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话 诸葛遗孤 ̄之一

    一行人等在广通渠雇了舟子,沿黄河直下,转通济渠向南,直至长江,即溯

  长江而上,直至彭蠡湖畔,这才下船。

  这一次出门卖艺,不单单攒得许多银钱,还证明了自己一群人的实力、打起

  了信心,人人心情都极好,再加上李豫给了五百两黄金的赏赐,资产一下子增加

  了许多,离七月十五的丐帮大会也还有些时间,一路上玩了个不亦乐乎。

  直到湖口镇上岸后,一行人沿着彭蠡湖畔向东南行,目标是昌水。

  一路上,海鸭停在牛肉面的头上,动不动便呱呱叫上两声、牛肉面也哞哞,

  玄圣似有所感,跟着起,随着牛鸭嘶鸣。

  众人都瞧得好笑 ̄叁支牲畜,也结成好友了么?

  但海鸭叫多了,怀空却觉得奇怪 ̄若不会生事,海鸭是不会乱呱的。於是他

  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石绯听完,哎哟叫了一声,一把拉住王道,忙道:「你记不记得,庐山集英

  会前,叶敛曾找我一起去过一趟鄱阳剑派……」

  王道略作回想,确有此事,便点了点头。

  石绯道:「那时……叶敛和鄱阳剑派掌门之间,气氛搞得很紧张、很严肃,

  根本是剑拔弩张了!我们这次去鄱阳剑派,哪能轻易讨到人?况且,他们若是死

  活不认诸葛涵便在他家门墙里,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王道嘿嘿一笑,道:「你忘了,我可没忘!那诸葛涵既然曾当过仆固怀恩的

  私囚,她左额上定然有个鲸印。咱们若见着可疑的人,拨开她的头发,借额头看

  上一看,还能不中?」

  「好好一个姑娘家,你说碰便能碰么?」李九儿不悦道。

  王道一怔,一想,似也有理,便不出声了。

  怀空想起了李豫藉以确认君聆诗身份的法子,道:「既是『天纵英才』的女

  儿,或许咱们可以从她的头下手……」众人都怪怪的看着他 ̄就已经说不能乱碰

  了,还从头下手?这和尚刚刚还俗,便动色心么?

