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话 当代第一兵家 ̄之叁

    君弃剑、白重、蓝娇桃叁人徒步回到襄州。

  这叁人脚程虽快,但鄂州与襄州相距四百里。走尽了四百里路,也是屈兵专

  驾鹤后的第叁天了。

  叁人回到晨府,第一件事便是吃饭。

  叁人都分文不明,自然都饿了叁天。这叁天来,最好命的倒是赤冠鳞虺,它

  利牙一碰,猎物立即气绝,其捕鼠猎鸟的功力着实也是一绝!蓝娇桃尚且不论,

  君弃剑、白重都看得欣羡、又有点股栗。

  叁人在进食,晨星、宇文离、瑞思也都在旁看着他们狼吞虎咽。

  眼见叁人酒足饭饱后,晨星问起了搭救屈戎玉的经过。

  叁人互望一眼,同时放下了筷子。沈默一阵后,蓝娇桃说道:「过程倒是很

  顺利,真正有动手的只有岭南四颠和小红……」

  晨星点点头,岭南四颠虽然都是粗汉,好歹也在岭南称雄一方,凭此四人抵

  住江南第一大水帮:汉鄂帮的数百人众,虽然勉强了点,也并非不能。

  赤冠鳞虺更是号称天下奇毒,人性,对於自己未知的事物总是较为害怕。

  有时,知道了会更害怕。赤冠鳞虺的毒性便是如此。

  「然后呢?」瑞思跟着问:「凭屈丫头的本事,可不是汉鄂帮能囚得住的。

  屈兵专被徐帮主打成重伤,是事实,她为何不自行脱困?还要等到你们前去?」

  话中之意很明白:她是在示弱!在骗取同情!君弃剑,你看不出来么?

  这次是白重答道:「汉鄂帮的囚船上,有个人……」

  「何人?」晨星急急问道。

  二十一水帮联盟放出风声,谣传徐乞暗害皇甫望。这计虽傻,但其中着实妙

  用无穷,非是二十一水帮联盟一干莽汉能想得出来的。他们便是想出来了,也会

  果断的认定此计无用,徒然造成与丐帮敌对的情势罢了!故二十一水帮联盟绝非

  此计的构思者,他们只是散播者。

  那么,定然有个极高明的人物,在背后操纵着二十一水帮联盟。屈兵专是其

  中一个可能的人物,但屈兵专绝无道理要二十一水帮联盟囚禁自己的孙女。

  会是谁呢?晨星百思不得其解。

  「仲参。」白重回答。

  听了这名字,晨星愣了、瑞思也懵了。

  「那是谁啊?」宇文离直截了当的说出了他们心中的疑问。

  是啊,那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便是见过其人的白重与蓝娇桃也不能免。晨星是丐帮在襄

  州的主事,襄州的水陆交通发达、消息传递极快,晨星的情报能力是很灵通的,

  他们以为,晨星或许会知道仲参是哪门子人物。

  但显然,晨星不知道;一辆货车走遍大江南北的瑞思也不知道。

  君弃剑阴阴地说道:「一个要提防的人物……」

  「他有多少本事?」晨星又问。

  君弃剑摇头,道:「不晓得,我们未与他交手。但李定对他言听计从,不敢

  丝毫相违。至少可以肯定,有关於徐叔叔的谣言,必是仲参的主意。」

  「还有那几个倭族人……」白重只说一半,住口了。

  蓝娇桃接腔道:「那几个倭族人,也与汉鄂帮合作了一路。既与汉鄂帮合作

  ,也等於是与二十一水帮联盟合作……」

  「仲参是云南人。」君弃剑沈声道,而后轻轻呼出口气,问瑞思:「你知道

  这有什么影响吗?」

  瑞思慎而重之的颔首 ̄知道,自然知道!

  二十一水帮联盟,是一个全面掌握了江南水运网路的庞大组织,这组织西起

  巴蜀,可抵黔桂;北溯泾渭,南达五岭;东扼苏杭,直通大海!

