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血杀(二)

    “狗娘养的赵言!简直就是畜生不如!我跟你拼了!”王穹对眼前所见的一切实在看不下去,嘴中边对赵言痛骂着,边提刀就准备冲上去,救出少堡主,以及老堡主和钱兴的尸骨。

  却见人影一闪,易寒已经拦在王穹的面前,王穹有些失去了理智,竟然对易寒的举动丝毫不见,身子一侧,准备避过易寒继续前进,易寒见王穹这个样子,出手成爪,一把抓向王穹的提刀右手。王穹听见身后传来之风声,本能的提刀反劈过过,一旁的李凡等人心中低呼,却不敢发出声来,唯恐惊动了广场上的守卫。

  易寒面对王穹无意识的那一刀,竟然不闪不避,身形依旧急掠上前,只听“叮!”的一声轻响,王穹的刀声顿时往旁弹了开去,易寒也趁此机会,身形顿时加速上前,迅急无比的抓住王穹的手腕,反手一扣一转,王穹手中的大刀当即掉落在地上,一阵落地声后。易寒放开王穹的手腕,王穹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他单膝一软,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吕钦,马山见此连忙上前扶着王穹往一边走去,李凡则叹了口气,走到易寒旁边拱手道:“易公子,请莫怪王穹莽撞!”

  易寒轻声道:“怎么会呢?李大哥不要多心,众位兄弟对赵家情谊深厚,王穹这番摸样正是真性情所致,大家感同身受,可以理解啊!”易寒话音刚落,却突然抬头看向广场方向,众人不解易寒为何如此,皆朝那方向看去,只见赵宽带了一批人马急急忙忙的赶到广场,细细查看了赵元海等人的柱子后,低声与守卫队长交代了几句后,又匆匆的往另一边赶去。

  易寒等人看在眼里,越发奇怪,从赵宽如临大敌的摸样,再联系起先前的吆喝声,看来今晚的逐鹿堡定然是热闹非凡。易寒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回头对众人低喝道:“该轮到我们的时候了!”

  李凡看着易寒这突然之间戏剧般的变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不愿意去多想些什么,只是不明白易寒说这句话是何意思,因此一时间呆望着易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易寒只身往前走了几步,却不见身后的动响,忍不住回头一看,才发现众人都看着自己,易寒一愣,但随即都明白了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道:“现在逐鹿堡不止有我们的存在,看赵宽的摸样,那另一伙人定然使他们十分头疼,我们正好趁此机会,救出少堡主……”

  “太好了,原来如此!”吕钦高叫道。众人见他那摸样有些有趣,连马山这不太说话的家伙,也咧了咧嘴角,泛出一丝笑容,王穹更不用说了,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的傻样,这时正拍着吕钦的肩膀呵呵傻笑。

  “好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行动!”易寒沉声说道。众人顿时收起笑脸,凝神看着易寒,静待着易寒分配任务。易寒把目光来回巡回了一遍后,接着说道:“李凡,你带着吕钦、王穹、马山带十五名解家堡所属,从那边绕过去!”易寒指着不远处一个地方,对李凡吩咐道。李凡探头看了看附近的情况后,回头对着易寒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心中已经明白。

  易寒看没什么其他问题,回头对解家堡的黑衣人说道:“你们剩下的人跟我从这边进攻!”易寒看着黑衣人们齐齐点头后,又对李凡说道:“记住,我们两边一定要一起行动,我们的人手不足以与逐鹿堡的守卫相抗太久,只能速战速决,救出人后,立即撤退,就算有人受伤倒地,也绝不能回头去救他!明白了没有!”最后一句话中森冷的气息,令众人心中一寒,却也明白易寒心中的痛苦。这个命令虽然不尽人情,有些残忍,但过着刀头上舔血生活的李凡等人,完全明白其中的道理,更别说专门培养出来杀人的黑衣人众了。

  李凡也不在迟疑,向身后数人招呼一声,接着便带着一众人等消失在黑夜之中。易寒站在最前边看着广场中央那微弱的火把,若隐若现的火光在夜风中一闪一闪,似有若无。此时的易寒心中异常的平静,他在等待着李凡到达预定的位置,时间一丝丝的从身边溜了过去。李凡等人的信号还没有传过来,易寒平静如水的心情不免得开始有些波动起来。

  正当他想探头看一番的时候,忽然静待李凡信号的一名黑衣人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把易寒给吓了一跳,只听那黑衣人冷冷的说道:“他们已经到了!易公子,要开始行动了吗?”

