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修罗斩月

    两条人影在山林间飞驰纵跃,后面一人样子显得有些臃肿,不过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身上被着一人。这行人正是先前的解逍遥和易寒,当然还有易寒所背负的赵婉。

  此时解逍遥的心情,不用多说便知道她有多焦急了。赶了这么长的一段路,解逍遥硬是没有片刻停歇。易寒则是因为先前所负的伤,加上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行动方面显得有点迟缓。不过他亦是担心赵婉伤势,对解逍遥如此急切的心情倒也是能感同身受,因此二人也不说话,只知道闷头赶路。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开始放亮,二人闷头赶路,浑然不觉,待远远可见赵元海所处的小院落之时,解逍遥猛提一口气,加快速度,往前掠去。易寒则紧跟其后,寸步不落。

  “元海兄!元海兄!”易寒刚进院落便发现院子里太过寂静,照理说这个时候丫鬟婢女应该起床了,可照顾赵元海的两名婢女却是不见人影。易寒心头不祥预感油然而生,当下背着赵婉破门而去,却只见屋内人影无踪,哪里还有赵元海的人影所在。

  易寒心中再次一惊,暗暗想道,元海兄会到哪里去呢?该不会被苦竹坞的人抓走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该如何是好!易寒心头着急,现在赵婉负了重伤,赵元海又是下落不名,当真是祸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易寒哥哥!”解逍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易寒应声回头看去,只见解逍遥在屋内查探了一番后,重新回到易寒身边指着那原本属于赵元海的大床说道:“易寒哥哥,先别着急,你看这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屋内更没有凌乱的迹象,由此可见赵哥哥走的时候显得相当从容!”

  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易寒猛拍自己的脑袋,按奈住心中的喜悦,对解逍遥说道:“还是遥妹兰心慧致,遇事冷静,不然可得急死我了!”其实这也是因为易寒心头挂念着赵婉的伤势,以及对赵元海的关心所故,因此才不能冷静观察一番。

  解逍遥勉强的笑了笑,再次说道:“易寒哥哥,些许我父亲已经把赵哥哥接入堡内了,我们快赶回去看看吧!”

  “恩!”易寒点了点头,解逍遥眉宇之间总有股淡淡的忧愁,父女连心,再没有亲眼看见父亲安然无事之前,解逍遥不会安下心来的。想到这里,易寒立即背起昏迷中的赵婉往门外走去。

  红日如火,高挂天际。易寒解逍遥急急忙忙赶到逐鹿堡之时,正欲叫人开门,却听堡门之上,有人大喝道:“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否则立杀无赦!”

  解逍遥闻言一呆,抬头往上边看去,但见堡门上边站着许多的守卫,长矛在阳光下闪烁着冷冷寒芒,肃杀之气在人群之间弥漫开来。易寒一见这阵势,便明白自己所料不差。正想着,却听解逍遥喊道:“是陈叔吗?我是遥儿!”

  顺着声音城门上探出一颗脑袋,那人在上边往下仔细端详了一会,才高兴的叫道:“原来小姐回来了!快!快去开门,小姐回来了!”

  “咿呀!~”一声,沉重的堡门缓缓的被打开,门后边走出一名五十多岁的汉子,朝着解逍遥的方向急步走过来,那匆忙的样子仿佛找人拼命似的。只听那人颇为高兴的喊道:“小姐,你可回来了,你要是在不回来,我们这些当叔的可都要急死了!”

  解逍遥笑了笑后说道:“陈叔,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说完又回头对着易寒说道:“陈叔在我家呆了四十多年,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很好!”

  看解逍遥对其亲昵的态度,可见这陈叔在解家堡中还是相当有地位的,易寒连忙做晚辈之礼,双手作揖,垂手说道:“见过陈叔!”

  那陈叔从解逍遥小时候便疼爱万分,如今解逍遥招呼也不打一个,便彻夜未归,早已经急在心头,却由于对解逍遥的疼爱,硬是狠不下心来发发脾气。不过易寒的出现,正好让他把怒气转到了易寒身上。面对易寒的问候,陈叔那双铜铃巨眼一瞪,冷声道:“就是你小子把我家遥儿给带出去的?”

  易寒不知道这陈叔说话之间语气为何如此不客气,不明就里之下唯有答道:“正是!昨日,与解姑娘二人兴致突起,便去了凝翠崖一游。”

  “陈叔你这是干什么,这一夜堡内可曾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赵元海所居住的院子一夜之间便没了人影?”解逍遥见陈叔与易寒说着些无关紧要之事,心中一急,便插嘴说道。

  陈叔正想继续问个明白,却被解逍遥给打断了,解逍遥这位大小姐,他可是又疼又怕,以前根本没有女孩家的摸样,整天一副假小子的样子,整起坏来却丝毫不输与男子,陈叔便没少吃她的苦头。不过解逍遥本身还是女孩子,整完人之后,又跑去撒娇一番,搞得被整之人哭笑不得,却又拿她没个办法。

  说到堡内之事,陈叔也顾不得同易寒多说了,脸色亦变得凝重起来,解逍遥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更为急切。良久陈叔才说道:“昨夜苦竹坞的雷火亲自带人闯进堡内,准备暗杀堡主,雷火所带来之人皆是苦竹坞的高手,我方守卫之人对他们的潜入竟毫无所觉,幸好方总管几日来料定雷火必将报复,对堡主严加保护,如此雷火等人一进赵府便被人发现。堡主亲自与雷火对敌,不料雷火暗下杀手,刺伤了堡主……”

  “啊!”解逍遥刚听到解元被刺伤,便是一声惊叫,还没等他人反应过来她人便冲进堡门不见了。陈叔与易寒二人看着解逍遥离去的方向苦笑不已,此时陈叔突然发现易寒身上的血迹以及他背上背着的赵婉。他朝后边仔细一看,才“咦!”了一声,说道:“这不是赵婉赵姑娘吗?你们怎么回事?”