  怀空一笑,伸手点点自己的脑袋,道:「不能碰外面,不如试试里面。」他

  自还俗之后,天天都在头上擦醋,十几天过去,发根也都长出来了。

  怀空的意思是,试脑袋、试智慧,这石绯、王道、尤构率都不在行,他们默

  不作声了。

  李九儿灵光一闪,笑道:「我有办法了……以前莹姐教我的。不过,现在的

  问题是:既然彼此交恶,咱们要怎样才能光明正大的进鄱阳剑派大门,和他们玩

  这游戏?」

  话说间,他们已走到了饶州。这是昌江入彭蠡湖口的一处小镇。再向东十馀

  里,便是鄱阳剑派所在。

  时近正午,一伙人正决定要吃过午饭,再动身到鄱阳剑派去。

  讨论到一半,旁儿忽然传出了一阵嚷嚷:「你唬我!五尾鲟鱼要叁十两?老

  包,你也是!叁斗米竟要五两?你们摆明坑我!」

  这里是市集,原本吵杂,这嚷嚷声原属妇人杀价,十分平常,可这声调又尖

  锐得紧,直逼泼妇骂街了!石绯感到这声音十分熟稔,挤过人群,毫不费工夫便

  找到了那叫嚣的女子。

  这女子生得很高,总有七尺六寸了,那是与曾遂汴一般身高;她穿着深紫色

  的窄袖长衫,双眼眼睑都淡淡的抹着一道浅紫胭脂,手上提着一篓鱼、一袋米,

  正对着鱼贩与米商叫骂。

  米商道:「阮姑娘,非是我们坑你。你可知道,关中、河北已四月滴雨不落

  了……」

  这女子正是阮修竹,她听了米商辩解,怒气不消,又道:「关中无雨,干咱

  江南啥事?!」

  米商道:「听我说完……关中、河北无雨,麦子自然歉收,朝廷养军,需要

  食粮,自然要从江南买米了。偏生今年非是丰年,江南稻积的也不多,大部份

  都给朝廷收购去了,剩下的米,要养偌多江南人,可是标准的僧多粥少,米价岂

  能不涨?」

  鱼贩跟着道:「不错!不错!河北、关中无雨,鸡、鸭、牛、羊、马都饿死

  渴死了,自然也要买江南的鱼。同样的道理,鱼就这一些,人又那么多……」

  「所以鱼价也跟着涨,是么?」旁儿一名少女走近,接过了鱼贩的腔。

  这少女穿着浅红窄袖上衣、一套的长裤,一双鞋面无花的布鞋,一见而知是

  侍女之属的身份。

  鱼贩见了少女,喜出望外,忙道:「对对对!小涵,你帮着劝劝阮姑娘,这

  鱼价、米价要涨,也不是咱们愿意的。大部份的鱼、米都给朝廷低价收购了,剩

  下这么一点儿,若不涨价,咱一家老小衣食要到哪着落去?」

  其馀人也都挤上前来,王道见石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高佻女子,便问:「绯

  ,你认识这姑娘?」

  石绯点点头,道:「她姓阮,是鄱阳剑派门人……」才说到这,曾遂汴忽尔

  笑道:「你脸红了!小子,你动春心了!才去过人家家里一趟,便记得了!」

  石绯窘了,急急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忙道:「哪有!哪有!叶敛也认

  识她……」

  李九儿将曾遂汴一把推开,道:「你别闹!绯,既然你在鄱阳剑派中有认识

  的人,那就好办了。」

  石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 ̄他们可以藉阮修竹带路,进鄱阳剑派中找人!

  此时又听阮修竹向少女道:「小涵,不行啦!我就只带了……十八两银,这

  会儿买不齐,今儿中午、晚上两顿,全派上下不就只好饿肚子?」

  曾遂汴等人一听阮修竹对那少女的称呼,一会子全怔住了。

  难道……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王道细细的看着那少女的额头,只见她浏海甚密,将整个左额都给遮住了,

