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叁话 大义所在? ̄之叁

    陌生人一眼扫过叁人,将目光停在蓝娇桃身上,以轻淡的语气说道:「我最

  讨厌的,便是叛徒。」

  蓝娇桃怔了 ̄他也看出来,早看出来此人是云南人,且是个极有身份的云南

  人!深蓝与黑色的衣饰,是云南南诏黑族的标准服饰。蓝娇桃身上也是穿着黑色

  的上衣、深蓝色的长裤,虽在袖口与裤管上亦有绣花,与眼前这人一比,倒显得

  朴实了。

  他是云南的什么人?蓝娇桃一直在想,努力搜寻记忆。

  其实这是白费工夫,这个人,如果见过,怎能忘了?

  直到陌生人出声,才打断了蓝娇桃的思绪。这声音、语意,竟使蓝娇桃起了

  一身鸡皮疙瘩!

  陌生人跟着转向白重,道:「你主仆叁人也是,叛徒。蓝娇桃叛了云南,

  你主仆叁人叛了回纥。」语气仍然十分轻淡、百分柔和,白重却自骨子里发起

  了颤。

  陌生人最后才盯着君弃剑,上下打量了一阵,笑道:「学贯诸葛静、君聆诗

  二大蠢才,你不错,尽得其蠢,青出於蓝!」

  屈戎玉在舱中听了这话,大惊失色!这个人怎会如此了解君弃剑的缺点?

  本身被辱骂、被轻视,君弃剑往往可以摇摇头、笑一笑便当没事,这是他的

  气度;但若是骂着了他身边的人,他就不会善罢了 ̄宣城外长江畔树林内,李定

  与龙子期等人污赖徐乞暗害皇甫望,君弃剑震怒出手,即是一例。

  此时的君弃剑,在庐山集英会后,曾於『回梦汲元阵』阵眼待过二十日,尽

  得天地至清之水灵气息,屈兵专便向元仁右说过:「此子已不在你我之下!」

  没错,自从出阵眼后,君弃剑的实力已与庐山集英会时判若两人,但究竟有

  多高?劲御仙气的底限在哪?屈兵专没下定论、屈戎玉也不敢下定论。

  相同的,外头那陌生人纵使武艺绝伦,只怕对劲御仙气这等能『御天地万物

  之气以为己用』的绝顶内功,也有几分忌惮的。换言之,他不能笃定自己必然能

  胜过如今身处江上的君弃剑!

  他刻意辱及诸葛静、君聆诗,这是君弃剑最尊敬的两个人,他是要逼君弃剑

  先出手,探其虚实!

  屈戎玉急了,她想喊话告知君弃剑保持冷静、不可随意出手,但还未出声,

  便听见了笑声,这笑声颇柔和、也很泰然,是君弃剑的笑声。

  君弃剑自然听到了陌生人所说的话,那并不可笑。他笑,是因为感受到了屈

  戎玉的着急、屈戎玉真心的紧张,光听呼吸声,就能知道了。

  这便证明,云梦剑派并未与二十一水帮联盟合谋,这一趟,没白走。

  可君弃剑一笑,却教蓝娇桃、白重傻住了 ̄他们自然看出,眼前这陌生人

  非是易与之辈,君弃剑还有空笑?

  岂料,陌生人见君弃剑笑,自己也笑了。两人都是微笑而已。陌生人淡淡说

  道:「真像!你真像当年的诸葛静!大祸临头,还在故作镇定!我就讨厌他这模

  样!你也是,看了就讨厌!」

  君弃剑也淡然应道:「不敢当!只是,天下之事,莫能过我乾爹眼界,对他

  而言,世上已无值得惊怒之事,自然处变不惊、镇定如恒了。」

  陌生人道:「莫能过其眼界?此未免言过其实!有件事,他千算万算,偏生

  就是漏算了……」

  君弃剑道:「何事?不妨说来听听。」

  陌生人呵呵一笑,道:「这件事可是他生平最大的遗憾与败笔!怎么,原来

  你不晓得?那我也不让你晓得,让你永远被在鼓里!你若想知道,便去问问君

  聆诗吧!」

  这二人相视而笑,又这么一言来、一言去,若不论谈话内容、唯听其语气,

  倒像是陈年老友阔别重逢叙旧,屈戎玉、白重、蓝娇桃、以及后来赶到的李定

  都听懵了,屈戎玉隔着舱板,低声问道:「驴蛋,你认识他?」

  「不认识。」君弃剑油然应了,再向陌生人道:「还没请教?」

  「仲参。」陌生人答道。

  君弃剑怔了。

  仲参?这名字好熟……他是云南人,是谁?

  屈戎玉、蓝娇桃也感到这名字似曾相识,一时却全都想不起来。

  仲参,这种怪名字,谁会忘了?

