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话 当代第一兵家 ̄之一

    白重、蓝娇桃已与栗原姐弟动上了手,岭南四颠与水帮帮众也没闲着,唯

  馀堀雪一旁静立,君弃剑、神宫寺流风慨然对望。旁儿的兵刃交集、拳来脚往

  、上自皇天后土、下至祖宗十八代各种吆喝谩骂,他们毫不挂意,似乎与己一点

  关系也无。

  他二人的眼神都很幽远、也很深遂,表情显现出来的,则是一种怀念。

  君弃剑先是向与栗原苗缠在一起的蓝娇桃扬了扬下巴,道:「你记得他吗?

  那时我们离开水帮大会的大船,就是他带头凿了我们的舟子。」

  流风颔首,道:「记得,后来我们上岸,给他的同伴七人一路追击,很辛苦

  才打胜了。接着,我们误打误撞,入了南宫府邸。」

  君弃剑道:「杭塘山的王虎、火牛、万蛇阵,原来都是他预先摆下的。就是

  他救了我们的。」说着,一指指向白重。

  流风接道:「然后你为了找蛇主人拿蛇毒解药,执意又回杭塘山,我们就此

  分手了。」

  君弃剑道:「听他说,紫冠鳞虺是你杀的?」

  流风道:「当时我拔刀势力已蓄足,那紫蛇擅入我刀围,自是一刀毙命!」

  「你也是突飞猛进哪……」君弃剑赞叹道,又一眼瞥向白重与栗原辅文。

  此二人在庐山上已分过高下,栗原辅文大胜。但此时看来,白重剑势如长

  蛇吐信,既是摇摆不定、又有突来攻其不备之利,脚下步法踏得零乱,但显然身

  随意动,零乱也可变为灵活;反观栗原辅文舍长就短,不用暗器、而持短刀相敌

  ,仅是招架便已显得技穷,虽说比起往昔,确然也是进境不少,但也万无能胜过

  白重!即道:「在庐山,你们用了什么?」

  他不懂,非常不懂 ̄要能一击便让他失去反抗能力,生生成为刀网中的祭品

  ,除非是徐乞、皇甫望那等级数的高手,方能有此能耐。流风纵使进步再多,也

  不可能在分手短短十个月中突飞猛进至如斯境界啊!

  流风摇头,道:「这个,不能告诉你。」

  一根王传射出的乱箭飞了过来,雪扬手,镖箭并击,双双落地。雪淡淡

  说道:「我们在中原游历也有两年,除了你、除了屈兵专,还认识了很多人。」

  君弃剑心中一凛,有点懂了。

  屈兵专是倭族进军中土的第一内应,屈兵专的要求则是『拉拢君聆诗』。欲

  拉拢君聆诗,就要先从他君弃剑下手,这是倭族与屈兵专既定的行动方针。

  但,雪如今却说,他们认识的人已不只有自己、不只屈兵专,即是意指,

  他们找到了更好的合作对象!对於倭族进军中土的行动,会有更大的助益!

  是谁呢?

  「仲参吗?」君弃剑沈声问道。

  「还有赤心。」雪回答。

  君弃剑静默了。

  仲参是云南人,且应是个极有身份的云南人,这是可以轻易看出的事实;至

  於赤心,则是回纥驻唐大使,在药罗葛移地健可汗面前,赤心的话极有份量,这

  也是事实。

  即亦,回、番、倭、云四路联军,他们已达成叁路并进的雏型了!

  「那么,云梦剑派呢?」君弃剑阴郁地问着。

  雪摇头,那意思是『不知道』、还是『不留』?君弃剑一时无法解读。

  半晌后,雪幽幽道:「云梦剑派上下,个个都是一时之杰。但究竟要如何

  处置,还得看天皇与师父的意思。」

  「我和雪,可在师父面前保荐你。」流风扬扬颈子,说道。

  「李白有云: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假使现在有个机会,早点用

  兵,可以比晚用少死很多人,那应该要用?还是不要用?」君弃剑反问道:「说

  说你们的意见?」

  闻言,雪一时呆愣,开始沈思。

  流风眉头紧皱,他对君弃剑此语解读为『阻止倭族进军,即可阻止云南与回

  纥』!

