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突袭[修]

    探路的兄弟回来报告,前方有一个比之先前稍大一点的岗哨,与左边二百多步距离处的另一座相同规模的岗哨遥遥相望,初步估计每个岗哨内有守卫五人左右。易寒与其他二十多了趴在乱石杂草丛中,一动也不敢动,他们知道前边的顺利,并不代表此时已经安全,他们可不想在半路上功亏一篑。

  易寒看着岗哨观察了许久,紧锁着眉头思索对策。想要解决前方的岗哨难度颇大,如果贸然上前,就算解决了眼前的这座岗哨,那另一边的岗哨定然会发现这边的异样,到时候马贼便知有人袭击,易寒手上的这支奇兵不攻自破。

  “公子!可曾想出办法!”待在易寒旁边的李凡突然低声问道。

  易寒摇摇头,却突然想到自己想不到,不代表别人想不到啊,想到这易寒连忙转头问道:“李凡!你可曾有什么办法?”

  “办法是有,但太过冒险!”李凡沉呤了一会说道。

  易寒大喜:“快说!快说!”

  “公子,照目前的情况,我们只有同时出击,在同一时间内解决两个岗哨,才有不被敌人发现的可能。但问题就在于两边无法联系,确定动手的时间,这一切都得靠默契才行!”

  是啊!现在所能想到的办法中,只有此计可行了,但这个计划中漏洞挺多,虽有成功的可能,但冒险的成分过大,作为一名将军世家走出来的子弟,易寒绝对不愿意打没有把握的战,可在战场上形势变幻莫测,作为将领必须当机立断,战机可是稍纵即逝啊!而此时就看这个险值不值得冒了。

  正当易寒苦思冥想的当儿,岗哨那边有声音传来。“我说老马!你们看着点啊!我先出去老泡屎!”

  “好了好了你烦不烦啊,知道了!真是的拉屎还要跟我说!来来,继续继续!看我下把不掷个豹子出来!”

  易寒抬头一看,借着岗哨内若隐若现的火光,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吊儿郎当的从里面走出来,此时正朝岗哨附近的一块巨石后面走去。顿时易寒脑海中灵光一闪,连忙转头吩咐李凡了几句之后,李凡大喜狠狠的点了下头后,立即去吩咐其他人等了。

  易寒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的往那块巨石潜伏过去,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一大票的人物,趁着岗哨内的守卫聚赌疏忽的时候,悄悄的移动。

  易寒朝周围看了看,确定安全了之后,身形一闪便到了巨石后边,顿时一股恶臭扑鼻而至,看来此处早已成了这岗哨的专用茅坑。易寒眉头一皱,仔细一看那位在拉屎的守卫依然毫无所觉,口中还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易寒可管不了那么多,动作迅速的拔出大刀,闪身上前,举刀在那名守卫的脖子上一抹,顿时鲜血四溅,那人恐怕自己怎么死都还不知道。

  易寒二话不说,赶紧回身打了个手势,示意李凡等人速速上来,好在这块巨石够大,二十多个人呆在后面绰绰有余。

  不知道是上天特别眷顾易寒,还是因为别的。没过多久,另两名守卫结伴朝这边走来,口中还不挺的说道:“老李怎么回事,去了这么半天还不回来,该不会掉进茅坑了吧!”

  易寒给了李凡一眼色,李凡立即会意的带着众人往后面隐藏起来。

  “咦!老李呢?”其中一人道。

  “老李!”另一人此时发现了尸体,顿时惊呼一声。

  “老李被人宰了!快!老马,赶紧通知弟兄们一声,有敌入侵!”先前那人显得有些慌张。

  “哦!好的!”那人急急忙忙的转头就想往回走。

  “不用了!”一个有如从地府出来般阴冷的声音飘过来,两名守卫身子猛的一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而易寒就在此时突然从旁如鬼魅般闪了出来,冷笑的盯着两名守卫,那笑意中隐藏着残酷的杀意。还没等那两人回过神来,易寒手中的大刀在空气中闪过一丝亮光,毫无声息的割断了两人的喉咙,那手法快得让人难以置信。手脚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感觉。李凡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之人,直到两具尸体怦然落地,方才回过神来,当他看到尸体喉间的鲜血直到此时才如涌泉般往外翻滚的时候,心中更是惊骇莫名。

