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噩耗

    “易寒哥哥!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咦?”赵蓉此时才发现易寒背上还有一个人,赵蓉好奇的探头一看,“姐姐?!”当她看见赵婉时很是惊讶,当即上前一把抱住赵婉,样子甚为亲热。易寒可吃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连忙把赵婉给放下来,赵蓉语带哭腔道:“姐姐!我以为再也见过不到你了,连想都不敢去想你,怕你真的不在了,呜~~~!”

  赵婉爱怜的抚mo着赵蓉的长发,怜声道:“傻妹妹!唉!”赵婉忍不住叹了口气,易寒明白赵婉此时的心情,待会如果赵蓉问起今日之事,该如何告诉她,这个问题让易寒头疼不已。

  “姐姐!你怎么了?难道你见到妹妹我不高兴吗?来!笑一个嘛,老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呵呵!”赵蓉见姐姐一脸忧郁,连忙开导她,看得赵婉哭笑不得,不知刚才是谁在哭鼻子。

  易寒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对孪生姐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赵蓉与赵婉虽然一母所生,性格上却差异甚大。赵婉成熟动人,赵蓉调皮任性,二人气质上也是截然不同,不过各有风味,如果第一次见到这两姐妹,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还真分不出谁是谁来,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赵婉嘴角之下多了一颗小痣,这让她高贵中有隐藏着一种媚态,甚为燎人;且她的脸上始终有一种病态,让她显得楚楚可怜。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混合一体,让赵婉全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咦?我哥哥呢?怎么还没有回来?对了!易寒哥哥,我爹呢?钱叔他们怎么样了?”赵蓉从与赵婉重逢的喜悦中恢复过来,想起易寒元海的此次之行,连忙急急忙忙地拉着易寒问道。见赵蓉问起,易寒心头不禁一阵悲愤,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赵蓉说,可赵蓉在一旁见易寒脸色不对,心头一惊,连忙道:“易寒哥哥你没啦,告诉我爹爹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我哥哥呢?快告诉我啊!”赵蓉神情之急切,令易寒好几次想狠下心来告诉她,却几次张嘴发不出声音。

  赵婉拉着赵蓉的手,一双明亮的大眼中含着两颗泪珠,滚滚欲落。

  “爹爹到底怎么啦,你快说啊!”赵蓉见易寒赵婉二人都是如此模样,心中的不祥之感越来越强烈,这让她焦急得想发疯。她几乎已经忘了眼前这人是她的姐姐,一把抓住赵婉的肩膀用力的摇晃。赵婉再也忍不住心中凄苦,顿时眼泪哗啦一下子滚落下来,她一字一句说道:“爹爹他……爹爹他已经去了!”

  “轰!”有若一声惊天巨雷在赵蓉的脑海中突然爆炸开来。爹爹死了!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似乎看到了赵德贤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对着她笑,对着她述说着什么,赵蓉忍不住出声唤道:“爹爹!”可是赵德贤似乎渐渐的离她远去,赵蓉惊慌的说道:“爹爹你要去哪里,等等蓉儿啊!爹爹!”撕心裂肺的呼喊,让一边的赵蓉心中酸痛不已,她紧紧的抱住赵蓉,轻声唤道:“妹妹!别伤心了,爹爹九泉之下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子,我们所能做的,是为爹爹报仇!”

  “对!为爹爹报仇,杀了他们,为爹爹报仇……”赵蓉的回答有些语无伦次,说着说着她突然站了起来,口中喃喃着让人听不清楚的话语,茫然的往外走去。赵婉则因为太过伤心,而无助的坐倒在草地上,掩面而泣。

  易寒见赵蓉这般摸样,如同以前失去父母时的情形一模一样,同样的失魂落魄,同样的茫然无助。这时他哪里还不明白,心中一急,身形一闪,化掌为刀击中赵蓉后颈。赵蓉闷哼一声,身子一软,倒了下来。

  赵婉听其声,抬头一看,焦急的问道:“易公子,你这是干什么?你把我妹妹怎么样了?”

  面对赵婉的质问,易寒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而是先把赵婉平放在草地上,让她躺好之后,才抬头说道:“我怕蓉儿刺激过深,神智不清之下做出什么傻事来,这才把她打晕,好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赵婉一听,见自己误会了易寒,低着头抹眼泪以掩饰自己因不好意思而脸红的羞人之态,不过她听见易寒称自己的妹妹为婉儿,言语之亲热,让她心头不自觉的产生一种酸酸的味道,甚为难过。赵婉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中还以为是因为爹爹的去世,而心里难过罢了!

  “元海兄怎么还不回来!赵小姐,你可否先在此等候一会,我去查探一下元海兄的情况!”易寒见赵元海久久不回,深怕他出事,因为易寒心中始终有种不祥的预感挥之不去,让他心情烦躁不安。

  “好的,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妹妹的!”赵婉颇为善解人意,她擦干眼泪,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见易寒站了起来,连忙叫住他,易寒回头不解的看着她,只见赵婉粉脸上飘过一朵红云,轻声道:“易寒……哥哥,你小心一点!”