  流风拔刀了!

  君弃剑仍无应战动作,悠然言道:「聚回、番、倭、南四路联军,瓜分中土

  ,原本好计。但瓜分之后呢?昔中国有北魏,姓拓跋,是鲜卑族,后分为东魏、

  西魏,共治北疆。但他们都觉得不够,东魏命短,才十六年,经一孝静帝,即为

  北齐所篡;西魏也好不到哪去,只比东魏多活了六年,便被宇文氏推翻,立了北

  周……」

  雪道:「你说这些何用?」

  君弃剑不理,又自言道:「再往回看去,那魏、蜀、吴,都不过数十寒暑的

  寿命罢了。乃至於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也不过百馀年而已……」

  流风听够了,他猛地跨上一步,已准备要出手,雪赶上两步,急忙将他拉

  住,喃喃说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君弃剑道:「这神州大陆,原本便是一个整体的环境,要有一整体的政治体

  系来作统治,才能维持。你们欲以四族联军瓜分神州,那是硬将神州大陆一分为

  四了!此又更甚於南北朝时,堀,你熟习中国经史,你想想那短命的西魏、东魏

  、北齐、北周,再看看汉、看看唐……你们的四族联军计划,果然很好么?」

  雪懵了,流风一把将雪推开,道:「别理他说的!他只是在拖延时间罢

  了!」但这句话,连流风自己都不信。

  拖延时间?拖得愈久,只会愈不利,拖延时间作啥?

  正当此时,漫天响起一声大喝:「摆阵!」

  这一声雄浑沈实,任谁也听得出来,发声之人绝对非同小可!众人一时止戈

  ,抬头望向声源,唯见蓝影一闪,而后二十四人伴随二十四道银光洒落地面,这

  二十四人落地之后,形影交错、个个动作迅捷异常,实令人眼花撩乱、捉摸不定

  !半晌后,二十四人并二十四剑站了定位,二十四人皆着青衫,唯居中者着蓝衫

  、戴葛巾,乃是回梦堂堂主元仁右!

  其馀二十四人,自是回梦堂下二十四弟子!

  「君弃剑、白重、蓝娇桃、岭南四颠,入阵!」元仁右一声断喝,俨然掌

  控全场,不惟李定并其麾下数百帮众不敢稍动、便神宫寺流风等四人也未敢拦阻

  ,君弃剑等七人皆缓缓退进剑阵之中。

  这剑阵非他,自是曾大破丐帮莲花落之回梦剑阵!

  在场诸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回梦剑阵,虽则个人所立似是杂乱无章、不成阵形

  ,但光凭云梦剑派此一名头,即已足让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妄动。

  君弃剑踏入剑阵,一步一步观察、探勘,很快便发现了:此剑阵其实并不奇

  妙,仅是将回梦堂外之『回梦汲元阵』以人易石,摆下阵势罢了!但『回梦汲元

  阵』中步步皆险,唯一羊肠小道可行,其馀位置水气极浓,常人吸入一口,便会

  招致气脉阻塞、成为废人。以人易石布阵之后,剑锋也就代替了水气,一旦此阵

  启动,入阵之人,能不受百剑所戮?

  君弃剑自身走过『回梦汲元阵』、又能在这回梦剑阵中缓步前行,这才看出

  端倪,在常人来看,回梦剑派之诡谲难测,便如同历史一般。混乱。

  待君弃剑等七人尽数入阵之后,元仁右迳行跨步出阵,分顾南西二方,向李

  定与栗原苗等人道:「带种的,不妨上来试试。回梦阵启,向不留人!」

  「元仁右!」栗原苗沈声道:「你这是打定主意,要与我倭族为敌了?」

  元仁右冷哼一声,道:「二十一水帮联盟散播徐乞暗害皇甫望谣言,原就是

  你等主意,你当我懵然不知么?你以为我元仁右是何许人也?我云梦剑派以兵学

  立派,何种阴谋诡计不在算计之中?你居然以为能瞒我眼界,未免可笑!」跟着

  又转向李定,道:「你囚本派戎字辈弟子行叁十六玉足足八日,你上来与我对上

  八招,便此一笔勾销,如何?」

  李定一听,惊呆了,颤颤地退了两步。

  元仁右又道:「否则,我便相让於你,你尽遣麾下,管你有百人也好、千人

  也罢,尽管来与我回梦剑阵斗上一斗!」

  这一句,退的不只是李定,整体汉鄂帮帮众俱退了。

  云梦剑派享誉江湖八百馀年,焉能好惹?