  也或许便是因着它怪,才会忘了。

  仲参道:「把锁打开吧。」这句话是对李定说的,俨然是命令的口吻。

  李定犹豫了,一时并未动作。

  仲参道:「没关系,八天,够了。」

  李定这才起步向前,自怀中取出一根钢锥,直插入扣住舱门的大锁块上,转

  了两转,锁块便即落下。

  门开了,屈戎玉走了出来。她的头发有些散乱了、绿纱衣上多了些污渍、犹

  如白玉雕成的脸上也出现了点污垢黑斑。君弃剑见了,笑道:「你这模样,倒比

  较像人。」跟着又转向仲参道:「我们可以走了么?」

  仲参转身,迳行走出船舱、上了甲板。他不回答,用行动作答。

  李定有点不甘心,但自忖不能是眼前四人任一人的对手,只得悻悻然跟着仲

  参上甲板。

  君弃剑等四人也跟了上去,但来到甲板上,却已不见仲参形影。

  君弃剑瞥了李定一眼,转向屈戎玉道:「你要报仇吗?要,就请快。」

  蓝娇桃看着甲板上被赤冠鳞虺毒毙的两名水帮帮众,筋肉已被蚀尽,只剩下

  以血色与深紫色交缠而成的两副骸骨,便道:「如果有需要,咱的小宠可以借你

  一用。」

  屈戎玉直盯着李定,眼中已露出了腾腾杀气。

  李定早也见到甲板上的骸骨、蓝娇桃身上的赤冠鳞虺、还有屈戎玉的怒意,

  只吓得牙齿不住打架、双腿也颤抖不止,连连退了几步,屈戎玉也就跟上了几步

  ,李定一咬牙,转身跃过船弦,跳进长江。

  李定身为二十一水帮联盟的头头,尚且如此仓皇逃命,实可见得,二十一水

  帮联盟仅是乌合之众,不足为惧。

  屈戎玉见李定为了逃命,什么尊严也不要了,报复的意兴顿时大减,她轻叹

  一声,道:「留着他,让他日后见了云梦剑派门人便得当缩头乌龟,对这一帮之

  主来说,应该更难过吧。」

  此时,岸边传来一声嚷叫:「老四!老四!两刀而已,撑着点!」

  屈戎玉怔了,这声音好熟!君弃剑啊哟一声,忙道:「忘了他们四个还在拚

  命!」转身一跃,急急向岸边赶去了。

  蓝娇桃、白重相顾呆然,而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因为他们也忘了。

  君弃剑回到堤上,正落在铁无敌身前,他见铁无敌两支手臂皆已捱刀、创口

  颇深,虽然血如泉涌,仍硬是抡着拳头打人,心里赞道:「好硬汉子!」回身一

  看,百多名水帮帮众显然不知其头头也已逃之夭夭,仍自围攻上来,即提起双臂

  ,觑着最近的二人,一左一右分送了一掌。

  这一掌并无用力、出手亦不甚快,似乎只是摆动衣袖,且未打到对手身上,

  即已收掌,动作彷若演武,着实写意得紧。两名准备接招的水帮帮众原本已挥舞

  单刀要去砍君弃剑的手臂,砍了个空,才发觉君弃剑竟已收手,一怔之后,忽又

  感一股大力袭向胸臆,将其不住向后推挤,他们在船上讨生活的人,下盘一向极

  稳,急忙跨下马步要站定身子,但这股力道却绵绵不绝,抵得一时,它便又继续

  加剧、力量也更强大了!不过两个呼吸,这股力道彷佛从潺潺流水化为洪流之钜

  !受击的二人再也挺之不住,同时退了一步。这步一退,势子便收不住了,持续

  向后踉跄倒退了十馀步,挤到了后头其馀弟兄身上,在他人身上翻滚,此二人双

  腿乱踢、双手乱抓,一时竟形如溺水之人。二人在这人海翻腾一阵,已将百馀名

  水帮帮众给推压挤倒了近半数,滚过众人身上、头顶,直滚进了长江里去。

  此二人翻滚时,含岭南四颠在内,站得较远的水帮帮众也都被唬住了。

  王传道:「他们不是在水上讨饭吃的么?」

  秦成道:「是啊!怎么明明人在地上,却像溺水一般?」

  李虑正要接腔,蓝娇桃、白重、屈戎玉皆已回来。蓝娇桃又掏出手杖,使

  赤冠鳞虺缠於其上,扬了扬手,道:「谁要再来陪我的小红玩玩?」

  此处之众,有不少便是从船上溜回来的。他们不敢碰上赤冠鳞虺,却敢打岭

  南四颠。此所谓欺善怕恶是也。此时又见赤冠鳞虺,俱吓得面有土色,几个胆小

  的回身便跳入长江逃命去了。