  眉头一皱,道:「看不到她的额头,实在不能确定……」

  「你怎变这么细心了?」李九儿噗哧一笑,低声道:「既然看不到,那就有

  很大可能了!你看那姑娘,才十五、六岁,可一看就知道是个粉雕玉琢的美人胚

  ,若露出了左额上的一块鲸印,还能见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是故意用头

  发将鲸印给遮住了!」

  王道大点其头,跟着说道:「那就是说,我们应该……」只说一半,傻了。

  怀空不知何时已走上前去,向面有难色的小涵道:「姑娘,不如我们来玩个

  游戏,若你赢了,你们手上的鱼、米,便由在下代付银钱,如何?」

  小涵与怀空自是素不相识,见了这陌生人、大光头,戒心立起,退了两步。

  阮修竹亦极有警觉,立即挡在小涵身前,她比小涵足足高出一个头,完全将小涵

  护住了,才沈声问道:「你想作啥?」

  怀空一笑,道:「没想作啥,只是玩个游戏。」同时,牛肉面顶上的海鸭大

  大的『呱』了一声。

  这一声震天价响,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一支白毛鸭在一头硕大无匹的种牛头

  上,正展翅乱跑、呱呱乱叫。但跑则跑矣,在空间有限的牛头、牛背上,它却跑

  得极稳,不见颠簸。

  石绯忙赶到怀空身旁,冲着阮修竹笑道:「阮姑娘,记得我吗?」

  又出现一个壮汉,阮修竹先是一怔,跟着便认出了人。同时,又想到於庐山

  集英会前、在蓝沐雨家门外,石绯抱着她,两人成了个人体十字架的模样,刹时

  粉脸飞红,讪讪地点头道:「记……记得……你是……绯,石绯……」她一说完

  ,吐了口气,气又壮了,昂然扬首道:「你们到底要作啥?」

  怀空道:「就只是玩游戏,同你身后的小涵姑娘。」

  「不能和我玩吗?」阮修竹正色道:「我可以陪你们玩,要和小涵玩,免谈

  !」

  李九儿迎上前去,一左一右将怀空、石绯拉开,道:「使得!使得!不唯阮

  姑娘能玩,在场乡亲父老要玩,也都使得。只消一人夺◇,我们一行人便请胜出

  者全家吃顿丰盛的午饭,如何?」

  附近早围观了许多群众,听了此言,一时轰然叫好。

  小涵斜里跨出一步,与阮修竹并肩而立,道:「如何玩法?」

  李九儿回头向尤构率道:「率哥,麻烦你去买一叠草纸来,还要笔与墨。」

  尤构率答应了,自玄圣马鞍上的行囊中掏了一把,手头上顿时出现四锭亮晃

  晃的元宝。

  这一锭元宝,好歹有十两!他一掏就是四锭,且动手时囊中叮叮作响,显然

  还有许多银钱了!可见请吃大餐,诚非虚言,现场又是欢声雷动。

  关中河北大旱,江南亦非丰年,这些日子鱼、米价皆大涨,饶州只是个小镇

  ,无有富户,多属打渔人家,日子都不好过。

  不多时,尤构率便买了厚厚一叠草纸,并墨、砚、与一大把笔回来了。李九

  儿吩咐他放在地上,向鱼贩要了水,便慢条斯理地磨起墨来。

  待墨磨得差不多了,李九儿才向群众道:「题目共有两道,第一道是文字题

  ,想与试的人,可上来取纸笔。」

  一听是文字题,众人都懵了 ̄打渔人家,哪有书念?只镇中几个读过书的人

  上前取了纸笔而已,小涵与阮修竹对望一眼,也都拿了。

  李九儿将盛满墨水的砚台向前一推,道:「第一个解答,予我过目无误,即

  是赢家。听好题目了:以一『口』字,多添两笔,写出十五个字来!」

  她话声一落,取了笔纸的人立即伏地疾书,但多数人只是写了几个字,动笔

  便缓了。

  (看倌不妨也试试,得花多少时间。我自己是花了两分钟。)

  这游戏其实不难,只消识字多,再怎样也能凑出十五字来。但若要比快,那

  便得急智了。

  约莫只过了十个呼吸的时间,忽尔一人说道:「好了!」

  顿时,满地的伏地书生都懵了 ̄是谁?居然这么快?

  曾遂汴笑了、怀空连连点头、尤构率、王道、石绯相顾骇然。

  李九儿题目一出,他们也在心中作答,李九儿、曾遂汴二人固是早与钱莹玩

  过这游戏了,怀空也正好想出了十五个字,尤构率、王道、石绯更是只想了十个

  字还不到。

  应答之人,正是小涵!

  众人惊异莫名的看着她将草纸递给李九儿,李九儿扫视一眼,即朗声念道:

  「她写的,乃是『目、兄、囚、只、旦、四、甲、田、申、台、石、右、古、由

  、白、另、加、召、史、可、叱、巴、叫、句、叩』……共二十五字,一个字也

  不差!」说完,便将小涵答出的草纸传给众人看视,以示公正。

  满场呆愕 ̄短短十个呼吸的时间,她竟能一挥而就,一字不差的写出二十五

  个『以口添二笔而成之字』来,不仅比任何人都快上许多,甚至解答数目还比李

  九儿要求的多出了十字,有些原本已写到十叁、十四字的人,还在暗暗祈祷小涵

  解答有误,但一看过她落笔的草纸,实是无一人不惊服。

  小涵嘻声一笑,道:「还有第二题呢?」

  李九儿清咳一声,道:「诸位且莫气馁,只消答对了第二题,这一顿咱照请

  不误!这第二题,需得一公正之人协助……」

  「老夫来吧。」一个苍健的声音说道,跟着走出了名五十多岁的灰发人,他

  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蓝衫、面黄肌瘦的姑娘。

  阮修竹一见这二人,便叫道:「元伯!沐雨!你们怎么跑来了……」

  非是旁人,这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便是鄱阳剑派前任掌门昭明好友元适、

  派中上下皆称其『元伯』,及鄱阳剑派第十六弟子蓝沐雨。

  元伯瞥了阮修竹一眼,道:「叫你买鱼、买米,从辰时买到午时,巳时叫了

  小涵来看,又没回音。沐雨放心不下,也要过来,我再不来看看,行么?」

  石绯也认得元伯,低声向伙伴道:「这个老人,在鄱阳剑派中很有地位,龙

  子期也要听他的。但作人很好,很和善。」

  元伯直走至李九儿身边,道:「姑娘,你需要什么协助?」

  李九儿先问道:「前辈如何称呼?」

  「姓元。」

  「请问在场诸位:让元伯当公正人,都同意么?这第二个游戏,是不必识字

  也能玩得的。」李九儿放声问道。

  场中响起一阵欢声、掌声,都是给元伯的。元伯很有人缘。

  李九儿点点头,便向元伯道:「元伯,随晚辈来。」

  两人直行出数丈,已听不清人群中的话声,李九儿与元伯咬了一会儿耳朵,

  便又回转来,向众人道:「各位请听明了:现在各位可以依序随意说出一样物事

  来,需得细声,莫教元伯听见。确定之后,便让元伯回来,我会说出数样物事,

  直到了与赛者所点名的那样物事,元伯若是点头,那便是我赢;若元伯摇头,便

  是与赛者赢了。可清楚么?」

  众人想了想,相当易懂,便都点头应是。

  蓝沐雨在旁说道:「是否该将你的双眼住,以免眼神……」她声音很细、

  很小,话还没说完,便自己住口了。

  「不错!该当如此。」李九儿笑道,当即取出布巾,将自己双眼住了。跟

  着曾遂汴向众人道:「我如今先示范一次:我点的东西是『鲟鱼』。王道,将元

  伯请回来。」

  王道朗声招呼元伯,元伯立即回到人群之中。李九儿便道:「元伯,开始了

  :渔夫。」

  元伯摇头。

  「豆腐。」还是摇头。

  「毛笔。」元伯继续摇头。

  「墨水。」元伯迟疑了会儿,再次摇头。

  「鲟鱼。」元伯点头了。

  一场子都呆住了 ̄曾遂汴点的鲟鱼,在这饶州市集满街都是,与渔夫、豆腐

  、毛笔、墨水一般的易见,实是毫无特色可言,元伯却一猜就中!

  元伯又走远了。

  「就这样,大家懂了么?只消让九儿说出你点的那样物事,而元伯摇头,便

  是赢了。那位要先上来试试?」曾遂汴朗声道。

  「我来。」阮修竹抢着叫道,她走到李九儿身旁,低声道:「我点的是:青

  萍剑。」

  她声音虽低,但众人都听见了,只是传不到远处的元伯那儿。

  李九儿应了声好,王道便将元伯请回来,李九儿道:「开始了:干将剑。」

  元伯摇头。

  「方天戟。」摇头。

  「龙泉剑。」仍旧摇头。

  「鬼头刀。」一个劲地摇头。

  「湛卢剑。」元伯的头快变铃鼓了。

  「青萍剑。」点头了,元伯终於点头了!

  阮修竹一怔,气沮了。

  元伯笑了笑,朝阮修竹道:「别丧气。」说完,又回到了远处去。

  群众都有些傻了 ̄这中间有什么机关?为何元伯总能很准确的在点出的那样

  物事一出口时,便答中了?明明都是兵刃,都何不同么?

  「下一位。」曾遂汴见元伯走远,招呼道。

  「我来。」小涵排众而出,道:「我点的是:头发。第一样便要说出来。」

  众人一听,都怔了 ̄这是什么道理?为什么定要第一样就说出来?

  李九儿也微微一呆,过了半晌,才道:「使得。」

  王道请回元伯后,李九儿犹豫了会儿,道:「元伯,开始了:头发。」

  元伯摇头。

  这第一样便是答案,偏偏元伯是摇头,李九儿第二样说了『乌龟』,元伯点

  头了。

  一时哄声大作 ̄这会子可错了!

  元伯一怔,疑道:「错了?不然是什么?」

  「头发!」众人哄然答道。

  「这是谁点的?」元伯问道。

  「小涵!」又是齐声答应。

  元伯愣了。

  李九儿解下目的布巾,慨然道:「果然……不会错,不会错的!」

第四十六话 诸葛遗孤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