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解逍遥

    这批黑衣人显然是解家堡的人马,与易寒这边的黑衣人里应外合,杀得逐鹿堡的那群人前后应付不及,手忙脚乱之下纷纷被斩杀于大刀之下。此战完全显示出了解家堡对黑衣人训练的成果。

  易寒在敌群中奋力使出杀招,敌人没有一合之将,敌人一时间也不敢靠近。赵宽因为见识过易寒的厉害,此时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气势,加上解家堡突然杀至,他哪还有时间顾及易寒,此时正惊恐的指挥人手抵抗,一边则焦急的吩咐人手通知自己的父亲来援。

  黑衣人的出现,使得易寒等人的处境大有好转,虽然不知道解家堡此来是友是敌!但易寒等人终归暂时脱离了危险。解家堡人的到来确实大大的出乎易寒的预料,看来雷火的离去必然与解家堡大有关联,不知道解家堡用了什么招,逼得雷火不得不离去。

  易寒心中疑团越生越多,却一时间找不到答案,不过自己原先带来的这些黑衣人似乎早已知道今晚之事,一点惊异之色都没有。解家堡方面是如何知晓自己今天晚上会进入逐鹿堡救人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批黑衣人必然与解家堡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易寒突然间有种被人利用的感觉,很显然解家堡在利用易寒拖住逐鹿堡和苦竹坞主力的同时,暗中向苦竹坞做了手脚,成功的吸引雷火的离去,紧接着在逐鹿堡混乱之后松于戒备的时候,派人杀至……

  易寒想到这里不禁冷汗连连,如此周密详细的计划,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甚至于在解家堡计划的最后关头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这太可怕了,制定这计划的人心思之缜密,非同常人可比,易寒忍不住对此人顾忌起来。

  不过这一切都易寒自己的猜想,也许这只不过是一个偶然中的巧合也说不定。易寒自我安慰着。可惜易寒的自我安慰随着方天傲的出现,很快句宣告破产了。

  此时在武艺高强,冷血嗜杀的黑衣人们的进攻下,逐鹿堡方面很快就支撑不住了,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人如同割稻草般一片片的倒下,逐鹿堡的士兵连勉强的抵抗也放弃了,惊恐的回头就往后跑,赵宽在人群后边大声阻止,甚至拿刀把一名向后逃跑的士兵给砍了,却依然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被士兵暗中在他的大腿上捅了一刀,吃痛之下顿时跪倒在地上,要不是有几个亲兵搀扶着,他早已经被自己人给活活踩死了。

  易寒正想抓住赵宽询问赵蓉的下落,却见身边人影一闪,易寒仔细一看,只见赵婉朝赵宽逃走的方向急掠而去,易寒知道赵婉比之他更加担心赵蓉的安危,毕竟二是孪生姐妹啊!

  不过此时赵宽虽然已经受伤,但他身边还有几名亲兵在旁边护卫,赵婉的武艺易寒还是有所了解的,也正因为如此易寒怕赵婉心情焦急之下,不是几名亲兵的对手,于是易寒立即飞身追了上去。

  正当快要接近赵婉的时候,易寒身前突然出现一条人影,易寒心中一惊,以为是敌人出现,二话不说,手腕一转,反手一刀拦在胸前,暗中一脚踢出虚晃一招,另一脚却是一点地面,飞身后退。那条人影仿佛知道易寒那一脚是虚招一般,并没有进行格挡,只是微微一侧身,便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

  待易寒后退之势停止站稳了之后,他才看清楚眼前那人正是解家堡的总管——方天傲。易寒此时对解家堡把他给利用之事,心中还颇有些怨气,此时见方天傲拦住他的去路,顿时不客气的说道:“方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贵堡对付完逐鹿,苦竹二堡之后,接下来轮到对付我易某人了,是吗?”

