:「本使并非是指『镇锦屏』,你们的眼界原来如此

  狭隘……」

  这话使得怀空一怔,不是指比剑?那是?

  王道已忍不住了,他只想将赤心立毙当场!右脚向前跨了一步,这一步才刚

  踏实,原本架在右肩的宽刃重剑已朝赤心左肩劈落!

  王道这一下挟怒出剑,其势极猛、极烈,可惜准度就差了些许,赤心只略略

  侧身,便将这一剑闪了过去,同时淡然言道:「所谓『剑走轻灵』,你如此出剑

  ……」言至此,轧然而止。

  怔了!王道这毫不留力的一劈,竟劈开了朱雀大街上好的青石地砖,一柄粗

  钝糙制的宽刃重剑,竟尔入地尺许!煞时之间,灰屑纷飞,围观群众轰然叫好!

  这等力道,世上有几人能够?

  曾遂汴冷然道:「去你的轻灵!锦官绝剑『镇锦屏』,就是这样使的!」

  言犹未尽,王道右臂略一使力,已将宽刃重剑从地上拔起,对着赤心又是当

  面一刺!

  端地毫无花巧、毫无技术,根本就是一个莽夫在用剑!简直像樵夫在劈柴!

  但是,赤心不敢挡!他知道不能挡,这一挡,但教双剑交击,即使想卸力、

  想变招,自己的长剑必将一触而断!赤心只能急急退步,这一步已失去了他原本

  的轻盈灵动,退得急迫、甚至有点仓皇。

  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真正见识到『镇锦屏』,虽对其『勇冠天下剑』的声

  名早有所闻,却发现 ̄其刚猛狂烈,切切实实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赤心退一步、王道进一步;赤心避去一式,王道再递一式……两人在人圈中

  一退一逐,来来去去就是相同的动作,赤心躲避的动作公式化了、王道所出也仅

  有『道险路长』此一招八式,猛攻赤心咽喉以下、肚腹以上八处要害。既是要害

  ,赤心就不能不躲,一躲之后,即使想趁对方收剑回气时递招反击,却发现王道

  出剑虽重、动作虽大,却根本就没有所谓『收剑回气』的空档,且一剑递出,又

  如风驰电掣,即便真正出招反击了,他也不收招自保,却一贯的后发先至,所攻

  者又是要害……

  这陷入一个轮回,王道打不中赤心,但赤心除了闪避之外,什么也作不了!

  从未有人看过这般比武,如此『协调』的比武,看起来明明生死交关,却又

  有点滑稽……这两个人,有点像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的猫狗。

  但纵使滑稽,也无人发笑,即便是不识武艺的文人士子也晓得此间凶险!

  北武林群豪更是清楚:『镇锦屏』剑术之拙劣,可谓天下无双,却能与昔时

  南武林盟主看家本领『林家剑法』、故北武林皇甫盟主所承艺的『木色剑法』、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蜀山仙剑派『太清剑法』、高深莫测的云梦剑派之『归云晓梦

  』并称於世,合称『天下五大剑艺』,其间机妙,此时真乃一目了然了!

  欲使『镇锦屏』,若非内力精纯卓绝,便需天生神力,以使剑力不衰。且其

  回招换气的动作,并非没有,却极小、极细,故使『镇锦屏』之人,除了天生的

  条件之外,真正要学的则是『呼吸』。学着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呼气、吸气、收

  剑、出剑,以达成在重力出击的大动作之中,仍然能给敌人剑势连绵不绝、威胁

  时刻存在的感觉……

  又,众人皆知,『镇锦屏』虽云仅有八招五十叁式,其实仅需学会其中一招

  ,即使与实力胜己一、二筹之人过招,也已足立於不败之地!

  如今的王道,便是如此!

  他彻头彻尾也只是那么一招『道险路长』,仅仅一招八式而已,赤心号称『

  回纥第二剑士』,实力应尚略胜与回悟、列成子所比肩的白重,到了王道剑下

  ,却只能成为猫眼下的耗子……

  逃!唯此一字而已!