  不过李凡也是久经征战之人,很快便冷静下来,沉声向后面的士兵道:“把尸体给我拖进来!”话音刚落,只见唰唰两条人影从旁闪出,一人一具尸体就要往巨石后边拉。

  “慢着!”易寒低沉的声音传来。尽管两名士兵当时一愣,但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如果说这些赵家家将先前并不服易寒的领导,但经过易寒先前的表现后,这些家将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征服了。

  易寒可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只是继续冷声命令道:“快把他们三人的衣服给脱下来!”那声音依旧冰冷如斯,听在耳中忍不住会冒出一丝寒气。

  “公子!你不会是想……”李凡很快领悟了易寒的意图,但有些不敢肯定的问了一声。

  “恩!你,我,再找一个人把这三件衣服给换上,快!时间不能拖得太久,否则岗哨内的两名守卫恐怕会起疑!”易寒的声音中有些焦急,这是他第一次带人行动,难免会有些紧张。他在担心如果一个不小心被敌人发现的话,他前功尽弃事小,赵元海不能夺得头功那就事大了。不知不觉中易寒已经把赵元海的事看成了他自己的事,也许除了与赵元海的友情外,还有赵蓉的成分在吧!

  衣服上还有一股屎尿的味道,但易寒等人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飞快的换上衣服后。易寒一脸严肃的低声道:“我们三人趁此机会潜入岗哨,伺机暗杀剩下的守卫人员。而剩下的其他人等,在我们没有成功之前,全部给我潜伏在这附近,不准有其他任何动作!”

  易寒的语气不知不觉有些严厉,而这些士兵们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等易寒说完全部都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神之坚定,让易寒非常满意。当下易寒也不多说,把手一挥,便转身独自一人先行而去。

  三人大摇大摆的朝岗哨方向走去。可还没三人走出多少路。却见前方走来两人,三人心头一凛,手握刀柄,紧张戒备。

  “喂!你们三个怎么回事,去了老半天才回来,我和老五正想来找你们呢!妈的,吓了我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呢!”其中一人看见易寒三人后骂骂咧咧的转身便要往回走。

  “等等!”那老五拉住先前那人低声道。

  “干嘛啊!老子刚赢得顺手的时候,你小子便要我出来看看,是不是赢了就想跑啊!”

  “跑你个头,你看老李的身材是否变胖了……”

  那叫老五的人话还没说完,只见易寒三人身形纷动,如猛虎扑兔般朝自己扑来,他吓了一跳,想大声呼救,可是他发觉自己已经叫不出声来了,因为他的喉咙已经被一把大刀给割出了一条狭长的口子,鲜血正在朝外翻滚而出。

  易寒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比较顺利的干掉了这边的岗哨,如此一来另一边的岗哨就简单多了。易寒一脚把旁边的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踢到另一边后,沉声吩咐道:“李凡,现在你马上带人潜伏过去,干掉对面的岗哨”

  “是!我这就去!”李凡爽快的答应道。

  “给我手脚利落些,如果惊动了敌人,我拿你是问!”

  “是!”此时的李凡对易寒的命令没有一丝的置疑,匆匆应了一声后,掉头就往巨石后走,自个挑选了数名兄弟便往对面而去了。

  易寒亦没有空闲,呆望了一会之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身边一人道:“传我的命令,派五个人到岗哨之内,假扮马贼,另外派几个人到前边查探一番,看看是否有暗哨的存在,仔细一点,绝对不可马虎大意!”