  方天傲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之色,虽然这丝惊异稍纵既逝,却被有心的易寒看在眼里,有此他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纵是并非完全猜中,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先前易寒心中的那一丝侥幸,到此时宣告瓦解,让易寒不禁有些失望。

  正当易寒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方天傲说道:“易公子,何故会出此言?我家老爷对易公子很是欣赏,虽然这次的事情,有些对不住易公子,但那也是有苦衷的,如果我们提前向易公子说明,易公子会否痛快的答应那还是个问题,更别说现在了。因此老爷权衡利弊之下还是决定先瞒着易公子!”方天傲对于易寒的质问,一点也没有动气,一脸的微笑面对易寒,加上方天傲合情合理的解释,竟让易寒生不起气来,使得易寒直呼姜还是老的辣。

  “不错,易公子要怪就怪老夫吧,这跟方总管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事情都是老夫吩咐他这么做的!”一个声音从易寒身后响起,易寒回头一看,却见一名书生摸样的中年人站在后边向他微笑,此人易寒见过,正是解家堡堡主解元。不过却不知道解元旁边那名美丽的少女是谁,易寒脑海中似乎有种熟悉感觉,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易寒想看个清楚,把目光往那少女身上猛巧,却见那少女一套白裙袭身,简洁的衣着之下却显得清新淡雅,如出水芙蓉,在黑暗之中更加美丽出尘,不过此女如水明眸之上却有两道英挺的秀眉,加上那线条有些刚硬的嘴唇,让她看起来有些娇媚,又有种一种英姿飒飒的感觉,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两种原本截然不同的气质,在此女身上却奇迹般的水*融,形成另一种迷人的风采。

  易寒感叹此女美丽之时,却突然想起同样喜穿白衣的赵婉,连忙回头察看赵婉的情况,只见赵婉站在一边呆看着一群黑衣人围住了赵宽以及他的亲卫,赵婉想插进去,那群黑衣人似乎故意一般,硬是不让赵婉进去,恼得赵婉只得在一边大叫:“要活捉赵宽!”那情形甚是可笑,看得易寒嘴角微扬,一丝笑意爬了上来。

  “奴家见过易公子!”

  “啊!”易寒被一女声惊醒过来,连忙回头,见那少女正微笑的看着自己,易寒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回说道:“姑娘客气了,不知姑娘是……”易寒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见过此女,却硬是想不起来,一时间易寒苦着一张脸把眉毛紧锁着。

  “扑哧!”一声,那少女看易寒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掩嘴的笑姿简直美极了。这一切让看得如痴如醉的易寒傻傻的问道:“你笑什么?”

  “遥儿,不要糊弄易公子啦!”一边的解元看易寒的臭样,终于不忍心的站出来替他解围,接着他把那少女拉到身边,对着易寒说道:“易公子,你们应该见过面啊,她便是小女解逍遥!”

  “解逍遥?解逍遥不是解家堡的少堡主吗?”易寒对解元的介绍显得颇为奇怪。当日三堡之间为解决马贼之害,而进行的联合行动之时,易寒见过解逍遥。当时解逍遥……“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易寒突然想通了似的,猛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

  “呵呵!”“哈哈!”众人皆被易寒的样子给逗笑了。解逍遥更是笑得气喘不过来,边捂着肚子边指着易寒说道:“易公子的那个样子好……傻哦!哈哈!……哦……我笑得痛死了……”

  易寒被解逍遥的一番说辞,说得不好意思,闹了个大红脸,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唯有扭头朝赵婉那边看去。

  此时围攻赵宽的黑衣人已经陆续解决了他身边的几个亲卫,在黑衣人的攻击下,赵宽只有招架之力,看来很快就会被生擒活捉了,到时候问出赵蓉的下落,定要让赵宽不得好死。易寒心中闪过一丝狠意。

  “遥儿,不得对易公子无礼!”看来解元对这个女儿极为疼爱,虽然口中呵责却无责怪之心。解逍遥红着脸对易寒说道:“易公子,方才有些失态,望易公子不要见怪!”美人如此软声细语,易寒哪里会生气,何况他根本就无气可生。