  虽然那黑衣人语气依旧,但易寒分明从中感觉到了那一丝的雀跃之情。易寒微微一笑,沉声道:“行动!”简单的两个字掷地有声,让众人精神为之一振,那名黑衣人飞快的朝李凡等人的方向打了个信号之后,迅速归队,这一切都显示了解家堡训练有素的成果。

  易寒满意的点点头,把手一挥,身形顿展,在黑夜中如同一闪而去。黑衣人们也不甘示弱,紧跟其后,寸步不让。与此同时,接到信号的李凡也在同一时刻从黑暗中掠出,朝广场中央,也正是赵元海所在之处扑去。

  广场上的守卫显然是逐鹿堡方面的精锐,虽然被易寒等人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但在守卫队长的指挥下很快就镇定下来,极有秩序的开始集结。易寒眉头一皱,心道:看来救人这事上不会如想像中那般顺利,将会有一番波折。

  不过易寒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着的人,当下易寒身形去势加快,把身后的黑衣人逐渐的拉开了距离。黑衣人等此时也无意较劲了,只是尽自己极限,朝守卫们扑去,要不然等战事拖延过久,敌人的援兵到来,那时候任谁也逃不出去。

  另一方面的李凡同样遭到了守卫的拦截,李凡首先接触到敌人的队长,只见李凡大喝一声,凌空跃起,躲过敌人刺来一枪,完全不理那人,直接朝他身后的敌兵扑去。那名队长见来人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顿时恼羞成怒暴喝一声,正欲转身去追李凡,却见刀光一闪,紧跟在李凡后边的马山一刀劈出,那队长此时欲避不及,结果被马山一刀劈成两半。

  战场之上无人会理会其他人的生死,不过众守卫见队长竟然不是敌人的一招之敌,心中的畏惧开始滋生。其实马山这一招颇有些心计,李凡成功的吸引了那名队长的注意力,而马山则是趁其不备。虽然用了些计谋,但兵不厌诈,战场之上讲究的是你死我活,没什么好说的。

  易寒所前进的方向是敌人人数最为众多的一方,因为易寒这方的力量相对与李凡那方来说更为强劲,因此易寒有心吸引更多的敌人,从而减轻李凡的压力,好让他们成功的救出赵元海。

  易寒手中的大刀,一招之下必然有人倒下,此时的情况完全不同与武林打斗,在人数众多的情况,如果还同敌人讲究什么招式的话,只会自寻死路,易寒刚开始就是吃了这种亏,面对为数众多的敌人,打得异常辛苦,要不是身后的黑衣人们颇为麻利的劈砍下,护住易寒的左右两边,恐怕易寒此时已经深陷敌阵,就算易寒武功在高,那也只能活活累死在其中。黑衣人们接受的杀人的训练,此时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干净利落的身手连易寒都感叹不已。易寒就此现学现卖,看准敌人的空挡,简简单单的一刀就结果了一个敌人。

  远处不时传来吆喝声,应该有敌人的援兵陆续朝这边赶来。整个广场上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易寒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敌人仿佛源源不断的朝他涌来,他身后的黑衣人已经开始有些喘气,体力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易寒想抬头看看李凡等人的位置,却发现周围全是敌人,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看过去,竟不知道哪个是李凡等人。易寒一阵绝望,难道我们真的就此失败了吗?易寒此时突然发觉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逐鹿堡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这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就等着他易寒往里头跳了。

  易寒想到这里,赶紧回头对一名黑衣人道:“我们赶紧撤!”那名黑衣人简单的应了一声,接着把易寒的命令传达给后面一位,就此一个一个传了下去。黑衣人们不会问多余的问题,因为他们只知道服从命令。

  “想走!没那么容易!”随着一声暴喝,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易寒惊觉之下转身接招已经是来不及了,当下急中生智身子往旁一滚,堪堪躲过身后刺来一枪。

  易寒躲得颇为狼狈,就地一滚之后顺势站起来时已经是灰头灰脸。他抬头想看看到底是谁人偷袭自己,却看见又有一道人影从空中落下。等他看了清楚之后,心中不禁猛然一沉。

  原来这二人正是赵言、雷火……

  

第十八章 血杀(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