  “是!”那人亦领命而去。易寒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因为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对面岗哨的一角,只要李凡他们一有动静,易寒便可以看见一二。夜幕早已经悄悄的拉开序幕,在赤峰谷中除了谷口正面还时不时传来喊打喊杀声外,一切显得那么平静,就算是那谷口的厮杀也似乎离这边好遥远。黑夜的火光在风中摇曳,忽闪忽闪的仿佛随时会熄灭一般,易寒看着不远处错落分布的马贼岗哨,眉头越皱越深,明哨容易解决,但躲在暗处的暗哨借着夜色隐藏得越来越深,想找出来可不容易的事。

  突然易寒感觉到眼角余光之处,一丝光亮闪过,易寒警觉的抬起头一看,顿时惊呆了。对面马贼的另一处岗哨火光大盛,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易寒忍不住怒骂道:“李凡怎么办事的,折腾车这么大的动静,这下子该如何收拾!”

  “公子!公子,情况不妙,李大哥那边好像出事了!”先前与易寒李凡一起的那人飞快的跑过来焦急的说道。

  易寒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怒火,闷哼道:“知道了!走!召集所有的兄弟,就算行动失败,我们也得救出弟兄们!”

  “是!”那人急急忙忙领命而去,没过多久,易寒手下剩余的十人全部站在了他的眼前,易寒一声不吭站着,眉头紧锁,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东西,十条大汉站在他面前,看着远处时隐时现的火光,心头焦急万分,却只能强自忍住,不敢出声催促易寒。

  “你叫什么名字!”突然易寒指着先前那人出声道。

  那人先是一愣,但随即回过神来,大声道:“小的王穹!”

  “好!王穹,你带五名兄弟跟在我后面,我带另外五名兄弟杀进去,你们只要负责后方之事便成了,千万不要擅自行动,现在马贼已然被惊动,很快附近的守卫便会包抄过来,一定要小心!”易寒冷静的分析道。

  王穹没有说话,用力的点点头。易寒见此二话不说选了五名兄弟随着他往对面的岗哨而去,而王穹则待易寒走后不久,才跟随而上。

  易寒虽然恼怒李凡办事不力,但事以至此他也无可奈何,如今最要紧的是先救出李凡等十名兄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易寒一路上观察地形,迅速率领士兵往对面的岗哨冲过去,穿过一片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岗哨顿时暴露在眼前。面对猛烈的火势,易寒没有丝毫的犹豫,四处搜寻着李凡等人的影子,可奇怪的是岗哨附近除了五具看似守卫模样的尸体,并没有发现李凡等人。

  易寒在周围搜寻了几圈之后,毫无结果,正暗自纳闷的时候,耳边隐约听见金铁交击声。易寒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头朝正南方向望去,那一处是一片密林,声音正是从此传来。与附近的王穹交换了一个眼色后,易寒一马当先朝林中冲去。

  此时的李凡等十人正在与三十多号黑衣蒙面的敌人缠斗,双方均没有说话,只是一味的劈砍厮杀。现场除了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外,只有双方某人受伤时传来的闷哼声。而每一次闷哼,都让李凡心头为之一震,自己这一方人数上本来就不如对方,受伤一人,力量就要减少一分,逃生的机会便少了一成。

  李凡显得有些心烦意乱,冷不丁对面一黑衣蒙面之人低喝一声,手中长剑宛出数个剑花,猛然朝李凡身上要害之处罩来,李凡虽然被攻了个措手不及,但他急中生智,手中长枪笔直往下,紧接着突然往上一挑,直往对方胸腹而去,这简直就是以命换命的打法。那黑衣人吓了一跳,但明显不想与李凡来个同归于尽,有些慌乱的止住长剑去势,回剑格挡李凡这致命一枪。只听“叮!”的一声脆响,枪剑一碰即分,李凡亦趁此机会往后一跃,凝神而立。

  易寒在林中一路狂奔,当快要接近声音来源之地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公子!怎么不走了?”走在后边的王穹见前面突然停止了前进,忍不住跑上前来问道。

