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解救

    易寒和赵婉躲在堡内的一处百姓家的柴房内,他们并没有走,敌人的动作很快,快得让他们来不及逃出去,无奈之下易寒只好带着赵婉四处躲藏着敌人的搜查。

  柴房内几乎没有什么光线,黑漆漆的即使两人近在直尺也各自看不清楚对方的脸,黑暗中唯一能感觉到对方存在的只有呼吸之气了。柴房内似乎有种怪异的气味,赵婉好几次差点忍不住呕出声来,却被外边搜查士兵的说话声给吓得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易寒看着因为四处躲藏,耗费大量体力而脸色苍白的赵婉,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放心吧!”赵婉在黑暗中看到了易寒那明亮的眼睛,看到其中的关切之情,让她感动不已,久久的她看着,突然赵婉见那眼睛突然往旁边一闪,顿时惊觉过来,想到刚才自己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男子,赵婉的脸上不禁飘起两朵红云,微微的发烫。赵婉抬头看了看易寒,怕被他看到自己的窘态,那自己可真是无地自容了。

  只见易寒正凝神朝外观望着,赵婉似乎此时才发现柴房中的黑暗一般,庆幸着如此一来,就没人看得到了。

  “嘘!不要出声!”一边的易寒突然说道。赵婉心中一紧,凝神细听,柴房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逐渐接近,不用说也是搜查他们的敌兵来了。易寒手中紧握着大刀,只要房门一开,他就会杀将出去,杀出一条血路再次逃走。

  房内没有一丝声响,外边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赵婉也越来越紧张,恍惚间她竟然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赵婉忍不住伸手抓住易寒,易寒一惊,等看清楚赵婉的样子后,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光。赵婉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恢复了正常,此时的她已经被安全感给紧紧的包围了。

  易寒的眼睛一眨不眨着的盯着房门,外边的脚步此时已经停了下来,门逐渐被拉开了。突然远远的听见一声喊:“堡主府上着火啦,大家快回去救火啊!”

  开门的手顿时停止,只听一人道:“兄弟们,快快回去救火要紧!”顿时脚步声急促的离去,越来越远。此时易寒才大大的送了口气,颓然放下手中的刀,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手心竟然有这么多汗,可见刚才是多么的紧张。易寒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赵婉见此,奇怪道:“你笑什么啊?”

  易寒回头道:“没什么,只是高兴我们获救罢了!”

  赵婉不屑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你可真是个怪人!”

  易寒不置可否,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也不与赵婉多作解释,当即拍拍屁股,站起来说道:“我看今晚的火来得有点蹊跷!你说呢?”

  “恩!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但这对我们有利,救火的时候必定非常混乱,我们可以趁机混入府中,查探我爹和钱叔的下落。可恨赵言那老贼如此狡猾,竟然事先转移,还设了圈套等我们钻进去!”赵婉对自己的情况有误,使得二人身份暴露之事,多少有愧疚,此时不禁恨起赵言来。

  易寒看了看二人身上依旧穿着的军服,笑道:“好主意,就这么决定了,我们走!”

  二人的决定当真是胆大之极,先前身份暴露之后,依旧还敢前往赵府。二人出了柴房之后,很快就混入回援的士兵队伍当中,往赵府疾奔而去。

  赵府这场火烧得可真够大的,熊熊的烈火照亮了半个逐鹿堡,并且火势根本不受人控制,开始逐渐向两边蔓延。赵言的士兵们毫无组织的救火,使得现场看起来非常混乱,不过这对于易寒赵婉二人来说却是非常的有利,二人象模象样的拿着水桶往府里边跑,看到有火,作势几下,也没什么人有闲情理他们。

  当二人快要接近大堂的时候,却听见里边有人大吼着指挥兵士们救火,这边的组织稍微有秩序一点。待二人靠前瞧了个仔细,顿时吓了一跳,原来此人非别人,正是赵言那老匹夫,赵婉慌得连忙低头,所幸二人身穿军服,加之人来人往,赵言并没有察觉这边的异样。

  易寒急急忙忙的带着赵婉就要离开,如果被人发现的话,可就惨了。可惜易寒二人正要迈步离开的时候,旁边一个士兵跑过来,喊道:“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快点救火啊!”

