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话 战争艺术 ̄之叁

    「爷爷,你钓鱼总是不上饵的?」小女孩坐在老人的膝上,问得很认真,这

  是童稚的好奇心。她一手随老人抓着钓竿、一手抚弄着老人的胡须。那胡须灰灰

  的,很顺,和她的头发一样顺,不刺人。她喜欢这胡须,就和爷爷一样,很温善

  、很和霭的感觉。

  老人并不甚老,看去只不过五十多岁年纪,只是头发与胡须都灰灰的,感觉

  上倒是颇老。他笑了笑,抚着女孩的头发,没回答。

  「你没钓到鱼,那晚上我们要吃什么?」小女孩又问。小孩,总是有问不完

  的问题。

  老人将小女孩抱离膝盖,站起了身,把身旁的小舟弹进水里。他力气很大,

  只是屈指在舟尾一弹,搁在浅滩上的小舟『唰』地一下,便划进湖中了。老人左

  手拿着钓竿、右手抱着孙女儿,跳进舟中,他放下了孙女儿和钓竿,拿起船桨,

  开始向湖心划去,说道:「爷爷带你去看样物事。」

  小女孩点点头。她知道,爷爷是个很有学问的人,每个人都很尊敬爷爷。

  爷爷划船很快,不一会儿便到了湖中央。日正当中,湖很大、人很多,有游

  客、有渔夫。渔夫比游客多很多。

  「你看那儿。」老人指着稍远处的一群渔船,小女孩顺指望去,很快便看出

  来:共有八艘舟子,每个舟子上都是两个人,一人摆舵、一人执网。八艘舟子间

  的距离都相同,执网的人都是双手各抓着一张网角,与邻艘的执网人张起了一张

  大网。这么一来,便有了八张网,形成了个八边形的包围网。

  不一会儿,八艘船开始靠拢了,网愈收愈小、愈拉愈近,直到八艘船之间的

  距离近到足以一跃而至,八个舵手加上八个执网人,叁十二支手同时动作,将八

  张网曳到了自己的船上。

  距离并不甚远,女孩看得很清楚:每艘船上所留的网里,都有好几十支、好

  几百支鲜活的鱼!有大到和她一般大的、也有比她的巴掌还小的……

  八艘船加起来,总有上千支鱼了!

  「好多鱼!好多好多鱼!」小女孩兴奋的叫着:「他们好厉害!一次就抓到

  这么多鱼!爷爷,我们也学起来,这样,我们以后餐餐就都有好多鱼吃了!」

  老人摇摇头,一手抚mo着女孩的头发,一手指着湖中,道:「你看看,湖里

  有什么?」

  「水,」小女孩探头一看,立即应道:「还有鱼,很多鱼。」

  跟着,老人执起桨,向原本八艘渔舟捕过鱼的地方划去。那八艘渔舟大丰收

  ,都走了。

  到了他们停船收网的中心点,老人放下桨,又指着湖中,道:「你看看,湖

  里有什么?」

  小女孩没看,道:「还不是一样么?水,还有很多鱼!」

  老人摇头,脸上带着微笑,面对着孙女,他一向都是微笑,很和霭的微笑,

  淡淡说道:「先看看,再回答我。」

  小女孩很疑惑:都是同一个湖,那儿和这儿,也不过差了十来丈罢了,会有

  什么不同吗?

  但爷爷作事,总有道理,她依言探头看了一下。

  水很清,可以一望入水数十尺。她一看,有点傻了。

  「怎样?有什么?」老人再次问道。

  小女孩懵懵答道:「水……很多水,但是……但是……」

  「没有鱼,是么。」老人说。

  小女孩点头。这是湖,一个大湖,人人都管它叫『洞庭湖』。但是,怎么洞

  庭湖里会没有鱼?如果没有鱼,为什么湖上还有这么多渔夫?