  “先看看情况在说,如果不是李凡等人,我们如此硬闯进去,岂不是自找麻烦!”一路的奔跑使得易寒的头脑稍微冷静了下来,此时为了稳重起见,下了悄声前进的命令。

  除了李大哥还会有谁啊!王穹心中暗自嘀咕,却不敢说出口,毕竟易寒如此谨慎也是为了大家好。前后各五人此时重新会合在一起,悄悄的朝前面潜进,金铁交击声越来越清晰,甚至易寒已经可以听见林中之人粗重的呼吸声,显然这些人力战良久,体力已经开始有些不支了。

  “啊!”突然一声惨叫声响起,这引起了易寒的注意,紧接着便传来令易寒熟悉的声音,易寒透过林中树叶的缝隙一看,只见李凡正大声的指挥着兄弟们战斗,而离他不远处则有一名兄弟倒在了血泊之中。

  三十人围着李凡等十人,李凡打得异常辛苦,心头的焦急加上体力不支,他的枪法开始逐渐的出现破绽,而敌人正好瞄准这个机会,向李凡展开疯狂的进攻,以期能一鼓作气斩杀李凡与剑下,李凡苦苦支撑,无奈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鲜血早已经染红了他胸前的衣襟。

  易寒看得怒目圆睁,此时再也忍不住的大喝一声,飞身从林中掠出,直朝李凡对面的黑衣人而去。王穹等人早已经看得热血沸腾,此时见易寒率先扑出,哪里还忍得住,纷纷大喝一声撤出手中兵器,如狼似虎般猛扑而出。

  黑衣蒙面人哪里料得到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间被易寒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而李凡等人见来人是易寒,顿时士气大振,纷纷高声大喝,拼死般朝敌人狂攻而去。

  易寒一刀砍在李凡对面敌人的长剑之上,借着凌空而下的力量,一刀便把对方的长剑砍得脱手而出,但那人也算是了得,手中一没了武器,片刻也不停留,当机立断迅速抽身而退,而易寒亦没有乘胜追击,只是换了个方向,朝另一人猛扑过去,现在他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贼便会到这边来,到时候想逃那可就难了。

  想到这易寒手中的大刀劈砍纵横之间变得更为凌厉,在人群中左砍右劈,一时间竟无人是他一合之将,每一个黑衣人只要触及到他的刀风,手中兵器便脱手而出,整个身子朝后飞跌出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易寒猛然惊觉他的面前没有一个人的时候,他回头一看,去发现林中四处躺着鲜血模糊的尸体,那黑色的衣服上沾满了暗红色的鲜血,金铁交击声并没有结束,厮杀还是继续。突然易寒隐约听到远处传来吵杂的人声,急促的脚步声。易寒心头一惊,顿时有些紧张的朝李凡大声喝道:“李凡!撤,赶紧撤!”

  “公子!来不及了!”王穹的声音带着焦急,带着不忿从身边传来。易寒回头一看,见王穹一身是血,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这使得王穹显得有些阴森恐怖。王穹早已杀得性起,此时恶狠狠的盯着一个方向,那眼神中所表现出来的狂热,是一种决心死战的信息。

  易寒心中凛然,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林中陆续闯进不少人,正逐渐把他们包围在其中。易寒一看,让他们站稳了阵脚,自己哪还有活的机会,顿时易寒低沉着声音对身边的王穹说道:“马上通知兄弟们,给我冲,不能让敌人完成合围,集中力量攻其一点,给我打开一个缺口!”

  “好!”王穹用力的点点头,便向李凡等人飞身而去。此时此刻,那些神秘的黑衣蒙面人已经为数不多了,大部分都在易寒疯狂的斩杀下到黄泉路上报道了,剩下几个缺胳膊断腿没死的还躺在血泊中痛苦的呻呤。

  林中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攒动的人头,使得易寒的心头越来越沉重。此时不是犹豫不绝的时候,必须立即杀出一条血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寻,只有杀才能活命。“兄弟们跟我来!”易寒紧了紧手中的大刀,大喝一声便朝人群扑去,王穹和李凡二人亦是紧跟在后,护住易寒的左右两边,形成一个铁三角,扑入人群中疯狂劈砍,喊打喊杀声彼此起伏,易寒的眼前除了敌人,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他只知道怎么样一刀解决敌人,怎么样用最快的速度冲出这血杀之地,鲜血喷溅在他脸上,可他没有时间去擦拭,手中的大刀片刻都不得停留,敌人太多了,多得让易寒感觉到一种杀之不尽的感觉。

