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求援

    “我们先去别处在详谈救元海兄之事!”易寒边说边走,这时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李凡沉声道:“记住,呆会见到二位小姐,千万不要提及元海兄之事。先前老堡主去世的噩耗传来,两位小姐情绪很不稳定,如果此时又把元海兄被抓之事告之,恐怕两位小姐,特别是二小姐,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李凡等人在逐鹿堡跟随赵德贤多年,对两位小姐之事多少也知道一点,此时连连点头,保证不向两位小姐透露任何风声。易寒又各自交代了几句后,这才放心的带着众人往赵氏姐妹藏身之地走去。

  此时的赵婉正出神的看着昏睡中的赵蓉,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易寒走到她旁边,出声才把她唤醒。李凡等人连忙见过赵婉,赵婉见李凡等人的到来,自然是惊喜异常,问起赵元海之事,李凡等人自然是照易寒吩咐的说,他们也不想两位小姐太过伤心。

  此时天已大亮,李凡等人去林中找吃的了,易寒独自一人跑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望着远方出神。

  回忆起以往之事,易寒感叹时间如水流逝,转眼间从宁平城至今已经过来足足两三个月了,这短短的时间内,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实在让易寒难以置信。想起死去的爹娘,易寒心中一阵沉痛,报仇之日遥遥无期,报仇看似容易,做起来却是很难,仇人似乎在他遥不可及的地方,目前的易寒根本无力与之对抗,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积蓄力量……

  “易寒哥哥!”一柔和的声音在易寒背后响起,易寒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了。只听他淡淡的说道:“你来啦!”

  “恩!”应声微不可闻,易寒却听见了,他知道赵婉心中定是凄苦无比,徒然叹了口气,可怜天下之人,人生在世一回,却为忧愁所困。两人望着远方的青山出神,清晨的阳光如此灿烂,把天下万物染成了金黄色,一夜未眠的疲惫在阳光下似乎被消散了许多,心头的阴霾也就此挥散。一切都在如昔风景中归与平静。

  突然易寒懒懒的伸了个腰,颇为舒服的用庸懒的语气说道:“蓉儿呢?她醒了吗?”

  赵婉有些不满易寒打破了沉静,与易寒独处的机会可不多,见易寒又唤妹妹为蓉儿,不仅微怒道:“你自己不会去看啊!”

  易寒诧异的看着赵婉,他不知道一向温柔典雅的赵婉,怎么突然之间似乎换了个人似的。赵婉见易寒的目光扫来,顿时清醒,连忙低头不敢对视。天!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啊!赵婉心中惊呼。

  “呵呵!你这样子蛮可爱的!”忽然易寒笑道。赵婉一愣,之后却笑脸如花,轻声说道:“是吗?”

  易寒微笑的点点头,随口道:“李凡怎么还不回来,我去看一看!”

  赵婉看着易寒离去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后踩着轻快的步伐跟了上去。一路上赵婉不停的与易寒说话,易寒则总是淡淡的回应,其实他心中奇怪,奇怪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说变就变,前后判若两人。易寒想不通,唯有独自苦笑,不再去想。

  赵蓉依旧在熟睡,那依然还带着泪水痕迹的俏脸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易寒怜爱的轻轻拭去赵蓉眼角的一丝泪水,叹了口气后,便起身找寻李凡他们去了。可怜的人啊!刚刚失去了父亲,现在唯一的兄长却又陷在敌人手中,生死为仆。

  “易公子!您怎么出来啦!”李凡的声音突然在前边响起,顿时把易寒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抬头一看,原来李凡等人已经打猎归来,看来中饭还蛮丰富的,他们手上拿着野菜,野鸡什么的。

  易寒笑道:“呵呵,不知不觉我的肚子似乎有点饿了!”李凡等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李凡身后一名叫王穹的武士笑道:“易公子,那等会让您瞧瞧我的手艺?!”

  “哦!你的水平怎么样啊!”易寒一听,故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哈哈!易公子,王穹虽然武艺不怎么样,但论烧菜那可是一绝啊!”王穹旁边的另一名武士笑道。

  “吕钦,你小子胆敢胡说八道!看我今天不废了你!”王穹佯怒。吕钦一见,连忙往一边逃去,这一追一逃把众人给逗得直乐。

  李凡笑着对易寒说道:“易公子,请别见怪,他们二人是我们当中的活宝,老是喜欢闹!我回去说说他们!”