  易寒粗粗应了一声后,也没多想便展开身形飞掠而去。易寒一路寻去,硬是没见到半个人影,赵元海到哪里去了呢?易寒看着不远处的逐鹿堡城墙琢磨着。

  “易公子!!易公子!!你在哪里?!”

  突然易寒隐约听到有人呼唤自己,他心中一惊连忙隐藏身形。不知道是谁在找寻自己,按说与自己相识的人除了赵家和逐鹿堡内的几位,应该没人认识他了,对方究竟是何人?听其声音似乎甚为急切。易寒百思不得其解,只好静心等待那声音的主人出现,好一探究竟。声音越来越近了,此时已经依稀可以听出来人还不止一个人之数,大概有三四人左右。

  人影渐渐的出现在易寒前方不远处的树林中,易寒紧了紧手中的大刀,如果来人是敌人的话,他随时准备杀死他们,要不然行踪暴露的话,他们几个人可就在劫难逃了。

  人影越来越近了,易寒正待现身击杀这批人,却突然感觉到那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心头犹豫之下,再次探身一看,那人不正是李凡吗?易寒没想到逐鹿堡内还有逃脱之人,顿时大喜,刚要跃出,却见李凡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甚为悲伤的说道:“易公子你到底在哪里啊!少堡主身陷逐鹿堡,被赵言那老贼抓了起来,凶多吉少啊!”

  “李凡!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啊!是易公子!”李凡闻声回头,一看正是易寒。原来刚才易寒听李凡提起少堡主,这堡主除了赵元海还有谁,久寻不见人影的易寒,心中一急,连忙闪声而出问道。

  附近与李凡一同寻找易寒的三人见易寒已经出现,皆很高兴围了上来,李凡更是激动,双膝一软顿时跪倒在地,易寒吓了一跳,连忙道:“李凡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回话!”

  “易公子!我等求公子救救少堡主啊!老堡主已经去了,赵家就甚这么一个男丁了啊,老堡主生前待我等甚好,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救出少堡主,不然老堡主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我们的!”李凡说到这里在也说不下去了,几个大男人竟然哭了出来。易寒知道这几位都是逐鹿堡的精英汉子,平时就算是流血,他们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但此刻却……

  赵元海竟然被抓了?他怎么会进逐鹿堡呢?易寒心中满腹疑问,随即向李凡问起,李凡赶紧把整件事说了一遍。原来赵元海在堡外接应易寒,不想碰到当日从逐鹿堡逃出来的李凡等人。赵元海听闻父亲大人被赵言关押了起来,心头怒气攻心,当即决定夜闯逐鹿堡,赵元海吩咐李凡等人在堡内放火, 想以此引起赵言那狗贼的混乱,好让他们趁机找寻赵堡主的藏身之地,伺机救人!却没想到赵言似乎早有准备,赵元海等人刚一入赵府,便遭到大群士兵的围攻,群战之下赵元海等人不敌败落,损失了几名弟兄后,赵元海一意让李凡等人先行撤退,不料又碰上赵宽那贼子率领的援兵赶到,赵元海力敌不下,受伤被擒。

  易寒此时才知道那堡内的火原来是赵元海带人放的,那么当时赵宽兴匆匆的跑来告诉赵言所抓的人就是赵元海了?易寒想到这里,不禁恼恨自己为什么不多注意一下,现在想来,可以明白为何逃走之时,赵言会说自己一定会回来找他的。

  “唉!”易寒恼恨的叹了口气,一拳恨恨的轰在旁边的树干上,顿时漫天树叶飘落下来。众人一阵沉默,凭自己几个人的力量如何能顺利救出赵元海呢?

  正当易寒暗自头痛之时,旁边的李凡等人突然再一次齐刷刷的跪了下来。易寒大惊,连忙一个个的扶起来,等他每个人都扶过之后,回头一看,每个人依旧跪在那里。易寒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你们这又是干什么?”

  只听李凡道:“易公子,请您答应我们一定带我们去救少堡主!”

  易寒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连忙道:“这是当然,就算不为你们,就单为了元海兄是我的兄弟份上,我也要去救他,何况我这条命还是元海兄救的,就算此次还给他,我也在所不惜。”

  “易公子!”李凡等人齐声大吼道:“小人等的性命,从此以后就交给您了,您要我们做什么都成!”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表达了李凡等人的感激之情,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把自己唯一的性命,交给了易寒。易寒心头的激动难以附加,他为这群热血的汉子而激动。他咬咬牙,心中暗道:“元海,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救出来的,我们还要一起杀了赵言那老贼呢!”

  易寒把目光投向山下的逐鹿堡,久久的凝望……

  

第十三章 噩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