  易寒连忙道:“是!是!我们正要去拿水呢?”说完朝一边跑去,却被赵婉暗中拉住,易寒颇为不解的看着赵婉,低声道:“干什么?”只见赵婉用手指了指坐边,道:“水在那边!”顿时易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暗骂自己糊涂,所有人都朝两个方向跑,一是着火的地方,二是取水的地方,就他们两个往反方向跑的话,行为怪异,不引起他人的注意才怪。

  当下也来不及多想了,先混在里边一阵子在说。易寒和赵婉无奈的抓着水桶加入到救火大军的行列之中。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累得赵婉直想坐下休息,却实在找不到机会跑出去,赵言那老匹夫一直待在大堂,看着众人救火,却不见其他人。

  忽然一人匆匆忙忙的从外头跑了进来,低声在赵言耳边说着什么,赵言顿时脸色大变,朝着易寒的人群喊道:“你们给我过来!跟我走!”易寒赵婉无奈的跟了上去,也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

  赵言一路上显得很焦急,走路象一阵风似的,不过他走的路线让易寒颇为惊异,因为他推测赵言将要去的地方,是原先赵蓉所居住的院落,易寒不禁回头看了看赵婉,却见赵婉也是一脸惊异,由此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难道雷闵的尸体被发现了?不过这样也好,这倒要看看苦竹坞坞主雷火会是怎么样一个反应。易寒正暗自寻思的时候,人群已经来到了原先易寒与赵婉见面的房间内,由于房间太下,除了赵言和几个亲信随从外,包括易寒在内的众人一概站在外头,易寒偷眼朝里看去,只见雷火一脸悲伤的站在雷闵的尸体旁边,那神情似乎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显得萧条与没落。不过在这仅仅一瞬间,雷火的面目变得狰狞可怕,只听他喃喃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如此狠心杀了我儿子!不要让我抓到,我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断!”雷火后面那几句话带着无比的恨意,他旁边的赵言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雷兄,节哀顺便,想来一定是易寒和赵元海二人,也只有这两个人有这种目的杀死令郎了!”赵言劝慰道。

  忽然雷火眼中寒芒一闪,冷声道:“赵兄,纵火者可有抓到?”

  赵言没想到雷火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一愣之下没有立即回答,雷火此时一腔的怒火,也不等赵言说明,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道:“如果让赵德贤,钱兴等人给跑了的话,我们两个的麻烦就来了!”说完扔下赵言,独自一人带着手下跑了出去,丢下儿子的尸体,亦没有任何交代。

  赵言恨恨的看着雷火离去的背影,把手一挥,当即循着雷火的方向赶去,易寒赵婉听到二人的对话,隐约间明白二人必去察看赵德贤等人了。赵婉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看见父亲大人了,心头不免有些激动,却被易寒一推,当即回复常态。看着走在前边的易寒,赵婉默默的注视着他的背影,心中暗道: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啊,似聪明却又时常大意,似冷血却会来救自己的爹爹。赵婉看不透这个迷样的男人,暗自甩甩头跟了上去。

  果然不出二人所料,赵言雷火二人确实是来查探赵德贤的情况,不过藏人的地方却让易寒和赵婉怎么也想不到,人竟然就藏在赵言所居住的院落,不过是在地底下罢了。

  此地平静如常,并没有人来过,赵言未免防守过众,让他人起疑,并没有在外头设置岗哨,而是在地牢内安置了几名守卫,心思之缜密可见一般。

  “呵呵!雷兄,我出主意把人藏在此地,易寒和赵元海那两小子想找到,可比登天还难!”赵言颇为得意的对依然怒气冲冲的雷火说道。

  雷火儿子死在赵言的地头上,赵言多多少少脱不了干系,雷火虽然知道这其实不关赵言的事,但失去儿子的心痛,让他依旧摆脸色给赵言看。不过赵言是老奸巨猾之人,当即毫不在意,笑道:“雷兄!我们走吧!不知宽儿抓到那纵火之人没有,我们赶紧过去看看,不要在出什么漏子了!”