  易寒正看着二人打闹,一听之下,连忙阻止道:“别,别,这样挺好的!”李凡连连称是,易寒沉默了一会,说道:“你对元海兄之事有什么看法!”

  李凡一听,心中顿时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当今天下的高门大阀颇为清高自重,李凡出身寒门,易寒怎么说也是世族之家出身,能下问李凡意见,这实乃异数。李凡激动之下,连声道:“小人不敢乱发议论,一切还请易公子定夺就是,小人等自当竭力照办!”

  易寒随即摆摆手,说道:“你尽管说来便是,要救元海兄,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大家集思广益,或许能从中找出一点办法来!”

  此时王穹,吕钦二人也已经回来,见大家说起少堡主之事,也不敢再行造次,脸色宁肃的站在一旁静听。李凡见易寒如此说,也不在推辞,凝思一会,才道:“如今赵言那狗贼与苦竹坞连手,合两堡之力,势力大增,且那狗贼势必知道我们会去救人,说不定已经撒好了网,等我们往里边跳!”李凡说的此处,顿住不说。易寒见此,知李凡征求他的意见,当即微微一笑点了点,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原本李凡还有所顾忌,此时得易寒鼓励,顿时放开胸膛,放心说了起来:“如此一来,我们要救少堡主之事,还需慎重考虑。得从另一方面下手!”

  “到底怎么样,李大哥,你倒的快快说出来,别卖关子了!”此时一旁的王穹已经是有些不耐烦了,颇为心急的叫嚷道。

  “王穹,易公子面前不得放肆!”李凡一听,顿时皱眉厉声喝道。王穹哪还敢在罗嗦半句,只好住嘴不再言语。

  易寒道:“这另一方面是……?”

  李凡略微思索之后,突然问道:“易公子可知三堡联盟的实质是什么?”易寒从未听人提起此事,当然是不知,听李凡如此说来,似乎其中还有什么秘密,易寒困惑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李凡见此,才悠然道:“其实这三堡联盟只不过是一个表面的称号罢了,看起来三堡并立平等,但事实上另两堡每年要向盟主交纳巨额贡银,变相的成为了盟主的附属坞堡!”

  易寒惊闻此中秘事,惊异不已,道:“这其中还有如此秘事,那先前三个月选盟主之说又是为何?”

  易寒这问题问得颇有含义,李凡眼中精光一闪,敬佩之色油然而生,只见他有些激动的说道:“三个月之说,只是苦竹坞坞主的幌子罢了,先前他见老堡主和少堡主开始对他有所不满,随即放出消息,引得老少堡主兴奋不已,在三堡之中立夺头功,也正因为如此,雷火灭逐鹿堡之心更为坚决。”

  “但逐鹿堡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灭的,就在这时雷火找到了赵言,赵言本来就有心取得堡主之位,加上最近儿子遭少堡主戏辱,当即二人一拍即合……”

  易寒眉头越皱越深,照李凡的分析来看,要救元海真的是难上加难,即便是强行救人,恐怕也只能是白白送死。

  “易公子这都是我的猜测之词,与事实有些出入!”李凡见易寒久久没有回话,出声问道。

  “李兄的分析极为精彩,我想就算不中亦不远矣,不过三堡之中的解家堡又当如何,如果我们求助与解家堡,他们会否帮助我们呢?”易寒沉思了一会,想起了解逍遥,虽然解逍遥的娘娘腔让易寒心头一阵厌恶,但如今有求与人,唯有硬受而过了。

  “易公子,当真不凡,我正要提到解家堡,易公子就已经想到了!”李凡对易寒大赞不已。

  易寒被李凡在众人面前如此称赞,倒有些不好意思,但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说道:“李兄过奖了!解家堡每年贡银,必有所不满,如此一来对我等极为有利,只是不知雷火与赵言是否会想到这点呢?”

  易寒根据李凡所说逐一分析,众人除李凡外皆才明白一二,由此李凡对易寒的敬佩之心在增几分。李凡整理了一下头绪,却又无奈的说道:“如今我们眼前只有这一条路可行了!”

  “既然只有一条路,那我们还等什么,不试试怎么知道可不可行!”易寒决然的说道。虽然王穹、吕钦、还有一个叫马山的武士都听得有些头大,但最后听易寒这一句说得如此有男儿气概,一时间胸中热血沸腾起来,只听三人大声道:“不试过怎么不知道,易公子,你带我们把这条路走下去吧,就算是死路,我们也死而无憾!”

  “好!”易寒亦是激动“哈哈!”唯有大笑才能表达他此时心中之激情了。

  

第十四章 求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