  屈戎玉见铁无敌双臂流血不止,一时心头火起,道:「四哥!我把他们打成

  跛子,给你赔罪!」原本她对岭南四颠的四人相声,也是极为头痛。但八天前襄

  州码头,她被水帮帮众围攻擒抓时,赶来以寡敌众、拚了命想救她的,却也是这

  四人。此时这四人再次以寡敌众,换得了君弃剑上船讨人的时间。她有点懂了,

  这四人虽是大老粗,却有他们自己表现义气的方式,他们也是真心把自己当成小

  妹的。屈戎玉有点感动、也有点感激,一时之间,她想不到什么报答的方法,只

  好将他们受的伤,十倍奉还给这些水虾!

  同时,一女声在后方道:「果然是士别叁日……」

  说的虽是汉语,但有点异国腔,显非出自汉人之口,这是君弃剑很熟悉的声

  音!他猛然回头,又一男声冷冷接道:「刮目相看!」

  跟着,有利器破空之声,白重听出目标正是自己,一晃手掣出长剑,便在

  背后作了挡格,锵一声响,暗器准准地打中了他置背的长剑,似乎背后也生得

  有眼一般。这原是极高明的动作,却听白重闷哼一声,左手倒伸至背门一抽,

  拔出了一样物事。

  非它,乃手里剑。

  手里剑突出四角,即使以兵刃挡格,它也可能只是换个角度,射向目标身体

  的另一个部位。

  此时,李定从长江中游回岸边,戢指叫道:「格老子的!你们在作什么?快

  把这几个小鬼宰了!」

  话是这么说,他也的确是一帮之主,但赤冠鳞虺的毒性实在太吓人,众人只

  向前两步,见蓝娇桃又将如意杖略扬了扬、赤冠鳞虺在杖上昂首吐信、意态扬然

  ,心中一凛,又退了回来。

  君弃剑、白重二人并立,面朝西方,这是往汉水船坞的方向,已有二男二

  女当在道上。

  不作他人想,自是神宫寺流风、堀雪、栗原苗、栗原辅文!

  屈戎玉想:难道……这些倭族人,竟也与二十一水帮联盟合谋?难道,他们

  竟已看出了爷爷的计划?跟着便踏出一步。君弃剑忙一把拉住她的臂膀。

  屈戎玉一呆,她感觉到,君弃剑的手臂在发颤、甚至整个身子都在发颤。

  君弃剑轻轻摇头,道:「现在,你要作的事,只有一件……」

  屈戎玉退回了那一步。

  白重将手里剑往地上猛砸,闷声道:「很好!」是对手,是个老对手!

  屈戎玉很震憾 ̄若果倭族与二十一水帮联盟果然合谋,那么,便等於屈兵专

  的图谋已被识破。如此一来,当倭族军马登陆,有了二十一水帮联盟策应,一盘

  散沙的南武林,怎可能挡得下?

  还有……仲参,还有云南!

  这些道理,君弃剑也懂。他深深吸了口气,又将这口气吐出来。

  但他还未动手,白重已将蓝娇桃招呼过来,左手先指着栗原辅文,道:「

  这是我的。」跟着再指栗原苗:「阿桃,那是你的。」

  「这一些,是我们的!」岭南四颠面前江边排成一列,正挡在百馀名水帮帮

  众面前!

  君弃剑则正对流风,指着他身后的汉水船坞,向屈戎玉道:「那边,是你的

  。」

  栗原姐弟都笑了。

  流风左手紧握着刀鞘,他发颤了,和君弃剑一样,他也在发颤。

  雪静静地退开了几步,她的脸上有点无奈、有点哀戚。

  谁都知道,在庐山集英会时,白重与君弃剑,分别惨败於栗原辅文、神宫

  寺流风二人手下。如今,他们又要再单挑?

  屈戎玉一时未动。

  就把他们留在这里,不等於送死?

  「十天了……」君弃剑低声道:「你爷爷受伤十天了,他还能撑多久?」

  屈戎玉身子一震,又回头望向岭南四颠。

  「这几个小喽罗!」「咱们还能应付!」「小妹尽管放心去!」「代咱们向

  爷爷问个好!」四人又唱起了相声。

  「璧娴,你去吧。晨府的船,你认得的。」君弃剑道。

  屈戎玉点点头,走了。

  白重抖动长剑,首先发难,向栗原辅文直扑了过去。

  水帮帮众见敌人已非赤冠鳞虺,一时信心大增,一个个冲了上来。

  在一片呐喊厮杀声中,屈戎玉独自驾舟,直往回梦堂去。

第四十叁话 大义所在? ̄之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