  已逃了二十馀圈,王道这一招八式,也已使了二十馀次,每一次出剑递招的

  力道,却无丝毫衰减。这单调的比武,实显得不甚单调。

  怀空向曾遂汴走近几步,低声道:「看来……赤心也注意到了。」

  曾遂汴未及回话,李九儿已愕然道:「注意到什么?」

  「赌注。」怀空说完,见李九儿一脸懵然,即解释道:「我们赌的是马,他

  赌的却是『气』……一股士气、胜负之气。」

  曾遂汴道:「我觉得还不只……好像还有什么,我们未曾注意到的……」

  怀空闻言一笑:「你已经注意到了!」说完这句,尤构率与石绯也已走来近

  前,怀空遂侃侃言道:「吾师圆寂之时,才点醒我 ̄原来君无忧君前辈所以蛰伏

  不出,并非单纯避世、避事,而是暗中为君弃剑建立起一张大网……他让君弃剑

  结识石小将军……」

  石绯闻言,一脸错愕,道:「原来……原来是他……是君聆诗……」

  李九儿急问道:「什么是君聆诗?」

  石绯定了定神,道:「前年四月,我刚刚成年,即与我义父受命领五千骑,

  作先锋进攻灵州。当我们到摧沙堡作歇、预备当天凌晨夜袭灵州时,有人悄悄留

  书给我与我义父,给义父的,是『孙子.始计篇』;给我的则是大唐的山川地势

  图……那是他自己画出来的!」

  怀空微笑颔首,道:「是故,马重英当时已知大唐尚有奇人异士,不可轻犯

  。其战意原本不昂,故经君弃剑寥寥数言,便即退去。」

  石绯接着道:「我也才对大唐万里江山有了兴趣。我族男子原本便极为独立

  ,只要成年,即不受双亲所辖了……」

  曾遂汴道:「那马重英实是吐番首屈一指的将领,阻了他的军势,也等於翦

  去了吐番对唐的最大威胁!君聆诗此招,着实是高!」

  怀空微微一笑,道:「尚不止如此……君聆诗在徐州现身,弹了一曲『锦绣

  河山』,不仅是在瑞思面前展现了自己的本领、也藉瑞思的口让君弃剑再添信心

  。同时,他使宇文离入魔梦琴,又安排我与瑞思等人巧会,使海鸭师弟愈其梦琴

  之症。如此一来,瑞思等人必得赴京,至兴善寺致谢吾师。然后,即能得知大唐

  与回纥交易之弊。此时瑞思心中已深烙有君聆诗之大才,既有如此异士,瑞思认

  为唐之不可侵,真是势所必然了!但赤心怎可能信?赤心受叱后,回国进谗,使

  瑞思走投无路,自然要投靠君氏父子……这么一来,药罗葛移地健欲发兵攻唐,

  岂能毫无犹疑?」

  曾遂汴大点其头,赞道:「君聆诗只现身一曲,便有如此连环效应,了不起

  !果然不愧『天赋异才』!」

  「可惜,『庐山集英会』一战,居然落着了最坏的结果……若是老大、莹姐

  在,也不致如此……」李九儿叹道。

  李九儿也听懂了,既然回纥的瑞思、吐番的石绯,都是在君聆诗的计划下与

  君弃剑结识,那么,倭族的北川球、云南的蓝娇桃极可能也是了!但北川球却在

  『庐山集英会』中殒命;甚至,听说神宫寺流风、堀雪原本是与君弃剑友善的

  ,如今却成了生死相斗的对头……倭族这条线,已断了。

  「所以我们才有此一趟!」曾遂汴转视人圈中仍自酣然出剑的王道:「只要

  打赢赤心,我们还大有可为!这个赌注,不管是赌马、赌气、赌天下,只要子

  未曾停下,都还有戏唱!」

  围观群众中终於有人出声叹道:「剑乃百兵之君,天下使剑者何其众、剑艺

  何其繁多!镇锦屏仅靠此八招五十叁式,即能跻名於『天下五大剑艺』之中,『

  勇冠天下剑』,果然名不虚传!」略一顿,又道:「此间可有哪位使剑的兄弟,

  自认能与这位王小兄弟走上十招而不落下风么?」

  这一问,无人答腔。各人心里都在揣摩。

  即亦,偌大一个大唐京城、聚集了这数百上千人,之间竟无一人自信必能胜

  过王道了!

