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话 借刀杀人 ̄之叁

    君聆诗领头跨进一步,一名太监立即闪身挡住,他指着君聆诗腰间的长剑,

  道:「此是面圣,请诸位卸下兵刃。」

  结果还是要缴械!君聆诗眉头微皱,觉得此行大不寻常,曾遂汴赶上一步,

  抢着喊道:「我来我来!我先缴!」

  太监向曾遂汴上下打量了一阵,道:「阁下似乎无械可缴。」

  「伸出手来就是了!」曾遂汴不耐道:「皇上等久了!」他已远远见着,当

  今皇帝已在殿中大位等着了。

  太监只得依言伸出了手,曾遂汴将左袖一抖,哗啦铛啷一阵响,太监掌中顿

  时以袖箭积了一座小山。

  太监一怔,便道:「下一位。」

  曾遂汴叫道:「住!我还有!」说完又抖动右袖,这次是倏倏沙沙地响,又

  倒出一堆飞蝗石,太监一支手不够盛了,急急将右手的麈尾一甩,双手并捧。

  待飞蝗石倒尽,曾遂汴不待太监出声,直接便脱下了上衣,高举双手,将上

  衣高过了太监的头顶不住晃动。

  这下可是倏、沙、哗、啦、铛、啷、锵、碰、咚诸声大作,犹如夫妻在厨房

  打架,将锅碗瓢盆乱摔乱砸,一时只见那太监浑身上下用袖箭、轮刃、飞蝗石、

  流云针、铁蒺藜诸般暗器构成的一个人体暗器展示场,王道、李九儿、尤构率皆

  忍俊不住,大笑失声。

  太监已呆住了,曾遂汴穿回上衣,跟着又要脱下裤子,还颇为羞愧的说道:

  「只剩裤子了,少了点,见谅。」

  掖庭宫中同时也传出了一阵笑声,这笑声很爽朗、很直接,笑着说道:「李

  务!不必缴械了,让他们上殿来吧!」

  那名唤李务的太监听说,原想回身作揖,无奈身上一堆暗器,行动不便,只

  得保持原姿势喊道:「遵旨!」跟着便想将手中的暗器弃置於地,曾遂汴忙又道

  :「不要动!」

  李务一怔,只见曾遂汴双手伸缩运转如轮,他只觉到一阵一阵的风往身体吹

  、身子也渐渐轻了,待得曾遂汴出声道:「行啦!」他身子一震,才惊觉身上已

  无一样暗器。

  李务急急捡起麈尾,领着七人行至殿上。

  这掖庭宫虽是偏殿,但也是皇宫内院的一座大殿,众人都看傻了眼,唯独君

  聆诗漠然盯着高踞在上、一身龙袍、大约五十岁的男子。

  这人,自然便是当今天子、大唐皇帝,李豫。

  君聆诗细细看着,只见李豫面色蜡黄、形容消瘦,眉宇之间颇有气。那是

  食不知味、衣不安寝的模样,且已持续颇长一段日子了。

  君聆诗有点理解了 ̄虽然世道不太平,但这天子倒还不错。

  君聆诗想起一件传闻。

  皇帝的女儿升平公主,与郭子仪之子郭暧婚后,夫妻感情不睦,有一回,郭

  暧负气向升平公主放话:「你仗着你爹是皇帝,对不对?告诉你!我爹根本没把

  皇帝放在眼里!」升平公主大怒,立即回宫禀帝。李豫回答:「你不了解!假使

  你公公郭公真想当皇帝,天下何能再是李家天下?」

  这件事反应出几个事实。

  第一,郭子仪有大功於天下,但教子不慎。

  第二,李豫是个有见地的皇帝、也有容臣子『功高震主』的雅量。

  君聆诗的神色略和缓了些,他直觉判断,李豫不是一个会埋伏、暗杀有功於

  国的人的皇帝。

  「看座。」李豫出声吩咐道,跟着自行起身离开龙椅,步下台级。

  近侍太监立即摆上了几张坐垫,皇宫果然不一样!连坐垫都用金线绣龙刺凤

  !王道看了那坐垫一眼,道:「我们这可不是将皇帝、皇后坐在屁股下了?」

  「少废话,坐下!」李九儿白了他一眼,於是七人纷纷就座。

  「朕也要一张。」李豫说道。李务这内侍一怔,但圣旨不能违,只得又取来

  一张坐垫,见李豫已停在七人面前不逾丈处,眉头一皱,在李豫耳边低声道:「

  皇上,他们身上都带有兵刃……」

  「无妨!」李豫正色道:「英雄豪杰,岂能事暗杀、偷袭勾当?」

  李务不敢再争,只得稳稳的将坐垫放到了李豫脚边,道:「圣上请坐。」

  李豫坐下了,与面前七人一般,皆是盘坐,他原是军人出身,如此坐最是自

  在。唯李九儿跪坐,今日没打算卖艺,她穿着裙装。

  李豫打量着众人、众人也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李豫。

  李豫一一扫视众人,每个人都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李豫微微一笑,道:「

  好一群少年英雄!」旁儿的内侍太监心中早把这些不知好死的粗人骂死了几千万

  次,惟恐皇上受此不敬,若是发怒,那要如何收场?却听皇上反而赞赏诸人,心

  里的感觉的、也放下了块大石。

  忽然,李豫注意到七人里居中而坐、那丰神俊朗、彷若化外之人的中年书生

  ,独有此人垂首、双眼微稀,不肯与他对望,便问道:「卿可是天下人誉为『天

  赋异才』的无忧先生:君聆诗?」

  「虚名。」君聆诗并未抬头,淡然应道。

  「怎会是虚名呢?」李豫笑道:「郭公与朕提过好几次,想聘你为参军,也

  发过榜单的。卿未见过么?」

  石绯抢答道:「皇上有所不知 ̄这无忧前辈,若他不想出现,天下间却是无

  人寻他得着!」

  李豫又细细注视着石绯,看了好一阵子,问道:「你……不像是汉人。」

  「我是吐番人!」石绯昂然应道:「我义父是吐番的马将军!」

  「马重英?!」李豫脸色一变,有土色。

  马重英是吐番首屈一指的将领,怎么他的义子竟来到了中土?

  郭子仪曾说过:马重英,能背孙子、恤百姓,大将之才也。

  每次吐番军进兵灵州,不管是他李豫、或者是郭子仪,首先打听的都是将领

  何人,他们最怕的,便是马重英领军。

  李豫脸色变异,那也只是瞬间,立刻又恢复如常,常人是难以查觉的,他泰

  然问道:「马公子因何来到中土?」心中则暗暗想道:莫非是来打听敌情?暗通

  江湖豪杰?若果然是,今日可不能放这些人活着离开!

  「我没和义父姓,我姓石,我是石公子,不是马公子。」石绯对於自己只要

  说错一句话,立时便会丢失性命的处境毫无知觉,自顾地应道:「我来游山玩水

  的,也好久没回吐番了……」说到这,脸上出现了一点思乡神色。

  李豫一直细细的观查着石绯的表情,要看他有无作伪情态,但石绯说的话短

  ,也根本没有可以考虑、参详的依据,可叫他有点为难了。

  不可滥杀无辜!一个声音在李豫心头响起。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也是七月。

  皇太子李适的亲娘沈妃,在安史乱发时,被攻陷长安的安禄山部将孙孝哲掳

  至洛阳。后来李豫收复洛阳,找到了沈妃,但未来得及送回京城长安,洛阳再度

  为史思明所攻陷,沈妃从此失踪。李豫登基之后,派使节四下搜寻,终是一无所

  获。

  在十年前,寿州崇善寺有个尼姑,法号广澄,声称自己便是李适的娘亲、亦

  即沈妃,李豫将她迎回长安后,觉得此人又不像沈妃,加以调查盘问后,才知此

  尼姑仅是儿子李适的乳母而已!一怒之下,当即下令将广澄乱棍打死。

  但事后细想,喂奶也是种恩情啊!他自己的乳娘不也颇受礼遇么?儿子的乳

  娘,虽非后非妃,也该好好对待,怎能打死了?此事教李豫好生后悔。

  从此,李豫再也不滥杀无辜,宁可错放一百,不愿误杀一人!