  「魏晋之交,崇尚清谈。」老人娓娓言道,用一种想望的表情、想望的语气

  ,小女孩认真听着,每次爷爷露出这种表情,就是要说故事了:「清谈是一种很

  没有意义的事情,外边在打着仗,里边朝廷要员却在聊天、嬉戏,相互驳斥、指

  责。清谈成为了一个圈子,只要在清谈圈里打出了名声,便可以当大官,但是当

  上大官,却又整天清谈,可能作出什么大事么?是故,一群无能之人,仅会逞口

  舌之利的无能之人位居朝堂,可真是『五胡乱华』的一大原因了!到了我们唐朝

  ,自然是很反对清谈的,觉得它一点意义都没有!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清谈还

  是谈出了些有用的东西。比如说,魏末时曾有四大名家,那是王广、傅瑕、李丰

  、锺会,他们谈的是『才能』与『德性』,史称『才性四本论』。讨论的内容,

  则是讨究,一个有才能的人,是否就会有德性?有德性的人,是不是就是有才能

  ?到底有才能重要、还是有德性重要?他们围着这个话题,争了好几年……玉儿

  ,你觉得呢?有才能,会不会就是有德性?才能重要、还是德性重要?」

  小女孩摇了摇头,这有点深遂、也太深远,她还不是很懂爷爷到底想说些什

  么。

  老人指着湖中,道:「你觉得,湖里的鱼可能会被抓完么?」

  小女孩犹豫了会儿,一劲跳进湖中。她水性很好,在湖里游了一圈。不一会

  儿又回到舟上,还是一样,只有水、没有鱼,方才那八艘舟子所围起来的方圆数

  十丈之中都一样,只有水、没有鱼。

  於是小女孩答道:「每天都有好几百、好几千的人来洞庭湖抓鱼。如果每个

  人都像刚刚那十六个人一般的抓,抓那么多,总有一天,洞庭湖会没有鱼。」

  老人点点头,抚着孙女湿漉漉的头发,道:「那就是了,湖就这么大、鱼就

  这么多,如果人们不留一点鱼下来,让鱼去生鱼,鱼再多,也是有被抓完的一天

  。若是鱼被抓完了,那以后的哪来的鱼吃呢?」

  小女孩道:「可是,洞庭没有鱼,湘江、长江、彭蠡湖还有啊!」

  老人道:「湘江、长江、彭蠡湖有鱼,也有渔夫不是?当洞庭湖的鱼被抓完

  了,湘江、长江、彭蠡湖的鱼大概也早被抓完了……」

  小女孩想了想,不错,的确如此。於是点了点头。

  老人道:「方才那十六个人,真是捕渔技术极好的渔夫了,他们可称为『有

  才能』,捕渔的才能。」

  「爷爷!我懂,我懂了!」小女孩眼中一亮,如获至宝,急急说道:「他们

  有才能,但是没有德性!不懂得留下一些鱼来生鱼,让鱼传宗接代、千秋万世!

