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话 重建林家堡 ̄之一

    每年的七月十五,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聚会的日子,也算是武林中的一大盛

  会,大会中往往有些重大决案,受到各方关注。

  君山位在洞庭湖中,洞庭湖本就是洞庭四水帮分管的地盘,虽说不禁往来,

  湖上发生了什么事,自也难逃洞庭四帮布下的眼线。江南二十一水帮已结成联盟

  ,故丐帮大会的详细情形,仅在隔日早上,便传到了汉鄂帮。

  中庸受命去向李定打听丐帮大会的始末,听完以后,便转回了仲参所在的船

  舱去。

  中庸一步踏入船舱,即见舱中除主子仲参以外,另多了一名老态龙锺的九旬

  白发。说白发是不确的,因为这老头已然齿危发秃,他是光头,没有白发。

  中庸向老头一笑,道:「药泯,你也来了。」

  名唤药泯的老头也是一笑,但随即敛容正色道:「主子有事用我。」

  「也好,是该了……」中庸轻叹一声,转向仲参道:「主子,他解了,解了

  你布下的无解之局……」

  仲参闻言不禁皱眉 ̄他的连环计,连巴奇、雷乌也在其下伏首,他居然能解

  ?君弃剑这小子!当下问道:「如何解法?」

  中庸道:「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屈戎玉因为被冷落、又听到徐乞的胡说八道

  ,而君弃剑不予劝解,当场动了真怒,元仁右立率堂下二十四子赶上君山,随即

  与徐乞斗上。原本在这里,主子是预计要收至少一死一伤之效、进则可能使得丐

  帮与回梦堂精英死伤殆尽的,是不是?君弃剑却在元仁右与徐乞打到气息奄奄时

  冲到轩辕台上,以身体接了二人搏死命的一击。」

  听到这儿,仲参脸色微变 ̄他知道元仁右与徐乞的功力程度在哪,用身体去

  挡他们,在任何人来说都无异於找死!君弃剑一旦找死,元仁右岂能无动於衷?

  徐乞焉可坐视不管?这两人是必然要停手的了。而此二人一旦停手,接下来最要

  紧的事莫过於抢救君弃剑,他们自然不会再有空厮杀了!游梦功有疗伤奇效,君

  弃剑即使重伤,只要即时抢救,便死不了,休养一段时日,必能痊愈。

  换言之,君弃剑是用无大损伤的方式,阻止了即将发生的大损失。

  「好样的!」仲参说道,语气中有些许佩服、但有更多的阴沈。

  中庸继续说道:「还有,蓝沐雨走了,估计可能会先回鄱阳剑派。所以屈戎

  玉也不气了,如今正随同君弃剑顺江东下。」

  「那就有办法!」仲参忽然笑道,他自觉将药泯从南诏找来,是没错了!

  中庸盯着仲参,等他再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这个主子,还未放弃『攻心为上

  』的歼敌至高理论。

  但仲参作思索状,久久不置一语,中庸等久了,问道:「主子,是不是该趁

  着君弃剑重伤未愈,先对付诸葛涵?那君弃剑如今已非吴下阿蒙,我一人也不敢

  说定能取胜於他……」

  仲参摇头道:「不,还不要,诸葛涵这着棋,是让他们交情愈深、愈有作用

  。药泯,那东西拿出来,让中庸试试。」

  药泯依言在怀中一阵掏摸,旋即取出了两只小袋,他分别打开袋口,自里头

  倒出了几片绿色树叶、与一支火红色的小蚕。

  小蚕,是火蚕,有赤毒作用,是云南常见的初级蛊物,中庸自不陌生,他直

  盯着那几片叶子。

  这叶子呈深绿色,深得几乎反紫发黑。

  药泯取了一片叶子放到火蚕旁边,火蚕立即噬食树叶。药泯又执起一叶,道

  :「这叶子是我自栽的,我叫它作『六神无主』。这是第一批收成品,还未来得

  及制成药丸或药粉。」

  中庸没有出声,仍直直盯视食叶的火蚕,火蚕进食极快,不一会儿,便已将

  大於它身体数倍的树叶食尽,又要爬到另一片树叶上。

  药泯立即将其馀的树叶抓起,对着火蚕道:「对於我下的攻击指令,全部不

  许遵守!」

  中庸听得莫明奇妙 ̄他不是养蛊人,但即使不是养蛊人,身为云南人,却对

  蛊也有一定的认识:养蛊人养出来的蛊物,势必对主人言听计从、绝无丝毫违背

  ,如今药泯虽对火蚕说『不得遵令』,火蚕会理他才怪!不遵命,还有叶食?没

  得吃,迟早饿死!

  药泯一指指着中庸,对火蚕叫道:「攻击他!」

  中庸一惊,急忙一跃起身 ̄火蚕虽只是初级蛊物,但对他这不养蛊的人来说

  ,却已经不是可以轻视的对手了。

  岂料火蚕只是身子抖了一抖,却伏缩於桌上,不动。

  中庸不禁觉得奇怪 ̄蛊是不会认人的,它只认主人,为何如今主人所说的话

  ,它居然不从了?

  药泯呵呵一笑,递了一片『六神无主』到中庸面前,道:「吃了它。放心,

  无毒的。」

  中庸无奈,他知道药泯向来以身试药,许多药性在他身上集中发挥,才使得

  这不过四十岁上下的汉子,如今成了个老人,且一身功力也已尽废。但无论如何

  ,药泯既然说它无毒,那便不会有错,只得取过六神无主,和着唾沫吞下了。

  中庸食叶之后,药泯立即说道:「对你主子所下的指令,全部说『不』!」

  中庸微怔,药泯却向仲参道:「主子,试试。」

  仲参即道:「中庸,倒杯茶来。」

  中庸闻言,正想伸手向茶壶,但喉头一紧,忽然吐出了一个『不』!

  这一字出口,不只是仲参,中庸自己也愣了 ̄这明明不是他想说出口的啊!

  倒茶给主子,乃是属下份当所为,怎能说不?

  中庸不信邪,手又往茶壶伸了几寸,岂料牙关略松,又是一个『不』脱口而

  出,手也不自主的缩了回来。

  这会子,中庸真呆住了。

  仲参当下又道:「中庸,坐下。」

  「不!」中庸立即答道,站得更直挺了。

  中庸急了,忙向药泯道:「你你……这是什么鬼叶子?」

  药泯呵呵一笑,又从怀中摸出了两条小树根,一条放到桌上让火蚕吃,一条

  则递给中庸,道:「这是解药,吞了它吧。」

  中庸立即接过树根吞了。

  药泯一手抄起食尽树根的火蚕,重新装进了囊袋里,一手将剩下的几片树叶

  扬了扬,缓缓说道:「这就是『六神无主』,食下树叶的人,会遵守他所听到的

  第一个指令,即使心中百般愿意,但若指令不许,吐出口与作出来的事,也必然

  相违。」

  中庸立时了然,道:「是了!我们要让君弃剑食下这叶子?」他一眼瞥见仲

  参正在摇头,又改口道:「让君聆诗食下?」

  「不是君弃剑、更不是君聆诗。」仲参笑了,笑得很有深意,他扬起眉,道

  :「别忘了:攻心为上!药泯功力尽失,实际执行得由你去。」

  中庸先是微怔,而后立即点头应是。他接过了药泯手上的『六神无主』,出

  舱另上一艘舢舨,走了。

第四十九话 重建林家堡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