  渐渐的易寒感觉的自己的意识在逐渐的脱离这个世界,但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感觉到精血在身上飞快的流转,以此提供自己最大的力量,他能感受到自己在疯狂的挥舞着大刀,可以清楚的看到黑暗的树林中那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敌人。可是一切又似乎与他无关,灵台的清明使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眼前的敌人动作开始便得越来越慢,慢得易寒可以毫不费力的一刀就把他给解决。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奇妙得连易寒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原本先前就已经损耗的体力,此时逐渐的被补充起来,四经八脉中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在支撑着他,让他可以尽情的杀戮。尽管不知道这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来自何方,但这已经让易寒欣喜若狂了。他欣喜的并不仅仅是突然得到了力量,而是有了这力量之后,可以增加自身的筹码,可以顺利的带着大家突出重围,不会落到身死沙场的下场。

  这并不是因为易寒怕死,而是一种责任在身。身后不断传来的闷哼声强烈的刺激着易寒,李凡跟王穹二人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沉着应战,就算是受伤也只是在闷哼一声后继续挺身而上。易寒感觉到自己的杀意在暴涨,手中的大刀借着莫名的力量陷入更加疯狂的境地。

  一路的血雨纷飞,拦在易寒身前的敌人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便永远的失去了生命。到最后已经没有人敢上前阻拦易寒了,如鬼如魔般的易寒篷头乱发,眼中闪过如野兽般凶狠的光芒,任谁都会在心底打上一个寒颤。

  “公子!公子!”跟在易寒身后的李凡在敌人如潮水般撤退之后,出声提醒道。可易寒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继续挥舞着大刀向前冲。李凡一看情况有些不对劲,同身边同样一脸惊异之色的王穹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

  可易寒此时的速度绝对是难以想像的,李凡王穹二人在一群人中武艺算是上等,可与目前的易寒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使出全身之力穷追猛赶一阵后,李凡王穹没追上易寒,反而被远远的抛在了后边,连他们都是如此,更别说其他人了。

  其实此时易寒的感觉异常痛苦,先前那种力量源源不断的快感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四经八脉被撕裂般的痛苦,那种痛苦的感觉让人难以形容,而那莫名力量通过这些经脉的时候,如被火灼烧般的感觉立即传遍全身。

  “啊!”易寒忍不住大声的吼出来,仿佛只有如此才能释放他身体的痛楚一般,可是事实证明这对他来说毫无作用,痛苦依然存在,他需要发泄,需要彻底的发泄,他要把这些痛苦统统的发泄出来!

  “公子!”被易寒远远抛在后面的李凡听到易寒的吼叫声后,忍不住一声惊呼。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易寒吼叫声中所隐藏着无尽的痛苦,他不知道易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变得如此摸样。但他已经没时间去思考了,当他加快脚下的速度紧追了一段距离后,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易寒一动不动的站在前方,他手中的大刀直指地面,没有干涸的鲜血顺着刀身缓缓流了下来,最后聚集在刀尖,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尘土之中。一切显得那么的安静,夜风吹着易寒的衣摆轻舞飞扬,蓬乱的长发随风飘扬,易寒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但是李凡可以清晰的听到易寒粗重的呼吸声,这显示着易寒的心头决不平静,一股无形杀意从易寒的身上向四周弥漫开来,慢慢的笼罩住他的前方。

  “腾!”火苗在漆黑的黑夜中窜起,照亮了周围的景色。直到此时李凡才发现在易寒身前不远处竟然有如此众多的马贼,而这些马贼如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排着整齐的阵型……

  双方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但这种诡异的安静之中却在酝酿着巨大的杀意,每一个人都清楚的知道,当这股杀意完全爆发之时,便是他们决一死战之时……

  

第六章 突袭[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