  所以,有才能,不一定会有德性!有德性,比有才能还要重要!」

  老人笑了,在阳光下,他笑得很开心,他很高兴有这么一个伶俐聪明的孙女

  。他想把自己懂的一切都教给这孙女,於是又说道:「这湖,就像是个牢笼,神

  州大地亦是个牢笼。湖里的渔,就像是神州大地上的人们;渔夫,便是那些穷兵

  黩武、以好勇斗狠为能事、以争权夺利为目标、以杀戮争战为手段的人们。这些

  人为了争权、为了当皇帝、为了自己的yu望,将神州大地变成了湖、将人民变成

  了鱼,不断的压榨、不断的驱使百姓去打仗、去自相残杀……鱼愈来愈少了,他

  们也不管,他们就和你刚刚想的一样:这儿没了鱼,别处还有!这儿的鱼死光了

  ,就到别处抓去!但是,他们疏忽了,别处也有渔夫啊!於是,鱼儿全都逃生无

  门,一次又一次被捕戮殆尽、一次又一次的断宗灭族……」

  老人原本在笑,但说到后来,变得很沈重、很沈痛,安史之乱才过去十年而

  已,他前阵子才去看过,河北还未恢复生气,残垣断瓦、孤儿寡妇比比皆是!但

  藩镇不管、外族也不会管!他们为了争夺土地、争夺权势,一次又一次的发动战

  争、一次又一次的将身处於水深火热的人民们,往死里推去……

  老人说到这里,哭了,他将孙女拥在怀里、抚着孙女的头发,眼泪滴落在孙

  女儿的脸上……

  小女孩仰首望着,望着那一滴一滴的眼泪,顺着那灰白灰白的胡须滴下来,

  滴到自己的脸上。

  她没有去擦脸上的眼泪,反正她的脸还是湿的。而且,她知道爷爷为什么要

  哭。

  她知道,爷爷根本没有子息,她也不是爷爷的亲孙女儿,她的亲爷爷、亲爸

  爸、还有她奶奶、娘亲,全都是鱼,被捕走了。

  爷爷不是哭自己,是为她哭。

  她伸起小手,拭去了爷爷的眼泪,轻声说道:「爷爷,没关系,我懂,我有

  你就够了。你是最疼我的爷爷,这样就够了……」

  老人一听,破涕为笑。说道:「我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些?因为,本派以兵道

  立派,所有门人皆学习兵道。明天,于仁在会来接你到聚云堂,他是聚云堂堂主

  、下任掌门的候补。明天开始,于仁在就是你的师父了。他会教你很多东西,尤

  其是教你兵道。但是你要记得爷爷今天说的话:兵道,那是杀人的玩意,学它可

  以,但不到紧要关头,万万不可用它!子有云: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

  乐之者。但其实,当你学习一样东西、当你愈是了解它、就愈清楚它的负面影响

  。是故,乐之者的终极,便会成了『恶之者』。尤其兵道,更是如此!」

  小女孩用力的点头,道:「我懂!我懂!所以,爷爷才会被称作『当代第一

  兵家』!其实说爷爷懂兵,那是不错的!但就是因为懂兵,太过於懂兵,所以爷

  爷才会厌恶兵道!只是大家都不懂,以为爷爷懂兵,就是兵家、就会去玩弄兵道

  ,却不知道,爷爷是最懂、也最讨厌兵道的人!」她顿了一顿,脸上忽然出现了

  一点阴郁,道:「可是,爷爷为什么不让我留在回梦堂?为什么不自己教我?我

  想跟着爷爷……」

  「那是本派的规矩。」老人执起桨,开始划回岸边,说道:「只有堂主才可

  以收徒。去年,我已经将回梦堂主的位子交给元叔叔了。」

  小女孩哦了一声,一眼瞥见了脚边,那无饵、亦无钩的钓竿,道:「爷爷,

  我觉得你才是鱼父……鱼的父亲!这洞庭湖里的鱼,都是你留下来的、养出来的

  。」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道:「爷爷只有一个人,一个人怎能养得起偌多的鱼了

  ?即使世人都不懂这道理,硬要争强斗狠,也没关系。等你长大点了、能养鱼了

  ,再来和爷爷一起养鱼吧。」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我不像爷爷那么聪明、那么有学问,我怕

  ,我养不活这么多鱼……」

  老人又腾出一支手来,抚着孙女儿的头发,道:「从洞庭出长江,向西走,

  一直溯河而上,可以到个地方,那地方叫作『巴蜀』。巴蜀之中有个城池,名唤

  永安城。那永安城曾出过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才,他姓向、名达,世人称之为『铁

  扇军师』。在你出生那年,这铁扇军师曾说过一句话:『我中国百家姓,凡五百

  年出一奇才。』当时,他指的是诸葛静,世人称之为『天纵英才』的天才军师诸

  葛静。诸葛静之前一位姓诸葛的天下奇才,那是武乡侯诸葛孔明。但我想,向达

  所说的这句话,也可以用到你身上。」

  小女孩疑道:「我?我之前的一个人才是谁?」

  「你本家姓辛。」老人悠悠说道:「五百年前,有个女人,她上承其父学识

  、下教侄儿,教出了叁国一代名将,那便是一统叁国的魏晋大都督、太傅羊祜。

  这个女人,人称叁国第一奇女子……」

  「喂!吃饭了!」一个汉子粗鲁地敲着门,拉开小窗,递进了一盘饭食。鱼

  ,比饭还多,每一支都很小,比她的手掌还小。

  屈戎玉坐起身,她的梦被打断了。

  她已经没有被绑缚,仅是被关在一个厚板船舱里。这船舱密不透风,一旦将

  门关上,便只剩门上的一个小窗,大小仅能探头而已。这小窗是用来递饭食的。

  屈戎玉从饮食至睡眠,都在这舱里进行。

  这里暗不见天日,她无从得知已被擒来了多少日子。

  她心里只惦念着一件事:爷爷还好吗?他被打伤了、打傻了,我没回去看他

  ,他还好吗……

  爷爷才是最伟大的人!云梦剑派立派以来,每一代门人均以争天下为目标,

  从韩信、王莽、司马徽、王猛、乃至虬髯客!一个个都想争天下、一个个都用自

  己的手、或是门人的手使得万民涂炭!他们是在造业!是在败德!唯有爷爷,他

  也用兵道,但是用兵道一点一滴的阻止战争,即使战争发生,他也要让战争快速

  结束!所以他在预见安史乱发以后,决定支持云南不世出的王者:『天弃鬼才』

  稀罗凤!

  出乎意料的,稀罗凤败亡了,由此,神州又有了新的敌人,那是倭族、是吐

  蕃、回纥……

  他们捉鱼!不断捉鱼!完全不管鱼会不会有被屠戮殆尽的一天,只顾着捉!

  就连君聆诗、号称『天赋异才』的君聆诗、还有那应该极有见地的徐乞也一

  样!居然将爷爷深远规划的大计视若无睹,还将爷爷当作敌人!将我云梦剑派全

  当成了敌人!

  难怪!难怪元师叔会常常叹气,为了早死的诸葛静而惋惜!元师叔常说的:

  若诸葛静在,或可知我等图谋为何!

  但诸葛静一死,就没人行了吗?君聆诗不行、徐乞不行、皇甫望、黑桐不行

  ,天下无人了么?

  还有那忘八……那忘恩负义、曾经剑架我脖子的忘八君弃剑也是一样!

  爷爷!为什么没有人懂你?为什么没有人晓得你的伟大?

  他们难道不知道,要留下小鱼仔子,日后才会再有鱼吗?

  她看到那盘饭食,忽然,觉得好厌恶!

  屈戎玉一把抓起盘子,向小窗外摔去,叫道:「我不吃鱼!不要给我鱼!」

第四十二话 战争艺术 ̄之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