  元仁右曾击败丐帮好手黄楼、连徐乞也自承不能胜之,岂能好惹!

  屈兵专曾有评:仁右天资过人,乃一代奇才。唯禀性良善,不好争斗,使作

  学问,成绩不少;若言兵阵,恐有所失。然其不鸣则己,鸣必惊人。

  正因其不能从兵阵中,故元仁右未能坐上聚云堂主此一掌门候补的位置。但

  奇才也不能埋没,即任为回梦堂主。

  元仁右又转向倭族四使,慨然道:「你等联结二十一水帮联盟,至此再无情

  面在!今日之后,若再相见,是敌非友!」

  若仅元仁右一人,栗原苗等四人交相围攻,未必便败,但眼前却尚有回梦剑

  阵,这绝非他们四人能惹得起。

  其实,回梦堂下二十四子,除元仁右外,还有叁名『仁』字辈弟子,云梦剑

  派收徒,向来只挑选人中之杰、实行精英教育,其中岂有庸才?

  两边人马皆不作声,他们自认不能敌得整个回梦堂。

  单一边不行、两边加起来也不行。

  李定有点犹豫,他身旁尚有二百馀名帮众完好无损,对上二十四名回梦堂门

  人,此是以一当十之局,岂不能战?

  但,他却一点信心都没有!

  战了,怕要没命;不战,必然声名扫地!这二十一水帮联盟的龙头位置,便

  再也不能坐了!