  皇帝杀人,何其容易,一纸诏书而已!但若杀错,那心囚却是一辈子的……

  因为,皇帝是不能认错的,皇帝一旦认错,接踵而来的,便是天下人的指责

  、攻讦,史书也会记载,那么,他就变成一个滥杀无辜的昏君了!

  认错,是昏君;不认,是暴君。源头,则是滥杀,李豫决定不滥杀,矢志与

  『昏君』、『暴君』彻底绝缘。

  李豫轻轻呼出口气,向石绯道:「我大唐山川百脉,可美?」

  「各有其趣。」石绯应道:「逻些的冈底拉斯山,会积雪;我来到中土后,

  大多都待在襄州,无山、也无雪。但江南的水色倒是不错……」他说到这儿,心

  中一动,忽然想起一个人,那是个生得很高、很美、但也很泼辣的姑娘,那是阮

  修竹。遂又微笑道:「江南人也不错。」

  「是么?祝你玩得开心。」李豫和霭地一笑,跟着扫视众人,道:「哪位是

  昨日大败赤心的好汉?」他才问完,便见王道微微抖动身子,似乎是奈不住坐,

  他本是军旅出身,立即看出王道身上带伤,便道:「是这位吧?小兄弟是哪里人

  氏?姓谁名啥?」

  王道一怔,结结巴巴地答道:「呃……我……小的是灵……那个灵州人……

  姓……姓王,名……道……」

  李豫笑了笑,道:「别紧张,朕不会吃人。王道?好名字。那赤心可是号称

  『回纥第二剑士』,也曾打败过不少禁军卫士,身手着实了得。你承艺何方?可

  否召来作我禁军剑术教练?」

  王道哑口了,他原只是个孤儿,无人问津的孤儿,幼年时与父母到蜀中一游

  ,当时游戏性的拜了成都首富的千金小姐作师父,这师父是有钱人,『有钱人』

  ,已是他人生中很罕见的一个阶级了,如今面前的却是皇帝,他如何不呆?

  尤构率见王道已成了木人,便拉过腔来,道:「皇上若想找他的师父作教头

  ,那是大可不必,他师父向来云游四海、不拘一格,万无可能会到宫中来。」

  「那是何人?说不准,朕听过他的名字。」李豫说道。

  「黑桐。」尤构率油然应道:「他使的剑艺,名为『镇锦屏』。」

  李豫眉头一扬,道:「当初割据锦官的赵家绝艺,『勇冠天下剑』!嘿 ̄以

  此剑艺打败赤心,实也名不虚传了!黑桐此人,朕却未有所闻……」

  「真正的高人,是不好虚名的。」怀空笑了笑,说道:「先师也是这样说。

  一个抱负大道的人,一旦有了官位、有了名声,往往便要顾着规矩、顾着脸面,

  作出来的事、与心里想的事,便走样了。故此,还是别要有名声、别要有官位自

  在得多。」

  「令师是肃国公吧。」李豫点点头,道:「果不愧一代高僧!可惜,可惜死

  得太早了……和尚为何未着孝服?法号是?」

  「先师已七十有六,也不算早,」怀空应道:「草民已奉先师遗命:守灵二

  七后,即还俗归尘。说法号也是法号、说俗名也是俗名,草民自懂事起便是释子

  ,名为怀空,除此,无它。」

  李豫道:「既已还俗,便得有个姓,人皆有姓,世上却无『怀』此一姓……

  」他思索一阵,又道:「朕赐你姓李。」

  此言一出,近侍太监都愣了。

  赐与皇家姓,那是立下了一等一的大功才能得获的殊荣,他李务姓李,那是

  本家姓!皇上今儿是怎么啦?居然这么轻易的赐一个才刚还俗的大光头姓李?