  若论其分布面积之广,并不比起号称天下第一大帮的丐帮要差,更甚犹有过

  之!

  要是倭族已结连二十一水帮联盟,渡海而来的倭族军马,便不一定要在海岸

  登陆,可以溯长江而上,沿途也都是二十一水帮联盟的地盘,要从哪儿登陆、进

  攻,实是轻而易举!或甚可以深入腹地,在鄂州与从黔江出发的云南大军合流,

  溯汉水直抵泾渭谷地……

  如此一来,距帝京长安便仅有咫尺!

  再加上南侵东进的回纥、吐番,四族联军瓜分中土,并非异想天开!

  晨星也想通了,他吓出了一声冷汗,立即说道:「我马上致书帮主!现在不

  是我中原群豪私相内斗的时候,唯有集丐帮、云梦剑派之力,才能挡得下来!帮

  主一向深明大义,定能放下私情……」说到这,他见了君弃剑只是不住摇头,骇

  然道:「你认为……帮主不会肯?」

  「不,徐叔叔肯的。」君弃剑答了这一句,思索片刻,又道:「徐叔叔性直

  ,即使现在不肯,大敌当前时,他也会立摒成见、联仇退敌为先。但如今问题并

  不是在徐叔叔身上……」说这段话时,他一直看着瑞思。

  这段话一语双关,既是对徐乞人格的肯定,也是向瑞思表示:你与屈戎玉交

  恶,我很清楚,但大敌当前,容得你们闹小家子气吗?

  如果同在一条船上,嫉妒对方的才智,有必要么?

  「为何?」晨星急急问道,现下可是大势已去,若想挽回,半刻也迟不得了

  ,由不得他不急:「屈兵专不是一直透过屈戎玉向你示好么?向你示好便是向无

  忧先生示好,无忧先生与帮主是过命的交情,故也等同向帮主示好,但教帮主首

  肯,南北武林最强帮派联合,不等於已然成功?」

  「问题就是在屈兵专!」君弃剑喟然道:「依元仁右的说法……屈兵专熬不

  过去了。」

  听了这话,晨星脸色大变,却又大摇其头,道:「不!不可能的!再怎么算

  ,屈兵专与帮主的功力应在伯仲之间,便是正面捱了一击,重伤难免,却不至於

  ……」

  「若是他了无生趣呢?」君弃剑打断道。

  晨星给这句话唬怔了。

  瑞思还是很冷静,君弃剑的话,她也听进去了,至此,才神色木然地冷冷说

  道:「只要有叁种条件成立,屈兵专会死的。」

  晨星神色有点惶惑,但仍很认真的等着瑞思再说下去。不只是晨星,除君弃

  剑外,人人都在等。

  瑞思娓娓言道:「第一,他捱徐帮主攻击时,并未提气护身;第二,他受伤

  后,并未运功疗伤;第叁,旁人要为他化去内伤,他也不肯。若这叁个条件都成

  立了,那徐帮主的一掌,便等同打在一个不晓武艺的老人身上……旁人固然是要

  立毙当场,那屈兵专究竟非比常人,多撑几日也不奇怪……」

  晨星连连摇头,道:「生命仅此一条,谁人不爱惜生命?」即指,屈兵专怎

  可能丝毫不求自保?难道他真的了无生趣?

  瑞思道:「聪明人都是自负的,屈兵专号称『当代第一兵家』,其自负可想

  而知。假设他真心想连结君无忧、丐帮抗敌,忍辱负重,却一直遭到拒绝,心灰

  是必然的。这次重伤,是伤於徐乞之手,无异又在他心头重重打了一锤。而后,

  他最疼爱的孙女在他重伤时,又不能在旁陪伴,再加上他图谋被破……种种因

  素交攻之下,他一旦心死了,放着重伤不顾不医不理,也非绝无可能……」

  「所以仲参才要令汉鄂帮擒困屈戎玉啊!」宇文离恍然大悟。

  白重、蓝娇桃也连连点头 ̄这就是仲参那句『八天,够了』的原由了。

  仲参算定,他们囚禁了屈戎玉八天、屈兵专重伤已历十日,死定了!