  但转念一想,二十一水帮之中,若有一帮一寨能独力敌得住回梦堂,当初又

  何必结成联盟?今日不战,原来不仅是忍辱负重、保存实力以待来日一战,还是

  得了『知己知彼』的兵家之要了!还更是『识时务者』,那自己不成了俊杰?哪

  有什么声名扫地的问题!如此一想,便即泰然,当即回身向帮众道:「格老子的

  !回船上去!大家都回船上去!」不一会儿,汉鄂帮众喽罗散得乾净了。

  「我们也走了。」栗原苗闷声道,即与栗原辅文泱泱离去。

  流风、雪二人又向回梦剑阵望了一眼、向剑阵之中的君弃剑望了一眼,才

  跟在栗原姐弟身后走了。

  敌人退去之后,元仁右喊声『收阵』,二十四柄亮晃晃的长剑立即归鞘,极

  为齐整的一声『唰』,令白重露出了惊慕之色。

  唰声未尽,又听一声『咚』,众人一看,铁无敌倒地了。

  元仁右忙道:「他还好么?」

  秦成在铁无敌身上检视了一阵后,道:「没事,没致命伤。咱这老四比牛还

  壮,再重的伤,睡上两天便无事了。」

  王传接道:「俺也一般,相同的伤,老四睡上两天,俺睡叁天便没事了。」

  说完,又是咚地一响,也倒了。

  李虑看着王传与铁无敌两条大汉倒在地上呼呼大睡,道:「这可得找个地方

  睡觉才好……」

  秦成道:「这儿是鄂州,汉鄂帮的地界,咱们才刚刚与汉鄂帮打完架,这儿

  是住不得的。」

  李虑道:「二哥所言不差。那么,咱们买条船,到水上睡去可好?」

  秦成道:「那也不成!汉鄂帮众个个水性俱佳,冷不防趁着咱们睡觉凿了船

  ,那可怎生是好?」

  李虑道:「那么,咱们该到哪去……」

  秦成道:「不若买两匹马,让他们马背上睡去。」

  李虑道:「不成!要是颠上两簸,把他们栽了下地,那可怎好!」

  秦成一想不错,又道:「我们可以与他们共乘一马,将他们护住。」

  李虑道:「可老大和老四都这么壮,他们坐前头、我们坐后头,只怕咱们的

  手拉不着马缰。」

  秦成道:「那也是,搞不定连咱们也要栽下地来了。」

  原以为岭南四颠倒了两个,剩下两个,该会安静许多,没想到他们胡扯的功

  力实已超凡入圣,不受人数所限,君弃剑懒得要他们住口了,迳自元仁右道:「

  元堂主,你们怎会来此?」

  元仁右叹口气,道:「屈师叔重伤十……十天又四个时辰了,我们将他送进

  『回梦汲元阵』中养伤,但没有阿玉在旁照料,他却无心养伤,伤势是一日沈过

  一日。料想阿玉人在襄州,早也该得到消息,他爷孙俩虽非亲生,但情逾骨肉,

  怎可能不闻不问?等了五天,左右不见阿玉踪影,想必是出了问题,於是掌门亲

  自留下照料屈师叔,我回梦堂门下尽出,四下找寻阿玉。半个时辰前,我在洞庭

  湖口遇见阿玉,她向我说明了情况,我便作啸声聚合本堂弟子,一同赶来。」

  君弃剑闻言,即向四周回梦堂众门人环环一揖,道:「多谢各位。」

  元仁右道:「且别来这套,你若出手,不仅栗原姐弟、神宫寺流风、堀雪

  都不能是你的对手,百多名汉鄂帮喽罗亦不能动你分毫!你为何迟迟不战?」

  君弃剑笑笑,反问道:「元堂主既知此间无人能是我对手,何故又急急带了

  这许多师兄弟前来助阵?」

  元仁右微微一怔,随即也笑了。君弃剑又道:「屈……」顿了一顿,改口道

  :「河伯怎样了?」他原想直呼『屈兵专』,但转念一想,既与决意与云梦剑派

  合作,屈兵专至少也是前辈,岂能再直呼其名讳?便改了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别号

  称之。

  一提到屈兵专,元仁右脸色即沈了,道:「前头五日,若果阿玉在侧照料,

  屈师叔功力深厚,再加上『回梦汲元阵』中的水气为其化去内伤,早该无碍。但

  偏生阿玉为这班小贼所擒,连日来屈师叔心神恍惚,也不运功疗伤,只是不住喃

  喃自语。这五日来,我等皆在外奔波,寻找阿玉,也不知情况。现在阿玉已经找

  到,你等之围也解了,我们也要赶回回梦堂去。」

  秦成在旁道:「小妹没事了,我和老叁把老大、老四送回岭南即可。」

  李虑正要开口,君弃剑忙道:「那,咱们就此分手。元堂主,若有何事,可

  再捎信予我。我不能决,会留予二爹裁。」

  元仁右点点头,即领着回梦堂下二十四名弟子离去了。这果然是一支精英部

  队,来时迅捷无匹、去时不过几个呼吸,即不见了人影,真犹如旋风过境一般。

  岭南四颠也走了。君弃剑向白重道:「感觉怎样?」

  「判若两人。」白重答。

  这是指对於栗原辅文的感觉。庐山集英会时,白重不能接近栗原辅文身旁

  一丈之内,适才却又大占上风,诡异!十分诡异!

  君弃剑点了点头 ̄若非栗原辅文保留实力,则其中必有文章!

  「回襄州再说吧。」蓝娇桃说道。於是一行叁人向汉水船坞行去。

  到了汉水船坞,他们才想起:自己的船已让屈戎玉驶去了,现下无船可用。

  「买船吧。」蓝娇桃又道。

  君弃剑、白重都应好,但叁人皆无动作。

  你瞪我、我瞪你,过了好一阵,君弃剑才道:「我身上没钱,一文也没。」

  「我只有一把剑……」白重讷讷说道。於是两人皆望向蓝娇桃。

  是你说要买船的!

  蓝娇桃退了一步,连连摇手,道:「我只有一条蛇!」

第四十四话 当代第一兵家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