  易寒心道,难怪那次见到解逍遥会有种娘娘腔的感觉,当时易寒还颇为讨厌此人,原来根本就是个女的,而且是美丽出尘的美人。

  “解姑娘客气了,在下并没有怪罪之意!”易寒客气的说道。

  “易寒哥哥,赵宽被抓住了!”赵婉的声音传来,易寒刚要回头之时,赵婉已经到了身边,只听她“咦!”的一声,目光紧盯着解逍遥,许久才回头小心翼翼的问易寒道:“易寒哥哥,她是谁啊?”

  “婉妹妹,好久不见了,现在身体好些了吗?”解逍遥微笑的接上话头。

  赵婉见那女子似乎认识自己的摸样,颇为奇怪,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认识我?”

  “难怪婉妹妹不认识我了?我是解逍遥啊!以前我都是男装打扮到你们家的!”

  “你是解逍遥解公子?哦!不!不是!是解逍遥姐姐!”赵婉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又开始重新打量起解逍遥,看得解逍遥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边的易寒此时却注意到解元那边的情形,解家堡的黑衣人此时已经顺利的拿下了赵宽,那赵宽这个时候还一副强硬的样子,对解元的问话不理不睬,解元却也不动怒,只是微笑的向方天傲吩咐了几句后,赵宽马上脸色大变,强硬的样子立即消失不见,低垂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易寒心中好奇,连忙走过去准备一看究竟。而赵婉显然也发现了这边的状况,忧心妹妹安危的她,再也顾得什么解逍遥了,连忙跟着易寒跑了过来。

  当易寒靠近解元之时,正好听到解元问道:“说,赵蓉被你藏到哪里去了!”此时的解元完全没有先前的书生气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一方霸主才拥有的威严之色,易寒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才是能训练出众多武艺高强的黑衣人的人物!

  赵宽在解元喝声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顿时老老实实的把赵蓉的关押之地说了出来。易寒一听连忙插上前去说道:“解堡主,请容许我等带上这赵宽去搜寻一番,好救出赵蓉!”

  解元理解的点点头,却没有立即回答易寒的话,而是转头朝方天傲说道:“赵言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方天傲立即说道:“目前的逐鹿堡大部分在我方的控制之下,只有赵言带着逐鹿堡残部在堡中心抵抗,现在正逐渐朝堡外退却,看来赵言开始想逃了,好有个东山在起的资本,毕竟还有他自己的天鹤庄可以聊作资本。”

  “哦!”解元听完方天傲的报告后,沉呤了一会说道:“赵言此人不简单,绝对不能让他给逃了,否则后患无穷,你跟我一起过去,一定要把他给拿下来。”这边跟方天傲说完,解元又转头对解逍遥说道:“遥儿,你跟易公子等人带着这赵宽,一起去寻赵蓉侄女,记得多带点人手,现在逐鹿堡余众还在堡内流窜,多加小心!”

  解逍遥用力的点了点头,解元见此又对易寒说道:“易公子,解某有事要办,寻赵蓉侄女之事,就让遥儿陪你去办了!”

  “谢解叔叔!”说这话的却是赵婉。

  解元看着赵婉呵呵一笑,说道:“当年的小女孩都长这么大了,还出落得如此水灵,婉儿啊,节哀顺便,相信你妹妹会没事的!”

  “恩!”赵婉轻轻应了一声后,解元再次对大家嘱咐了一番,这才带着方天傲匆匆朝逐鹿堡中心之处赶去。易寒看解元已经离去,这才对众人说道:“我们走吧!”

  解逍遥颇为心细,见李凡、王穹身上有伤还要搀扶着赵元海,连忙吩咐手下找来一副担架,让赵元海躺在上边,又安排人手抬着赵元海走。这一切让易寒佩服不已,对解逍遥的看法不禁又增添了几分好感,当然先前的那娘娘腔的印象,此时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第二十二章 解逍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