  「我们最好祈祷屈兵专没事。」君弃剑郁郁说道:「若他有个叁长两短……

  那就……」

  那就怎样?君弃剑没说下去,但众人心里明白。

  如此一来,云梦剑派与丐帮之间的裂缝,就绝难弥补了!

  晨星想起了叁年前的丐帮大会……

  当时,元仁右施归云晓梦中一招『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剑连施四力,一力

  重似一力,四力交叠而进,以之与黄楼成名绝技『捻丝棍』对撼,竟也拚了个不

  分上下!一招之后,元仁右与黄楼一剑一棍双双脱手,元仁右是右手使剑,他硬

  接了捻丝棍,右臂必然震痛麻,他却赫然提起左掌,一掌击向黄楼右手手肘。

  黄楼受此一掌,手臂立即被打折了。黄楼也是右手使棍。

  黄楼的捻丝棍,那是中原叁大绝艺之一,无人会怀疑;出此一招,耗力之钜

  、损气之盛,晨星也十分明白。

  相同的,元仁右要接下这一招,他使的力道、耗用的内息,也绝不能逊於黄

  楼一分半筹,否则便是招破人败!捻丝棍绝对有将人透身打个窟窿的能耐。

  但元仁右却在瞬间回息出招,似乎其气力无穷无竭。便此一着,不只是黄楼

  本人,在场的全体丐帮帮众、乃至於帮主徐乞都给吓着了!

  再加上后来布下的回梦剑阵,仅仅二十四人而已,却能连番击破由数百丐帮

  五袋以上高阶弟子所布下的莲花落阵……

  云梦剑派,何其高绝?

  他们要祈祷,真的要祈祷。

  屈兵专万不能有个叁长两短……

  否则,云梦剑派一旦真正与丐帮绝裂了,那不仅是私仇而已,只怕神州大陆

  再也无有宁日……

  君弃剑想起一件事,一件兄弟阋墙的历史……

  那是西晋司马伦发起的一件乱事,史称八王之乱,八个皇室司马氏的王爷争

  夺帝位,打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鸡鸣狗盗,打得人无人样、鸡亦非鸡、狗也

  非狗……

  就在他们打到兴起的时候,又生一件大事。史曰『五胡乱华』。

  神州大陆已给八王打到民不聊生、十室九空,五胡几乎没遭抵抗,便zhan有了

  华北大片土地,五胡纷纷建制称帝,一百叁十年之中,竟经历了十六个朝廷、上

  百人称帝……

  一样是一百叁十年,自汉高至汉昭,也不过八帝而已。由此可见其乱。

  这段时空,史称『五胡十六国』。

  这段时空里,有闻鸡起舞、击楫渡江的祖逖;老谋深算、淝水大捷的谢安;

  一举灭燕、再世武侯的王猛;扫荡华北、雄才大略的苻坚……他们都想统一神州

  大陆,但是都失败了。

  自此,历经了叁百年的动荡,终於又为隋文帝杨坚复归一统。

  这段历史,成为神州大陆的一块疮疤,抹不消、涂不去,永远刻印在炎黄子

  孙的记忆中。

  对,那是一个烙印,就像囚犯受了鲸刑一样!

  自家争斗,永远是****的源头!

  屈兵专怎能死?屈兵专不能死!屈兵专一死,神州大陆等於宣告完蛋!

  这时,一人冲进饭厅,那是襄州负责传递消息予晨星的丐帮弟子阿事,他气

  未喘定,便急急叫道:「晨哥!那……那个……屈……屈……屈兵专死了!」

  这一讯息犹如五雷,直直轰在晨星的头骨盖上。

  不是假雷,是真雷!真的打雷了!

  但,这个夏季已闹了四个月的乾旱,怎会打雷?

第四十四话 当代第一兵家 ̄之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