  陈叔一脸的凝重之事,易寒叹了口气说道:“傅成清带人一路跟踪我等,在凝翠崖设下埋伏,由于易某轻敌大意,导致赵姑娘被傅成清所设阵法所伤……”

  “哦!那阵法如何?”

  易寒虽不知道陈叔为何突然关心起苦竹坞的阵法,但也没多想,详细的把自己所见所闻告之了陈叔,陈叔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深,一旁的易寒困惑不解,忍不住出声问道:“陈叔,这其中有什么蹊跷吗?”

  陈叔仿佛被易寒的声音惊醒一般,猛然抬头后才摇摇手说道:“没有没有,看来雷火此次的行动是想先铲除我解家堡的重要力量,那么后面将是苦竹坞的反攻了,加上现在傅成清被你所杀,雷火势必对你恨之入骨……”

  易寒闻言立即对这陈叔另眼相看,没想到这解家堡中藏龙卧虎,人才济济,连这貌似冲动的莽汉陈叔,亦能有如此的分析,当真是人不可貌相。陈叔先前虽对易寒言语有些过激,但此时的易寒却对他增添了一份好感。

  “而照你所说,傅成清带来杀你之人,所组成的阵法可以断定是修罗阵无疑了!”

  “修罗阵?”

  “对!这修罗阵原本是雷家祖上所传阵法,不过在一百多年前,雷家这威力极大的阵法便失传了,不过关于这阵法的秘诀还是掌握在雷家手中,只是秘诀所传年代久远,深涩难懂,没想到今天修罗阵在现天下,看来苦竹坞与解家堡之间将有一场血战!”陈叔缓缓道来,语气甚为凝重,抬头仰望天际,心事重重。

  易寒却在此时突然想起了当时凝翠崖一站,那修罗阵的巨大威力,更由此想到当日与马贼一战中李凡等人所使出的斩月阵,当下易寒心中便有了初步的计划。

  见陈叔不再说话,易寒看自己不知不觉中耽误了不少时间,背上的赵婉突然动了一下,他这才醒起得赶紧找个大夫帮赵婉看看伤势如何,当下连忙向陈叔告罪之声,头也不回的往赵府方向赶去。

  刚一进门,便看见解元好好的坐在大堂之上,而解逍遥则在一旁亲昵的说着话。陈叔不是说解元被雷火刺伤了么,怎么解元恢复得如此之快,除了脸色有点病态之外,整个人好像没事一般?

  此时解氏父女已经看见了易寒,解逍遥象一只快乐的小鸟般,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毫不忌讳的拉着易寒的手边走边说道:“易寒哥哥,原来的爹爹虽然受了伤,但并不是那么严重,不过当时在雷火面前,爹爹故意做戏给他看的。哼,可恨的陈叔,竟然吓唬本小姐,看我不整他!”

  易寒心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遥儿!怎么可以这么对待陈叔,他可是我们解家堡的老人,不得对他无礼,如果在被我发现你乱整人,看我会不会轻饶与你!”解元轻喝着作势欲打,解逍遥脖子一缩,装出怕怕的摸样,那样子甚为可爱调皮,一反先前的忧虑重重。

  “易公子,把赵姑娘放下来吧!来人,把赵姑娘扶到内屋,让大夫给她看看!”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方天傲说道。易寒感激的看了看方天傲,把赵婉交给两位领命而来的婢女。

  “易公子,多谢你保护小女,使她免受伤害!”解元微笑着看着易寒说道。

  易寒闻言连忙道:“解堡主实在太过客气了,傅成清这次行动应该是针对易某,另解姑娘此行受易某之邀,负责她的安危也是份内之事罢了!”

  “呵呵!易公子过谦了,不过老夫对傅成清的作为还有另一番看法,雷火与傅成清兵分两路,一来刺杀解某,二路暗杀易公子,傅成清此行应该有两个目的,一是杀你,二是绑架小女以次威胁老夫!”

  易寒心头巨震,此招厉害,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在考虑事情方面还是没有劲到周全。此时易寒对解元的谋略佩服不已,当下微笑的拱拱手,道:“解堡主心思缜密,易某万分难及其一!”这是易寒当时所发之真心话。

  “哈哈!易公子你可把老夫捧到天上去咯,是否想让老夫摔下来更痛一些啊,哈哈!”解元心情甚好,竟开起了易寒的玩笑。

  “对了!解堡主,不知赵元海赵兄是否被解堡主安排在堡内了?”易寒想起赵元海之事,立即问道。

  “恩!解堡主昨夜便命方某把赵少堡主给接进府内了!”

  “还是解堡主考虑得周全,呵呵!”易寒由衷的说道。“可否……”

  解元一下看穿了易寒的意思,立即笑道:“哈哈!易公子是否想去探望一下元海侄子?老夫这就叫人带你去!”

  

第三十二章 修罗斩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