  易寒和赵婉在人群中暗自观察着附近的地形,把要点紧记与心,待等会脱离队伍,回头来救人。正当赵言等人要离开的时候,只见赵宽一脸兴奋的跑进来,大声地喊道:“爹,我们抓到人了!”

  “哦!是什么人?”赵言大喜道。

  “您自个去看看就知道了!”赵宽颇为得意,对老爹卖了个关子。

  “好!我们走!”当即赵言有些迫不及待的率人随赵宽而去,易寒和赵婉此时心中寻思着怎么救人,对赵宽的话并没有多大在意,加之天色已经微亮,再不救人的话,大白天之下,就算救出人,也绝难逃出这逐鹿堡。

  当即二人也不迟疑,慢慢的退到众人后边,趁着前边人群一个转弯,闪身入院墙之中,消失不见。

  很快,易寒二人已经回到了赵言居所,易寒观察了一下情况,果断的上前敲门,只听里边一阵动响,接着有人喝道:“什么人?”

  易寒高声道:“堡主不放心,派我二人回来再次查探一番!”

  “哦!你等一下!”说完地牢的门被打开了。就在这瞬间易寒早已拔出大刀,容不得他人在多说什么,一刀就劈了过去,顿时把开门之人活生生的劈成了两半。接着易寒闪身入内,见地牢内共有五名守卫,此时正处与惊变之中,还没反应过来,易寒对身后的赵婉喝道:“关门!”

  也正是易寒这一声喊叫,让众守卫回过神来,纷纷撤出武器,往易寒扑来。易寒凝神伫立,一动也不动,眼看众守卫的兵器闪着寒芒就要劈下来,刚关上牢门回头的赵婉见此惊叫出声,想救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突然异变突起,易寒手中的大刀一时间光芒大盛,幻化出千百刀影,纷纷往众守卫身上罩去,地牢口空间不大,除了先前以死的守卫,剩下的守卫挤在这么一个地方已经是很不容易,眼见易寒的杀着当面而至,却退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绝望的看着那大刀割破自己的皮肉,把自己的身体分家了。

  此时赵婉才明白易寒一开始为何不动,原来易寒想到一个一个解决守卫太费时间,而他们此时所需要的正是时间,因此当即打定主意,一动不动,诱使敌人扑上来,然后以破天刀法中的灭日式一招杀敌。其冷静果断,让赵婉心生敬佩。

  此时却见易寒扑向牢门,也来不及去尸体身上拿钥匙,用力一刀砍断铁索,冲入牢中,只见赵德贤与钱兴二人均躺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易寒心中奇怪,为何牢外这么大动静,二人一丝反应也没有。

  “我爹他们怎么啦?”已经跟上来的赵婉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易寒没有答话,而是上前翻过赵德贤的身体,手中却感觉到他的身体还有余温,当下心中放下心来,对赵婉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赵婉看着自己的父亲,看着父亲的面容如此憔悴,赵言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一阵心酸涌上心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口中轻唤:“爹爹!女儿来救你了,女儿来救你了!”

  可是赵德贤依旧没有醒来,奇怪之下,赵婉拿起父亲的手一探,道:“赵言那贼子如此狠心让一个老人服用昏睡散,难道他不知道服用昏睡散的后果吗?”赵婉此时恨透了赵言,早已经不把他当亲叔叔看了。

  易寒道:“可有解药?”

  赵婉点点头,从身上拿出一粒绿色小药丸喂入赵德贤口中,另拿出一粒递给易寒道:“这是我家传之药,幸好我身上带有解药,快点给钱叔服下吧!”

  易寒不敢迟疑,当即就给钱兴服了下去。

  

第十一章 解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