  孰不知,大唐朝廷为回纥欺压已久,用千里马的价格,以劣马易金帛非止一

  遭,若非国中军力十分衰弱,仅是抵抗吐番便已显力穷,否则李豫万无可能答应

  回纥每次的交易!

  尤其赤心那獐头鼠目,摆明佞臣,李豫见了他,更气!

  这些人是将赤心打得重伤的民族英雄,他不怕赤心会怒而回头怂恿出兵 ̄出

  兵倒好,就看我大唐江湖好汉,打得你屁滚尿流,教你从此不敢再小觑大唐!

  他今日心情真的好极了,兴之所至,随口便赐上一姓。

  怀空也感受到了李豫的心情,暗中为大唐子民在乱世之中,能有得英明天子

  道了声喜,即伏身磕了个头,道:「谢皇上赐姓。」

  「平身吧。」李豫笑道,笑得很开怀。

  这些人其实都是流民,不事生产、不务农作、亦不从军,对国家在财政、军

  事上都没什么贡献,在李豫当太子时,最讨厌的便是这班子人!但自从仆固怀恩

  叛变后,一切都不同了 ̄

  回纥、吐番联军驻扎泾阳城,帝京为之震动,打是打不赢的,一代名将郭子

  仪能想出的唯一办法,便是和谈。

  岂料一谈而成,回纥退军了!吐番孤军深入,不敢久待,也急急退去。一次

  可能发生的灭国之祸,便如此化消了。李豫极兴奋,大赏郭子仪。

  后来才知道……原来,在郭子仪出发和谈的前一天夜里,就是有这些不事生

  产、不务农作、也不从军的讨厌家伙,夜袭回纥大寨,将药罗葛移地健吓得尿洒

  裤底!这才急急接受了郭子仪的和谈而撤退。

  得到这消息,李豫大感振奋 ̄他知道了,除了朝军之外,还有一股力量在保

  护大唐!保护他的国家!

  但李豫转念一想:这股力量究竟是在野的,不好驾驭、不好使用,也不能期

  望每次出事,这股力量都会出现啊!终究还是将他们纳入掌握为是。正巧,他在

  李九儿、曾遂汴身上找不出什么特徵以资开腔,便向他二人道:「你们可愿意入

  朝为官?或是从军?诸位立有大功,若是愿意,朕可立诏封你们为中央宫员,只

  要你们在朝,也可压制赤心这种外臣……」

  九汴未来得及回答,君聆诗乾咳一声,抬起头正视李豫,肃然道:「皇上贵

  为天子,国务繁重,原是不得一时清闲,方见如斯憔悴。今日,皇上召草民等前

  来,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谈一些琐事、闲话家常吧?且不才身无所长,唯好琴而已

  。可惜,不才也不想为皇宫伶人!」

  此言一出,李豫怔了一怔、近侍都吓呆了,便是曾遂汴等六人也感到讶异。

  君聆诗一直是个彬彬有礼的书生,今日怎地爆火了?

  其实他们搞错了,君聆诗一向不重礼节,但这不是重点。

  而是 ̄李豫想召他们入朝为官,惹火他了!

  因为,他这辈子只被两个人骑在头上过,这两个人对他而言,都是绝对无法

  替代的人物!他再也不会接受任何人指使自己!

  「切入正题吧!」君聆诗正色道:「别再浪费时间。」他有戒心、有警惕。

  李豫一直与他们说些闲话,甚至还坐到他们身前不到一丈的距离,难道不会

  是引他们松懈?若是等等李豫藉故离开,无论什么理由,这里是皇宫、而他是皇

  帝,他们还是只能乖乖坐着等而已。

  这一等,会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

  君聆诗极恨这种不能掌握的感觉,决定开门见山!

  李豫一怔之后,即时恢复如常,正眼与君聆诗对望着。

  一个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一个是天赋异才君聆诗,两人都略无退缩之意。

  半晌后,李豫终於说道:「你们知道昭明吗?」

第四十五话 借刀杀人 ̄之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