  另一人应声道:「以皇甫盟主功力之精深,使其本家剑艺:木风剑法,只怕

  也不过如此而已!」

  第一个出声的人回道:「以皇甫盟主实力,若是比剑,应尚胜眼前这位王小

  兄弟数筹。但再想深一层,『镇锦屏』已然如此,皇甫盟主所盛赞的『天下第一

  剑』,又该是如何光景……」

  此言一出,立即有人喊道:「你说的,该是大唐诗仙李太白所创的『诗仙剑

  诀』!」

  第一人道:「不差!皇甫盟主曾言:诗仙剑诀首重剑意、不重剑势,更无『

  招』此一物!想李诗仙出口成章、落笔千行,一旦以其意使剑,岂不如水银泄地

  、无终无止,一发不可收拾?且其剑意挥洒自如随意,不於合歇时歇、不於合进

  时进,对敌『诗仙剑诀』之人,即不能臆其攻守进退之势,一旦措手举止失当,

  焉能不败?」

  又是另一人哀然道:「可惜李诗仙已亡、其传人君无忧四肢肌腱又断,这『

  诗仙剑诀』,只怕已算是失传了……」

  说到这里,没人出声了。众人心里都晓得:君聆诗、皇甫望、徐乞叁人,乃

  是中原武林的叁大龙头,如今皇甫望已死、君聆诗失去武力,仅馀徐乞一人,只

  怕独木难支大厦,他日吐番来攻,靠朝廷军,果然能够顶住么?若果不止吐番,

  再加回纥、甚至添上於『庐山集英会』夺◇的一干倭族人……

  这就成了一局死棋!

  一念及此,人人义愤填膺,原本便已厌恶赤心的神情更已溢於言表,都只望

  王道能将这欺唐欺得无以复加的异族番子立斩当场!有人性直,已喊出了声:「

  王小兄弟!快将他宰了!将这佞臣宰了!」

  他一出声,不免有点后悔 ̄赤心在唐势力若此,光在场卫士也不下百人,若

  王道不能将其击毙,赤心回头算帐,他的人头还能住在自己脖子上么?

  但一言后,立即有人附和道:「这等挑柿吃的鞑子,多留一刻都是祸害!」

  「是!宰了他!还大唐一个清静!教他知道,大唐尚有能人!」

  「宰了他,赢了他的马,让他的尸首同那些死马一同送回回纥去!」

  「杀!杀啊!勇冠天下剑,岂是好欺负的!」

  王道仍在出剑、赤心仍在闪躲、众卫士已被推挤出了人圈之外,曾遂汴、李

  九儿、尤构率听着,听得兴奋不已……

  大唐有救!大唐还有救!这个赌注,不会输的!

  赤心已退到双腿麻痹、甚至有点发软,这种只能闪躲、不能还击的比武,对

  他这堂堂的『回纥第二剑士』而言,实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何况亲身体验?

  他有点慌了,比武如同用兵,有所谓『诱敌入彀』,亦有『避实击虚』,赤心懂

  ,他都懂!非止懂,这两招根本就是他的看家本领!但王道的剑却无『虚』处,

  且王道处处掌握主动,赤心不是在诱敌,他是被迫!如此一来,纵使不败,哪有

  胜算?

  王道使到『道险路长』第叁式:直刺右胸,这是第四十二次了,他听到了群

  众的呼喊,听到了大唐的希望!一时热血上涌,这一剑突变转而向下,直斫向赤

  心右膝!『剑阁峥嵘』!

  但,太早了,赤心双腿虽然发软,却未虚脱!他似看到了一线曙光,奋尽平

  生之力一跃而起,王道击空!

  说空又未空,王道这一剑全力而使,力道太猛,无法收回,再一次将朱雀大

  街上的青石砖劈出一道大缝。

  但这一剑未能重创赤心,场上登时响起一片唏嘘惋惜声。

  声起,气沮。

  王道拔出宽刃重剑,抬头一看,赤心落地了,一剑已直对天灵罩下。

  王道将右手一扬,奋力荡开赤心之剑,但双剑一触,赤心即回剑改劈为刺,

  一剑又正对王道咽喉!

  他受够了!真的受够了!第一次被这样当耗子追着打,脸面何存?

  王道退了一步,赤心也进了一步。

  攻守易位了!

  这一来,对王道而言,等若已然落败!

  『镇锦屏』有几个赞词。

  一者曰『勇冠天下剑』;

  二者曰『一招休一敌』!

  『镇锦屏』是不守御的,只有攻,即使对手能守住,还是继续攻!攻到对方

  气力放尽,不战自溃!

  如长河蚀石,终无了时;又如风动山林,不止不休。

  石头被消磨了,长河仍会流下去;林木枝叶落尽,风也不会停歇。

  此乃『镇锦屏』的真意!

  但若反过来,若被对方采取了攻势,『镇锦屏』即无用武之地了!

  亦由此,在『庐山集英会』时,王道一遭青城弟子偷袭,几乎无还手之力,

  即受创下山。

  如今,赤心一迳猛攻,王道除了退步、除了闪躲,别无他法!

  因为『镇锦屏』根本没有守招!

  王道使剑唯力,若是进攻,实有开天破地之势,令人看来畅快淋漓;但若说

  防守,他却一窍不通!

  赤心攻得急,但攻得很自在,其剑势消长之间,时如铁骑奔腾、锐不可当;

  时如青草漫漫,柔中带刚;时如千军万马,气势骸人!

  王道躲得很狼狈,他跌了、又爬起;翻了、再站起……好几次赤心明明能够

  一剑落下而定胜负,却迟迟不出那关键性的一招……

  是了,他在玩!他在报复!他在戏弄王道、戏弄观战的数百上千大唐子民!

  果然,有人掩面不想再看、有人破口大骂、有人痛哭失声……

  赤心的卫士们却开始以回纥语大笑大叫,兴奋!兴奋之极!

  石绯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抓起长枪,向前跨了一步。

  便此同时,一个声音悠悠说道:「左足退半步,重心放右,举剑,直刺右胁

  ,而后进一步,转斫左腰、再进一步,击右膝、一步,转左踝,绕而向上,一步

  ,剁其左肘、一步,移劈右颈、一步,上刺左颊、一步,横划印堂、一步,下压

  右肩、一步,转刺其胸、一步,上划人中……」这段话说得极顺,一个字儿也没

  间断,一连说了十一个人体部位名称。

  若……这招中得实了,人还能不被斩成肉片?

  何等剑势如斯凶残?何等人物如斯刚烈?定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

  众人扭头望去,发话人原本坐在安仁坊角落的一间官邸屋檐上,那是……

  是天下兵马副元帅:郭子仪的官邸!

  发话人一身宽袖黑袍,看来满脸风霜,似乎颇老;但须发俱黑,却又不老!

  有人认出了他,惊叫出声:「黑桐!」

  木色流二代行五,故北武林盟主皇甫望师叔、丐帮帮主徐乞之师……

  黑桐!

  黑桐对这惊叫毫无反应,仍自言道:「上划之后,双手持剑,落顶劈下!此

  一击务要奋尽平生之力,一剑之后,便是骨散筋折,亦要无憾!」说到最后,他

  几乎是在叫嚷了!是在呼喊了!黑桐说得好激动!

  黑桐乃当代第一流的高手,那是何等招式?能让他讲得如此激昂?

  李九儿已怔住了,曾遂汴则讷讷说道:「一……一招……一十二式……」

  同时,王道已立定身子,赤心一剑刺来,刺中了他的左腹,剑拔,立时一道

  血箭喷出,洒落在朱雀大街上。

  王道似不感痛楚,他出剑了,照着黑桐所说的,出剑了。

  第一剑,便刺向赤心右胁,赤心才刚收剑,见了王道洒血而不动,微微一怔

  ,便见对方已经递招,且剑势之猛,更胜当初!大骇之下,急急退了一步。

  一步之后,凝神一看,第二剑又来了!

  左腰!赤心一扭腰,避过了;但王道剑势继续向下,划了半个圈子,转斫右

  膝!赤心急忙侧身躲开,一看,又是一剑,这一剑果然斩向曝露在前的左踝,赤

  心慌了、急了、乱了,左脚猛一使力,跳了起来。

  身在空中,这会子,赤心真的懵了、呆了,他知道,死定了!

  只见王道提剑向上,准确无比的斩向尚在半空中的赤心左肘,赤心急忙收臂

  ,这一剑只是擦过,钝剑却已带走了他左小臂的一块皮肉。

  赤心落地了,跟着,右颈、左颊、印堂、右肩、胸口、鼻尖……

  此剑势既猛,却又行云流水、无所间断,极顺畅的通过了人体十一处部位,

  赤心躲不尽全了,接连被钝剑在身上划过,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最后一式,王道双手持剑、高举过顶;赤心已气力放尽,只等着这一剑劈下

  ,只要这一剑劈下,从此,世上就会有两个赤心了。

  动作在此停止。

  王道左腰的血洞,流血已经减缓。石绯、曾遂汴两人合力将王道抬上牛背,

  由尤构率牵着走了。李九儿则去拉过黑马『玄圣』的马缰,随於其后。怀空、黑

  桐、海鸭走在最后面。一行七人一牛一鸭一马,施施然离去,连个头都没有回。

  全场已呆愣了。

  他们刚刚已见识到,当今世上最猛、最狠的杀人绝学。

  『镇锦屏』第八招:『蜀道难』。

  长安,朱雀大街,回纥对唐的赌注,结束了。

  以天下为注的一场大赌,正要开始。

第四十一话 赌注 ̄之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